品茅台看小說

她朝孩子遞出了手,莫希洐高興的牽過了她的手,與媽媽走到了院子。

突然小凡紅着眼睛追了出來:“小洐!”

我拉過了小凡:“小凡,我們當初說好了的,尊重希洐的決定,如果他要他媽媽走,你絕不能干涉。”

“小洐會忘了我們嗎?”

我沉默了一會兒,卻還是告訴了他最後殘酷的答案:“過奈何橋,喝下孟婆湯,他就會忘了這一切,重新投胎。”

莫希洐回頭看了看,眼中滿是不捨,一直牽着媽媽的手走到了院子門口。

修神外傳仙界篇 他突然收回了手:“媽媽,希洐想活着。不想離開。”

“希洐?”

“我和小凡是朋友,已經說好了,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莫媽媽看着孩子,眼裏滿是痛苦與不捨,死寂了好一會兒,一陣夜風颳過,莫媽媽的身影消失在院子裏。

莫希洐回頭衝我們笑了笑,選擇留了下來。

在陰司使的幫助下,小凡與莫希洐簽下了契約。重塑了血肉之軀。

我以收養的名議,將名字改成了楚希,讓他陪伴在小凡左右。一起成長。

三個月過後,二殿羅焱讓人傳來消息,並沒有一個叫江容婼的名單,她彷彿從來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就那樣消失了。

如此,我與羅焱將矛頭都指向了一殿君青。

爲了查明真相,羅焱與我一道又去了一殿,與君青長談。

君青起先還很鎮定,最後終是說了句:“看來現在,紙是包不住火了。”

我與羅焱相視了一眼,君青繼續說道:“咱們一殿確實有發生了一些麻煩。從兩百年前開始。就陸續不斷有靈魄走失的事情,最終完全沒有下落。”

“如此嚴重的事情,怎麼從來沒有聽你提過?”

“這麼大的紕漏,我還沒有做好任何準備。本來是打算暗自查明的。”

“可有失蹤的名冊?”我趕忙問他。

君青轉頭吩咐了聲:“將靈魄失蹤的名單都拿過來。”

“是,大人。”

沒一會兒,鬼差將名冊拿了過來,很厚一本,看來這失蹤的靈魄還不少。

終於,我在名冊裏找到了江容婼的名字,深吸了口氣,又將名冊遞給了羅焱。

神工 羅焱看罷。大怒:“究竟是何人敢如此大膽!”

見羅焱拍案大怒,君青才道:“羅焱大人可還記得一千年前,成魔的白鳳?”

“我怎麼會不記得?”羅焱臉色變了兩變:“你是說,白鳳在與我們作對?”

“也不無可能,一千年來,她藏在暗處,養精蓄銳,就等一個時機來報仇,攪得我們地府不得安寧。”

“若真是這樣,得與幾位大人好好商量一番,想出一個對策。”

“一千年前。重創了她一次,這次絕對不敢硬拼,就怕她使什麼陰招。”

羅焱點了點頭,我沉聲問道:“誰是白鳳?”

君青解說道:“一千年前,道教女弟子白鳳墮落魔道,修得一身邪術,殘害了很多無辜的生靈,這女魔頭在一次圍剿時,受了重傷,被一個書生所救,這書生長得俊美又有才華,誰知這女魔頭便動了心,竟想與書生長相廝守。”

一聽便知這又是一個悲劇:“那後來呢?”

“後來,女魔頭的邪戾之氣,讓書生越見消瘦虛弱。可她又捨不得離開書生,不久之後,書生就死了。下了地府,女魔頭不甘心,將我們地府攪了個天翻地覆,將書生帶走,讓他的魂魄藏在了一幅畫中。”

“就這樣,她與書生又相守了十年之久,被我們查到了那幅畫的祕密,在與她大打出手時,畫中的魂被五味真火燒成了灰燼,因此書生灰飛煙滅。於是她恨上了咱們地府的人,一千年以來,處心積慮的將要報仇。”

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看樣子這白鳳是想捲土重來了!”

回去時,我想了又想,與羅焱說道:“雖然我要找的人在那失蹤的名冊上,但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定是還有隱情。”

羅焱眉頭緊蹙:“怎麼說?”

“君青避開了黃泉花的話題,只跟我們說了白鳳的事情,可是江容婼失蹤的時候,是與黃泉花有關。”

羅焱撫須點了點頭:“那閻母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黃泉花還在地府生長,我要找到它。”

“你爲何如此肯定呢?”

我想了想說:“如果黃泉花真的被那場大火燒燬殆盡,那又如何解釋,江容婼失蹤時,枕邊的那朵盛開的黃泉花呢?”

“不過,不管怎麼說,多謝羅焱大人肯出手相助,日後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羅焱大人千萬不要跟我們十殿的客氣。”

羅焱拱了拱手:“閻母勿需客氣。”

我將最近發生的事情與沈秋水一一細說了。

沈秋水一臉煩悶的抓了抓頭髮:“這個君青。肯定有問題!可卻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審又不能審,抓又不能抓!”

“秋水,冷靜點兒,我打算……”

“什麼?”

“我打算回鬼村去看看,也許能發生新的線索。”

“我也去!”他想也未想騰身從沙發上站起身來。

我沉默了一會兒,才道:“也許會很危險,我怕……”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危險我也要去嘗試!”

見他一臉決絕,我也不再勸說他,點了點頭:“那好吧,我們即刻準備一下行李。馬上動身。”

事不宜遲,我們能想到的事情,也許君青也會想到,在趁他沒有做任何準備之前,我們一定要先下手爲強。

出門時,我叮囑了陸唯一些事情,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一直以爲都是陸唯在管着這個家。

“夫人放心吧,家裏的一切我都會替您打理好,小少爺和小小姐也有專人看着,不會有事的。”

“陸唯。真是辛苦你了。”

陸唯笑了笑:“我的命都是楚先生給了,能有現在的一切,也是楚先生的關係,楚家事情,就是我陸唯的事情,赴湯蹈火,再所不惜。”

南棠重用他也不是沒有道理,陸唯除了工作能力很出衆之外,最重要的是,爲人十分重情義。

我想當初楚南棠如此幫他,定也是先看中了這一點。在緊要關頭之時。才能讓我們全心全意的託付信任。

沒有太多的準備工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與沈秋水輪流開車,用了一週的時間,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曾經的鬼村。

遁着記憶中的影像,我帶着沈秋水找到了當年的地方。

一點兒也沒有變,我回頭對他說道:“秋水,你要當心點兒,這裏是地府與人間的搭界,而這裏的村民半人半鬼。”

他凝重的點了點頭。雖然沈秋水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對付鬼魄那些手段可一點兒也沒有減弱半分。

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那處曾被火燒過的山洞,那裏還殘留着當年被燒的痕跡,更是瘮得人心慌慌。

到了山洞盡頭,只見那處湖泊還在,沈秋水往底下看了看,這水很澄清,但太深了,一眼看不到底。

他看了看壁畫,似乎也看明白了一些東西:“原來黃泉花竟然還有這種來歷。”

“是啊,當時我們看了也十分震驚呢。後來她一直生長在黃泉彼岸。也不知怎麼的,突然來人間禍害人。”

“黃泉?”他又看了眼湖泊問道:“如果從這裏跳下去,能否到達黃泉呢?”

“呵,誰知道呢?說不定這跳下去,就沒命了。”

我燒了一張符,丟下了湖泊,等了許久,沒有任何動靜。

“秋水,我們再去外邊找找看,有什麼新的發現。”

“嗯。”

正當我們轉身時,突然身後傳來湖泊水巨烈翻滾的聲音。我與沈秋水頓住了步子,相視了一眼,轉身往下看時。

只見澄清的水立時變得混濁不堪,如同翻滾的血漿,散發着一陣陣惡臭。

沈秋水眉頭擰在了一起:“這是怎麼回事?”

湖泊這種現象,讓我又想到了四年前的情景,我深吸了口氣道:“那東西,果然還沒有死絕。”

話音剛落,只見粗壯的妖藤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從血漿裏爬出,並攀巖着迅速繁衍。

我帶着沈秋水不斷退後了數步,四年前這東西才被大火燒過。今日即使遇到的是我,估計也沒有當日的威力。

只見妖藤中央長出一朵碩大的花苞,終於那淺黃色的花苞緩緩綻放,裏面竟是一個十分美豔的女人,婀娜的身姿讓人浮想連翩。

當她擡頭時,我與沈秋水猛然瞪大了眼睛,那張臉……竟與江容婼曾擁有的臉,長得一模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沈秋水一下子慌了神,無法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是真的,仿如做了一場噩夢。

因爲她長着與江容婼一模一樣的臉,沈秋水在面對妖藤的襲擊時,只是不斷的躲閃,並沒有採取進攻。

我想不能再這樣躲了,必須得反擊。

“秋水,她只是長了一張與容婼一模一樣的臉,她不是容婼,再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被她幹掉的!”

“可是……”其實沈秋水也不相信,這妖物會是他認識的江容婼。

誰知正當我開始發起攻擊時,她的力量陡然大增,也不知道身後是否有人相助。

我與沈秋水皆被妖藤纏住,一絲一毫也動彈不得。

那妖藤竟是越纏越緊,彷彿下一秒就要被勒進血肉之中。

鮮血滲出衣裳,瞬間染紅,正當我以爲就要葬身在此時,一道火焰不知從何方飛來,立時將纏着我們的妖藤燒成了灰燼。

那妖物臉上一片驚恐之色,然而這火,我是認得的。正是七星雷火,妖物對這七星雷火有了很深的心理陰影。

哀嚎了一聲,想要遁走,誰知被神祕的陣法所困在中間,無法逃離。

我根本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扶着巖壁從地上爬起,往四周尋找着那人的身影。

“南棠!南棠!!是不是你!!?如果是的話,請你出來啊!!”

不管我如何呼喊,始終無人現身,直到那妖藤漸漸枯萎,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從湖泊之中衝出,毫不廢力的解開了陣法。

那陣法被撞破時,我和沈秋水受到衝擊,身體被撞開了老遠。

胸膛的那口血被震出,我喘着氣兒,定了定神。沉聲道:“君青,真的與你有關!”

青色的唐裝在半空中搖拽着,君青長嘆了口氣,只見那花妖爬到了君青的腳邊尋求安慰。

君青修長的手輕撫着她一頭青絲,滿是憐愛之情:“疼了?別怕,本殿下會替你做主,給你出氣。”

“他是……”沈秋水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一殿閻王,君青。”

君青飛身而起,手中幻出一把玄鐵摺扇,那扇子被甩出的同一時間,散開成百上千支暗器。 絕世飛刀 那如雨的飛標朝我們飛了過來。

眼看下一秒,我和沈秋水就要被這些暗器扎得成瘡百孔,一道無形的力量從暗處擊出,將那些飛標全都擋了回去。

飛標旋轉着,在半空重新組成了玄鐵扇子,回到了君青的手中。

君青一臉警惕之色,看了看四周:“什麼人?既然來了,就別躲躲藏藏的,出來!”

那人突然憑空出現在我們眼前,一身黑衣,戴着面具。根本看不表楚他長什麼模樣。

可是那熟悉的氣息,讓我激動萬分。

“南棠!”

他回頭,透過面具,我看不到他的模樣,可是那雙溫潤的眼睛,讓我的心臟緊揪在一起生疼。

“你既然沒有死,爲什麼不回來找我?你怎麼這個打扮?南棠,你是知道我有危險,所以來救我的嗎?”

他只是定定的看着我,不發一語,詭異非常。

他與君青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所用的招式,與楚南棠的招式如出一轍。

君青與他打成了平手,又見花妖受傷嚴重,便無心戀戰。

見君青如此,他巧妙的避開了君青的攻擊,衝上前一把扣過了花妖的脖子。

“住手!!”君青喝道。

他冷笑了聲,擄過花妖退後,離開前看了我一眼,卻眨眼間消失在我們面前。

君青緊跟着追了出去,可是無功而返。

我與沈秋水皆受了嚴重的傷,君青手執着玄鐵扇。眼光沉了沉,起了殺機。

“知道這個祕密的人,都得死!”

“等等!”

君青冷笑了聲:“還有什麼遺言沒交待清楚的?”

“君清,在死之前,我想知道真相。”我道。

君青長嘆了口氣:“真相?便如你所見,她是我的寵姬,誰傷她,就得償命!”

沈秋水冷哼:“原來你們閻殿的人,也是這般可恥之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