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婁博蕭收了臉上的笑容,大步走向安然,“我不管你是怎麼把她騙到這裏的,但,要是她出了什麼事,由你承擔!”

安然倏地眯了眼,這人也太霸道了點。

婁秋語立刻走過去,“那個,哥,這件事跟然然沒關係!”

安然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神情,看都懶得看婁博蕭一眼。

“哦?有了朋友,竟然還學會頂撞哥哥了?”婁博蕭恢復了那份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很是滲人。

“別這樣了,我很快就會回去的。”婁秋語只能夠軟了語氣,自家哥哥總是吃軟不吃硬,要是硬碰硬,她肯定死得好慘的!

“兩天!”冷硬地開口,無情的話語。

婁秋語癟了嘴,“這也太少了,然然在這裏一個人好孤單。”

“一天半。”

安然只能夠出言,“秋語,你要不跟你哥回去,我一個人在這裏挺好的。”又不是沒住過校,況且這樣,還挺自由的,一個人用一間屋子,算算房租,才兩三百一個月,多划算啊!

婁秋語猶豫地看着安然,想說點兒什麼,卻被自家哥哥橫了眼,只能夠委委屈屈地說道:“那,那然然先在這裏住着。”說着,她跨了一步,靠近安然的耳邊,用只有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我哥出差了,我就回學校陪你。”

安然忍不住勾起了脣角,秋語實在是太有趣了。不過笑到一半,就看到那個冷麪的哥哥正用很危險的眼神望向她。

“好了,哥哥,我們走。”自己的目的達到了,婁秋語便放開了安然。

安然無奈,“你先回去。”

婁秋語用力地點點頭,“哥,走了。”說着,她衝安然眨眨眼,率先出了寢室。

安然失笑。

婁博蕭跨步走到她身邊,低下頭,學着婁秋語的模樣,卻用了不一樣的語氣,“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但要是讓我知道你有半點的邪惡居心,我不介意先排除這個危險。”

安然猛地顫抖了一下,婁博蕭的語氣如此地陰冷,讓她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根本不似面對婁秋語的樣子,不過不等她反應過來。

霸道少爺的甜心女僕 婁博蕭和婁秋語已經走出了門外,遠遠地還傳來兩人的談話。

“哥,你跟然然說什麼呢?”

“不過是讓她照顧你,還有什麼?”語氣溫和,讓安然有些恍惚,似乎之前的感受是一種錯覺一樣。

一天的忙碌,讓她有些累了,正打算關門睡覺,就看到一個身着淺紫色衣衫的女孩嘟着嘴氣哼哼地吵着她的方向走來。

她不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便下意識地關上了門。

“啊,讓我進去!”

安然一愣,便讓女孩走了進來。

“你是?”

“若藍,你的室友!”

安然客套地笑笑,“你好,我是剛剛搬進來的。”

若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安然,“我知道你,你就是那個旁聽生!很厲害啊!”

安然看着這個直率的女孩兒,不禁生出了一分好看,“沒你說得那麼誇張了。”

若藍一擺手,“別謙虛,啊,對了,咱們快點把門關上!”

安然疑惑,卻還是點頭,“好。”

做完這些後,安然回到自己的鋪下,卻看到若藍一個人小心翼翼地從門的小縫偷看外面的場景。

“你……”安然正打算詢問,在看到若藍做出了一個“噓”的動作之後,立刻噤聲。

“咚咚咚!”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安然迅速明白了,對於小丫頭的鬧騰有些無奈,竟然生出了一種年輕真好的想法!

“藍藍,我知道你在裏面!”敲門聲很快停止,門外響起了一個冷峻的聲音,帶有磁性的男低音,聽上去頗爲舒服。

若藍撇撇嘴,不答話。

安然自然沒有管閒事的想法。

“給你三秒鐘!”外面的聲音又想了起來。

若藍吐吐舌頭,切,嚇唬她,真當她是嚇大的啊?

不過,念頭剛一下去,就被人抱在了懷裏。

安然驚訝地看着這突轉的情形,眨眨眼,更加糾結這宿舍的管理實在是太鬆懈了啊!女生宿舍進入男生不說,管理員竟然還給了他鑰匙!

“你放開我,你這個四面癱!”若藍使勁地推開他,口裏罵罵咧咧的。

男人微微一使勁,就以公主抱的姿勢若藍抱進了懷裏!

“放開我!安然,快救我啊!”若藍立刻撲騰起來,公主抱什麼的最丟份了啊!

“以後再聊!”男人留下四個字,便轉身離開。

安然看着這戲劇性的一幕,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回到自己的牀前,收拾收拾一番,就準備睡覺了。

“安然,開門!”誰知道才躺下不一會兒,又想起了聲音。

安然扶額,只能夠起身,打開門去。

“你怎麼回來了?”安然看着一個人的若藍,瞥了瞥她身後,沒發現之前的那個男人,有些驚訝。

若藍大步走進寢室,“我把他甩了!”頓時霸氣側漏!

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 安然輕笑一聲,“這樣啊,那你回來是?”

“睡覺!”說着,若藍已經躺倒在了安然的牀上,拉上被子,蓋住了頭!

喂喂,你睡了我睡哪裏?安然無言地看着某位鳩佔鵲巢的人,本想要將若藍趕走,在看到對方已經沒了一點動靜,雖然明顯是假裝,也只能夠任命地去撲秋語的牀。

在她揹着的地方,若藍拉下了被子的一角,透過那小小的一塊兒,臉上泛起了偷笑,心裏卻覺得這人還是不錯的!

不過她還有任務在身上呢,現在只能夠按兵不動了!唉,那個面癱真是的,差點兒壞了自己的好事。

不過,幸好自己還是給他解釋了,所以才能夠得到自由身啊!

安然將牀鋪好之後,關上了燈,便睡覺了,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若藍的小心思。

在安然不知道的情況下,情勢似乎發生了很大的轉變!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婁秋語一早便來到了寢室,就想看看安然過得怎樣,想她真是好可憐,好不容易都偷跑出來了,還被自家哥哥抓住,真是好慘好慘,簡直是慘絕人寰!

“秋語?”安然此時也已經醒來,有些驚訝地看着開門進來的婁秋語。

誰知婁秋語完全將自己的目的忽略掉了,而是看向了睡在安然牀上的若藍!

“你來這裏幹什麼?”婁秋語上前幾步,語氣很是不好。

若藍伸伸懶腰,昨晚睡得還不錯,雖然沒有自家的牀軟和,但佔着別人的牀總有那麼一種特別的爽勁兒,只是,清晨便遇到了這樣一個人,實在是掃興。

她沒理會,拉開被子,就打算下牀。

“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警告你,別想傷害然然!”婁秋語滿臉的凌厲,與平時那份天真爛漫截然不同!

若藍瞥了她一眼,“呵呵,這是你能夠管得着的嗎?”

“你!”婁秋語詞窮,只能夠拉着安然到一邊。

“然然,你聽着,千萬別離她太近了。”婁秋語一臉謹慎地看着若藍的方向。 安然皺眉,“怎麼了?你認識她?”

婁秋語搖頭,“若藍的專業根本就不是服裝設計,但她的成績非常地好,之前那個比賽她得了第三名,我估計她就是因爲嫉妒你,纔來的這裏!所以,你一定要謹慎啊!”

安然若有所思,搖搖頭,“她原來就住在這個寢室的啊,你想多了。”

“我們進來之前根本不知道這裏的室友是誰,所以也不敢保證是不是她!總之,安然,你一定要謹慎一點!”

安然只能夠點頭,“好,我去洗漱,等下去上課。”

婁秋語有些低落地坐在安然的牀上,一邊謹慎地盯着若藍,一邊給她警告的眼神。

安然洗漱完之後,便去了教室,不曾想,若藍還真的跟在了她的身後。

葉霜落見安然和婁秋語來了,衝他們揮揮手。只是在看到她們身後跟着的若藍,眼裏閃過莫名的神采,她來做什麼?

婁秋語見着葉霜落,心情好了一些,拉着安然快步走了過去。

Wωω ¸ttκǎ n ¸℃ O

“霜落,自從你跟着Gaston之後,我們可是很少聊天啊。你到底做什麼去了?”婁秋語收拾着書本,詢問了起來。

“最近跟着團隊學習,有點忙,所以有些課程也不能夠來上。” 重生之防基友崩壞手冊 葉霜落說着話,一邊打量着若藍,發現她也只是坐在幾人旁邊,才稍稍放下心來。

婁秋語聽着她的話,立刻瞪大了眼睛,“什麼,跟着Gaston的設計團隊?紀峻對你這麼好?我都要嫉妒死了!他可是從來沒有帶任何一個女人進設計團隊的,尤其是你們現在的關係!你怎麼可以這麼好運!”

葉霜落微微一笑,“沒你說得那麼誇張了,峻只是想讓我得到更多的發展而已,畢竟我作爲他的另一半,也不能夠太差不是?”她說着話,一邊卻看着安然的臉色。

安然微微一愣,心裏隱隱一痛,面上卻不能夠表現出來。有些難受地打開書本,假裝什麼事也沒有。

一旁的若藍卻是將這些變化都記在心裏。

下課之後,安然有些煩悶,葉霜落的話不斷地在她腦中回想,想要揮開,卻怎麼也甩不掉。

“安然,我能夠去你的畫室看看麼?我真的很好奇啊,你什麼都沒有學過,天分好得讓我們都嫉妒了!”若藍忽然走到了她的身邊,拉住了她。

安然一愣,輕咳一聲,掩飾掉自己的走神,“沒你說的那麼誇張,你想去看就去看。”

婁秋語卻伸出了手臂,一把攔下若藍,“你是想抄襲然然的創意嗎?我告訴你,休想!”

安然皺眉,自己的那些東西都還很基礎,別人肯定沒有那個心思,便說道:“秋語,你別想太多了,她肯定就是想看看而已。”

若藍也一臉無辜,“我保證不抄襲,況且,只有我看了,要是出現抄襲,不也指向了我麼?我會那麼傻?”

婁秋語依然不鬆口。

安然無奈,“秋語,你跟霜落去聊天,我帶着若藍去。”說着,便不容拒絕地轉身。

婁秋語跺腳,“然然,你真是!”卻也只能夠看着安然和若藍離開。

葉霜落若有所思地看着兩人離開的背影,忽然說道:“我們也去,你不是擔心安然嗎?”

婁秋語深吸一口氣,想想也對,在她眼皮子下面,若藍肯定不敢使出什麼壞心思!

安然帶着若藍進了畫室,指着一些設計稿,“你要是喜歡就看看。”她無所謂,那些畫稿其實都不過是一些草圖,她現在還是屬於初級水平,畫出的基本上不能夠見人,抄襲之類的,是她想都不會想的。

若藍微笑,“好。”

安然點點頭,走到一腳,拿出了一張紙來,開始用鉛筆慢慢地描摹起來。

線條慢慢組成一個粗製的輪廓,赫然是一身男士西服。

若藍看了看那些設計圖,心中瞭然,自己的任務算是完成了,見到安然竟然在畫,便走過去,看着上面的圖,眼中露出一抹震驚,若是那些禮服,她只是在用心的畫,但對於男裝,她卻是在用心去畫!

安然畫着畫着,心裏驀地一疼,咬咬牙,放棄已經完成了一大半的圖,抓住兩角就扯開了去。

“你畫得很好啊?怎麼回想要毀掉?”若藍很驚訝,這幅設計圖的質量絕對高過其他的設計圖。

安然吸了吸鼻子,勉強露出一個笑容來,“男裝不過是我一時的消遣,過不得人眼的。你看好了?看好了我們就走,正好要吃午飯了。”

若藍若有所思,見她不回答,也不勉強,說道:“對,不過我不去吃飯了,因爲他要我跟他一起去吃午飯的。”

安然瞭然地點點頭,“好,你去。”一想起昨天那個男人,想來他的佔有慾還蠻強的,不過兩人卻也讓她覺得很好奇,實在是挺搞笑的。

“嗯啦,我就先離開了,你去吃飯,對了,我以後也不能夠經常回寢室住,你一個人應該沒問題。”

安然搖搖頭,“放心,我沒事兒,何況秋語也會時不時地過來。”

若藍微笑,“好,希望以後能夠看到你的成品出來!”

“謝謝!”

若藍一出門,就看到了站在門外的兩個人,什麼也沒表示,便直直地走了出去。

婁秋語衝着她的背影踹了一腳,“至於這麼高調嗎?還是個第三!”

葉霜落趕緊拉住了她,“你說什麼呢。”

婁秋語頗爲鬱悶地看着葉霜落,“你說然然怎麼能夠那麼單純呢?什麼人該信什麼人不該信都不知道!要是這次若藍做出什麼來,我一定要讓她好看!”

葉霜落點頭,“嗯,我們先進去看看安然。”

婁秋語這才收斂了脾氣,快步走了進去,看到安然在收拾那些設計稿,便說道:“然然,我們去吃飯了。”

安然應了一聲,慢慢地整理好。

葉霜落左思右想,還是不放心,便衝兩人說道:“秋語,你和安然去吃,我突然想到和峻有了約定的。今天若藍這麼一鬧,讓我差點忘了約會!”

婁秋語假裝嫉妒地說道:“哼哼,就在我們這些單身人士面前顯擺!”

葉霜落微微一笑,“改天請你們吃飯!”說完,便離開了。

安然抿抿脣,將收拾整齊的設計稿放好,“好了,我們走。”

婁秋語點頭,一邊還在不斷地告誡着安然,“你以後千萬別跟若藍一起了,她可是個危險的人物啊。”

安然用力點頭,表示聽到了,至於有沒有記在心裏,誰都知道。

葉霜落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車子,若藍早就沒了蹤影,她心下一凌,立刻駕車前往了Gaston的設計大樓。

她之前可是在設計樓中看到過若藍,她不相信對方會是普通的學生身份,而且受到了Gaston設計團隊的看好,絕對不是一個小事,肯定會被四處傳遍的,所以,若藍一定有着什麼特殊身份。

她回憶着之前看到的場景,若藍似乎是跟設計團隊中的首席設計師接觸的。看來,她需要去一下那邊看看了。

車子快速地在街道上疾馳,葉霜落很快便到達了設計大樓。

幸運的是,她竟然看到了剛下車的若藍,當然,旁邊還站着一個男人,她肯定熟悉,若藍的男友,也是一個風雲人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