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快看,昨天那個肥妞又出來了。”

“我去!果然壯觀啊!那胸脯,簡直比奶牛還奶牛啊!奶牛一天擠二十多斤奶,她至少翻倍啊!”

“我了個去!別攔住我,讓我趕快吐一會兒!”

好多人開始嘲諷蔣婉兒,但是蔣婉兒根本不在乎。

她現在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因爲秦巖的減肥藥在昨天已經初見成效。

她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她就會變成一個減肥勵志女郎。

那苗條的身材絕對能晃瞎所有男人的眼睛,到時候絕對會有無數個男人圍着她轉,誇讚她的身材和美貌。

“咦!這個胖妞好像瘦了!”其中一個圍觀者發現蔣婉兒瘦了一圈。

“瘦了?不可能吧!”

“你看看昨天網絡上的照片!她昨天坐在車頂上,那絕對是泰山壓頂。現在坐在車頂上,也就是普通山壓頂。”

“是嗎?”另一個人拿出手機翻開照片。

對比完照片後,這個人驚訝無比地驚呼起來:“我靠!不會吧!她果然瘦了一圈啊!我趕快把這個發現傳到網上!”

就在這時,蔣婉兒從懷裏面拿出一個牌子,上面寫着五個字:xx減肥藥。

“快看,她這是什麼意思?”

“我估計她這是在做廣告,你剛纔沒有看到嗎?某某減肥藥!”

蔣婉兒今天剛剛知道,秦巖準備成立一個醫藥公司,讓她做形象代表。

所以蔣婉兒臨時起意,弄出一個牌匾來,準備先給秦巖的醫藥公司預預熱。

不一會兒的功夫,所有的人都將蔣婉兒手持牌匾的視頻和照片傳到了網絡上。

剎那間引起了衆多網友的熱議:

“我去,想不到她一晚上的時間減肥這麼多?到底是什麼牌子的減肥藥啊!爲什麼要用xx代替呢?”

“估計在預熱吧!等着吧!這款減肥藥一旦面世,絕對會被搶瘋。極有可能和那個美容養顏霜一樣。”

“你說這減肥藥不會是生產美容養顏霜的公司出的吧?”

“扯淡,那是做美容的,這是做醫藥的,怎麼可能是一個公司。”

他們卻不知道,這風馬牛不相及的兩款產品,都是出自秦巖一個人之手。

秦巖此刻也不知道,蔣婉兒已經幫他的減肥藥預熱了一波。

看到一輛輛跟隨而來的汽車,秦岩心中十分煩躁:“李天霸,宇文天成,你們給我把這些蒼蠅趕走!”

秦巖將車停在了路邊。

有了上一次的經歷,秦巖這邊剛剛停下車,所有的車就全部開走了。

“媽的,不用武力他們還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秦巖憤憤不平地說。

“主人,沒事,我是故意讓他們看的!否則我直接隱身就可以了!”

聽到蔣婉兒的話,秦巖一陣無語,實在是想不明白蔣婉兒是怎麼想的。

昨天蔣婉兒看到這些人對她又拍照又錄像,整個人都懵圈了。

可是今天一改之前的態度,居然願意讓這些人給她拍照錄像。

秦巖不由想起了一個牛人的歌詞:女孩的心思你別猜,你怎麼猜也猜不到。

來到蔡家所在的山腳下,看着巍峨的高山,秦巖忍不住吸了一口氣:“馬嬌,我來了!”

經過將近半個多小時的跋山涉水,秦巖他們來到了蔡家的門樓前。

可是秦巖根本不知道怎麼驅使順風鬼,只能站在原地乾等。

就在這時,莫忘從一顆樹中走出來,她懷裏面抱着姚莎莎。

姚莎莎只剩下了魂體。

“秦巖,你們終於來了!”

“莫忘,這是怎麼了?”秦巖指着昏迷不醒的姚莎莎好奇地問。

“唉!事情是這樣的!”

緊接着,莫忘將事情的大概經過告訴了秦巖。

原來蔡詢回到蔡家後,他一邊養傷一邊開始剷除異己。

當蔡玉的人被全部處決後,他將魔爪伸向了姚家的人,說姚啓靈和姚曼玉沆瀣一氣、狼狽爲奸,想奪取他們蔡家的基業。

在蔡詢的煽動下,蔡家人發起了瘋狂的虐殺行動。

很多姚家人被蔡家人殺掉了,包括蔡詢的老婆姚曼玉。

因爲一個蔡家年輕人喜歡姚莎莎,悄悄地和姚莎莎逃出來準備私奔。

可是令他們想不到的是,這件事情被蔡詢知道了,蔡詢親自帶着人追殺他們。

後來喜歡姚莎莎的年輕人死在了追蹤者的手中。

而姚莎莎也被打的靈魂出竅,肉身分裂。

好在莫忘及時出現救下了姚莎莎。

聽完莫忘的話,秦巖無奈地搖了搖頭:“真是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

一直以來,蔡詢能在蔡家站穩腳跟,多虧姚家人的幫忙。

可是現在蔡詢恩將仇報把姚家的人殺了一個精光。

“秦巖,你是鬼醫,你把姚莎莎救醒吧!只有她知道怎麼進入蔡家!”

莫忘將姚莎莎推進了秦巖的懷裏。

秦巖點了點頭,接過了姚莎莎將她放在地上。

“秦巖,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我就不待在這裏了。還有,我想帶走周小雨,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嗯?帶走周小雨?”秦巖十分好奇,莫忘爲什麼要帶走周小雨。

之前周小雨說過,莫忘劫持過她,想讓她答應三個條件。 秦巖很想知道這是三個什麼條件,但是後來莫忘一直在幫秦巖,秦巖不好意思問出來。

“對!我要帶走她!如果你相信我,就讓我帶走她!”

莫忘看着秦巖的雙眼,目光柔和而真誠。

秦巖想了想,點了點頭:“好!我相信你!不過這要問周小雨,如果她不願意,我也沒有辦法。”

秦巖準備將這件事情的決定權交給周小雨。

“這個自然!”莫忘轉過頭向周小雨看去。

“我是不會跟你走的!”周小雨直接拒絕。

莫忘走到周小雨身邊,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了好幾句話。

聽完莫忘的話,周小雨轉過頭看了一眼秦巖,然後想了想說:“你確定?”

莫忘點了點頭。

“好!我跟你走!” 謝謝你贈我情深一場 周小雨點了點頭,居然答應了莫忘的要求。

由於莫忘說話的聲音太小,秦巖什麼也沒有聽到。

秦巖十分好奇,莫忘和周小雨說了一些什麼,周小雨剛纔還不同意,現在居然答應了。

“嗯!我們走!”莫忘轉過身飄走了。

周小雨跟着莫忘也飄走了。

秦巖想叫住周小雨問問是怎麼回事,最後還是忍住了。

他心裏面清楚,如果周小雨想告訴他,剛纔肯定就說了,如果不能告訴他,即便問了也沒有用。

莫忘她們走後,秦巖將姚莎莎平放在半空中,然後拿出三根蠟燭分別置於姚莎莎的雙肩上和額頭上。

“血染天地,魂祭陰陽,問道九幽,術法歸一!現!”

隨着加持咒念出,三根蠟燭同時被秦巖的魂火點燃。

秦巖繞着姚莎莎走了一圈,再次念起了聚魂咒:“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日月精華,寄予三魂。赦!”

都市之崛起從零開始 天地精華當即化作一道道白色的霧氣,分別從地底鑽出,從天空中落下,鑽進了姚莎莎的魂體裏。

“啊!”

姚莎莎輕哼了一聲,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當她看到是秦巖後,嚇得飄起來就要離開。

秦巖一把抓住姚莎莎的肩膀:“你不要怕!事情的經過我全部知道了,你也是受害者。”

當初姚莎莎將秦巖帶到蔡家,原本以爲秦巖治好了姚曼玉,蔡詢就會放了馬家人。

可是後來蔡詢反悔,又將馬家人抓回去了。

現在姚莎莎以爲秦巖要找她算賬。

聽到秦巖這樣說,姚莎莎嘴巴一撇,當即大聲哭起來。

秦巖拍了拍姚莎莎的肩膀:“不要哭了,你現在帶我們去蔡家,我要殺了蔡詢!”

說到蔡詢這兩個字,秦巖不由眯起了眼睛,眼中寒光閃爍。

秦巖此刻對蔡詢也恨到了骨頭裏。

“不行,蔡詢是天尊,你們是鬥不過他的。你現在去了,簡直就是送死。”

“秦巖,你還是趕快跑吧!以你的天賦,只要躲起來修煉十年二十年,絕對可以達到天尊,到時候想殺了蔡詢簡直易如反掌。”

姚莎莎搖了搖頭,勸說秦巖趕快離開。

秦巖笑着說:“姚莎莎,你也太小看我了,我這一次可是請來了鬼皇級別的高手。婉兒,給姚莎莎姑娘露一手。”

“主人,好的!”蔣婉兒點了點頭,也沒有做什麼準備,直接施展鬼術原地坐下。

“轟”的一聲,地面被蔣婉兒坐出一個大坑。

與此同時,秦巖等人只覺得地動山搖,就像發生了地震一樣。

啊?她居然真的是鬼皇!

她叫秦巖主人,莫非她是秦巖新收的鬼僕?

姚莎莎驚訝無比地捂住了嘴,她萬萬沒有想到堂堂鬼皇居然是秦巖的鬼僕。

鳳逆天下 “怎麼樣?相信了吧?帶我們去蔡家吧!”

秦巖此刻早就急不可耐了,早就想幹掉蔡詢了。

姚莎莎木訥地點了點頭,轉過身念動咒語向地面指去。

“轟隆隆!轟隆隆!”

地面下升起七口棺材,棺蓋自動打開。

秦巖當即躺進裏面,李天霸他們也躺進了棺材裏面。

只有蔣婉兒躺不進去。

“主人,我怎麼辦啊?我躺不進去啊!”蔣婉兒哭喪着臉說。

秦巖忘了蔣婉兒太胖了,他從棺材裏面坐起來,轉過頭向姚莎莎望去:“我的這個鬼僕怎麼辦?”

姚莎莎無奈地搖了搖頭:

“棺材只有這麼大,實在不行只能坐鬼轎了!不過鬼轎行進的速度有些慢!我怕我們到了,她還沒有到。”

秦巖想了想,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在他們之中,最厲害的就是蔣婉兒了,缺誰都不能缺蔣婉兒。

如果蔣婉兒不能和他們一起去蔡家,他們極有可能先被蔡詢滅掉。

畢竟蔡詢的實力太高了。

“能不能先讓蔣婉兒走,然後我們再走,最後一起到達蔡家?”

“這個也可以!不過必須經過精確計算。”

“那就好!你能控制好時間嗎?”秦巖問。

姚莎莎想了想說:“我試一試吧!不過肯定有誤差,大概五秒鐘之內。”

五秒鐘的時間秦巖是可以接受的,只要時間不是太長就行。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姚莎莎念動咒語召喚出一頂鬼轎,這是一頂十六人大轎,前面八個小鬼,後面八個小鬼。

“主人,那我先走了!”蔣婉兒擡起肚子上的肉,側着身子鑽進了十六人大轎。

“一路小心!”秦巖擺了擺手。

“嗯!”蔣婉兒應了一聲,十六個小鬼擡起鬼轎扭着屁股向蔡家走去,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