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手中的魚骨劍對着那個盤俊猛地戳過去,在他撲到我面前的時候,我的魚骨劍已然刺進他的肚腹。

那個盤俊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機械的低頭瞧瞧那戳開他肚子的魚骨劍,喃喃地道,“你……你……殺我……”

我假裝哭腔的說,“我太不小心了,怎麼能往您身上戳過窟窿呢?來,我瞧瞧你的腸子毀了沒?”說完,我緊握魚骨劍往上一挑,就將那個盤俊的肚子整個豁開。 跟上一次一樣,她依舊是靈魂體,如同一個過客一樣,將她過去所有生生世世都看了個清楚,但是卻是她從二十一世界到再次回到凌天大陸的過往,順序也沒變,並非是她沒有見過的過往,這一點讓墨九狸十分的疑惑……

不明白自己現在這是怎麼了,這些看到的,過去的,又代表著什麼呢?甚至她想跟小書聯繫,都聯繫不上,只能被迫去看著所有自己經歷過的事情……

墨九狸的魂魄透明的如同空氣,終於在無可奈何之下,只能這樣淡然的看著自己一路走來,這麼一看找墨九狸自己都覺得好像自己這一路走來,真的經歷了很多,有很多的幸和不幸,再次看著墨府被滅,墨九狸心依舊憤怒和疼痛,再次見到娘親的神識,墨九狸依舊十分想念……

雖然各種情緒都有,開心,幸福,難過,憤怒,無奈,但是好在墨九狸心中的波瀾並不大,不是說沒感覺了,而是她清楚知道這些都過去了,自己不能沉淪在其中不自拔,那樣身邊的人也會跟著很累……

大概是因為墨九狸心念的沉澱和轉變,讓她眼前視野瞬間變化,不再是她經歷過的,熟悉的,而是完全陌生的了!因為面前出現的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宮殿!

墨九狸忍不住皺起眉頭,不知道為什麼她有不好的預感,很排斥這座宮殿,甚至想躲不想看裡面的畫面,這讓墨九狸沒來由的一陣心煩……

她是對幻境免疫的人,所以不管是什麼幻境在她眼裡都沒用,所以也代表著她不會看到幻境,她說看到的很有可能全部都是真實的,這也是墨九狸生完兩個寶寶之後,才忽然間察覺到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自己忽然間明白這件事代表什麼,但是確實沒有讓墨九狸覺得有什麼開心的!

剛想到這裡,墨九狸的靈魂體就不由自主的飄進了宮殿,分明站在宮殿外面的時候,還是晴空萬里,進來之後卻發現是夜幕暗沉,天際一片漆黑,回頭也看不到大門外的晴空藍天……

墨九狸忍不住微微皺眉,努力讓自己不想太多,別去煩躁,情緒緩和點,淡然的面對接下來的一切事情。

這樣想著,墨九狸的心情果然微微平和了,這時她的身體已經飄進了宮殿頂樓某一個房間外面,接著穿門而過,進入了帶著一絲微亮燈光的房間內……

墨九狸隱約看到窗邊站著一個身材修長的背影,而且還讓她有些熟悉,是寒的背影,墨九狸微微愣了愣,停在原地,四處看了眼,發現這個地方完全陌生,她清晰的記憶中,完全搜索不到現在這個地方的存在……

再看獨自站在窗邊,看著窗外的背影,似乎有些落寞,這時屋內紅光一閃,一個紅衣女子出現在房間內,來到窗邊站著的人影身邊,從背後直接抱住男子的腰身,聲音溫柔的說道:「寒哥哥,我就知道你還沒睡!」 下一刻,從盤俊的肚子裏流出來的,不是他的肚腸,也不是鮮血,而是一團團黑氣。

再過來一會兒,盤俊整個化作一團黑氣,之後那團黑氣又變成無數的頭顱,齊齊地對我啃了過來。

我扔了一道符出去,都毫無用處。情急之下,我丹田聚氣,默唸淨天地咒,然後只聽“轟”地一聲,周遭所有景象都詭異的扭曲起來,等一陣白光亮起,我的眼睛被刺激的瞬間失明,而這個咒力也反噬的我,猛地吐出一口鮮血,雙眼發黑,一下子昏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意識薄薄的恢復,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

等到意識終於像流水一般淺動,我慢慢地睜開眼睛,然後驚愕的發覺我躺在一個小屋子裏,四周什麼也沒有,沒有墓室,沒有甬道,就只有一個四四方方的屋子。

我認爲自己一定是幻覺了,但咬一口手臂,真的會疼,我這才真的相信眼前看到的就是現實。

等我再往四周瞧時,才發現一面牆壁上有一雙幽綠色的眼睛。此時那雙眼睛望着我,冒着寒光。空氣中,我還嗅到一股蛇纔會有的那種腥臭味。

我馬上被嚇得全身發毛,雖說我也曾殺死過大蛇,但是見到這類東西,依然是從骨子裏發寒,感覺恐怖!

我慌張着爬起來,也在這刻,那雙幽綠色的眼睛看到我要逃走,就一下子對着我張開惡臭的大嘴。

我急忙抽出魚骨劍,心念劍氣咒,對着那張臭嘴就砍過去。

之後,我就聽到一聲野獸痛苦的叫聲,我剛纔看到那個蛇頭迅速的隱沒在牆壁上,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還在急喘着氣,心有餘悸的時候,就聽到盤俊的聲音從小屋外面傳過來。

我喊了一聲師父,盤俊歡喜的應着,然後我聽到他跟旁邊的人交涉着,“我徒弟已經將陣破了快點將門打開!”

但是旁邊的人似乎並不合作,說什麼要稟告他們師父再說。

再後來盤俊就惱了,也不知道用什麼猛敲着門,不多時,門就開了,盤俊衝過來。

這回,有了光線,我就確認自己是在一個小屋裏,周遭根本沒有什麼通道。倒是那牆上有一抹幽綠色的血跡,似乎告訴最後看到的那個蛇頭怪物還是存在的!

我虛弱的對盤俊喊了聲,想站起來,卻沒有氣力。盤俊見我起不來,乾脆將我抱了起來,抱着我大步走出去。

我望着天上的陽光,雖然刺激的眼睛模糊,但是心底仍是開心的鬆了一口氣。

後來盤俊說起那個法陣的時候,告訴我,那個法陣的名字叫做魘魂陣,入陣即鎖魂,逃不出來的人,不是真的被陣法所害,而是自己被自己困死。就像當初我在懸魂梯的情況類似,我若以爲自己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因爲魂魄先死,活身醒不過來,自然會活活餓死!

黑山神那幫人也沒料到我會破了那魘魂陣。或者覺得沒面子,或者本來就是出爾反爾之人,竟然不許我們走出清水寨。

盤俊真的惱了,起初他懾於黑山神的威名,不想和他爲敵,現在看來誰對這幫人講道理,誰就是傻子。

就在我們想殺出清水寨的時候,那個李魅突然衝到前面,說要親手殺了我和盤俊報仇雪恨!

我心知那李魅恨我是有道理的,但恨盤俊就有些那什麼啦!就笑着問李魅,“你倒說說,你爲什麼恨我師父啊?好讓我師父死個明白!”

那個李魅被我的話給噎住,臉漲得通紅,最後惱羞成怒,揮着砍山斧就對我看過了。

我驚叫一聲,一拽身邊的盤俊,叫道,“師父啊,師孃要殺我啦!”

這一句,可又將盤俊和李魅都給氣着了,異口同聲的罵我胡說。

不過,那李魅母夜叉的殺過來,盤俊怎麼着也是要幫我擋着的。我則抽身走到一邊,手裏的魚骨劍一晃,擋住那些想要衝過的其他人,對他們說,“你們知道我爲什麼喊李魅師孃嗎?那是因爲……”我話還沒說完呢,腦後就覺得一陣寒風襲來,要不是我躲得快,腦袋當時就得搬家了!

我嚇得全身冰涼,話也嚥了回去。不過,就是趁着李魅砍殺我的機會,盤俊一鞭子抽過去,將李魅那漂亮的脖子一下子用鞭子鎖住。

我順勢握魚骨劍衝過去,劍抵住李魅的喉嚨,對着周圍那些人說,“誰敢再過了,我就殺了她,讓她幫我們頭前帶路!”

有了李魅這個擋箭牌,還真好使,逼的清水寨那些人不得不將我們放了。

不過,盤俊怕他們圍追上來,沒看將李魅放了,用鞭子將李魅的雙手倒綁了,讓我押着。

那李魅對我和盤俊臭罵不止。我開始不理,但她越罵越來勁兒,我覺得心煩,就揪了一把樹葉,塞進她嘴巴里,結果那女人夠狠,趁機叼了我的手指。要不是我縮得快,手指估計會被她咬斷。

盤俊看到我皺着眉瞅着手指,知道被李魅咬了,他走過去毫不客氣的甩了李魅兩個耳光,打得狠了點兒,李魅那漂亮的臉蛋上,一邊落一個大掌印,又疼又氣得,她那雙眼睛立即就成噴泉了。

我也是個女人,開始被那李魅罵的生氣,這會兒看她委屈的淚流不止,就嘆了口氣,將她嘴裏塞得滿滿的樹葉弄出來。

只是這女人也倔着呢!我後來喂她水喝,她嘴巴跟黏住似的,不肯喝,還跟頭牛似的將我好不容易找來的水,給頂的灑了。

盤俊在一邊一把將我扯過去,說這種人越管越矯情,等她快餓死了,看她還吃不吃喝不喝?

我也就不管了。等盤俊打了獵物,我烤熟了,就挑着那香噴噴的野兔,故意湊到那李魅鼻子前面,讓她聞着。

可這女人的毅力還真不是一般的,我用兔肉饞了她半天,她連一口口水都沒咽一下。

我也算是服了,也不問盤俊一句,直接將那女人鬆了綁。因爲我佩服這女人的剛烈。

可我沒料到的是,我剛將女人放開,她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搶了我的魚骨劍,下一刻劍尖就抵在我的喉嚨上。 墨九狸能看出男子的身子微微僵硬,然後將女子的手拿開,淡淡的說道:「嗯!」

聽到男人的聲音墨九狸微微挑眉,剛才如果不確定的話,那麼現在她很確定這個聲音就是帝溟寒了,即便如此墨九狸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別說是聲音是帝溟寒的,就算樣子是,就算真的是,她也不會蠢的相信眼前的一切……

她沒有忘記紫夜不止一次跟她說的話,有些事情就算親眼看到也未必是真的……

被男人推開的女人,不僅沒有一絲不開心,反而再次掛到男人的身上,雙手死死環著男人的脖子,把自己整個人都掛在男人的身前柔聲的說道:「寒哥哥,你還在想那個賤人嗎?她都背叛你了啊,為了一個男人,竟然把你打傷!她根本就不愛你的……」

「我知道。」男人淡淡的說道,順便再次推開身前的女人,直接背對著墨九狸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

女子再次被推開有些氣惱,不過卻沒有放棄,再次繞到男子面前道:「寒哥哥,你熱不熱?」

說著直接跨坐在男子的腿上,開始試車自己的衣服,在男子身上摩蹭著……

男子有些不悅,身上的氣息微微一冷,直接起身,將女子拎起來推到門口道:「我累了,你先回去!」

男子走過墨九狸身邊的時候,墨九狸清楚看到一張自己無比熟悉的臉,但是墨九狸卻隨著被推出門外的女子,一起不由自主的飄了出來,想留下都做不到,墨九狸也很無奈……

女子站在『帝溟寒』的門外,墨九狸這才仔細看清對方的容貌,竟然跟自己一模一樣,應該說是自己也是不自己!這個紅衣女子自己見過,曾經自己以為那是一個幻境,現在看起來並不是,第一次自己在魔神冢當中,見到面前這個跟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紅衣女子時,是她跟兩個白髮老者在一起的時候……

墨九狸記得那兩個老者稱呼對方為九兒,當時墨九狸以為那是自己在某個時間,還沒恢復的記憶,但是現在看起來並不是,只是當初墨九狸記得魔神冢裡面,這個女子後來跟帝溟寒在一起時,說過一些奇怪的話……

可是上一次在魔神冢裡面看到的男人,分明跟眼前的『帝溟寒』不是一個人的!在墨九狸看起來,眼前這個『帝溟寒』很像是真的,但是上一次她看到過的卻不像……

就在墨九狸疑惑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面前的紅衣女子眼神一冷,狠狠的跺了下腳轉身離開,墨九狸的魂魄也不能控制的跟著紅衣女子離開……

不多時墨九狸的魂魄隨著對方出了宮殿,宮殿外果然又是藍天白雲,墨九狸微微皺眉回頭看向身後毫無特別的宏偉宮殿,不明白為什麼這座宮殿門裡門外如同兩個世界一般……

這時,墨九狸眼前的紅衣女子,回頭瞪著漆黑的宮殿,眼底閃過一抹殺意,冷冷的看著宮殿。 不過,盤俊那邊反應也快着呢!

發現我給李魅鬆綁之時,盤俊沒管可不是沒看見,只是沒阻止我罷了。

看到我被李魅用匕首脅迫,他身形就像鬼影子似得一閃,我還沒看清怎麼回事兒,那李魅已經倒地上哭去了。

我將魚骨劍從李魅手裏奪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她的一隻胳膊好像脫臼了。

寵婚虐愛 這回那李魅一隻胳膊不能動了,也就沒了剛強勁兒,又哭的梨花帶雨。

我自知是我誤傷李魅的未婚夫在先,怪不得人家恨我,所以就幫她將胳膊接上,然後對她說,“你走吧!”

那李魅也不感激我,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扭身就走,但是也不知道怎麼的,她剛邁出一步,就摔了個狗啃泥,將鼻子都摔破了。

我開始覺得好笑,對她說你磕啥頭啊,這麼大的響頭,不折煞我嗎?

但這一次李魅似乎連瞪我力氣都沒了,身子一歪,翻了白眼躺在地上。

我覺得不對,奔過去扶她的時候,才發現她額頭髮燙,似乎受了風寒。

這樣一來,我和盤俊就不但不能往前走了,還反而要往回走。因爲要把李魅送回去。

也正是因爲李魅這個麻煩,當我們回到清水寨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寨子發生了大事。

大白天的,家家鎖門閉戶,而黑山神的家裏卻是大門敞開,有幾個弟子臉色發青的躺在地上。

盤俊過去查看的時候,發現那幾個人身子早就僵了,死去至少要十幾個時辰了。

這樣說的話,從我們昨天離開清水寨後,這裏就出了事。

我們再往裏面走,裏面橫着的屍體更多。這些屍體上都沒太明顯的傷痕,共同處均是臉色發青,像是中毒而死。

我們在主宅上找到那花白老人和黑山神時,發現他們也已經慘死。

而剛巧那一刻,李魅甦醒過來,看到她家裏死了那麼多人,就一口認定是我和盤俊殺得,身子那麼虛弱,還想找我們報仇。

盤俊皺皺眉,明顯的不悅,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體諒李魅受了打擊,雖懶得解釋什麼,但也沒生氣。

但我瞧李魅鬧騰的厲害,就有些煩了,沒好氣的對她說,“你也不想想,就憑我們能將你養父怎麼着嗎?要是能,我們還至於拖你當人質嗎?何況這些人的身子都僵了,這是早就死了。你還得感謝我們吧!要不是我們將你當人質拖走,你也死了!”

一番話後,那李魅雖然嘴硬,但還是不鬧的那麼兇了,趴在黑山神的屍體前,哭的撕心裂肺的!

盤俊讓我看着李魅點兒,別讓她衝動着發瘋。他則轉身出去。隔了一個多小時纔回來。

回來的時候,身後帶了一些寨子裏的村民。他讓那些人將屍體都擡出去找個地方埋了,宅子裏該打掃的也打掃了。

我問盤俊怎麼找來的人?他睥睨着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人也一樣!

我立即瞪大眼盯着他,問他,我怎麼不知道你那麼有錢?

他聳聳肩說,他做主將黑山神的家給分了,裏面值錢的物件,誰幫忙算誰的,這纔將那些膽大的村民召集起來。

那李魅一聽盤俊居然做了這麼大的主,氣得當場差點兒就暈了。不過她也沒什麼辦法,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自己將那些死人埋了去。

只能心疼的望着村民擡走的那些物件,嘴裏叨叨着說,這是她爹喜歡的這個,這是她爹喜歡的那個,然後流淚就跟珍珠斷線似得!

在這期間,盤俊也去問了周遭的村民,李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爲什麼一夜之間人都死絕了?

那些村民說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昨天晚上就聽見李家傳來嚇死人的慘叫聲,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清楚。

盤俊一看問了等於白問,就只能圍着宅子找線索,結果他發現李家的後院,也就是我昨天被困的那些柴房裏巨蛇一樣遊走的痕跡。

這倒讓我猛地想起昨天在衝出法陣後,我確實看到牆壁上出現一個蛇頭!

“蛇頭?”盤俊疑惑不解。

可我和他一起走到那柴房後,竟然驚愕的發現,那柴房背面的牆壁上有一副詭異的壁畫。

那壁畫上只有紅色和黑色兩種色調,畫着的詭異圖形,還一些鬼畫符一樣的圖樣,我和盤俊誰也看不懂!

盤俊用手指摸了一下那畫上的筆墨,對我說那紅色的應該是赤硝,黑色的也是硃砂墨。只有辟邪或者封印什麼的地方,纔會用到這兩樣東西,估計這壁畫上並不是簡單的驅邪,可能是封印着什麼東西?

我臉色一變,看了盤俊一眼,然後對他說,“不會就是一條蛇吧!可當時我的魚骨劍已經將它嚇跑了啊!”說到這裏,我臉色白的更加厲害,因爲我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盤俊皺眉沉思了一會兒,對我說:“真的可能是你誤打誤撞,不小心破壞了那封印,將什麼魔物給放了出來!”

但不管我和盤俊怎麼想,這都是猜測!

等到晚上陰氣重的時候,我和盤俊就試着用聚陰陣將黑山神和其他亡靈的魂魄召喚回來。

然而結果很讓人失望,那黑山神好像死的很乾淨,連魂魄都不剩下!

盤俊說能將黑山神殺死,本來就需要極其厲害的本事,估計黑山神被殺的時候,魂魄也同時被毀了!妖魔物最喜歡吞噬人的魂魄,這一點兒也不奇怪!

在我和盤俊說這些的時候,李魅不知道何時搖晃着身子過來了。

hello,面癱小姐 我對她說,“你身子那麼弱,還是好好歇着去吧!”

李魅眼睛因爲哭太久,腫的跟兩核桃似的,這會兒想哭也哭不出來了,聲音有些嘶啞的對我們說,“我小時候,差點兒誤闖柴房,當時被我哥及時發現,爲此還狠狠地訓斥了我一番。我當時覺得奇怪,一個柴房爲什麼不能靠近,後來想辦法打聽了,才知道這柴房裏封印着一隻山妖。”

鳳霸三界:天之驕女 我不禁的脫口道,“還真的有蛇怪什麼的啊!”

李魅搖搖頭說:“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妖怪,只是知道,有些時候我爹會到這裏練功,然後一個人自言自語似的,說着很多話!有一天,我還聽到我爹發脾氣的說什麼不行,說不可能送活人給誰吃!” 「帝溟寒,一天不接受我,你就要永遠被囚禁在這魔殿之中,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等那個賤人回來,早晚有一天我會殺了她,取代她,讓你徹底愛上我的!」紅衣女子冷冷的說完,轉身離去。

這一次,墨九狸的魂魄沒有再跟著對方離開,而是一陣的頭疼接著眼前一黑,失去意識的前一秒,墨九狸似乎看到些畫面,卻沒有來得及抓住就陷入黑暗中了……

帝溟寒正在院子里跟女兒玩兒呢,就發現身後亮起一道道的晉級光芒,帝溟寒心中一喜,抱著女兒站在門口,看向墨九狸沉睡的房間,看著不斷亮起的晉級光芒,帝溟寒臉上的笑容不斷擴大,看起來九狸很快就能趕上自己的實力了呢……

許久,墨九狸身上的晉級光芒消失,墨九狸睜開眼睛,看著頭頂,情緒還沒從剛才的事情中緩和過來,到底剛才那個跟自己很像的女人是誰,那個魔殿又是什麼地方,被困在裡面的帝溟寒又是誰呢?

這些她都想不明白,也不清楚到底都是怎麼回事!總是讓她心裡感覺很彆扭,所以墨九狸心裡還是有些不踏實的感覺的,不過她知道自己在這裡想是沒用的,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會查清楚到底是什麼回事的……

想到這裡墨九狸翻身起來,察覺到孩子和帝溟寒都在外面,墨九狸收拾情緒推門走出來,剛出來小寧兒就被小彩馱著飛到了墨九狸的懷裡……

「娘親,么么噠!」小寧兒軟軟的說道。

「寶貝。」墨九狸抱住女兒親了親她的小臉,仔細一看忍不住皺眉,因為她發現女兒似乎沒長進呢,竟然還是小小的一隻,絲毫沒長的感覺。

「感覺怎麼樣?」帝溟寒走過來看著墨九狸問道。

「好多了,睡的很沉,你沒事吧?」墨九狸看到帝溟寒想到他的傷,擔心的問道,還順便仔細幫帝溟寒做了一個檢查,發覺帝溟寒確實全好了,沒事了墨九狸才放心。

「我沒事,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兒子叫帝御澤,小傢伙叫帝雪寧,寶寶更名叫帝雪曦,你覺得怎麼樣?」帝溟寒看著墨九狸問道。

「帝御澤,帝雪寧,帝雪曦,不錯,很好聽!小寧兒喜歡自己的名字嗎?」墨九狸仔細品了品覺得三個名字都不錯,笑著看向懷裡的女兒問道。

「娘親,喜歡,寧兒喜歡!」小寧兒萌萌的說道。

「小澤呢?」墨九狸四處一看沒發現兒子,看向帝溟寒問道。

「在隔壁修鍊!」墨九狸眼底有些驕傲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