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昂”的又一聲龍吟聲響起,龍爪奮力向下一拍。

“咔擦”一聲,鬼虎在這一拍之下,連哀鳴聲都沒有發出,頃刻間四分五裂開來,重新迴歸到這片空間中。

神龍高興的把頭一揚,在原地盤旋了一圈後,主動地退回到召喚世界。

妙俊風點了點頭,他對於地火的威力感到很滿意。只要自己不斷進步,地火的威力也會跟着自己穩步提升,直至成爲真正的地界之王。

沒有了冰雨霧的世界是單調的。這片空間本就爲它們而創造,如今少了它們,讓這個世界失去了靈動之感,變得死氣沉沉。

“喂!雨鬼王,您能聽見我的聲音嗎?您設下的考驗我已經通過,是不是能讓我去下一關了?”妙俊風和通過上一關的考覈一樣,對着空無一人的天空就喊了起來。

“嗡”的一聲空間震動,雨鬼王的身影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他沒有妙俊風想象當中那樣凶神惡煞,相反,他看起來特別的斯文,儒雅。就好像是一名在學院裏教了十幾年書的老先生。

“你好,妙俊風,初次見面,你給我的驚喜很大。”雨鬼王踏步而下,沒有回答妙俊風先前的問題,而是和他聊起了其它。

“晚輩拜見雨鬼王,您的出現纔算是驚喜。兩關的通過對於您來說應該是見多不怪,不知晚輩有什麼地方吸引了您,驚動了您的大駕。”

“你小子會說話,是讀書人但說出來的話卻不酸腐,很和我的胃口。我也不想多佔用你的時間,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我覺得你潛力無限,未來的你定是站在很高的山峯上。我想現在就和你成爲朋友。你在黃泉界的這段時間,身爲朋友的我會滿足你的一切合理要求。”

“雨鬼王,您不是在說夢話吧!您就那麼肯定我潛力無限?您就不怕您的投資打了水漂,日後想找我要回來都不行?”

“俊風小友說笑了。倘若是本王一個人的意思,興許會出現偏差。可隨我一起前來的還有塵鬼王,我不相信我們兩個活了幾千年的老傢伙,會在同一件事上犯迷糊。

喂!老塵,你還準備看戲到什麼時候?還不趕緊過來說句話!”

雨鬼王豪爽的個性讓妙俊風感到很自然,對自己的稱呼也是由陌生拘禮到剛纔的親切熟絡。

基於以上兩點,雨鬼王說的話,可信度達到了六成。

“嗡”的一陣空間漣漪,塵鬼王的身影出現在了雨鬼王的身旁。他的穿着要比雨鬼王華麗的多,身上的氣勢也要更足一些。

“俊風小友,老雨他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想和你成爲朋友。

請你放心,我們沒有惡意。我們是你的朋友,但只是最普通的朋友。所謂日久見人心,我相信隨着時間的推移,你會把我們當成真心朋友的。”

“幸好你們是跟我再說這些,若換成別人,他一定會跟你們立刻翻臉,認爲你們在戲耍他。

在陽世有句話叫鬼話連篇。你們二位是鬼王,乃鬼中之鬼,說的話在正常人看來,可信度不會是零,而會是負值。

不過,我對於你們的話能夠理解。陰人世界我去過,在那裏他們稱呼自己也是用‘人’這個字。

在黃泉界,我想你們也應該是把自己當成了生活在黃泉界中的人。既然是人,那說出來的自然就是人話。

這段時間我都要在黃泉界內生活,如今更是在你們這考取身份銘牌。你們的話我要是不信,那豈不是在打自己的臉?”

“哈哈哈…,好小子,痛快!你這朋友說什麼我都交定了。我們走,本王親自送你到下一關的入口。”

雨鬼王笑的很開心,一手拉起妙俊風,另一隻手快速地割開了一個空間通道,拽着妙俊風就走了進去。

“俗話說得好,結交新朋友,不忘老朋友。他到好,老朋友還在這呢!當着新朋友的面就把我給忘了!

哎!過河拆橋,見利忘義,說的就是這種人!哼!等着瞧,早晚把這一趟還回來。”

“老塵啊!我說你至於嗎?你跟過來不就完了嗎?在那裏神神叨叨的你不覺得丟人啊!俊風可還在這呢!我們這不是在等你嗎?”

重生之銀河巨 塵鬼王的臉瞬間就黑了,他沒有想到,雨鬼王什麼時候學會這一手了!這還是那個性格率直,做事風風火火的雨鬼王嗎?

妙俊風靜靜的站在一旁,沒有吭聲。他可不想成爲塵鬼王的出氣包,也不想讓雨鬼王陷入爲難之境。

觀察室內,他們只能看到圖像,不能聽到聲音。但若是懂脣語,就可以從他們的口型中讀出他們在說什麼。

孟大人是懂脣語的,可在目前的他看來,讀出來和不讀出來有區別嗎?兩位鬼王同時現身,這在歷史上絕對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在我們十位鬼王中,你要特別小心兩位鬼王。

若是遇見電鬼王,你一定要堅守本心;若是遇見死鬼王,你更要堅守本心。

以上兩點,你記住了嗎?”

“記住了,但爲什麼您再三叮囑要堅守本心呢?難道這兩位鬼王的神通可以影響到人的神智?”妙俊風可不會放着眼前的機會不顧,虛心請教道。

“哎呀!你這人就是那麼磨嘰。讓我來說!

電鬼王是個大美女,她的一個眼神就能讓無數風流才子爲之傾倒。

死鬼王也是個大美女,她的冷酷無情,在黃泉界是出了名的。自她擔任鬼王以來,不知道讓多少青年才俊心灰意冷,從此一蹶不振。

俊風,你要加油!你要打破這個鐵律,讓她們知道,我們男人在她們心中絕對不是她們想象中那樣的。”

“呼”的一聲,妙俊風忽然間感覺自己的後背有點冷。

“好了,進去吧!別站在這杵着了!除非你運氣太差,不然,至少也能通過眼前這關!”雨鬼王擡手一拍,不等妙俊風反應過來,就把他推入了光門之中。

“老雨,你怎麼能這樣呢?你是不是忘記了那個約定?”塵鬼王站在原地就是一聲哀怨。

“我怎麼了?不就是送他一程嗎?還有什麼約定?”雨鬼王不像是裝出來的,眨着眼睛望着塵鬼王。

“你啊你!當初我們十位鬼王爲了防止有人從中作梗,不是共同立下了誓言,不允許任何一位鬼王參與其中嗎?

你剛纔的那一推,在設置好的關卡中,等同於你插手了此事。一旦你插手了考覈,那這第三關我們說不定就怕什麼來什麼!”

“你的意思是,這一關出現的不是電鬼王就會是死鬼王?”雨鬼王后知後覺的想起了當初的約定。

二位鬼王的問答妙俊風是聽不到了,他此刻已經來到了第三關的考覈空間。

整片空間充滿了消沉的死氣,陰森的寒風,還有那漫天飛舞的鬼火。

幽藍色的鬼火是這片空間唯一的光源,看得久了讓人的視覺都產生了虛幻。彷彿那一簇簇的鬼火不再是火,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鬼。

“嗯?怎麼來到這關沒有介紹呢?難道這裏不是考覈的地方,空間出現了紊亂?”妙俊風在原地站了半天,沒有等到像前面兩關那樣的開場白。

“咻咻咻…”的破風聲響起,數百上千的鬼火箭矢密集的朝着妙俊風就射了過來。

鬼火是火世界中的一員,它沒有固定的屬性,可冷可熱,可毒可幻,完全根據施術者本身的心意而不停地做着變化。

“結界盾!”

“叮叮咚…”的聲音伴隨着妙俊風持盾的移動,而發出不同的音律。

妙俊風沒有喚出地火,而是右手一翻,招出了明王劍。

金色的劍光在這片空間顯得格外醒目,猶如一尊明日般綻放着生命的光芒。

陰與陽,正反兩極。

明王劍的出現像是在沸騰的油鍋裏滴入了一滴水。瞬間就讓這片空間瘋狂起來。

一簇簇的鬼火變爲一團團,有的甚至化成了人形。

陰森的寒風轉變成了滲人的陰風。陰風散魂,如此淒厲又迅疾的陰風,那就是讓人魂飛魄散的節奏。

遲緩懶動的死氣在鬼火和陰風的鼓動下,也變得積極起來。一個個的漩渦在死氣中生成,形成強大的吸引力。

妙俊風對死氣漩渦的吸引力熟視無睹,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黃泉陰風上。

明王劍可以斬盡靠近的所有鬼火,不等鬼火發威,明王劍就會讓它塵歸塵,土歸土。

可對黃泉陰風,明王劍就沒有這種威能了。

每挨一下陰風,妙俊風就會感覺自己身體的溫度會降下一點,對精神力的調動也會遲緩一分。

“麒麟印,鎮壓四方!”

“咻”的一下,麒麟印自妙俊風的眉心處飛出,高懸於他的頭頂。

一圈圈金色的光幕從它身上散發出來,柔和的披到了妙俊風的身上。

麒麟印代表着好運,正氣,可破除邪魅,鎮壓氣運。

有了麒麟印的守護,妙俊風的狀態開始回升,步伐越走越靈動,身形越來越變幻。

也不知殺了多久,妙俊風眼前的鬼火瞬間清零,死氣漩渦也是頃刻消失,至於給他不斷找麻煩的黃泉陰風,也是漸漸停了下來。

妙俊風瀟灑的揮了兩下明王劍,隨後把明王劍抗到自己的肩膀上。

“死鬼王,我知道您已經來了。您就不現身一見嗎?

我感到很奇怪,前面兩關都只是鬼王封存的意識在主宰空間。怎麼到了這裏,反到變成鬼王親臨了呢?

難道說,這便是我通過兩關後你們給我的特殊待遇?”

“你想多了。”

冰冷的聲音響起,一道曼妙的身影眨眼間就出現在了妙俊風前方十米處。

她一襲黑紗裹身,儘管她沒有刻意打扮自己,但冰冷的容顏和清澈的沒有一點雜質的眼神,爲她加了不少分。

“求解!”妙俊風沒有迴避她的目光,就那樣毫不避諱的盯着她。

“假如換成另一個人,他已經死了。你不錯,我沒有從你的眼神中和身上感覺到骯髒的褻瀆。

你以爲我願意見到你嗎?要不是雨鬼王出手,我才懶得從閉關中走出來。”

“雨鬼王?我來闖關和雨鬼王有什麼關係?”妙俊風真的想不明白,難道就因爲自己和他成爲了朋友?

“有沒有關係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我說了算。考覈繼續,懶得和你們這些臭男人說話!”

死鬼王擡手一揮,黑色的光慕憑空生出,下一刻,妙俊風的眼前就是一晃。

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自己站立的位置已不是原先的位置,而是來到了另一處空間。

妙俊風對這片空間不陌生,自己也有這樣的世界,虛無世界。

“美麗的女人都這麼不近人情嗎?這也太無語了,明明我都已經通過了,爲啥又再給我開小竈,送我來死靈世界?

他難道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我這個大活人是撐不了多久的嗎?最毒婦人心,這女人忒狠了!”

“你要再多說一個字,我會讓你立刻死!”死鬼王的聲音響徹天地間。

妙俊風感受到了她的怒意,寒意,以及殺意。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早晚有一天,要讓你好看!你這五行缺德的瘋女人! 死靈世界排斥一切生靈,在這裏死亡是唯一的法則,死氣是法則忠誠的衛士。

亡靈,怨靈,死靈,鬼物在這裏,自身的實力會獲得成倍的翻長。

陽世人若是來到這裏,先會成爲它們的獵物,隨後會化爲它們的夥伴。新夥伴的誕生具有隨機性,有可能會變得很強,也有可能會轉化的不徹底,保留了人性,實力受到限制。

妙俊風自身掌握四種道,生之道,陽之道,虛無之道,毀滅殺戮之道。

四種道,在這裏有限使用的有兩種,分別是虛無之道和毀滅殺戮之道。但即便能夠輪流切換,也支撐不了多久。

死靈世界不會允許有超脫它意志的存在。尤其還是一個大活人在它的眼皮底下,生龍活虎的存活了那麼久。

“地火結界!”

這是妙俊風在戰鬥中領悟出的術法。不僅加強了結界的韌性,也讓結界具備了自衛反擊的能力。

妙俊風盤膝而坐,他明白真正的危險和考驗還沒有來臨。 萌寶孃親禍天下 死靈世界的臣民也許正在集結,當他們集結完畢後,這裏就會變成一個修羅場。

“我已摸到問地境門檻,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會邁入問地境。

四種道對別人來說是天大的造化,可對我來說就意味着天大的災難。

我必須要藉助這裏的壓力,讓我迅速領悟出第五種道。等邁入問地境的大門後,再領悟出第六種道。只有這樣,我才能獲得進入仙神聖境的門票。”

妙俊風的思路很清晰,越是壓力巨大,他的思維越是活躍。

“嗚…”的號角聲響起,這是死靈大軍集結的號角,也是死靈大軍即將衝鋒的號角。

“轟隆隆”的地動聲在號角聲落下後,傳到了妙俊風的耳朵裏。

死靈戰將騎着黑靈戰馬,踏着鬼火幽雲,向着妙俊風就發起了首輪進攻。

妙俊風見到這些彪悍的死靈戰將,笑着說道:“還真是看得起我! 清穿之四福晉的修行日常 對付我一人,用得着派來千軍萬馬嗎?”

妙俊風也想和它們過過招,瞭解一下死靈世界生靈們的戰鬥力。可他不會因爲想,就撤銷地火結界。

左手平舉,一柄火焰之弓在掌心上呈現。

右手輕拉弓弦,然後一鬆,扇形的火焰箭矢鋪天蓋地的向着衝鋒而來的死靈戰將就密集的射了過去。

“噗噗噗…”的中箭聲此起彼伏。死靈戰將不畏生死,即便中箭,也還是緊握繮繩,讓戰馬向着妙俊風衝去。

“嗖嗖嗖…”的流炎飛針不等戰馬靠近,向着四面八方就疾飛而出。

“嗚啊…”“嘶…”

地火發威,大地都要抖三抖,更何況這些死靈生物。

煙塵四起,焦糊味散發,死靈戰將全軍覆滅。

“啾!”

淒厲的嘶鳴同聲響起,飄忽不定。身穿綠衣的亡靈們,迅速的匯合到一起,通過它們的祕法,很快便融合成了一個身高數十米的巨型亡靈。

他右手握着一柄巨型鐮刀,左手攥着一個白色的骷髏。

“殺!”

霸控 它仰天大喝一聲,朝着妙俊風就邁步而來。

身形未至,奪命鐮刀的破風聲就在妙俊風的耳邊響了起來。

這柄鐮刀不是普通的鐮刀,而是蘊含亡靈的意念,由衆多意念凝聚而成的亡靈收割刃。

在西方,這可是死神持有的專利武器。在這裏,它是由衆多亡靈捨棄了本我,將一身的亡靈之念注入其中的奪命利器。

地火這一次同樣發動了自衛反擊。一把通體赤紅的利劍毫不客氣的向上就撩了上去。

“當”的一聲,利劍和鐮刀在半空中交擊在了一起。

然而,下一刻,白色的光影帶着森寒的殺戮氣息,沒有阻礙的衝入了妙俊風的識海世界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