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一下子就懵了,剛纔郭勇佳開車的速度雖然不算快,但是如果撞到人的話,肯定不死也會殘廢!

尤其是地上那個人一動不動,看樣子很有可能已經…

我不敢繼續往下想,郭勇佳急忙說道:“你在車裏等我。”接着他便開了車門匆匆往下跑去。

郭勇佳走到那人面前蹲了下來,輕輕的搖了搖他。

我心裏不停的祈禱,希望他能沒事,要不郭勇佳的麻煩就大了!

這一瞬間,我心裏非常懊悔,早知道就不該讓郭勇佳陪我過來…

地上的傢伙也不知道怎麼了,好像一點事都沒有,猛地一下子就把郭勇佳撲倒在了地上。

兩個人不停的翻滾,好像是在一起扭打!

我着急萬分,這好好的,怎麼就打起來了?

我剛想推開車門下去看看情況,可緊接着有個穿着黑衣服的人突然跑進了車裏,坐在駕駛座上,二話不說就開着車子衝了出去。

我嚇壞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我們碰到劫匪了!!

我很害怕,渾身忍不住顫抖,可我知道絕對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我一下子脫了手裏的鞋子,剛想上去敲他,誰知道他突然轉過頭,直愣愣的看着我。

這傢伙大概只有二十多歲,長相很斯文,不過他的眼神,卻讓我感覺非常熟悉,可就是說不上來在哪裏見過…

1胎2寶:總裁爹地,輕點寵 “小娘子,我們又見面啦。”他露了一個十分猥瑣的笑容,色眯眯的盯着我看。

小娘子?

我瞬間就想起了上一回我被胖老闆騷擾的事,郭勇佳說胖老闆是被色鬼附身了,難道他就是色鬼?

說話的語氣,和這眼神,肯定不會錯了,他就是那隻色鬼!!

我原本想打他的衝動一下子弱了不少,因爲我知道他不是人,而是一隻鬼…

我心裏頓時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真沒想到,我在郭勇佳躲了半個月,一出門就被他逮住了!

“小娘子,我是不是太帥啦,你看到我都說不出話來了?來來,親一個,麼麼噠。”他邊說邊笑,還把臉湊到我面前。

重生校園之商 “啊啊啊…”我嚇得尖叫,拿着鞋子一巴掌拍在他臉上。

“好痛好痛啊,小娘子力氣真大,不過我喜歡,嘿嘿。”他一隻手扶着方向盤,另外一隻手揉了揉臉。

我心裏又氣又怒,這隻色鬼真的是冤魂不散!

“小娘子別淘氣了,哥哥帶你去個好地方,咱們來一場深入交流,嘿嘿,我保證你會喜歡上我的。”

我沒有理會他說的話,掄起鞋子就不停的朝他臉上一頓亂拍,“啪啪啪”作響。

他開着車騰不出手,車子裏空間也不大,躲不開只能被我打的哇哇亂叫。

到最後,他好像終於受不了了,大吼一聲推開了我,面色兇狠的瞪着我說。

變形金剛之火種重啟 “打打打,你怎麼光知道打我的臉?我好不容易纔找了一個帥哥附身,都快被你打殘了!”

我楞了一下,原本我以爲這是他的真面目,可沒想到他又是附身在別人身上…

見我發愣,他連忙把頭轉了過來,“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張臉不好看啊?”

我剛想說你好惡心,他就又說道:“你不喜歡啊? 九天最強贅婿 那我給你看看我原來的樣子。”

緊接着他的五官就開始移位扭動,變成了另外一副樣子。

“怎麼樣,帥嗎?哎,其實我也覺得我自己才長得帥,可是他們老說我太醜了,說看我都想吐,你覺得我到底是帥還是醜?”

我早就嚇得說不出話來了,他的臉到底長什麼樣我根本看不到,因爲我的注意裏都被他臉上的那些刀疤吸引了!

每一條刀疤都有手掌大小,左到右,上到下,縱橫交錯,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清他原本的樣貌。

尤其是他對我笑的時候,在幽暗的亮光下,那些刀疤就好像蠕動的蟲子,正在他臉上爬來爬去!

可是真正讓我恐怖的卻不是這個,而是他臉上還有許多小洞,密密麻麻的,非常小,就好像被針一下下扎出來,深不見底!

我終於知道他爲什麼說別人見到他想吐,因爲我也非常想吐,而且還想哭,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長相這麼噁心的人,我連想都不敢想…

原本我害怕的渾身都不敢動彈,可我一想到他現在開車也不知道帶我去幹什麼,尤其是他看我的眼神裏,我知道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求生的念頭壓制住了害怕,我急中生智,如果直接對付他的話我肯定不會是對手,那我現在只能逃了!

看了一眼窗外,車速不是很快,於是我拉開了車門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小娘子,你….”

他的話吹散在了風中,我摔倒在地上滾了幾圈,渾身都感覺散架了,痛的實在不行。

不過也幸好這裏都是土路,如果是水泥地的話,我可能跳下來就差不多摔得半死了!

我顧不得身上的疼痛,腳上套住鞋子,一瘸一拐的開始朝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只要郭勇佳能擺脫剛纔那個傢伙,他肯定回來救我的。

我知道,他肯定會來的!

這個念頭剛冒出來,我就聽到後面傳來了關車門的聲音,我急匆匆回頭一看,滿臉刀疤的那隻色鬼,正好下車朝我跑過來。

我雙腿發軟,但嘴裏死死的咬着牙齒,頭也不回的拼命朝前跑去。

“小娘子,你不要跑啊,咱們有話好說…”他在後面一邊跑一邊對我叫喊。

“我長得這麼帥,別人見我想吐,你怎麼見我還跳車自殺啊,等等哥哥…”

我跑了很遠,可他一直跟在我後面,而且離我也越來越近。

最後,他猛地一撲,把我壓倒在了地上… 「大哥,那我呢?」老四立即問道。

「你就跟我坐鎮墨家吧,就說他們兩人閉關了,我們兩人在護法!我也想看看我們少了兩個人,會不會有人前來送死!」墨春眼神一冷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聞言墨冬反應過來的說道。

就這樣,四個墨家老祖分配好任務之後,老大和老四繼續留在小院,沒事下棋喝茶……

其餘兩人則以閉關的名義,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了……

太子府

墨辰風帶著幾個手下來到,問清楚了情況之後,也不好馬上離開,便直接在三皇子的招待下,等候在了太子府的會客廳中……

對於墨九琪和太子做出這種事情,讓墨辰風的臉色也是非常的難看。

大廳中

三皇子坐在左邊的首位,然後是墨辰風,再然後是管家端木寒。三個大男人坐在一起,誰都沒有說話,氣氛一時之間有些詭異……

這時,外面的家丁來到端木寒的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話之後,端木寒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端木管家可是出了什麼事情?」三皇子見狀關心的問道。

「恩,兩位隨我一起去看看吧!」端木寒直接說道。

聞言,三皇子和墨辰風對視一眼,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還是起身隨著端木寒走了出去……

不多時,三人來到了太子府的後院,只見院中擺放著一個桌面,還有一個圓座。三皇子一眼就認出,這便是之前從九樓抬太子出來的桌面……

只是好奇,端木寒帶他們到這裡來做什麼……

「怎麼樣?」端木寒看著對面幾個身穿青衫的男子問道。

「回端木管家,這桌子我們根本修復不了!別說是我們了,即便是我們幾人的師父來了,恐怕也是沒有辦法的!端木管家還是另請高人吧!我等真的無能為力,告辭了!」說完幾個人轉身便準備離開。

「幾位且慢,我想知道這桌子為什麼修復不了?」端木寒皺眉問道。

他回來之後,便讓人去煉器師公會,找人過來將九樓的桌子修復了!他可不想惹上九樓的麻煩,想著早日修復之後送回去,也算清靜,誰知道剛才下人來報,說煉器師公會的人說修復不了……

他這才將三皇子等人一起帶了過來,這事也不算什麼秘密,別人知道也無妨……

至於墨辰風,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沒必要因為此等小事,引起墨辰風的不滿……

「端木管家贖我等無能,這桌子所用的材質堅硬無比,沒有神火根本修復不了!而且煉製的手法也比我們強了太多,很有可能是比師父還要厲害的煉器師煉製的!我等真的沒有辦法!」為首的青衫男子羞愧的說道。

之前太子府的人說請他們來修復一張桌子,幾人心裡還有些不滿。如果不是師父的命令,他們才不會來呢……

誰知看到要修復的桌子時,幾人就傻眼了,他們怎麼說也是初級煉器師了,雖然實力不高,可眼力還是有的,這桌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煉製的……

想著能夠修復這樣一件上等的器具,哪怕是一張桌子,幾人心裡也很興奮……

可是,等到他們祭出自己的火焰時,臉色徹底黑了。原因就是他們幾個人的火焰,打出來就跟遇到洪水一般,連個聲響都沒有發出就熄滅了……

最後,幾人甚至同時祭出自己的火焰,卻都是一樣的結果,連火都打不著還修復個毛線啊……

他們所用的都是獸火,雖然不是神火那麼高級的。但是,幾人都是風雲城煉器師公會副會長的弟子,擁有的獸火都是最高級的,連他們的火焰都不行,別人的就更別提了!除非他們的師父或者老會長前來吧……

端木寒聞言,也不好多座挽留,只好休書一封,讓他們帶回去交給會長。幾個人這才拿著信離開了太子府……

「端木管家這桌子怎麼?」三皇子疑惑的問道。之前他帶著人走在前面,並不知道端木寒被九樓的人攔住的事情。

「你看看這個吧!」端木寒臉色不怎麼好的拿出一張單據。三皇子疑惑的接過來一看,瞬間被上面的價格驚呆了。

就連墨辰風看完之後,也暗自咋舌!心裡暗道這九樓真是太黑了……

「這麼說,一旦這桌子修復不好,太子府就要花10顆極品玄石買下這張桌子!」即便已經清楚的看到了答案。三皇子歐陽落塵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端木寒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見狀三皇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九樓的要求能拒絕嗎?或許能,但是拒絕的後果,相信沒人願意承擔……

可是,10顆極品玄石啊!那可是100萬顆中品玄石,一萬顆上品玄石啊!花100萬顆中品玄石買一張桌子,這的多傻逼,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

說話間,太子府的家丁,帶著兩個老者走了進來。

「管家,煉器師公會的會長和副會長來了!」家丁立即跑過來說道。

「端木小子啊!什麼事情還讓你親自寫信給老頭兒我了啊!」隨著聲音響起,一個白髮鬚眉的白衣老者邁步走了進來。

「方會長,好久不見,沈副會長好!」端木寒立即迎了過來說道。

墨辰風還是第一次見到煉器師公會的會長和副會長。看到兩人因為端木寒一封信就立刻趕來,不由得多看了幾眼太子府的這名管家……

墨辰風仔細打量了一下兩人,副會長沈天樂身穿一件藍色長袍,滿頭白髮,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一看就是那種非常嚴肅的人。不過他眼底時而閃過的精光,讓墨辰風知道,此人並不像表面看起來的那麼正派……

而會長方遠則跟副會長的性子完全相反,白髮鬚眉,一張娃娃臉,總是帶著笑意,看起來就是一個老頑童的樣子!比較平易近人……

「端木小子啊,你信中說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方遠笑眯眯的問道。 沈天樂和方遠聽了端木寒的話之後,都有了些興趣。如果不是自己的幾個徒兒回去,將九樓的桌子說的神乎其神,沈天樂是不會跟方遠一起來的……

兩人對著三皇子和墨辰風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便直接走到了擺在一邊,被分成兩部風的桌面和桌子底部觀察起來……

方遠走到近處時,便是眼睛一亮,這桌面的材質竟然是萬年暖木煉製的。萬年暖木是一種神木,萬年成材,煉製武器的時候,只要加上一些,就能增加武器的柔韌度,而且還能為武器增加修復的作用……

萬年暖木在凌天大陸上,雖然不是特別罕見,卻因為不到萬年的暖木,根本無法使用,因此也是珍貴無比的……

可是,這九樓竟然敗家到用萬年暖木,煉製成桌子供客人吃飯用,方遠想想就覺得蛋疼的不行啊……

就連沈天樂也被震住了,究竟的是有多豪氣的人,才能擁有這麼大一塊萬年暖木啊!沈天樂的眼底劃過一抹貪婪,不過卻很好的被他隱藏了下去……

方遠和沈天樂在見到萬年暖木之後,震驚的表情剛剛平復,就又被這桌子的煉製手法驚呆了……

這一次,就連沈天樂也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俗話說,行家一過眼就知有沒有,先不說這桌面是萬年暖木,就是煉製出這桌面的手法,他們兩人現在的水平就做不到……

他們都是鑽研煉器數百年的人了,那怕沈天樂在看到萬年暖木的時候,起了想要據為己有的心思。可是跟萬年暖木比起來,這精湛的煉器手法,更讓兩人動心啊……

如果能夠認識這煉製之人,那麼他們的煉器等級絕對可以提升的!

「端木小子啊,你可知道這桌子是誰煉製的?他人在那裡?能否請來讓老夫我認識認識啊?」方遠回過神來看著端木寒激動的問道。

「方會長,怎麼了?這桌子您能修復嗎?」端木寒皺著眉頭說道。

「修復?能夠,但是我們修復不了,除非是煉製的本人才能夠修復,不然誰也修復不了!」方遠微微一愣說道。

端木寒聞言有些不明白這方會長的意思了,於是眼神疑惑的看向沈天樂,他知道沈天樂為人向來喜歡爭強好勝,一直都不願意承認別人比自己強……

可是端木寒沒有想到的是,沈天樂在接受到他的目光后,竟然破天荒的贊同方會長的話道:「會長說的沒錯,這桌子只有本人能夠修復!別說我們修復不了,即便我們有修復的本事,也沒有修復的火焰!我要是沒看錯的話,煉製此桌的人,用的是非常厲害的神火!」

「沒錯,確實是神火!我和天樂的火焰,不過是異火罷了!」方遠有些遺憾的說道。

他也一直想要尋找神火,可是神火是天地間的神物,豈是那麼好找的!

「兩位會長的意思是,只要擁有神火,就能修復這張桌子?」端木寒聞言猶豫了一下問道。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北風城煉器公會的會長皇阡醉的本命火焰,就是神火吧!剛好皇會長現在人在風雲城,如果可以,他去請一次便是……

「這要看那人的煉器水平了!如果擁有神火的話,修復的可能性應該有吧!」方遠不太確定的說道。

「三皇子,不知道能否麻煩您一趟?」端木寒聞言,轉頭看向三皇子歐陽落塵問道。

歐陽落塵自然知道他的意思,點點頭道:「好的,我這幾去問老祖宗!」

說完轉身退了出去……

「端木小子,你讓他去找誰了?」方遠好奇的問道。

「是北風城煉器公會的皇會長!」端木寒有些尷尬的說道。

畢竟這是他們風雲國的事情,現在卻要去請別國的煉器師,實在有些不合常理!

「他來了風雲城?」方遠聞言臉色有些不怎麼好的問道。

「咳咳,是的,據說是來參加馴獸師大會的!」端木寒硬著頭皮說道,他知道方遠向來跟皇阡醉不對頭。

兩人倒是沒什麼仇,就是相互看不順眼罷了!方遠是個煉器成痴的人,煉器公會的事情大多都是副會長沈天樂在打理,而他一門心思都在煉器上了……

說白了就是一個淡泊名利的會長,而皇阡醉為人跟沈天樂差不多。兩人都是以利益為主的,煉器師總會每10年就會舉辦一次煉器師大會,然後按照比賽的排名發放資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