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釋彌夜沒有理她,只是一臉的迷惑:“人死後,或者變成魂、或者變成靈,再兇狠一點,變成惡鬼和或者羅剎,可是魑祟和虛魅本來就是天地所生,又怎麼會有死去的人的意識呢?”

“我想,大概是以前的那些地方所生的魑祟,都是由很多人的怨煞之氣集結的。而清平中學這個,卻只是劉芸兒一個人的怨氣吧!”白魅把那個灰影拎到了眼前,“它變成李堯楠的樣子,不就是因爲它繼承了劉芸兒的意識的關係嗎?”

釋彌夜傻眼了:“那到底要怎麼辦啊?”

三個女人面面相覷,俱都愁眉不展。

潘錦繡揉了揉眼睛:“你們在說鬼嗎?難道要放過它嗎?它可是鬼啊!”

釋彌夜心頭一震。沒錯,就算它繼承了劉芸兒的意識,它也不是劉芸兒,它只是一隻鬼而已。

釋彌夜嘆了口氣:“白魅,我怕冷,你還是……”

白魅輕笑了一聲:“這個藉口不錯!”

他手上一用力,那個灰影就淒厲的“吱”了一聲,迅速的消散在空氣裏。

幾乎是同時,釋彌夜三人就感覺到周圍的寒意猶如潮水一般的褪去,雖然天氣還是很冷,可是那股陰冷刺骨的感覺卻不復存在了。

“這就……沒了?”佳沫兒下意識的搓了搓手,“感覺暖和多了!”

“應該是好了!”釋彌夜看了白魅一眼,“你現在這是要回去了嗎?”

“我看你這個人才是典型的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白魅毫不留情的指責,“現在是早上四點半,你讓我回去?”

釋彌夜噎了噎,才又撇了撇嘴:“對你來說,時間不是什麼問題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我不想現在回去!”

陳琛咳了一聲:“我覺得白魅現在回去也有些不恰當,就在這裏呆一會吧!等快要打起牀鈴的時候,白魅你就直接去教室好了。”

白魅這才冷哼了一聲,又眯上了眼睛。

釋彌夜無語的抓了抓自己的頭,又往一邊挪了挪,摸了摸還有些發疼的耳朵,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被子,尋了個地方,躺下就睡着了。

等釋彌夜再醒過來的時候,燈已經亮了起來,白魅也已經不在了。

迷迷糊糊的去拎了水回來,順手拿過鏡子一看,釋彌夜的臉立刻就黑了。

“白魅你這個王八蛋!”釋彌夜惡狠狠的擦着自己臉上亂七八糟的的污跡。也不知道她臉上到底是被畫上了什麼,用手搓怎麼都搓不掉,水一沾上就抹掉了。

“一個兩千多歲的老妖精,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釋彌夜鬱卒的洗着臉,想到白魅,心裏又暗暗的嘆了口氣。

劉芸兒的怨氣所化成的魑祟被消滅了之後,清平中學也恢復了難得的平靜。 雖然李小娟自殺了,事後釋彌夜也給宋宸雲發過去了一段那天晚上李小娟的敘述的錄音,案子似乎也結了,但是桐明縣公安局卻沒有再傳出來一點消息,關於這個案件,更是連新聞都沒有報道。

對此潘錦繡的看法是唐至強大概是在釋彌夜面前丟了臉,所以纔不好意思把這個案子宣揚出去,畢竟破案的是釋彌夜,而不是他。

“我倒是覺得可能是宋宸雲說着是那所謂的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人的想法。”陳琛相對來說比較持重,“既然這個案子是釋彌夜破的,而現在特別重案行動組又在刻意的疏遠釋彌夜,那麼這個案子不公開也很正常。”

不過桐明縣公開或者是不公開這個案子,對釋彌夜來說都沒有什麼影響。而且不公開倒也能避免很多的麻煩,所以釋彌夜倒是沒有在意過這些。

她時常覺得自己是掃把星,從她到了甲乙高中之後,桐明縣就一直在發生稀奇古怪的事情。

佳沫兒聽了倒是一笑:“釋彌夜你也不要把什麼都推到自己的身上。桐明縣本來鬼就多,更何況這清平中學發生的事情都是兩年多以前了!那個時候釋彌夜你都還沒有離開餘歡鎮吧!”

釋彌夜想想也是,便也沒有再想。

只是沒想到,這才第一個週末,釋彌夜和潘錦繡、佳沫兒正在清平鎮閒逛,卻就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喂!白魅呢?”電話那頭的人的聲音很生硬,讓釋彌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孫安琪?你怎麼有我的電話?最主要的是,你打電話給我幹什麼?”

孫安琪嘟囔了兩句,纔不情不願的開口:“從乾爹乾媽那裏要的……白魅呢?”

“我怎麼知道啊?”釋彌夜有些無奈,“他又沒有跟我在一起!”

“是嗎?”孫安琪的語氣有些不自然起來,“那你能到乾爹乾媽這裏來一趟嗎?”

釋彌夜很快就聽出了不對:“發生了什麼事?”

“電話裏說不清楚,反正你快來就是了!”孫安琪話一說完,立刻就掛了電話。

“孫安琪是典型的傲嬌啊!”潘錦繡挽着釋彌夜的手,撇了撇嘴。

“夏叔叔他們那邊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要馬上過去一趟!”釋彌夜一臉的嚴肅。

“我也去!”佳沫兒立刻開口。

“我……”

“錦繡,你就留在學校裏面,如果到了晚上了,我們還沒有回來的話……”釋彌夜猶豫了一下,“你就去找陳老師。她會找白魅來找我們的。”

潘錦繡的心裏也有些忐忑了:“難道,難道會有什麼危險?”

“這個說不清楚。”釋彌夜沉‘吟’了一下,“反正我們現在就過去了,你也不要太擔心,我剛剛聽孫安琪的的話裏的意思,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只是她自己應付不了,又拉不下臉跟我說而已!”

“那你們可要早去早回啊!”潘錦繡知道就算是自己去了,她手無縛‘雞’之力的也只是添麻煩,所以也沒有太過堅持,“回來了一定要跟我好好的說說啊!”

“知道了!”釋彌夜扯着佳沫兒就往車站跑去。

等兩人趕到夏國雄的家裏的時候,都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了。

還沒進‘門’,孫安琪就走過來,劈手就拽過釋彌夜往樓上跑去。佳沫兒一愣,趕緊跟了上去。

“誒?幹嘛幹嘛?”孫安琪的手總是冰涼冰涼的,讓釋彌夜忍不住就打了個寒顫。

等跑進了孫安琪的房間,她有緊緊的關上了‘門’,釋彌夜才一臉鬱卒的開口:“到底是怎麼了?”

孫安琪猶豫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乾爹乾媽的家裏,好像鬧鬼了。”

佳沫兒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釋彌夜也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我說孫安琪,你自己不就是鬼嗎?”

孫安琪的表情暗了暗,不過馬上她有憤憤的瞪着釋彌夜:“我跟你說真的!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我也沒說假話啊!”釋彌夜無奈的一攤手,“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孫安琪猶豫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

原來就在前幾天,孫安琪就發現南界鎮的鬼漸漸的多了起來,想來也是那些鬼漸漸的又回來了,所以孫安琪也沒有在意。

可是沒過多久,孫安琪就發現,在夏國雄的家裏,發生了一系列的怪事。

起初是夏國雄的臥室裏被翻得‘亂’七八糟的,然後就是書房裏的那些照片被一張一張的翻了出來。一開始夏國雄他們都以爲是遭了賊。可是三番幾次的,三人在家清點了幾次,卻什麼東西都沒少。

夏國雄兩夫妻覺得奇怪,可是孫安琪卻有些懷疑起來。莫名其妙的,不偷東西卻把房間翻得一團‘亂’,說不定就是那隻喜歡惡作劇的鬼鬧出來的。所以孫安琪就打定主意要好好的收拾一下這隻鬼。

可是來來回回好多次,房間該‘亂’的還是‘亂’,那隻鬼卻是連影子都沒有見到一個。

要知道孫安琪現在可不是簡單的鬼,她繼承了夙隱的靈氣,現在是處於一種靈魅和羅剎的結合體的狀態,要對付一隻小小的鬼是絕對不在話下的。

可是好幾天過去了,孫安琪竟然連看都沒能看到它!

“所以你就給釋彌夜打電話了?”佳沫兒輕輕的笑了出來,“原來就是因爲你憋屈,所以給釋彌夜打電話的時候才顯得那麼不情不願。”

孫安琪的臉黑了黑。她跟釋彌夜的恩怨從張家瑩的事情就結下了。孫安琪搶了張家瑩的身體,可是釋彌夜又讓張家瑩給搶回來了,最後還把她塞在那個SD娃娃裏那麼多天。

最主要的是,孫安琪的確是有點喜歡夙隱的,可是看夙隱的樣子,明顯對釋彌夜更感興趣。

在她以前還是靈的時候,她覺得她比不過釋彌夜,被釋彌夜從張家瑩的身體裏揪出來了,倒也無所謂了,現在她繼承了夙隱的靈氣,已經是靈魅和羅剎的結合體了,還是到現在還有求助於釋彌夜,她的心裏是真的有些不舒服。

“有什麼好憋屈的。”釋彌夜倒是覺得很無所謂,“對我來說,大家都是同伴。同伴之間互相幫忙又沒有什麼!而且既然是夏叔叔和夏阿姨的事情,我就更家的義不容辭。”

孫安琪哼了一聲,把頭偏到了一邊。

“對了,孫安琪,在你發現出現了這種事情之後,你都採取了什麼行動?”

孫安琪轉回頭:“我是鬼,當然是不用睡覺的。我沒有凝聚成屍體,就以鬼的樣子飄‘蕩’在這房子裏面。可是明明聽到了乾爹乾媽的房間裏有響動,等我趕過去的時候,也只能看到一地的狼藉和熟睡的乾爹乾媽。”

“這麼說,的確是鬼了?”釋彌夜皺了皺眉,“因爲有響動的話,叔叔阿姨不可能不醒過來的。只有你趕過去竟然沒有抓到……難道那隻鬼比你還厲害?”

“厲害不厲害我不知道。”孫安琪的表情有些憤恨,“可是之後我在乾爹乾媽的房間裏蹲點,那個傢伙竟然又轉移到了別的房間!等我再跑過去的時候,還是隻能看到一地的狼藉!”

“這鬼該不會是故意在逗你玩吧!”佳沫兒的表情怪異起來,“有可能是那隻鬼見你年輕貌美,所以‘春’心萌動……”

孫安琪立刻就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給她。

釋彌夜也有些啼笑皆非:“這也太狗血了!這肯定不是的。只是我們首先要明白,這鬼到底有什麼目的。”

“是啊,莫名其妙的就‘弄’‘亂’了別人的房間。”佳沫兒聳聳肩,“就算是惡作劇,那也太低俗了點吧!”

“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它雖然是惡作劇,但是應該對夏叔叔他們都沒什麼惡意!”釋彌夜皺着眉想了一下,“可是它爲什麼要翻東西?是要找什麼嗎?”

“我也不清楚。”孫安琪也有些無奈,“這個我也問過了乾爹乾媽,家裏是不是有什麼貴重的值錢的或者是不貴重不值錢,但是很有紀念意義的。可是乾爹和乾媽都說沒有!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個鬼到底是在找什麼!”

“不過那個鬼具體都是翻的什麼東西?”佳沫兒皺了皺眉,“總不至於是什麼東西都在‘亂’翻吧!”

“翻過夏然然的書房,裏面翻得是一團糟,我都半夜全都收拾好了,就擔心第二天干爹乾媽他們看到了會擔心。”孫安琪嘆了口氣,“還有乾爹乾媽他們房間的‘抽’屜、雜物箱、相冊啊之類的……”

“這些地方也不會放什麼值錢的東西啊!”

“所以我纔會說是鬼不是人!而且人也沒有那麼快的速度。”孫安琪猶豫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釋彌夜,其實我叫你來,主要還是想要問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孫安琪卻沉默了。

冬天的風有些大,吹得窗戶玻璃嘩啦啦的響,孫安琪把目光投向了窗外,好半天,才慢悠悠的開口:“釋彌夜,夏然然,真的已經魂飛魄散了嗎?”

釋彌夜一驚,立刻站了起來:“你懷疑,那個鬼是夏然然?”

“不然,爲什麼它會做這種沒有理由的事情?”孫安琪苦笑了一聲。她表情黯然的低下頭,“夏然然,是乾爹乾媽的親‘女’兒,所以她不傷害他們,才說得過去。”

“可是夏然然也完全沒有必要把自己家裏‘弄’得一團‘亂’啊!”佳沫兒並不贊同孫安琪的觀點,“她自己這樣來嚇自己爸爸媽媽,有必要嗎?”

“如果只是覺得乾爹乾媽不應該我留在家裏呢!”孫安琪的表情更黯然了,“如果她覺得是我搶了本來屬於她的父愛母愛,所以……”

“然然姐不是那種人。”釋彌夜打斷了孫安琪的話,“然然姐在看到有些替她照顧自己的父母的話,一定會非常欣慰。她絕對不是會因爲這種事情就鬧小脾氣的人。”

說到這裏,釋彌夜的表情也黯然了:“而且然然姐,的確是魂飛魄散了。”

“可是家裏發生的事情到底要怎麼解釋呢?”佳沫兒也有些不解,“我也覺得很奇怪啊,爲什麼那個鬼要‘弄’‘亂’夏叔叔他們的房間?”

釋彌夜皺了皺眉:“或許,是想要找什麼?”

孫安琪一怔:“找什麼?”

“我怎麼知道找什麼?”釋彌夜有些無奈。

“安琪!”樓下傳來了夏叔叔的叫聲,“快下來看看,你乾媽給你買了衣服!”

孫安琪立刻伸手就把釋彌夜往窗子外面推:“趕緊走!趕緊給我走!”

釋彌夜鬱悶了:“有你這種人嗎?”

“我又不是人!”孫安琪翻了個白眼,“趕緊給我走!免得待會幹爹乾媽看到你們了又要問東問西。”

釋彌夜無奈,只得抱起佳沫兒,從窗戶裏面飄了出去。

“對了!”孫安琪扒着窗戶,“你們晚上再偷偷來一趟!我們一定要一起抓住這個鬼!”

“知道了!你趕緊下去吧!”釋彌夜無語的搖了搖頭,左右看了看,發現附近沒有人,才飄出老遠,落到了地上。

回到學校,釋彌夜首先就給潘錦繡打了個電話報了平安。

接到了釋彌夜的電話,潘錦繡纔算是放下了心:“我跟陳老師在教室裏呢!你們趕緊過來吧!” 走到教室,釋彌夜倒是小小的鬱悶了一下。

佳沫兒也無奈了:“潘錦繡,你到底是有多擔心啊?怎麼把大家都找來了?”

“看你們說的那麼嚴重嘛!”潘錦繡撅了撅嘴,“而且我只是到了教室,就看到了白魅和南宮叡了,龍錚和唐海桐是我找來的啦!”

“到底出了什麼事啊?”南宮叡一臉的好奇,“剛剛潘錦繡還說到了你們前幾天的事情……你們也太不厚道了,竟然都不跟我們說!”

“這個事情本頁沒有什麼可說的。”釋彌夜只是微微一笑,“不過這次的事情我剛剛和佳沫兒也討論了一下,雖然有些詭異,可是應該也沒有什麼危險‘性’。”

“還是說來聽聽吧!”陳琛推了推眼鏡,“聽潘錦繡說,這件事情還牽扯到了孫安琪和你比較在意的那一對夫妻?”

佳沫兒把事情講了一遍,末了又加上了一句:“不過孫安琪所說的,那個鬼的確是什麼惡意似的。”

釋彌夜看向了白魅:“白魅,你覺得這個會是什麼?”

“肯定是鬼。”白魅眼皮一掀,“不過對於這種事情我沒有什麼興趣。”

“我想你會不會知道那個鬼有什麼動機……”

白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些惡作劇的鬼,我爲什麼會知道他們的動機?”

釋彌夜噎了噎。

白魅的嘴角一勾:“不過釋彌夜,我現在對你倒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釋彌夜的心撲通了一聲。她強制自己鎮定下來:“你,你又想要說什麼?”

“妖力。”白魅伸出一根纖長的手指,“釋彌夜,你的身上,第四道妖力出現了。”

“四!”所有人都震撼的看着釋彌夜。

“怎麼會有四道!”南宮叡驚呼起來,接着又一臉崇拜的看着釋彌夜,“大嫂果然不愧是大嫂!”

佳沫兒都有些結巴了:“一開始我以爲釋彌夜能看到鬼是因爲這就是她的妖力,後來知道了釋彌夜還能飛,我就想能看到鬼會不會是因爲她的‘飛翔’的這個妖力用得比較熟練的緣故……可是後來知道釋彌夜的眼睛能看透牆壁……我就猜測過釋彌夜會不會有兩道妖力……可,可是怎麼會有四道?”

“我自己是知道有三道的。”釋彌夜也被震撼到了,“還有一道妖力是類似與‘巨力’這種的,讓我的力氣變得非常大……可是這第四道妖力……是怎麼來的?”

“那天晚上,你‘誘’導李小娟開口說出她殺死劉芸兒和李堯楠的時候。”白魅點了點自己的嘴‘脣’,“你說的那些話,而且讓人在腦子裏浮現出同樣的場景……”

“沒錯!”佳沫兒驚呼了一聲,“開始釋彌夜說那些的時候,我的腦子裏不自覺的就跟隨釋彌夜的話語開始聯想,然後漸漸那寫畫面就‘逼’真的出現在我的腦子裏……就好像我真的在怎麼地方見過這個場景一樣。”

白魅一聳肩:“那是因爲她身體裏的這種妖力纔剛剛覺醒,所以還不懂控制,所以纔會影響到身邊的人。”

“身體裏的妖力?”唐海桐訝異的張大了嘴,“我們的妖力都是從別的地方得到的……白魅你說,釋彌夜的妖力,是來源於自己的身體?”

“誰知道呢?”白魅把目光投向了釋彌夜的‘胸’前——那裏,掛着夜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