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雯婷根本就不回答我的問題,轉身就衝我說了一句話:“你只要記住,我就是要讓你不得好死。”

崔鳳珍的死並沒有讓這件事情結束,後來我才知道,爲什麼當時她那麼怕報警,因爲,他們家發生了命案。

崔鳳珍原來有一個小女兒,

你們知道哪來去了嗎?竟然被她自己給害死了。

真的是凌遲啊!我一點兒都不誇張,因爲她需要肉,而肉要從活人的身體上割下來才行,她自己的肉不夠,竟然把主意打在了自己女兒身上。她隱瞞了所以人,只是謊稱女兒失蹤。

因爲崔鳳珍的死,她女兒的屍體也漸漸露了出來,被關在自家的地窖裏,除了一張臉,身上基本上全都是骨頭了。簡直是喪心病狂到一定級別了!

我不知道在這之中,是崔鳳珍本身的因素多一點還是說雯婷的因素多一些,但是,這樣的悲劇本可以避免的,我卻束手無策。

若換上從前,我肯定會把此事跟表妹說的,但是現在我總是覺得我倆的關係沒有以前那麼親密了。可是,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表妹竟然主動找我,讓我搬到她那裏去住。

“姐,你那屋子都死人了,就是凶宅啊,凶宅!你可千萬不能再那裏住了!”

其實,當時她說這話的時候,我真的特別的感動,眼淚幾乎在眼淚都打轉了。看來真的是我小心眼兒,沒有人家豁達。

“你竟然跟雯婷住對門啊,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表妹提起死人的事情,突然想到了雯婷,說我太走運了,難怪上次面膜死活都不給她,原來是想私藏啊。

哪裏是我想私藏不給她用,不過表妹都把話說到這裏了,我就將雯婷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說讓她千萬當心雯婷這個人,千萬不要到她那裏去做整容或者美容了。

“我覺得雯婷這個人挺好的啊,看着也不像壞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表妹停了手裏的動作,擡眼瞅着我,我倆對視了數秒之後,最終是我將眼睛躲開了,我原本以爲她會和我一起去阻止雯婷再繼續害人呢,沒想到表妹竟然說了這麼一句,也許表妹私下和她有些交情,只是我不知道罷了。 開封有貓,小鳳有刀 那這樣,豈不是表妹更危險!

我再三跟表妹說自己說的都是真的,千萬要離她遠一點。

“姐,你不是有個泥娃娃可以收鬼嗎?”

這個娃娃我當然想到過,而且暗地裏也偷偷地試驗過,但是根本就沒有效果,血被娃娃吸了進去,確實也發了些藍光,但是人家雯婷卻好好地站着,根本就什麼事情都沒有。

我說着話就把泥娃娃掏出來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是覺得這個娃娃的顏色比以前深了,而且她的五官似乎也比以前要明顯了些,泥娃娃還會變?

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剛開始表妹是因爲房子便宜才租的兩室一廳,現在看來,倒是真有先見之明。

表妹說完的第二天,我就搬到她那裏去住了,也許是有些背陽的緣故,我總是覺得她的屋子要比我原來住的那裏冷很多,總感覺冒着一股子寒氣。

剛搬到新的地方,這晚我睡的很不踏實,迷迷糊糊地聽到有窸窸窣窣的響聲,緩緩睜開眼睛,發現我牀旁一個人影,正伸着胳膊朝我的頭頂抓過來!

(本章完) “啊!”

我被那個人影嚇的瞬間清醒,一下就彈坐了起來,順勢抓起枕頭邊上的泥娃娃,往相反的方向拼命地挪着。

“表姐,是我。”

燈突然被打開,表妹散着頭髮,穿着睡衣站着我的牀前,瞪着眼睛看着我。說看到我被子沒蓋好,想來幫我蓋蓋被子,怎麼這麼大的反應?

真是嚇死我了,剛剛黑燈瞎火的,我就看到一頭長髮,根本就沒看清是誰。

讓表妹這麼一嚇,我更是睡意全無。可是不對呀,我被子明明蓋的挺好的,再說了,剛剛伸手的方向根本就不是被子,而是朝我頭頂的位置,怎麼說是蓋被子呢。

我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泥娃娃,把它又放回了枕頭邊,莫不是表妹是衝着娃娃來的?可是,她要娃娃幹什麼?

第二天週末,我也沒有值班任務,在加上晚上睡的不踏實,所以起的比較晚。

推開房門伸了個懶腰,發現表妹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把早飯給做好了!這確實讓我驚訝,因爲在我的印象中表妹從來都不愛幹家務,更別說做飯了,難道是因爲阿七的緣故?

人言女人一旦戀愛了,就會改變很多。難怪實習非要自己租房子租,以前不知道,現在想想,八成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在裏面。這也挺好的。

我洗漱完後就衝着在餐桌吃飯的表妹打了個招呼,坐在了她的旁邊。

一口吃到嘴裏,味道似曾相識,說實話,跟我在雯婷家吃的東西味道一樣,有一股子腥味。

“這是什麼東西?”我看看碗裏糊狀的東西問表妹。

“養顏聖品,你看看我的皮膚,是不是比以前好很多了。”

表妹說着話,就把臉頰往前湊了湊,確實,她的臉比以前白嫩了很多,皮膚看上去的確年輕不少。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不會是雯婷教你的吧。”我左看右看也看不出端倪,確切的說,除了在雯婷家吃過這種口味的東西以爲,我從來都沒有在其他的地方吃過這個。

“是她告訴我的不假,但是這個很多人都在吃,姐,你不要對雯婷這麼大成見好不好。”

表妹告訴我,她吃的是胎盤,如果真的是胎盤,我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胎盤本身也是一種藥材,學名叫“紫河車”,傳說武則天那會兒因爲養顏,專門去刨活的孕婦的肚子來取出來吃。

但是這個東西不能亂吃,亂吃不但不會美容,反而會陰陽失調,還容易感染上病,而且這個東西清洗起來還特別的費勁兒。

只是,這裏面真的只有胎盤嗎?我不是說不信表妹的話,而且不相信雯婷,她恨我,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是這是事實,小萍又是我表妹,我不相信她會沒有目的的去幫表妹美容。

表妹今天值班,天黑了纔回來的,手裏領着一個黑色的袋子,問她什麼她也不說,直接就凍進了冰箱裏。大概是今天太累了,她的臉色也不好,並且很早就躺下睡覺了。

半夜,我躺在牀上,總是隱隱聽到有嬰兒的哭聲,時斷時續,時遠時近。

這個房子的隔音效果一向不錯,屋子裏就我跟表妹兩個人,哪裏來的嬰兒?我想

起新聞裏說過,有入室搶劫的人,半夜在別人家門口用收音機放嬰兒哭的聲音,就等着對方上當打開門。

如果真是這樣,我肯定是要報警的。

我輕輕地打開臥室的門走了出去,去尋找聲音的來源。

出乎我的意料,聲音並不是從門口發出來的,而是在廚房,我仔細聽了聽,好像是從冰箱裏出來的。

冰箱裏能有什麼東西?

我好奇又有些緊張地緩緩打開冰箱的門。冰箱裏的燈因爲門被打開瞬間亮了起來,我竟然看到一個碩大的嬰兒腦袋倒在冰箱裏,正瞪着兩隻眼睛望着我。

我完全沒有心裏準備,嚇的手一哆嗦,趕緊放開冰箱的門連忙後退。

可是剛退了兩步,身後就撞上了一個人,我當時嚇的冷汗噌的一下就冒了出來,我身後,應該是一片空地纔是,廚房燈也沒有開,這半夜三更的,是什麼東西?

“表姐,你餓了嗎?半夜不睡覺,跑到冰箱這裏幹什麼?”

帝妃臨天 聲音幽幽地從我後面傳出,雖然說是語調有點兒慎人,但是確實是表妹的聲音。

我這才扭頭朝身後望去。看到表妹面無表情地站在我身後。

她向前走了一步,順勢關上了冰箱的門,看上去並沒有任何的異樣。

“冰箱裏……”我兩隻眼睛有些發直地望着關着門的冰箱。

“姐你在冰箱裏看到了什麼?”表妹一聽我提冰箱,問的話語間透着一種緊張的情緒。

我將剛剛聽到嬰兒哭聲的事情和在冰箱裏看到的說給表妹聽。沒想到表妹聽完直笑我睡傻了,她也在這個屋子,怎麼什麼都沒有聽到。

落堂春 表妹說着話,就一個用力又打開了冰箱的門,這次,裏面確實是什麼都沒有,只有表妹從外面拿來的那個黑色的塑料袋。

“我就說表姐你想多了吧,趕緊回去睡覺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我被表妹推回了房間,躺在牀上,這一安靜下來,我似乎隱隱又聽到了嬰兒的哭聲,只不過沒有剛剛聽的那麼真切。

第二天,表妹依舊吃着她的那個養顏的東西,我卻是看着就有點兒倒胃口。不知道這個東西表妹是怎麼做的,因爲每一次我起牀的時候,她就已經做好了,只是我發現,昨天的那個黑色袋子被扔在了垃圾筐裏,上面隱隱能看到有些血跡,難道表妹吃的,就是這個昨天被帶回來的東西?

今天要到產科去報道,我也沒有時間去問表妹,飯都沒吃拿着包就匆匆出門了。

產科這個地方一向是迎接生命和扼殺生命的搖籃,都說流產做多了損陰德,因此很多婦產科醫生年輕的時候給人做流產,等老了就不願意再去碰了。

我進來的第一天,就碰上一個做流產的。

這個人原本正常懷孕,見到我後神情有些慌張,說感覺肚子有一段時間沒大了,我們做了檢查,發現子宮質地不軟,而且沒有聞及胎心音。

基本上,可以說,胎兒已經胎死腹中了,肯定是要做流產的,而且子宮大於十二孕周,處理起來也是比較麻煩。

孕婦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明明之前還是好好的,怎麼孩子

說沒就沒了。

孕婦哭的稀里嘩啦的,但是她的丈夫好像並不是特別的傷心,雖然說是上前安慰,也表示出十分的惋惜,但是卻總是裝的成分更大一些。

醫生這行做久了,什麼樣的表情沒見過,她丈夫那心不在焉的樣子,也就騙騙在痛苦中的妻子吧。

但是誰也不會去多這個嘴,畢竟,那是病人的私事,我們只是負責做好這次人流的工作。

過程進行的還算順利,雖然說在鉗夾的過程中,胎兒有些破碎,但是剝離的還算乾淨。這時,我看到產科主任祁影將取出來的嬰兒外帶胎盤直接塞進了一個黑色的袋子。

這個黑袋子,好熟悉,跟表妹昨天領回去的袋子特別的像。

“祁醫生,這個成型的胎兒要怎麼處理?”我指着黑袋子問我祁影。

“沒事,這你不用管了,我回頭自然會處理掉的。”

她隨口敷衍了我一句,並囑咐實習生去寫引產記錄。我仔細看了看這個袋子,竟然發現在袋底的一個角上,還標着個數字,寫着“36”。

我特地留意了下袋子的事情,它被祁影帶回辦公室後,就再沒帶出來過。但是快下班的時候,我竟然看到雯婷走進了祁影的辦公室。

也就是十分鐘左右的時間,雯婷從祁影的屋裏走了出來,手裏領着那個黑色的袋子。

我自認爲我站的地方還算是隱蔽,可是一眼就被雯婷給看到了。她看見我似乎一點兒都不驚訝,還衝我微微笑了一下,眼中別有一種情愫在裏面,倒是祁影順着雯婷的目光看到我時,顯得有些不自然。

表妹今天又帶回來一個黑袋子,同昨天一樣,一進門就要把它給放進了冰箱裏放。

我沒等表妹把它放到冰箱,順手就抓起了袋子翻看它的底部,果然上面寫着數字“36”。

“表姐,你幹什麼?”表妹差異地望着我一系列的動作,有些慌亂地趕緊把袋子一把給奪了過去。

“我還想問問你幹什麼呢?你怎麼可以吃這個,這可是打下來的成型的胎兒啊,是人知道嗎?再說了,這是個死胎,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萬一是被毒死的或者有什麼病呢,你也敢吃!”

我真的是既生氣又鬱悶,怎麼會沾染這種東西?以前表妹不是這樣的,難道阿七的事情讓她轉變的如此之快!

“什麼成型胎兒啊,雯大夫說就是給我點兒肉餡吃,姐你怎麼了?人家也是好意。”

表妹說着話就把那個黑袋子給打開了,裏面放着一坨肉餡一樣的東西,根本就分辨不出到底是什麼。

表妹似乎對我的話及行爲十分的不滿,她強硬地從我手裏拽過袋子,放到冰箱裏,說等有空了可以包餃子吃。

她說完這話,我當時就一陣地想幹嘔。大家能體會我的心情嗎?袋子我是不會認錯的,想想那肉醬是什麼東西做的,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我現在跟她說什麼她都不聽,總是覺得我是因爲對雯婷有意見才那麼說的。我躺在牀上翻來覆去地想,越想越睡不着。

嬰兒的哭聲忽然又一次在我的耳邊想起,我這次一個激靈坐起來,手裏抓起娃娃就往外走。

(本章完) 聲音依舊從冰箱裏傳出來,只是,還沒等我靠近冰箱,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從冰箱裏流了出來,流了一地。

冰箱漏水了嗎?

我趕緊打開燈的開關,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問題,可是,在我看清眼前事物的一瞬間,我的整個人都傻掉了。

那從冰箱裏流出來的根本就不是水,而是血,鮮紅的顏色映入到我的眼簾。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哪裏來的?

我想上前去看看,可是前面的路已經被血給封住了,想過去,只能踩着這些血過去。

血還在往外流,有一小股順着瓷磚流向我站的方向。

突然,那股血瞬間直立起來,幻化成一隻血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腳腕。

“啊!”

我尖叫一聲,拼了所有的力氣使勁兒地甩着腳,想把纏在我腳上的東西給去掉,可是無論我怎麼甩都甩不開,那隻手越拉越長,還逐漸地往我腿上纏繞上來。

“表姐,你怎麼了!”

我聽到表妹從後面過來,緊跟着嘴裏不知道唸了什麼東西,一道靈符一樣的東西朝抓着我的手劈了過來,手的力道終於鬆了,慢慢地縮回到地面。

表妹將我從地上扶起來,我剛要說話,沒想到,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流在地上的血逐漸匯聚成一個嬰兒的形狀,張着血嘴哇哇的叫,不知道是哭還是在笑。

“父親因爲要跟母親離婚,所以殺了我,你們竟然還要吃我的肉,這間屋子好啊,我碰到好多小夥伴,你們聽。”

這個血嬰的聲音剛落,我耳邊就響起了大大小小的哭聲,有的近有的遠,此起彼伏。

難怪我一進這間屋子的時候就感覺這麼冷,表妹不是會法術嗎?她難道就沒有感覺到屋子有異常?不過我反過來想想,就她那點兒本事,估計也跟我一樣,就知道屋子裏冷。表妹,這是吃了多少個胎兒了。

看着眼前這個嬰兒的面容越來越扭曲,面積變得越來越龐大。看來,他積攢的怨恨確實是不少。

“姐,你不是有娃娃嘛,趕緊,趕緊收了他們啊。”

表妹並不像以前一樣,只要沒被打倒就往前上。她現在倒是站在我的身後,用手指捅捅我,說話的聲音也有些急切。

對,娃娃,我怎麼把那個寶貝給忘了!

我咬破手指,將血滴在娃娃的頭頂上,過來數秒,藍光乍現,越變越強,眼前的血孩子面容頓時變的扭曲,被一股子強力給吸進了泥娃娃裏,緊跟着,

哭聲越來越少,越來越小,最後周圍逐漸恢復平靜,泥娃娃頭上的光也逐漸變弱,最後消失。

“哇!太神奇了!”表妹說上次她看那個錄像還半信半疑,這回真是大開眼界了。

“你還說,讓你不要跟雯婷打交道,你偏不聽,現在倒好,惹禍上身了吧,你吃的都是什麼,都是胎兒你知道嗎?”

這太可怕了!我趕緊把表妹轉過來,仔仔細細地看了看她,如果她有個什麼好歹,我怎麼跟家裏交代。

“姐,對不起,是雯婷她主動找我的,說只要吃夠49回,就可以青春永駐的,我吃了兩回,確實管用,所有就……信了。”

我聽完這話,差點沒有暈過去,真的吃夠了,會有什麼後果,我真的是不敢想象。不過我相信,即便是這樣,表妹能弄這些東西,是拿什麼跟她交換的?

“她讓我幫她辦一件事情,說只要辦成了,就一分錢都不要我的。”

“什麼事情?”

“這件事情跟表姐你有關係,就是……”

“是什麼?”我看錶妹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眼睛還一個勁兒地看向我手裏的娃娃,忽然想起表妹那晚的事情,她該不會真的在打這泥娃娃的主意吧。

“她說只要把姐手裏的那個娃娃給她就行。”

果然,跟我所想的一樣。只是,雯婷怎麼會知道這個娃娃的存在,她又要來幹什麼?

表妹剛開始搖搖頭,後來像是想起了什麼,跨到我的面前說:“你這個娃娃不是那個陌玉送的嗎?雯婷好像跟他認識,我有好幾次看到他們在一起說話。”

陌玉跟雯婷認識?我腦子一時有些混亂。從陌玉上次出現在我房間以後,我後來也只是偶爾見到過他幾次,他也從沒有提起過雯婷的事情。

“姐,別想了,趕緊睡吧,明天還要工作呢。”

表妹推我進屋,說今天晚上的事情太多了,她想跟我睡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