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現在,火焰貂可以肯定多倫多交給自己的任務是用不上了。通過這些日子的觀察,眼前這個叫韓宇的人類不是一個陰險狡詐之輩,他和他的同伴之所以要來斯古爾星,目的應該就是他自己所說的那樣,來增強自己的實力,爲以後的冒險增加一點保命的本錢。 天女星流星帶

一艘被擊中尾部的小型星船內正在發生激戰。星船外表的圖案表示,這是一艘屬於斯古爾星的星船。

作爲帶隊隊長的約瑟夫此時右臂殘廢,左手握劍與那些突然從流星帶中衝出來的黑衣人繼續戰鬥。同時大聲質問對方是什麼人。

脣情:總裁的九個契約 只是讓人感到納悶的是,這些黑衣襲擊者彷彿就是啞巴,不僅在面對約瑟夫的質問時一言不發,就是進攻的時候,也不像約瑟夫等人一人發生呼喊聲,簡直就像是一羣幽靈。

“你們到底是誰?”約瑟夫用力逼退和自己戰鬥的三名黑衣人,環顧了一下自己的周圍,這次他帶出來的十名老師此時只剩下包括他在內的三個人。通訊器已經在黑衣人衝進來的時候被毀,想要堅持到援軍到來已經是不可能,約瑟夫此時只是想要在臨死之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在誰的手裏?

在約瑟夫喊出這句話的時候,那些圍攻約瑟夫等人的黑衣人毫無徵兆的停止了進攻,閃到了一旁,一名黑衣人緩緩走來,站到了約瑟夫的面前。

“你是誰?”約瑟夫沉聲問道。

黑衣人沒有答話,伸手慢慢的取下了頭盔。在他取下頭盔的一霎那,約瑟夫驚叫出聲。這簡直就不是一張人臉,上面的傷疤縱橫交錯,五官幾乎扭曲到了一起。

“怎麼?看我的樣子嚇了一跳嗎?”黑衣人聲音沙啞的調侃約瑟夫道。

約瑟夫平復了一下心情,沉聲問道:“你是誰?爲什麼要襲擊我斯古爾星的師生?我斯古爾星難道和你有仇嗎?”

“嗬嗬嗬……有仇?呵呵……對,有仇。”黑衣人發出一連串難聽的笑聲後,肯定的說道。

“有什麼仇?如果你真的有仇,那你應該去找跟你有仇的人,殺那些無辜的師生算什麼?”約瑟夫怒道。

“不,你錯了。那些被殺的人都該死。”黑衣人糾正約瑟夫的話道。

“爲什麼?”

“因爲,他們是斯古爾星的學生。”

“……看來我們是無法達成共識了。”約瑟夫看着黑衣人說道。同時向站在自己兩側的同伴使了個眼色。

“哼哼……就憑你們,是傷不了我。”黑衣人對於約瑟夫等人的小動作無動於衷的說道。

“有沒有用,那要試過才知道!”約瑟夫大吼着,衝向黑衣人。

那些站在黑衣人旁邊的黑衣人在約瑟夫等人暴起發難的同時也行動了起來,一番爭奪過後,約瑟夫三人連目標的衣角都沒有碰到就被那些黑衣人用不知道藏在身體什麼部位的長槍給刺在了地上,兩名同伴當場斃命,而約瑟夫,此時也只剩下一口氣在。

黑衣人蹲在奄奄一息的約瑟夫面前,冷冷的說道:“怎麼樣?我說你的舉動是沒用的,你這回相信了吧?”

“你到底想怎麼樣?”約瑟夫有氣無力的問道。

“怎麼樣?當然是毀掉斯古爾星。”黑衣人答的輕描淡寫,彷彿正在說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樣。

“哼,癡心妄想。”約瑟夫冷冷的說道。

“是不是癡心妄想,相信你是看不到了。”黑衣人說着話,對着約瑟夫的臉張開了手。約瑟夫的臉被黑衣人手中發出的綠光映成了綠色,耳邊就聽黑衣人慢條斯理的說道:“每個人都有私心,即便他是聖人也不例外。而我的能力,就是可以讓人的私心不斷膨脹,直到他的心脈無法承受。”

約瑟夫聽完之後很想要嗤之以鼻的說黑衣人是在胡說八道,但是身體的感覺卻讓他清醒意識到,眼前這個黑衣人的話說不定是真的。在被黑衣人手上的光照過以後,約瑟夫就感覺自己的心臟在劇烈的跳動,並且還在不斷的加快跳動的速度。

“你絕對會不得好死。”約瑟夫在說完這句話後,口吐鮮血的倒在了地上。

“……我期待着。”黑衣人冷冷的答了一聲,起身吩咐手下道:“把這裏打掃乾淨,然後離開。”

一天以後,和調查組失去聯繫的斯古爾星派出第二支調查組,爲了以防萬一,這次來的調查組,不光人數,就是人員自身的實力上,也比第一支調查組要高。他們在天女星流星帶的一顆隕星上發現了被扔在那裏的調查組星船。在那裏,他們發現了第一調查組成員的屍體。

第一調查組全滅!!!

聽到這個消息以後,院長多倫多立刻急火攻心,吐血病倒,斯古爾星上的衆人立刻亂作一團,羣龍無首。

“怎麼會這樣?到底是誰在跟斯古爾星作對?”病牀上,多倫多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語道。

“好啦,別想了。就算你想要報仇,那也要先把身體養好才行。”多倫多的妻子,負責指導林珂的艾瑪此時坐在牀邊勸多倫多道。

“唉……我怎麼能不想?那些都是學院的人啊。原本他們都有一個光明的前途,結果卻還沒等他們實現各自的抱負就喪了命。每次一閉眼,我就想起那些已經遇難師生的臉孔,不爲他們報仇,我心難安啊。”多倫多嘆了口氣說道。

艾瑪聞言勸道:“可就算你想要報仇,也總等先把身體養好,然後再去找兇手報仇啊。況且現在,我們連兇手是誰都沒有弄清楚,你要是現在垮了,又談什麼報仇啊?”

“……蒙哥利,有消息了嗎?”多倫多沉默片刻後問道。

“你想做什麼?”

“看來爲了報仇和斯古爾星師生的安全,我必須要捨棄一些原本的堅持了。”

“……老頭子,你想好了?”艾瑪有些驚訝的問道。在自己的印象中,多倫多是個脾氣倔強,很難低頭的一個人。現在聽他話裏的意思,他是打算借住聯盟的力量來對付那個兇手了。

“……嗯,爲了斯古爾星師生的安全。”多倫多點頭答道。

“砰~砰~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多倫多對門外說道。

來找多倫多的是負責查找那些遇難師生死因的馬科斯。 如何攻略冷澈邪少 多倫多見他進來,知道他一定是有了新發現,不等他開口就問道:“發現了什麼?”

馬科斯聞言一愣,不過還是迅速答道:“錄音,在遇難的調查船上,我們發現了一段錄音。裏面有約瑟夫和兇手的一段錄音。”

“拿來。”多倫多猛地坐了起來。

……

“你是誰?爲什麼要襲擊我斯古爾星的師生?我斯古爾星難道和你有仇嗎?”

“嗬嗬嗬……有仇?呵呵……對,有仇。”

“有什麼仇?如果你真的有仇,那你應該去找跟你有仇的人,殺那些無辜的師生算什麼?”

“不,你錯了。那些被殺的人都該死。”

“爲什麼?”

“因爲,他們是斯古爾星的學生。”

“……看來我們是無法達成共識了。”

“哼哼……就憑你們,是傷不了我。”

“有沒有用,那要試過才知道!”

“怎麼樣?我說你的舉動是沒用的,你這回相信了吧?”

“你到底想怎麼樣?”

“怎麼樣?當然是毀掉斯古爾星。”

“哼,癡心妄想。”

“是不是癡心妄想,相信你是看不到了。”

“每個人都有私心,即便他是聖人也不例外。而我的能力,就是可以讓人的私心不斷膨脹,直到他的心脈無法承受。”

“你絕對會不得好死。”

“……我期待着。”

“把這裏打掃乾淨,然後離開。”

……

“咔吧。”錄音到這裏就結束了。多倫多眉頭深皺,努力思索着以往斯古爾星裏有哪個人的能力是符合那個兇手所說的能力。從對方的話中可以聽出對斯古爾星是懷有刻骨的仇恨的。但是多倫多費盡了腦汁,也不記得自己曾經遇到過擁有這種怪異能力的能力者。

“馬科斯,去把學院的各組組長找來。對了,去學院的檔案室一趟,把檔案室的室長維克找來。”

“是。”馬科斯領命去叫人。艾瑪在一旁問道:“老頭子,你這是打算做什麼?”

“既然那個兇手那麼恨斯古爾星,那麼可能是在斯古爾星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凡是進入斯古爾星的人都有一個檔案,說不定可以藉此找到嫌疑人。”

“可要是那種怪異的能力是真的,學院能應付得了嗎?”艾瑪擔心的問道。

聽到艾瑪的擔心,多倫多也是一嘆氣,對啊,如果那個兇手的能力真像他在錄音中所說的那樣,那還真是難以對付。他說的沒錯,但凡是人都有私人,即便是動物,也是有私心的。

不一會的工夫,多倫多要見的人到齊了。多倫多將錄音又對衆人放了一遍,隨後對衆人說道:“各位,現在我們已經得到了一個關於兇手的線索,不管這個線索的可靠性,這好歹也是我們追查兇手的一個方向,你們對這個線索,有什麼要說的?”

“院長,你吩咐吧,我們聽你的。”超能力組的教學組長高志沉聲對多倫多說道。

“你們呢?”多倫多看着其他人問道。

“高志說得對,院長你吩咐吧,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其他人紛紛說道。

“好,那我就當仁不讓了。” 斯古爾星船港,一艘和斯古爾星的星船相比只能用豪華兩個字來形容的大型星船停靠進港口。數名臉上帶着高傲神色的官員在斯古爾學院老師蒙哥利的帶領下,走下了那艘星船。

“各位,歡迎來到斯古爾星。”蒙哥利殷勤的對昂頭走在他後面的數人說道。

“嗯,蒙哥利,廢話就不要多說了,帶我去見見那個一向以固執着稱的多倫多,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事情竟然讓這個素來被稱爲倔驢的傢伙不得不求助於聯盟。”領頭的一人直接打斷蒙哥利的話道。

被打斷話的蒙哥利也不生氣,只是提醒說話的人道:“請慎言,這裏是斯古爾星,在這裏如果讓人聽到有人說多倫多院長壞話,那說這種話的人會在這裏寸步難行。”

可惜蒙哥利好心的提醒卻沒有人領情。領頭的人隨口敷衍道:“好啦,我知道啦,我會約束我的部下少說話的。走吧,帶我去見見多倫多。”

“是,請跟我來。”蒙哥利心中輕嘆一口氣,點頭應道。

對於聯盟派來的幾個人,蒙哥利在一路的接觸中就已經把這幾個人的性子摸了個七七八八,都不是什麼好貨色。至於聯盟爲什麼派這些人來這裏,恐怕更多的還是想讓多倫多這個總是跟聯盟的政策對着幹的老頭感到難堪。

心裏暗暗搖了搖頭,蒙哥利帶着聯盟來的客人來到多倫多的辦公室。見面說不上愉快,只能用例行公事來形容,多倫多原本強擠出來的笑容也在聯盟派來的人宣稱要全面接管這件事以後消失。

“聯盟全面接管這件事?那斯古爾學院的調查組就地解散嗎?”多倫多強壓怒氣的問道。

“這倒不用,可以讓調查組歸於我們的指揮。”

“那什麼時候能抓到兇手?”多倫多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雖然你們的情報說兇手可能就藏在天女星的流星帶中,但是,你們卻並沒有一個確鑿的證據,只憑一段錄音和三次相同的被襲地點,這很難讓聯盟派出艦隊掃蕩天女星流星帶。你要知道,一支艦隊的使用,這裏面關係到了很多的枝節,用牽一髮而動全身來形容也不過分。還是等我們找到更加充實的證據以後再決定動用武力好了。”

送走了聯盟派來的人,多倫多恨恨的一錘桌子,口中罵道:“狡辯,都是狡辯!他們不是不捨得派出艦隊,而是還沒有達到自己來這裏的目的。”

“院長,保重身體。”一旁的高志關心的勸道。

多倫多聞言搖搖頭,“我怎麼能安心?再過一個多月學院就要開學,到時候返學的學生衆多,誰又能保證到時候那個兇手還會不會繼續作案。高志,吩咐你們辦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還在查找,不過……”高志苦笑着搖搖頭。

多倫多見狀心裏也是一陣苦笑,斯古爾學院成立時久,所教學生不計其數。雖說也劃定了由現在開始往前推七十年的範圍,但是想要在那些學生檔案中找到兇手,的確是無異於大海撈針。但是即便是大海撈針,他們也必須撈。無他,因爲那是目前爲止唯一可以找到兇手的途徑。

“院長,你快去看看吧,那些聯盟來的混蛋想要解剖所有遇難師生的遺體。”馬科斯跌跌撞撞的衝進了辦公室叫道。

“你說什麼?”多倫多聞言一驚,起身就往外走。

等多倫多感到地下停屍間的時候,就見聯盟來人正在和幾名負責看守停屍間的學院老師對峙。

“都給我住手!”多倫多大喝一聲,陰沉着臉走了過去。

“多倫多院長,你來得正好,趕緊讓你的手下讓開,不要妨礙我們做事。”聯盟來人的頭領對多倫多吩咐道。

多倫多看都不看對方,徑自走到自己學院老師的面前問道:“怎麼回事?”

“院長,這幫傢伙想要把這些遇難師生的遺體全部解剖,還說什麼解剖完畢以後要集中火化……”被問話的老師一臉怒色的答道。

“好啦,不用說了,我知道了。”多倫多擺了擺手,回身看着聯盟來人正色說道:“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談談,明確一下我們之間的主次關係。”

“這還用明確嗎?我們聯盟當然是主。難不成你們斯古爾星還想要在這件事上做主?”聯盟來人對多倫多的話嗤之以鼻。

“如果是這樣,我想你們這些人現在就可以離開了。我斯古爾星不歡迎你們。蒙哥利,去告訴聯盟裏的人,我斯古爾星這次的確需要幫助,但是,不是需要這幫眼睛長在腦門上,絲毫不知道辦人事的傢伙。如果下回還派這種貨色,我斯古爾學院寧願停辦,也不需要這種玩意來斯古爾星。”

聽了多倫多的話,聯盟來人個個義憤填膺,聯盟的領隊更是皺眉說道:“多倫多,你說這話之前,最好考慮清楚說這些話的後果。我們是代表聯盟而來,你如此的不尊重我們,那就是在不尊重聯盟……”

“夠了!不要事事都往聯盟身上扯。就憑你們這種貨色也配代表聯盟?就算能代表,你們代表的也是聯盟骯髒齷齪的一面。”多倫多直接打斷對方的長篇大論,一直門外說道:“現在,請你們出去,不要再來打擾這些不幸遇難的人的靈魂。”

“你會後悔的。”聯盟領隊撂下一句狠話之後,帶着自己的手下轉身離去。

“院長,這樣……”蒙哥利擔心的看着多倫多,欲言又止。

多倫多皺眉看了蒙哥利一眼,“蒙哥利,想清楚自己的立場,弄明白自己的屁股是坐在哪裏的?”說完,多倫多不再管蒙哥利,高志進過蒙哥利身邊的時候更是不屑的冷哼一聲。蒙哥利臉色難看的看了看周圍,發現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也帶着玩味,當即惱恨的一跺腳,也離開了現場。

帶着手下怒氣衝衝往停靠在港口的星船走的聯盟一行人沒走多久,聯盟領隊帶着的通訊器就響了。

“大人,我是畢偉達,您有什麼吩咐?”聯盟領隊接通通訊器以後,一臉諂媚的問通訊器另一頭的大人物道。

“沒什麼,只是想要問問你,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那個多倫多肯向我們聯盟低頭了嗎?”大人物慢條斯理的問道。

“這個,大人,事情恐怕有點難辦。斯古爾學院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今天我們來到斯古爾星以後只是進行了一次試探,那個多倫多竟然就要將我們這些代表聯盟而來的人全部趕走。”

“唔?趕走?畢偉達,你給我聽說,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你必須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如果辦不到,那你在我這裏就失去了價值,你要知道,我這裏是不養廢物的。”

“是,是,大人你放心,我畢偉達發誓,一定完成大人交待的任務,讓那個多倫多徹底向聯盟低頭。”

“嗯,很好,我期待着。對了,還有一件小事需要你幫一下忙。”

“請大人吩咐。”畢偉達恭敬的答道。

“我聽說,斯古爾星的女學生不錯,你給我挑幾個好的送來,我要嚐嚐鮮。”

“是……額……大人,這個,斯古爾學院正在放假當中,想要找到學生……”

“這是你的問題,我只看結果,三天之內完成。”說完這話,對面的通訊中斷了。畢偉達拿着通訊器,心裏有種破口大罵的衝動,但是想到自己帶來的人裏極有可能藏着那個大人物的耳目,原本已經到了嗓子眼的髒話又被生生的嚥了回去。

“畢大人,對面的大人說了什麼?”一旁有人輕聲問畢偉達道。

“大人說,我們必須要留在斯古爾星想辦法讓多倫多徹底低頭,否則我們就不需要回去了。因爲大人不需要廢物。此外,大人要求我們爲他尋覓幾個斯古爾學院的女學生,他要嚐嚐鮮。”

問話的人一聽這話,整張臉都皺成了包子,“大人的第一個要求我們倒是可以厚着臉皮留在斯古爾星上,但是這第二個要求……”

“別跟我抱怨,又不是我要玩女學生。”畢偉達沒好氣的說道。

“可是,這個時候的斯古爾學院全院放假,這讓我們上哪找女學生去?”

“你問我?我問誰去?”

“要不,我們找幾個年輕的女子給大人送去?”

“別出餿主意了,大人目光如炬,萬一被大人知道我們在糊弄他,那我們這輩子就真的完了。”

“那可怎麼……咦……那兩個人是不是這個學院的學生?”

順着手下手指的方向看去,畢偉達就見兩名如花似玉的女子正在邊說邊笑的向着自己這些人的方向走來。

等到那兩個女孩走近的時候,畢偉達攔住對方,笑眯眯的問道:“小妹妹,你們是這裏的學生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