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對面的萬虎兄弟兩人聞到難聞的味道,想要閉氣已經晚了,很快萬虎和萬山兩人的臉色就變成了青色,顯然是中毒了……

「萬虎,萬山,今天就是你們兩個人的死期,能讓老夫把這珍藏的毒藥,用在你們的身上,也算是你們的榮光!」余家大長老等著萬虎兄弟兩人惡狠狠的說道。

「卑鄙,你竟然下毒!」萬虎怒道。

「下毒也是你們逼我的,我也不怕告訴你們,你們的妹妹萬曉婉早在三天前就已經死了,你們想知道她是怎麼死的嗎?哈哈哈哈,我告訴你們,她是被我們余家的下人給玩死的,想到她死前的哪個悲慘的樣子,和被狗撕咬后的模樣,真是想想就反胃……」余家大長老看著萬虎兄弟兩人中毒后,肆無忌憚的諷刺道。

「啊……我殺了你!」萬山聞言怒的吐出一口鮮血,接著直接沖向了大放厥詞的余家大長老。

就連余華偉和另一位余家長老都沒攔住,直接讓萬山破開兩人的防衛衝到了余家大長老的面前,一道靈力將余家大長老的腦袋砍了下來……

接著不顧身後余華偉的攻擊,用力的從余家大長老的屍體內扯出對方的靈魂,手裡用力捏碎了對方沒來得及逃走的靈魂,最後余家大長老一聲慘叫,徹底消失在世間了……

「大長老!」另一位余家長老見狀驚呼道。

余家大長老不是一般的長老,還是他們余家的煉丹師,這樣死了就算是二少爺回去也沒法跟家族交代啊! 孟落日連坐下來的意思都沒有,成功的在若離的面前擺脫了自己的弱勢地位之後,現在心情大好,連睡意都有了:

“我會直接帶你到我們的地方去,但是我們不能馬上離開,按照昭君姑娘的意思,我還要幫她送她的家信。”

“她人都出來了,還要你送什麼家信?”

“呵呵,昭君姑娘說了,既然他已經離開了,就相當於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不打算回去看家裏人,免得橫生枝節,尤其是,她的兄弟聽說現在也在漢朝做官,還是小心一些好。萬一暴露了自己,影響他的家人是小,如果再次引發了匈奴和漢朝兩國的爭端,事情可就大了,所以她還是希望我能夠幫助她,把家信送到她的家人的手上。”

呼韓邪嘆了口氣,臉色變得非常的凝重:

“要快一些啊,我的時間不多了!”

孟落日輕笑了一下,非常輕鬆的走到了自己的牀邊,心裏暗自嘲笑這個戰場衝殺的馬上帝王,也太惜命了吧:

“沒事,按照歷史的史實,你至少還有接近兩年的壽命呢,哈哈有什麼來不及的!”

“恐怕,我沒有兩年的時間了,而我的弟弟,現在冒充我坐上了單于寶座的呼韓邪,他也許只有兩年的壽命!”

“什麼?!”

孟落日差點從牀上摔下來,躲在被窩中的齊天也呼的一下把被子掀開,從裏面跳了出來:

“老頭,快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難道你自己更加的清楚自己的壽命?”

這小子剛纔還說要睡覺呢,可是看到他現在兩眼放光的樣子,還哪裏有一點的睡意。孟落日不禁搖頭苦笑,腦海中響起了人們經常說的那句話:

“當災難發生在別人的身上,那是故事,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的時候,纔是事故。”

看齊天現在的樣子,分明就是一個小孩子聽說了自己的感興趣的故事了一般。

呼韓邪抓起了放在桌子上茶壺,給自己倒

www⊙ ttКan⊙ ¢o

上了一杯溫水。這老單于在結束了單于廷錦衣玉食的生活之後,這麼快就能夠適應新的環境,還真是讓孟落日感到由衷的欽佩。

“這些年我就感到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隨時都又可能會躺在王座上,奔赴天國。我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我的弟弟,他的壽命卻是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

孟落日吃驚的睜大了眼睛,看着呼韓邪。

“在我弟弟小的時候,就患上了某種奇怪的疾病,經過了無數名醫的診斷,都說他的壽命不會超過五十歲,呵呵,今年他剛好四十八歲,所以當你在單于廷說,我的壽命只剩下兩年之後,我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我,反而是他。”

孟落日和齊天如何知道這樣的祕辛,他們只是愣愣的看着呼韓邪,本來孟落日還以爲自己把呼韓邪帶走了,是否能夠保住呼韓邪的命不知道,但是至少匈奴的歷史將爲止改變,因爲不會新的單于不會那麼巧的就在兩年後故去,但是現在看來,好像這已經是註定的事情了。

“在你說過我只有兩年的壽命之後,我一直在想,會不會是我還沒有到兩年的時候,就魂歸天國了,而我的弟弟爲了維持匈奴暫時的穩定,同時將我的兒子扶上了正位所以不得不暫時冒充我的。因爲這個時間太巧了,兩年,不是我的宿命,而是我兄弟的宿命。”

看到孟落日和齊天兩個人都張大了嘴巴看着自己,呼韓邪笑了笑,只是這笑容中更加的無奈:

“我知道,我很丟人,堂堂的一個單于竟然怕死到了這個程度,可是當一個人知道沒有希望改變自己的命運的時候,也許會坦然接受,但是,當一個人發現自己還有一線生機的時候,他真的會不惜一切代價的爭取。所以當知道了我有可能和你們一起遊走在時間的隧道中,從而讓自己擺脫死神的光臨的時候,我的心真的動了!”

在呼韓邪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種乞求的光芒,在生老病死麪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沒有誰比誰更加的高貴。當死神

光臨到他們牀邊的時候,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千古帝王,都沒有其他的選擇。在看到死神的身影的時候,沒有人會能夠依然淡定。

呼韓邪佝僂着自己的身子,慢慢的走出了孟落日的房間,隨着房門被打開,冷風再次吹進來,讓孟落日打了一個冷戰。也在瞬間清醒了過來,但是他沒有喊住已經走到了門外的呼韓邪,只是在他的眼神中帶着一絲堅定:

“儘快,我一定儘快完成手上的事情,一起離開這個世界,也許在新的世界中,能夠讓你擁有新生。”

齊天也看着老頭的背影,聳了聳小鼻子:

“這老頭,膽子太小啦,呵呵。”

孟落日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就你膽子大,咦,你不是困了麼,現在怎麼又精神了?”

“困了,又能怎麼辦,看現在的樣子,這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孟落日把自己的身體扔到了牀上,懶洋洋的說道:

“那你自己不眠吧,我睡覺了!”

“喂喂,剛纔我想睡覺,你不讓我睡,現在竟然自己去睡覺,你給我起來!”

齊天一下跳到了孟落日的牀上。使勁兒的蹂躪着孟落日的腦袋。

孟落日一下把騎坐在自己身上的齊天扔出去,大聲的喊道:

“如果不睡覺小心我……”

張了半天嘴,孟落日也不知道應該警告這小子小心什麼,也把他點住扔在外面喝西北風麼,好像自己還沒有這個本事。

只好嘆了口氣,用棉被捂住腦袋,在心中暗自爲自己感到悲哀,對付這個小東西,自己看來還真是沒有好的辦法啊,有機會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必要也學習一下點穴的功夫。

齊天不屑的撇了撇嘴巴,搖晃着走向了自己的小牀:

“想要收拾我,嘿嘿,還是等你學會了點穴這門奇妙的本事再說吧。”

孟落日在被窩裏被這小東西的話,噎的差點背過氣去……

(本章完) 第2992章

於此同時,以為萬虎兄弟中毒,動作緩慢而得到喘息的余華偉看到余家大長老死後,也是心中一驚,直接對著還沒轉身的萬山攻擊而去!

萬虎見狀急忙衝過去想要阻攔,但是卻被另外一名余家長老攔住了,而萬山察覺到身後的攻擊,想防禦也來不僅了,因為剛才他是憑藉著一股憤怒衝過來,殺死了余家大長老的!

這會兒察覺到身後的襲擊,也無法抵擋了,只能將靈力全部凝聚到後背,腳下往邊上一滑,企圖躲開對方的攻擊,但是余華偉早就看出萬山的心思,攻擊鋪天蓋地的落下來……

哪怕萬山借勢倒在一邊,也依舊沒能躲過余華偉得攻擊,不僅如此余華偉因為余家大長老的死,也徹底怒了,攻擊更是一擊即中,一擊又跟著落下!

重傷之下的萬山根本無可躲,看著余華偉的攻擊落下,青紫的臉龐,帶血的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身體不斷的膨脹了起來,顯然是準備拉著余華偉一起去死……

「大哥……不要啊!」萬虎見狀瘋狂的大喊道。

自己的妹妹已經慘死了,他不能再讓大哥死了!

「二弟,你要好好活下去!」萬山轉頭看向自己的弟弟萬虎,笑著說道。

余華偉也被萬山的自爆嚇傻了,想要收回攻擊躲開已經來不及了,驚恐的看著萬山的身體瞬間膨脹,第一次感覺到死亡如此的靠近自己!

就在這時,一道白光閃過,萬山原本膨脹的身子,就給泄氣的氣球似的,瞬間憋了下去,而對面的余華偉和另一位余家長老也眼前一黑昏倒了。

萬虎和萬山一愣,回過神來就看到面前多出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來,正在一臉糾結的看著地上的余華偉和余家長老!

萬山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卻沒有想到竟然活下來了!

而此刻兩人也因為中了余家大長老的毒,身體再也無法支撐的倒在了地上,看著從一邊走出來的墨九狸還有悟雲兩人,萬虎兄弟眼中滿是警惕!

他們知道自己現在中毒了,面前兩人哪個女子看起來實力很低,但是那名老者的實力根本看不透,剛才應該是對方出手救了他們的!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所以一時間也不敢開口說話,只能防備的看著墨九狸兩人!

「嘖嘖嘖,你們兩個小子被我救了,難道都不謝謝我嗎?」悟雲看向萬虎兩人不滿的說道。

「謝謝前輩出手相救!」萬虎聞言回神,看著悟雲說道。

「不用客氣,剛才那些人為什麼要殺了你們?」悟雲看著萬虎兩人問道。

「前輩,我們原本兄妹三人……」萬虎聞言,也沒有隱瞞,將他們兄妹三人根余家之間的事情說了一遍!

墨九狸和悟雲也大概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其實就是萬虎兄妹三人無依無靠一直是三人相互依偎生活著,而城主看中了萬虎兄弟兩人的實力,想要招攬他們兄弟兩人! 清晨,孟落日走出了自己房間,眼前的情形讓他愣了一下。

院子裏兩個小夥計正在準備一輛寬大的馬車,兩個人都忙活的已經汗流浹背了,看他們認真的檢查着馬車是不是結實的樣子,好像是要出遠門一樣。

在單于廷,孟落日他們準備了兩輛馬車,都是非常堅固的,根本用不着再弄個備用的了,可是在塞北客棧中,一個巴掌就能數過來的這幾個人,還有誰要出門呢。

另一邊若離和王昭君也從房間中走了出來,兩女有說有笑,看他們的樣子,相處的還非常融洽。

“好了,都起來了。”

若離看上去心情大好,用手指了指正在忙活的兩個夥計:

“小五小六,你們兩個都想好了?這一去,恐怕可就再也沒有機會回來了。”

“想好了。”

一個夥計連頭都沒擡,另一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夥計把肩膀靠在了車棚上,笑呵呵的看着若離:

“若離,平時看你像個爺們兒一樣,怎麼現在這麼墨跡啊,一大早上這句話你都已經問了我們八遍了,煩不煩啊!”

若離衝着天空中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拉着王昭君:

“昭君姐姐你上車去,我親自給你駕車。”

王昭君也是奇女子,根本不在意那些繁文縟節,呵呵一笑:

“那就有勞妹妹了,不過沒關係,等出了匈奴的地界,我替換你,哈哈。”

這個時候,孟掌櫃也從前面的酒館中走了出來,這老爺子好像是在酒館中愣是坐了一個晚上。

看到掌櫃,兩個夥計連忙停下了手裏的活兒,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錦繡田園之傻女超好運 孟掌櫃的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徑直登上了車,從他的行動中,絲毫也看不出他的腿上有什麼不方便的。

回頭看到王昭君和若離也都上車了,孟落日總算看出點苗頭來,連忙喊道:

“喂喂,那個,你們也要跟着我們一起走?”

若離咯咯一笑:

“怎麼,不行麼?腳在我們自己身上,我們想要去哪裏難道還要聽你的?”

他的話音剛落在孟掌櫃的車篷裏傳來了孟老頭的聲音:

“即使腳沒有在自己的身上,也不用聽他的招呼。”

若離和兩個夥計都是知情的,聽到了老頭的話,都笑出聲來,把孟落日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過對於這些人來說,自己還真的沒有辦法。武功的強悍程度,都要比他高。

不過想想也無所謂了,一路上增加了這幾個高手,也正好可以保證他們的安全。

齊天看到了孟掌櫃的大車非常的寬敞,屁顛屁顛的也跑了過去:

“哈哈,這個車子寬敞,我也要坐這個車子。”

可是小傢伙的腳還沒有放倒車轅上,就感到一陣大力撲面而來,小傢伙在半空中一個空翻躲開,如同小燕子似的輕輕的落在了地上。車裏再次傳出了孟掌櫃的聲音:

“自己找駱駝或者找馬騎去,我可沒工夫總看着自己的錢袋子。”

一句話把有讓衆人爆笑出聲來,就連孟落日都忍不住笑了。

一行人重新上路,自始至終孟落日看到的也是這個客棧中的四個人傾巢出動,還真沒有其他人的影子。

“我說哥們,你們都走了,這客棧咋辦?”

因爲不用駕車,孟落日終於可以騎在馬上了,給呼韓邪和孟掌櫃駕車的小夥計小名小五,是孟掌櫃年輕的時候收養的一個孤兒,到底他是匈奴人還是漢人,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另外一個接替了別赤駕車的是小六,大名早就沒有人記得了,是在戰場上的一個士兵,曾經是孟掌櫃的貼身侍衛,孟掌櫃辭官之後,他也跟着離開了。

小六嘻嘻一笑:

“就是幾間房子而已嘛,以後,誰沒地方住了,到這裏來安家就可以了,哈哈,這裏不過就是我們臨時的住所而已。幫助過往的行人,只是順便。”

重生之嫡女為凰 孟落日笑着點了點頭,心中也明白,是自己太小家子氣了,貌似對於有着

神祕背景的孟掌櫃和若離來說,這一間小小的客棧還真的算不了什麼。

一邊低聲的說着話,一行人一邊緩慢的向前走,可是凡是在孟落日問道了和幾個人的身份有關的問題,小五和小六都是守口如瓶。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前面出現了一匹快馬,馬上一個健碩的男子在馬匹還沒有挺穩的時候,就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快步的衝到了小五的身邊,在小五的耳邊低語了幾句。小五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連忙轉身鑽進到了車篷中。小六也來到了那個漢子的旁邊,兩個人低聲的說着話,孟落日被這幾個人的神神祕祕的樣子弄得非常鬱悶,怎麼着都感覺自己好像是個局外人一樣。

片刻,呼韓邪和孟掌櫃兩個人並肩從馬車中走了出來,呼韓邪用眼睛掃視了一下身邊的這幾個人,一股王者的氣息在他的身上涌動。

孟落日忽然感到,這個老單于此時的樣子,要比他坐在王座上的時候,還要威風無數倍。

孟掌櫃神態自若:

“呵呵,單于,你回吧,不用你擔心,這裏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

好像在呼韓邪看來都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在這個老頭的眼中,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事兒一樣。

看到這兩個老者的樣子,孟落日忽然感到身邊真是高人無數,能夠把這樣的高人都讓自己忽悠在身邊,還頗有一點成就感。只不過他忘記了,好像這個孟掌櫃不是被他忽悠來的。

孟掌櫃在那個過來報信的漢子耳邊低聲交代了幾句,那個人就跳上馬背,快速的跑向了遠處,只是在他跑過的沙土上,留下了一串的煙塵。

小五和小六都停好了車子,從各自的車上拉出了手上的兵刃。鋼刀在沙漠中毒辣的太陽的照耀中,泛着令人感到滲透到骨子裏的那種寒意。

“要打仗了?”

孟落日低聲的問就在自己身邊馬車上的小六,小六嘻嘻一笑:

“也許會吧,不過能不能用我們動手就不知道了……”

(本章完) 第2993章

結果就被萬虎兄弟兩人給拒絕了,城主表面上沒有說什麼,但是卻私底下讓管家跟余家人交代了一些事情,剛好萬虎的妹妹萬曉婉忽然身患重疾,需要醫治!

兄弟兩個人沒有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給妹妹治病沒夠,還欠下了醫館不少的錢財,最後醫館的人威脅兄弟兩人,三天內湊不到藥費,萬曉婉必死無疑!

兄弟兩人想盡辦法籌錢,可還是不夠,想著去求求醫館掌柜的,給他們寬限幾天的,結果前往醫館的路上無端被人攔路搶劫,雖然兄弟兩人最後殺了那些劫匪,但是趕到醫館的時間卻是晚了!

等到他們兄弟兩人趕到醫館的時候,掌柜的怎麼說已經把他們的妹妹丟出去了,就因為他們沒來交藥費,兄弟兩人來不及跟掌柜的算賬,出去尋找妹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