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布朗別墅,直接坍塌半形。

「哇靠,你真是專業拆家戶,發起狠來,自己家都拆,佩服佩服……」

秦穆然戲謔笑道,露出一臉佩服的表情出來。

布朗克氣的臉色鐵青,雙拳緊握,發出「咯吱」的響聲,恨不得將秦穆然生吞活剝。

「姓秦的,有種不要躲,躲躲閃閃,算什麼英雄好漢。」

布朗克冷聲說道。

「你這是使用激將法嗎?」

秦穆然笑道。

「有種咱們正面硬碰硬,來一番真正的較量……」

布朗克說道。

「我又不傻,憑什麼站著任你打,你不號稱布朗家族第一高手嗎?有本事就來追我,哈哈……」

秦穆然笑道。

在秦穆然的戲謔和嘲弄之下,布朗克氣的七竅冒火,卻有火兒無處發。

「小子,你跑,我看看你能跑多久……」

布朗克冷聲言道。

話音落下,布朗克雙腳猛踩地面,全力而出,渾身強大的血氣,四下迸射,朝秦穆然蜂擁而出。

面對實力全開的布朗克,秦穆然身影快速掠過,在布朗莊園內四下躲閃,以守為攻。

強大的血氣異能,所過之處,石碎牆裂,草枯樹斷。

短短几分鐘后。

整個布朗莊園,殘垣一片,到處狼藉。

布朗克喘息幾聲,額頭露出几絲冷汗,而秦穆然卻大氣不喘,安然無恙。

「你這異能用來拆家不錯,至於人戰鬥,實在太差勁了,哈哈……」

秦穆然笑道。

「Fuck!」

布朗克惡狠狠罵道,面對秦穆然這種速度,即便他追一天,恐怕也摸不到秦穆然的影子。

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看得見,打不著,布朗克心裡的窩火,只有他自己能過體會到。

「可惡的東方人,如果讓我抓到你,我一定要將你大切八塊喂狗……」

布朗克嘶聲力竭吼道,這是他唯一可以發泄自己內心怒火的辦法。

「呵呵,那你倒是追我呀!」

秦穆然笑道。

布朗克喘口氣后,緩緩站穩,臉色陰沉,嘴角裂出一絲冷冷的笑意。

「小子,作為布朗家族第一高手,你真以為我奈何不了你嗎?」

布朗克冷聲說道。

話音落下,兩手輕揮,頭顱高揚,整個布朗莊園,立刻被一股血氣縈繞。

地上三十餘名布朗家高手的屍體,快速乾枯,體內血液,形成瀰漫血氣,籠罩四周。

秦穆然眉頭一皺,冷冷一笑。

「啊呦,這是急眼了,要開大招跟我拚命嗎?」

秦穆然笑道。

伴隨著四周血氣愈加濃烈,強大的異能力量,融入血氣之中,令人窒息。

布朗森和克雷爾的臉上,都露出几絲驚愕目光。

「不好,主人是要使用那一招了,少爺,金先生,咱們趕緊躲一下……」

克雷爾驚恐說道。

話沒說完,克雷爾回身才發現,布朗森早就腳底抹油,不見了蹤跡。

金人鳳眉頭一皺,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笑意。

「不必了,這點兒小陣勢,還傷不到老夫。」

金人鳳淡然說道。

作為上面來的人,雖然他擅長蠱毒,可面對布朗克的殺招,還不足以威脅到他的安危。

「那金先生您注意安全,我先撤了……」

克雷爾也不再多勸,撒腿就跑,立刻獨自後撤躲了起來,畢竟命是自己的,就一條。

此刻

在布朗克強大異能之下,血氣橫飛,迅速籠罩了整個布朗莊園,空氣中充斥著血腥氣息,令人作嘔。

「啊呦,陣勢挺大嘛,有點兒意思,你這是拆家拆上癮了,準備徹底把家挪成平地嗎?」

秦穆然哈哈笑道。

「小子,別得意,你不是速度快,很能躲嗎?這一次,有本事你在躲一個給我看看啊!」

「哈哈……」

布朗克得意大笑,笑聲刺耳。

話音落下,漫天血氣,鋪天蓋地,密集覆蓋而來,在這種火力覆蓋之下,任誰也沒有躲閃的可能。

秦穆然眉頭一皺,目光中掠過一絲寒氣。

元龍破蒼穹!

一聲呵斥,血氣覆蓋之下,一道強大勁氣衝天而出,將秦穆然上空籠罩的血氣,徑直驅散的一乾二淨。

而其餘血氣異能,落下之處,焦土一片。

下一刻。

整個布朗莊園,徹底淪為一片廢墟,布朗別墅,在布朗克強大異能覆蓋下,地面晃動,搖搖欲墜,宛如一座危樓一般。

拆家專業戶!

名不虛傳!

實至名歸! 棺材迎風變漲,三丈,五丈,足足漲到十丈長後才停了下來。

青銅斑駁,和四周的那些巨棺是一樣的材質,不過速度卻十分的快速,轉瞬間便橫衝直撞到了趙小川的身邊。

一路上更是不知道將多少古屍撞成了碎片,最後狠狠地撞在了那百丈的白玉手爪上面。

嗡~

如同斧鉞交集,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響,音波向着四周散去。

原本被天眼染上了一層碧綠光芒的空間上出現一道道裂縫,隨即像是玻璃破碎般,綠光化爲碎片消失不見。

“啊~老傢伙,我要你死!”

第一世擺脫了天眼的束縛,輪迴昇仙圖化作的星空恢復原狀。

他仰天咆哮,整片星空驟然鎮壓下來,那些正在圍攻着趙小川的古屍們一個接着一個在空中爆開,化爲肉醬漂浮在空中。

手爪上的天眼驟變出現了一道道金色血液,纏繞的趙小川的金龍飛到手爪的胳膊上面抵擋整片星空。

而趙小川也沒有壁免星空的壓力,當即空中吐出一口鮮血。

“這棺材裏面裝的是什麼第幾世輪迴者?他是來幫我的麼?”

快穿:被攻略對象寵上天 趙小川抹掉嘴角的血跡,驚疑不定地看着擋在自己面前幫助自己青銅棺材,耳邊響起了曾經在寧家聽到的熟悉的聲音。

“太遲了,哎~還是太遲了!”

聲音低沉蕭瑟,語氣說不出的悲涼,完全沒有了上次霸氣和想要和自己融合的意思。

趙小川聽到對方的聲音,微微皺眉,心中思索着那棺中生靈說的話的意思。

“太遲?什麼太遲了?”

正當他思索間,一陣驚恐地慘叫聲從不遠處傳來。

趙小川轉頭望去,只見一具渾身乾瘦的古屍將軒轅一隻胳膊提了起來,半吊在空中。

而軒轅鐵炎黃之血似乎已經耗盡,身上的金光已經消散不見,渾身蒙上了一層血跡,滿臉驚恐地叫嚷道:“放開我,放開我,我錯了,我不應該那麼做的,都是我的錯!”

趙小川大吃一驚,因爲這些古屍雖然修爲大概都在輪迴境,但腦子似乎並不怎麼好使,只要小心應付的話,殺死他們是很簡單的事情。

在剛纔和軒轅鐵對拳的過程中,他感覺軒轅鐵的實力根本不輸自己,而且炎黃之血本身就有着剋制鬼物的能力……

就在趙小川思索着,軒轅鐵的視線剛好和趙小川對上,像是發現救星一般。

軒轅鐵喊道:“大人,求你救救我,只要你救了我,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求求你了!”

“救你?然後再讓你背叛我一次麼?”趙小川心中冷笑,便要轉過頭去,不再理會軒轅鐵。

然而就在一剎那,趙小川像是想起了什麼,連忙又把目光落在了乾瘦古屍的臉上,隨即繃大了眼睛。

“軒轅無敵?那古屍是軒轅無敵?這怎麼可能?他不是在之前的核爆炸中死去了麼?”

趙小川看着古屍,驚聲叫道,滿臉的不可思議。

……

“楓哥,你看那不是賈志文麼?他那是怎麼了?”

凌楓利用星辰沙幹掉一具古屍後看到古屍羣中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仔細辨認一會兒後,驚訝地對葉楓說道。

葉楓轉頭望去,果真看道賈志文渾身血污的正在屠殺着身邊的御鬼師,不由大吃一驚。

其實不只是葉楓和趙小川在古屍羣中看到了熟悉的人,還有其他御鬼師也看到了。

不過此時他們熟悉的人已經完全喪失理性,只知道攻擊除古屍之外的生靈。

話分兩頭,趙小川認出了軒轅無敵。

只見軒轅無敵乾瘦的臉頰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用力一扯。

軒轅鐵慘叫一聲,整條胳膊被扯了下來,金色的血液灑滿天空。

周圍的古屍們被金色的鮮血噴到,身上冒出一股股灰色的煙霧,臉上露出貪婪地面容衝着軒轅鐵咆哮着。

“這是炎黃之血?他是黃帝一脈的子孫?”第一世也注意到了這邊的變化,不由驚呼出聲。

話音剛落,手爪掌心中的天眼故技重施,再次發出耀眼的綠光籠罩整片空間。

“以爲我還會再上當麼?哼!”

第一世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天空中的星辰發出一道道銀色的光輝向着手爪射去。

轟~

星空炸裂,天眼中滲出的更多金色的血液,第一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然而就在此時,那些旁邊的古屍們像是得到了訊息,像洪流一般不斷地向着第一世涌去。

第一世一驚,連忙催動鬼璽射出無數閃電將自己籠罩在一片雷海之中,而那隻手爪則乘着這個空隙立刻躲過了四周空間施展給他的壓力,向着遠處的軒轅鐵衝去。

“嘎嘎~”

軒轅無敵見玉臂飛來,發出一陣如夜梟般的鳴叫聲,伸手抓過玉臂,然後向着軒轅鐵的斷臂處按去。

“啊~”

軒轅鐵尖叫一聲,那玉臂上的龍紋從斷口處向上蔓延,不一會兒便佈滿了軒轅鐵的渾身各處,而那傷口中也漸漸癒合,竟然完美的和軒轅鐵融合在了一起。

“啊~”

軒轅鐵氣勢暴漲,尖叫聲變成豪邁的喊叫,一股股氣浪如同洶涌的波濤向着四周擴散開來,將四周的古屍羣衝上天空。

趙小川還好一些,身前的青銅棺材爲他擋住了迎面而來的氣浪。

不過他卻驚訝地發現,隨着軒轅鐵的吼叫的聲調越來越高,眼前的青銅棺材竟然開始震顫起來。

而且不僅是身前的棺材,就連四周的青桐巨棺也猛烈的搖晃起來,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裏面鑽出來。

唰~

牧童趕到了趙小川的身前,手持玉笛,警惕地看着眼前的青銅棺材,生怕出現什麼異常,傷了趙小川。

軒轅鐵吼叫聲漸漸停息了下來,渾身瀰漫着一層氤氳,而四周的古屍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都停止戰鬥,轉頭看向軒轅鐵,微微低下了頭顱。

“這身體不錯,雖然比起輪迴者的稍微差一些,但畢竟也是黃帝的血脈,也算是聊勝於無吧!”

軒轅鐵撐起雙臂,上下打量一陣後,出聲說道。

豪門罪妻 滄桑低沉的話語從他的口中吐出,帶起空間的顫動,如同皇者降臨。

周圍的古屍羣顫顫巍巍,面對着此時的軒轅鐵臉上佈滿了驚懼。 布朗莊園,坍塌一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