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位是我的一個朋友,他們是從無生地獄來的,想開闊下眼界,順便見見沙茲王。”

“當然,他們也做點小生意。”

野拔笑了笑道。

“成,你們先進城,在使館歇着,父王接見完了十八獄的來使,我再來叫你們。”

沙禮傑從米雪身上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然後意味深長的衝米雪笑了笑,告別而去。

到了使館界,簡直就是讓米雪大開眼界。

使館界幾乎佔據了半個沙茲王城。

每一層地獄的使館,佔地極大,營房遍立,各種各樣的兵種在使館界的城樓上巡邏,光是每一個使館都能跟冰雪城的兵力相比了。

十幾個使館的兵士統在一塊,都足足有幾萬人了,絕對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 “這外面囤積了這麼多的使館大軍,沙茲王他就不怕嗎?”

米雪頗是不解的問道。

“怕啥,這些說是使館,其實就是各大地獄的一些財閥、商人自己組成的僱傭軍團,除了極少部分是鬼王派來的真正使臣,其他都是幹買賣的。”

“他們倒騰各種資源、奴隸、寶物在地獄進行買賣,大發橫財。”

“沙茲王可不傻,這些傢伙相當於他免費組建的打手軍團,替他拱衛了沙茲王城,何樂而不爲。”

“當然,沙茲王在內城城牆上打造了除了酆都王城外最堅固的防衛系統,王城內部也駐紮了沙茲本族軍士,足足有三萬人之多。甭說這些人難以聯合,就是真聯合起來攻沙,也不可能真正成功。”

“要想打垮沙茲城,只有從內部,還沒有從外部打進去的先例。”

野拔解釋道。

在說這話的時候,他臉上並無忿然之色,相反是一種得意,足見此人做狗之心已經深入骨髓,嘴上抱怨幾句還行,實際上並無任何反沙毒的決心。

秦羿對這話是認同的,沙毒本身就是陰險狡詐之徒,內城的防衛又森然,要是能攻下來,早就有人把這座黑水的瑰寶之城給打下來了。

不過,他既然來了,就有一百種法子把這座城池掌控在手中,攻打永遠都是下下策。

野拔領着進了行管,席間自然是喝酒暢聊,少不了一番自吹自擂。

到了晚上時分,沙禮傑來了。

“野兄,父王傳令讓你去王宮見他,但你的這些衛士,都得留下來。”

沙禮傑道。

“這個是自然,我的人會在行管歇着。再說了,我可是父王的義子,又有傑兄在,大可無虞。”

野拔看起來對沙禮傑極其的信任。

“小王爺,能否跟你單獨說幾句話?”秦羿突然道。

“哦?”

“成,那野兄你們先在外面等着,我與你的這位朋友單獨聊上兩句。”

沙禮傑笑了笑道。

野拔幾人退了下去。

“現在只剩我們兩人了,有什麼話直說吧。”

沙禮傑道。

“如果我沒猜錯,沙茲王已經在王宮準備了刀斧手,只要我們一入王宮,就會下毒手,對嗎?”

秦羿開門見山道。

沙禮傑面色大變,看着秦羿鋒利的眼神,沉默了幾秒道:“沒錯,這次來的是十八獄車明的弟弟車朗,十八獄以外界高於十倍的價格求購夜叉奴隸,同時並送來了一批妖奴,個個美色絕倫,我父王認爲這是一筆大生意,已經決定跟車明達成戰略性的合作,任何人敢阻擋父王的大計,都必須死。”

“野拔那點小心思,豈能瞞過我父王,你跟他進城,那就是死路一條。”

“小王爺,這可是機密大事,我一問你就回答,王爺的心思不言而喻了。”

“你想取代你的父王,對嗎?”

“不止這一天了,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

秦羿冷冷道。

“放肆,本王的心思是你能夠猜測的嗎?”

“我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爲你已經是個死人,從你們踏入沙茲城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你們只能是個死。”

“對於一個死人,我沒必要保守祕密,對嗎?”

沙禮傑道。

“你可以這麼說,但我告訴你,車明有的,我都有,車明沒有的,我也有!”

“我還可以殺死沙毒,助你上位。”

“我知道你還有個兩個兄長,一個叫沙通天,是天罡宗宗主的關門弟子,眼下頭上壓着的,還有你的弟弟沙可法。沙可法比你聰明,比你會來事,掌握的大權也比你多,沙毒因爲寵信魅姬,愛屋及烏,對你弟弟沙可法可比你上心。而你呢,因爲母親姿色已衰,早已經失去了爭寵的條件。”

“你今天還能當個小王爺,明天呢,後天呢?沙可法一旦上臺,必不容你,到時候就是你的末日。”

“就算沙可法不上臺,地獄漫漫,人生萬年,你還需要這樣忍氣吞聲繼續熬下去,一年,兩年,那種永遠被人踩在腳下無窮無盡的歲月,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秦羿繞着沙禮傑,無比陰森的冷笑道。

他的話如刀如劍,紮在沙禮傑的心中,火辣辣的疼。

沙禮傑額頭上滲出了冷汗,面色蒼白,呼呼地喘着氣。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眼下的處境,說的好聽點,他還是個小王爺,天知道哪天他父王不高興了,直接就殺了他。

他的父王沙毒,無比的殘忍,凡事皆由喜好,根本就不會顧忌兒女親情,殺他跟屠狗沒什麼兩樣。

“你,你說這麼多,到底想幹嘛?”

沙禮傑抹掉額頭上冷汗,警惕問道。

“沒什麼,我說過,我是個商人,商人唯利是圖,既然沙毒看起來對車明比較感興趣,那我就只能選擇跟小王爺你合作了。”

“想搏一把嗎?搏了,錢財、地位、沙茲城全部都是你的。”

“不搏,你可以繼續在煎熬中享樂,直到屠刀落在你的脖子上。”

秦羿冷笑道。

“你知道你是在找死嗎?”

“你有什麼資格說這種狂妄的話?”

沙禮傑怒吼道。

“賢侄,難道連你也認不出我來了嗎?”

秦羿返過身來,現出了真身。

“你,是你,原來是候叔駕到,禮傑有眼無珠,不識得侯爺真身,還請見諒。”

沙禮傑大驚。

他當然認識秦羿,赫赫有名的秦侯大人當年可是他父親的座上賓,跟他父親拜過把子的人。

“候叔,你爲什麼要幫我,要知道你跟我父親的關係匪淺啊。”

沙禮傑回過神來,謹慎問道。

“很簡單,交情那都是建立在利益上的,你父親如今跟車明怕是也拜了把子,這只是一種手段而已,不用太過當真。”

“而你,與你合作,我可以得到更多的資源,何樂而不爲呢?”

秦羿收起真身,淡然笑道。

“沒錯,我要是當了王,這裏的使館一律封閉,由侯爺你來點,你想讓我跟誰做買賣,我就開誰的門。”

“畢竟跟誰發財不是發呢,我當然會選擇侯爺您啊。”

沙禮傑很聰明的回答。

“你是個聰明人,我喜歡聰明人。”秦羿滿意的點了點頭。

“叔,你說的對,人不爲己天誅地滅,我父親遲早要廢了我,給老二鋪路,既然這樣我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

“叔,說吧,要我怎麼做,只要我能當上沙茲王,黑水地獄有的,我全都可以給你。”

沙禮傑朗聲道。 “很簡單,我只需要你帶我去見一個人,必須有個單獨的場合。”秦羿道。

“誰?”

沙禮傑道。

“車朗。”秦羿冷冷道。

“車明狗賊背叛了侯爺,你跟他見面不太好吧?”沙禮傑有些擔憂。

“我見他不爲別的,就爲了取他項上那顆狗頭。”

“沒這顆頭,我接近不了你父王。”

秦羿道。

“侯爺這麼快就要下手?我還沒做好準備,給我點時間,再說了,你要叛亂,就憑野拔那幾千個夜叉,這不現實吧?”

沙禮傑皺眉道。

按照他的預想,應該是秦侯統領大軍來到沙茲城下,他們來個裏應外合,一起把父親的江山給打翻了。

不過看起來,秦侯似乎要鋌而走險啊。

“野拔的人,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你要做的就是讓我取了車明的人頭。”

“我瞭解你的父親,稍有遷延,甭說是我,就是秦廣王來了,也未必能打下你這沙茲城。”

“但凡要發動政亂,務必迅猛,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下,拿下你父親,順利接管大權。”

“告訴我,你在城中的人脈如何?”

秦羿凜然道。

沙禮傑滿頭大汗道:“我的人脈不行,誰都知道我被廢在即,根本難以成事。”

“成,那咱們就用第二套方案,從現在起,你只需要做兩件事。第一件事,殺掉你的弟弟以及他母親,一旦我除掉沙毒,你就以弟弟弒父篡位爲由,公開爲自己造勢。第二件事,立即啓動奴隸市場,編造有修羅族的奴隸出售,將各獄的使者以及重要親信騙入地下市場,同時封死出口,短暫的將他們扣押在地下市場。”

“做好這兩件事後,我會讓秦廣王的使者傳一個矯詔封你爲沙茲王!”

“於此同時,我還會有一支夜叉大軍馳援你,當然還有各獄的僱傭兵,我也會想辦法說服他們,如此一來,你不僅僅名正言順,而且擁有足夠自保的兵力。”

“只要皇袍一加身,天下就是你的了,懂嗎?”

秦羿撣了撣沙禮傑肩頭的灰塵,冷笑道。

“當然,機會只有這一次,你可以放棄,甚至把我賣了。”

“你可以自己選擇。”

秦羿背轉身道。

最佳編劇 沙禮傑滿臉密密麻麻的汗珠,這個計劃太突然、太冒險了,成功了,他就是王,不成功,他的父親一定會有一萬種法子來折磨死他。

“我,我答應。”

沙禮傑沉聲道。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秦羿道。

“我說我答應你,爲了王位拼他孃的一把。”沙禮傑咬牙切齒道。

惡少的桃花劫 “那好,去安排吧。”

秦羿並未多說。

這種突如其來的政亂,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看起來極不成熟很極端,實際上卻是秦羿經過深思熟慮想到的一個計劃。

他跟沙毒交好萬年,對沙禮傑的遭遇以及一切可謂瞭如指掌,所以看似只是簡單的一次挑撥,但實際上他這一點點火星,足夠點燃沙禮傑壓抑了萬年的火焰。

至於一無兵,二無權,就敢冒這個險,也並非白癡。

首先,秦羿進城時,看到沙茲城最大使館就是秦廣王在這駐紮的,與別的大部分地獄不同,廣王派來的是大臣,駐紮的也是正規軍,關鍵是大使秦羿是認識的。

這樣一來,這支王師就是他的了。

至於其他的使館,大多數都是商人,商人唯利是圖,一旦被關押嚇唬嚇唬,很容易利用化爲己用。

關鍵還在他能不能殺掉沙毒。

只要殺掉沙毒,後續一切都好說。

沙茲王宮內。

上首黃金龍座上,沙茲王沙毒與族人不同,他穿着象徵地方鬼王的四爪龍袍,頭戴王冠,也不帶任何的面巾,一口濃密的虎髯一直延到鬢角,配上沙茲族人深邃的幽綠眼睛,讓他看起來威武之餘,有一種陽剛美。

毫無疑問,沙茲王無論是手段、智謀,還是相貌,都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

當然,魅力比起他的殘忍就微不足道了。

在黑水地獄,他就是魔鬼的代名詞。

挨着他坐的是一位柔弱無骨,肌膚白淨,一張妖嬈蛇精臉的美人,衣衫隱隱可見裏面的香肌與半抹雪白,顧盼之間秋波暗生,婉媚入骨。

她正是沙茲城沙可法的生母,魅姬。

“大王,這是先期的一百萬晶幣訂金,此後夜叉族所有的三丈以上夜叉,就全是我車明車大帥獨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