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莉雅詫異問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今晚,為了成功套取這個消息,自己可是犧牲很大呀!

畢竟,在今天登機離開中海之前,自己已經交過公糧。

現在,又被這個西方女人榨了一邊,身體都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這個手鐲,我一直戴在手上,怎麼了?難道,你見過這個手鐲?」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並沒有直接說出這手鐲的來路,而是故弄玄虛,編織出這樣一個理由。

「不錯,我確實見過,前幾天,有人送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金手鐲,不過我賣掉了。」

莉雅言道。

她並沒有發現,秦穆然手腕上的手鐲,其實就是她賣給冥王殿的那隻。

「哦?怎麼可能,我這個手鐲,可是獨一無二的……」

秦穆然藉機言道。

「獨一無二?不可能,我確實前幾天,也有過這麼一隻手鐲。」

莉雅肯定說道。

「我不相信,你可看清楚了,這個手鐲,雖然只是普通黃金,但它可是上千年前的產物,放在東方,這可是價值連城的文物,怎麼可能還有第二隻呢?」

秦穆然笑道。

他說的不假,秦霜戴的這隻手鐲,確實大有來路,遠不是靠黃金本身來衡量價值的。

「文物?早知道,我當初就該多賣幾個錢了!」

莉雅笑道。

「莉雅小姐,你真的也有過這麼一隻手鐲,能告訴我,你是從哪裡得到的嗎?」

秦穆然故意套話問道。

他今晚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鋪墊這個問題。

因為,只有找到自己小姑手鐲的來路,才能順藤摸瓜,知道自己小姑究竟在哪裡遇到了麻煩。

「我的那隻同款手鐲,是前幾天伊朗塞堡城的特朗家族二少爺送給我的,他和羅布爾特認識。」

莉雅回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思片刻。

特朗家族?

他記得霍爾頓給自己彙報過,自己小姑秦霜執行任務的對象,就是格蘭塞堡的特朗家族,而自己小姑的手鐲,又落在特朗家族的二少爺手中。

這一切,絕非巧合。

「Mr秦,你可以留下我的聯繫方式,以後我們常聯繫。」

莉雅滿臉滿足,嫵媚笑道。

「當然。」

秦穆然微微笑道。

現在看來,一切似乎已經很明了了,自己小姑的失蹤,肯定和格蘭塞堡城的特朗家族有關係。 次日一早,秦穆然面帶倦意,走出酒店。

酒店外,霍爾頓已經等候多時。

「老大,有線索了嗎?」

霍爾頓問道。

「我親自出馬,你說呢?」

秦穆然活動下脖頸,微微一笑。

「霍爾頓,立刻查一下,格蘭塞堡城的特朗家族背景,我小姑的失蹤,肯定和他有關係。」

秦穆然言道。

「明白,我馬上動用冥王殿的勢力,查詢特朗家族的一切信息。」

霍爾頓言道。

說吧,霍爾頓請秦穆然上了一輛黑色轎車,並親自駕車離開酒店。

……

中午時刻,冥王大廈,頂層,秦穆然站在窗前,瞭望俯視整個城市,猶如一位君臨天下的王者。

這裡是冥王殿的總部——冥王大廈。

在西方的地下世界,五大神殿,擁有著無比崇高的壟斷性地位。

冥王殿!太陽宮!智慧殿!神王宮!海皇殿!

這個時候,霍爾頓走了進來。

「老大,特朗家族的背景,已經全部查清楚了。」

霍爾頓站在秦穆然身後,恭敬說道。

秦穆然悠然轉身,手間夾著一根香煙,目光看向霍爾頓。

「特朗家族的背後,有什麼大勢力支撐嗎?」

秦穆然問道。

在秦穆然看來,僅僅靠特朗家族的那點兒實力,還難不倒自己小姑,如果秦霜真的遇到了大麻煩,那說明,特朗家族的幕後,一定有外援,而且實力還不小。

「冥王,我已經查清楚了,特朗家族雖然只是格蘭塞堡城的一個二流家族,可他幕後,確實有一股不弱的勢力為他們撐腰,所以在格蘭塞堡城,特朗家族一個二流家族,卻有著一流家族的威望和辦事風格,張狂的很……」

霍爾頓介紹說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掐滅手中的煙頭兒,目光看向牆上的時鐘。

「你幫我安排一下,我親自去格蘭塞堡城一趟,看看這個特朗家族,到底有什麼底牌。」

秦穆然淡然說道。

霍爾頓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區區一個格蘭塞堡城的二流家族,居然要驚動西方地下世家的冥王親自出馬?

真不知道這個特朗家族,何德何能!

居然有資格死在冥王手中!

「明白,不過,因為格蘭塞堡城的天氣緣故,航班已經全部取消,如果您今天動身的話,恐怕只能坐列車了。」

霍爾頓輕聲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翹,嘴角揚起一絲笑容。

「列車就挺好,我有些年沒有來西方了,坐列車,剛好可以看一下沿途的風景。」

秦穆然笑道。

「下午三點鐘,有一趟通往格蘭塞堡城的快列,我現在就包下來做您的專列。」

霍爾頓說道。

「不用,反正不遠,幾小時的路程,隨便給我訂個座位就可以。」

秦穆然回道。

在秦穆然看來,他並不想太招搖過市,如果直接乘坐專列,難免會引起一些人的目光,容易造成一些多餘的麻煩。

「是,我立刻去辦。」

霍爾頓言罷,轉身離開。

……

下午三點鐘,本地列車站,一節刻著「東方製造」的快列,緩緩啟動,離站提速。

列車車廂,乘客寥寥。

車廂外,景色快速劃過車窗,速度極快。

秦穆然坐在靠過道的位置,玩弄著手機。

而在靠車窗的位置,坐著一名女人。

披肩的長發,淡黃的眉頭,挺秀的鼻樑,身上還散發出淡淡的幽香。

秦穆然不禁目光斜視,偷看了幾眼。

在這個女人身上,帶著一股與眾不同的獨特氣質,就彷彿自己當初第一次見到的陸傾城一般。

憑直覺,秦穆然便能感覺出來,這個女人的身世背景,絕不簡單。

否則,一般世家,熏陶不出這身氣質。

就在這個時候,鄰近車廂內,走進一名身著花里胡哨的西方少年。

看樣貌,二十七八的樣子。

膚色泛白,頭髮黃卷,走路姿勢左右搖擺。

在他身後,還跟著幾名西裝大漢,面色殺氣騰騰,令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

秦穆然目色微抬,瞥了眼滿不正經的西方少年一眼,難得多看,實在礙眼。

「斯克少爺,您把Boss送您的金手鐲,送給了一個舞女,回到格蘭塞堡,Boss肯定會怪罪您的……」

緊跟少年身後的一名西裝老者,擔心說道。

太古狂魔 這名少年,是格蘭塞堡城特朗家族二少爺,特朗斯克。

「哈哈……尼克,不就是一個破手鐲嗎?我怎麼知道會那麼貴重,事情都過去了,就別提了。」

特朗斯克滿不在乎說道。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boss說過,那個手鐲,可是東方有些歷史的文物,價值連城,送給一個舞女,實在可惜。」

尼克惋惜說道。

特朗克斯在格蘭塞堡城,都是出了名兒的紈絝子弟,他對金錢的價值,沒有任何觀念。

而尼克作為特朗克斯的貼身隨從,也了解自己主子的性格。

幾人在經過秦穆然身旁后,特朗克斯不禁邁著魔鬼的步伐,又倒退幾步,目光看向坐在秦穆然身旁的那名混血女人,兩眼放光,口水彷彿都要流了下來。

「Hello,美女,想不到在這種破列車上,居然能遇到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士……」

特朗克斯嬉笑道。

那名女人瞥了眼特朗克斯,隨即將目光放向了車外。

「你居然敢不理會本少爺,知道本少爺是誰嗎?」

特朗克斯嬉皮笑臉,調戲說道。

那名女人,依舊沒有理會一句,甚至目光中,好流露出几絲厭惡的神情。

特朗克斯嘴角一揚,露出一絲笑意,隨即將目光放在秦穆然身上。

「小子,滾到別的地方去,你的座位,本少爺徵用了。」

特朗克斯笑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目光看向特朗克斯。

「哦?徵用了?憑什麼?」

秦穆然淡然回道。

「哪兒有那麼多為什麼,識趣的話,趕緊滾,我要陪這位美麗的女士坐在一起,聽到了嗎?」

特朗克斯冷聲說道。

秦穆然目光微微一瞥,坐在自己身旁的女人,甚至不禁暗中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顯然,她並不希望秦穆然離開。

特朗克斯的用心,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秦穆然微微一笑,靠在座位上,將那名女人擋在自己身旁,翹起二郎腿,目光看向特朗克斯。

「可這裡是我的座位,我並不想讓給你。」

秦穆然笑道。

「哼哼……東方小子,看來,你做出了一個愚蠢的決定。」

特朗克斯面色陰沉,猛然伸手,想一把揪住秦穆然衣領,強行奪位。

秦穆然順手一提,抓住特朗克斯的手腕兒,隨即,一腳踢來!

噗通一聲! 看到牧童和胡籽兩人點頭,趙小川沉默了下來。

過了片刻後,他開口問道:“那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