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小青年在這個保安身後緊追不捨,那個保安眼神中露出一絲狠厲之色,猛然將將身邊的小女孩推了過去,自己向着遠處跑開。

“不要!”

小女孩還沒有反應過來哦,小女孩身邊的婦人,卻率先大叫了起來。

“小慧!”

這個變故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個保安竟然會如此的無恥將一個年齡這麼小的小女孩送入如此危險的境地。

婦人的眼淚已經流了下來,眼上的淡妝已經花了一片,而那被推出去的小女孩頓時間哭了起來,口中喊着媽媽,小女孩被那保安直接推倒在地,此時趴在地上恐懼的看着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怪物。

頓時,整個菜市區喧譁了起來。

“這傢伙真不是東西!”

“這人就該被那怪物吃了!”

“真該去死”

種種聲音斥責這先前那個保安,爲了活命竟然將一個小姑娘推出去,真是對不起他這身保安服!

此時的陳若柯早已經在一邊貓好了身子,但是卻突然間聽到周圍一片喧譁,即便他的聽覺在靈敏在如此環境中也受到了干擾。

而他還是個盲人,眼中只能看到那怪物青年。

只見那怪物青年已經衝到了小女孩身邊,伸手就將小女孩抓了起來懸在半空中,眼睛直直的盯着手中的獵物,嘴角的腿也不斷地滴下來,非常的駭人。

“媽媽······”

小女孩無力地朝着婦人的方向叫喊着。

陳若柯能看到的只是那怪物青年將自己的雙臂舉在胸前,雖然陳若柯看不到被抓的小女孩,但卻也已經猜測出這怪物定是抓住了某個人。

青年雙手緊緊地抓住小女孩的瘦弱的肩膀將其提提在半空中,眼神中的貪婪之色更盛,忽然間張開嘴,露出鋒利的獠牙就要朝着小女孩白嫩的脖頸咬下去。

“啊~”

“啊!”

這一刻不僅是小女孩,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發出了尖叫,而那小女孩的母親看到這一幕直接當場暈了過去。

就在這時,早早跟隨着怪物青年貓在一邊的陳若柯出手了。

陳若柯的身體突然間出現在怪物青年身後,右手一把捏住青年的下巴,身上的靈力運轉,腳下用力踹向青年的小腿。

這陳若柯這一腳用力之猛,而且還蘊含這自身的靈力,這一腳的威力自然不是先前那小保安的可以相比的。

怪物青年身體直接一個趔趄,向後仰去,雙手直接將小女孩拋向了半空中。

人羣在此發出一聲驚呼,甚至有些人已經用手捂住了眼睛。

陳若柯瞅準時機,一把將左手中的大大蒜拍進了怪物青年的口中。

陳若柯耳朵微微聳動,聽到半空中小女孩的尖叫,也顧不得再次攻擊,一個縱躍直接從怪物青年身後跳到了半空中,將小女孩接住。

幸虧是陳若柯其他感官異常靈敏,否則一個瞎子如何能夠這麼準確無誤的接住小女孩?

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陳若柯雙手抱着小女孩腳下用力,接連三個跳躍,頓時跳離開小青年十米之外,將小女孩放在地上之後,再次凝重的看着那怪物青年。

剛纔那一腳雖然力氣很大但對怪物青年來說也僅僅只是令他吃痛,並沒有起到實質性的傷害,只不過起作用的是陳若柯順手塞進他嘴裏的大蒜。

怪物青年下意識的將口中的大蒜狠狠嚼碎,就在那一瞬間,怪物青年猛烈的慘叫起來,怪物青年口中冒着白煙,似乎是在灼燒一般。

怪物青年此時四處撞擊,雖然撞翻了很多菜攤子,但所幸並沒有衝進人羣。

陳若柯對着小女孩輕輕笑了笑,順便摸了摸小女孩的頭,撫慰一下受驚的小心靈,陳若柯可不想讓今天這件事子啊小女孩心中留下陰影:“小慧不怕,這是在拍電影呢”

“啊?”

小慧驚訝地張大嘴巴,先前他可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的,但是現在看到陳若柯那清澈的眼神,心裏的恐懼情緒頓時消散了一大半。

“看哥哥收拾他”

陳若柯衝着小慧和善的一笑,身體再度向着怪物青年衝了過去但眼神之中確實充滿了凝重,雖然他不是救世主,但此時卻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這怪物在這傷人!

浩然正氣訣迅速運轉,靈力瞬間運轉全身,雖然陳若柯的身體比較瘦弱但是此時卻是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那怪物此時正在不斷地向外吐着大蒜,一頭大蒜被他一口咬碎之後豈是那麼容易吐乾淨的?此時怪物青年口中還殘留着大蒜的渣滓,不斷地灼燒着怪物青年的嘴巴。

怪物青年頓將將目光投向陳若柯。

雖然怪物青年喪失了神智,但是潛意識還是衝向了陳若柯。

“哇!那青年好帥啊,他是不是道士啊,他這是在降妖除魔嗎?”

此時所有的人都震驚的看着陳若柯衝向那怪物,那怪物很像電視中演的殭屍,蒼白的面孔,尖銳的獠牙還有長長的指甲。

而陳若柯此時衝出來,正是道士在降妖除魔!

陳若柯的身體凌空而起,一腳蹬在怪物青年的下巴上,那蘊含了靈力的一腳豈是那麼好吃的?

怪物蹬蹬蹬退後幾步,不過隨即再次衝了上來。

而陳若柯這一腳將自己和那怪物拉開了一段距離,落地之後迅速穩定身形,開始虛空畫符,普通人雖然只是看到陳若柯的雙手在虛空之中不斷地畫來畫去,但卻並看不到什麼。

但是陳若柯卻能夠看得到自己眼前那由靈力交織而成的一張“定身符”緩緩成型。

“成!”

陳若柯一聲大喝,而此時那怪物青年也正好衝到陳若柯面前,尖銳的指甲距離陳若柯的脖子只有幾釐米,但那怪物青年卻一下子不懂了。

也就在那瞬間,陳若柯將定身符從怪物青年靈臺打入。

“呼~”

陳若柯長舒一口氣,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怪物,轉而將頭轉向一個角落正是雲凌萱所在的地方,露出一個輕鬆地笑容。

而一直關着這這邊的雲凌萱見到陳若柯沒有事情,也是長舒一口氣,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陳若柯,但心下還是放鬆了下來。

“他還真是道士啊!”

“道士下山,降妖除魔!”

菜市區諸如此類的聲音不斷地想響起,隨即如雷鳴般的掌聲轟然響起。

這一下,到是弄得陳若柯有些不好意思看,摸了摸鼻頭將目光看向雲凌萱,眼中的得意之色顯而易見。 陳若柯出手將那怪物青年擊敗之後,臉上並沒有絲毫的喜悅,反而是有着隱隱的擔憂,這個怪物青年的出現絕不是偶然的。

雲若塵 這種怪物很明顯只是一個低級的殭屍或者說是喪屍,也就是大糉子。

殭屍分爲低級殭屍,二級殭屍、高級殭屍還有就是屍王,還有一種情況就是被青眼厲鬼之上的鬼物所控制製造出來的喪屍。這怪物青年的出現只有這兩種情況,或者是有大糉子,或許是有青眼厲鬼之類的強悍存在。

就在羣衆低聲討論着先前那一幕的時候,雲凌萱來到了陳若柯身邊,美目之中再次露出點點崇拜。

陳若柯感覺到雲凌萱的目光之後,心下也是無奈。

本可以做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神,卻非得搞得自己像個花癡小女生一般,尤其還是對這種神鬼之事興趣濃烈。

那怪物青年已經被陳若柯施展定身咒制服,已經沒有能力對周圍的人羣造成傷害,不過陳若柯並未就此離開,這裏除了他沒有其他人可以制住這怪物。

“讓開,警察辦案!”

陳若柯聽到警察的聲音,心下苦笑:“警察出場總是在事情解決之後啊”

“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陳若柯愣神之際,一道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是一個女警,一身警察制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姣好的面容掩蓋不住身上那股勃勃的英氣,巾幗不讓鬚眉。

女警一雙丹鳳眼不住地在陳若柯身上看來看去,秀眉擰在了一起。

因爲這個時候陳若柯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女警,沒錯陳若柯可以看到這個女警,因爲女警身上竟然有着靈力的波動。

“小子,我們長官問你話呢!”

陳若柯剛想回話就聽到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傳到耳朵裏,雖然陳若柯看不到但也能夠聽得到男人正是站在女警身後。

先前這個男警察看到陳若柯正盯着自己身前的女警看個不停,心中非常不痛快,所以也不管是怎麼回事,直接呵斥道。

“嗯?”

陳若柯不滿的迴應一聲。

“這就是作爲警察應有的素質嗎?我可是在你們來之前解決了這裏的麻煩,怪不得現在很多百姓都對警察失望,今天我終於明白了是爲什麼!”

陳若柯本就是在村子裏逍遙自在慣了的主,身上更是有着刁民的潛質,雖然他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但也不是誰想呵斥就呵斥的人。

“你!”

女警身後的那個男警察還想再說什麼,不過卻被女警阻止。

女警皺着秀眉,看着陳若柯說道:“先生,我是明水區特警大隊隊長齊靈,我爲我屬下先前的冒犯向您道歉,現在您可以說說剛纔的事情經過了嗎?”

齊靈顯然對剛纔陳若柯盯着自己一直看也有些反感,齊靈對自己的容貌還是很有自信的,在警局也是一枝花,不過卻並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膽的看着自己,但先前齊靈也發現了陳若柯雖然是看着自己但卻感覺陳若柯沒有看到自己,這也讓她非常奇怪。

愈掙扎,愈眠纏 “這位齊警官,先前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我想在場很多人都看到了,你可以隨便找一個人問問”陳若柯聽到女警聲音中一絲不耐煩甚至有着一絲命令的口氣,他自然不願搭理這種人。

陳若柯身邊的雲凌萱也非常不滿先前那個男警察的語氣,沒好氣的開口說道:“沒錯,這裏很多人都看到了事情的經過,你們可以隨便找個人問問”

齊靈這次將目光投向陳若柯身邊的雲凌萱,一看之下頓時有種驚豔的感覺,陳若柯身邊的雲凌萱此時雖然只是平常的打扮,但身上那股出塵的氣質確實讓很多女人望塵莫及,相形見絀。

齊靈雖然對自己的容貌自信但見到雲凌萱也感覺有點自愧不如,不單單是因爲容貌更是因爲身上的氣質!

“這位小姐是?”

“他是我丈夫,先前那怪物就是我丈夫制服的!”

不等陳若柯開口,雲凌萱率先說道。

陳若柯只能無奈的苦笑一聲,自從自己展示了自己鬼神方面的能力之後,雲凌萱對自己的態度真是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轉變着,現在竟然在外人面前宣稱自己是她的丈夫,而且剛纔說話的時候眼中的自豪任誰都能看得出來。

“對啊,先前就是這位先生就了我女兒”

這時先前暈倒的那位婦女也趕了過來,懷裏抱着她的女兒小慧。

“啊?!李局長”

這女人四十多歲,看向齊靈的目光中有這意思隱隱的憤怒:“在這沒有什麼局長,我只是以一個普通市民的身份來爲這位先生作證,先前就是他救了在場的所有人,如果沒有他的話,不僅是我的女兒已經遭遇了不測,就連這裏所有的人都會有危險!”

“李局長······”

齊靈神色尷尬,還想說什麼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先前她並沒有其他意思,只不過陳若柯那般擠兌自己的手下而且對警察這個職業相當的不屑,自己這纔出口的。

李局長是h市市教育局的局長,李梅。

“先生,對不起。我爲先前的態度向您和這位小姐道歉”

齊靈也沒有絲毫做作,當即向着陳若柯還有云凌萱道歉。

“這位警察同志,請您一定要嚴肅的對待今天的事情,還有這位先生我會親自去感謝他的”李局長再次說道。

“您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陳若柯笑着衝着李梅說道,雖然看不到李梅但卻能夠聽聲音辨別出李梅的方位。

“大哥哥,謝謝你”

小慧甜甜的說道。

“小慧乖,先前我們是在拍電影呢,現在已經拍完了哦”

陳若柯笑着說道。

李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女兒現在纔剛剛五歲,如果先前的事情在她心裏留下陰影的話會非常的危險,李梅再次看向陳若柯露出感激的目光。

陳若柯轉頭衝着李梅微微一笑。

“警察同志,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可以走了嗎?還有那怪物我已經制服了,不過······”

陳若柯想了想還是沒有說出來。

“不過什麼?”齊靈問道。

“我還是和你們走一趟吧,這裏人太多我如果說出來的話影響太大”陳若柯說道。

雲凌萱自然明白這青年是怎麼回事,應該就是電影中演的那種大糉子,她經歷過陳若柯鬥鬼的場面,所以現在和她說這個世界上有殭屍,她一定會深信不疑。

齊靈說道:“好的,先生,那就麻煩您和我們走一趟吧”

“警察同志,我希望你們能夠秉公執法,這位先生是好人”李梅再次說道。

“是啊,這位先生是好人,剛纔就是他救了大家”

人羣中也有人說道。

頓時間,這一片區域都是向着陳若柯說話的市民,全部都是誇讚陳若柯的話,這一幕令陳若柯有些無奈,更令齊靈有些無奈。

她本來就對陳若柯沒有什麼惡意只不過是想詢問一下剛纔發生的事情,做做記錄而已,沒想到卻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這一幕也是齊靈身後的那個男警察沒有想到的,如果先前自己說的再難聽一點的話,他都有些後怕會引起民憤。

“李局長請您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冤枉好人,而且我們本就沒有爲難這位先生的意思,只是剛纔看他站在那怪物身邊,這纔想要想他詢問點事情,並沒有惡意的”齊靈感覺還是解釋一下的好,否則的話,警察在市民眼中會更加的不堪了。

“那好,那就請這位警察同志照顧一下了”

“這位先生,今日的事情先謝過了,改日定會登門拜訪致謝”李梅再次衝着陳若柯說道。

“李局長這就不必了,只是小事情而已”陳若柯謙虛的笑道。

“先生,您救了我的女兒這件事在我看來是非常重大的一件事,請您不要推辭了”李梅執着的說道。

最終陳若柯不好意思在做推辭只能留了個電話,說以後聯繫。

最終,菜市區的人羣散了之後,齊靈還是決定帶着陳若柯還有云凌萱兩人回警局比較好,齊靈吩咐人將那怪物青年擡起來放入警車中帶回了警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