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知道黑衣人一共多少人嗎?」墨九狸和帝溟寒出來后,看著林院長身邊的老者問道。

「一共有200多人,學院從裡到外各處都有!」老者聞言想了想說道。 我不想打草驚蛇,這會兒心裏有數也就行了。

我更加註意盤綺羅的一舉一動,但她此時認真的擺弄着羅盤,最終發現個陰氣極重的點兒,對我說前面就該是了。

我們往前也就走了幾步,突然聽到頭頂上有風聲。

這次我和盤綺羅都及時躲開。

“砰”地一聲巨響,一個沉重的物體在我們不遠處落定,那聲音震得地面都感覺顫了顫。

這巨大的響聲,驚動了不少人。

許多處原本已經熄燈的窗戶,重又亮起來燈光。

有人喊着“地震啦!”,也有人臭罵“誰那麼缺德,大半夜的放炮仗!”

我則聞到了很重的屍氣,衝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一縷魂魄從那個重物上消失。

我這才知道那重物是個人,是有人跳樓了。

但是走進就聞到那厚重的屍氣,再看到那摔成爛泥似的屍體,而屍體上邊流出來的也是鮮紅的血液,而是腥臭的黃湯般的屍液。

再加上我剛纔看到一縷魂魄從這屍體上消散了,很明顯,這個人早就不是人,很可能是殭屍!

這時候,尤其過來看熱鬧的人湊過來,看清楚地上那屍體的情況後,膽小的人,齊齊地發出尖叫。

更有一個女孩子蹬蹬的從樓上下來,看到地上的碎屍後,嚇得癱軟到地上,抱着頭瑟瑟發抖的喃喃道,“我沒殺人,我……沒殺人……”

我先聞到那女孩子身上的屍氣,趁着其他人都被碎屍驚嚇之時,我和盤綺羅將那個女孩子拖到一邊兒。

那女孩子先已經嚇的半死,這會兒再被我們挾持,嚇得一翻白眼,人就昏了過去。

盤綺羅過去掐了那個女孩子的人中,但這樣刺激的疼痛,竟然沒將那女孩子逼醒。

我皺皺眉,嘟囔一句,“有什麼法子,能知道剛纔在這女孩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話落地後,就算隔着衣服,我還是看到我左臂上的蛇紋幽幽的發亮,之後,就見一條幽綠的遊蛇,對着那個昏迷的女孩子轉了幾圈。

然後那女孩子突然睜開眼,和那蛇頭面對面的望着,再過了一會兒,那遊蛇轉回來,蛇頭對着我。

我開始還覺得奇怪,我以前驅使這蛇魄的時候,都不怎麼好使,怎麼這會兒它倒主動幫我?

但仔細一想,多半是之前我破釜沉舟似的對待這蛇魄,讓它怕了我,要不然怎麼這麼有自覺?

過了一會兒,蛇魄就飛回來,那巨大的蛇頭對着我,我從蛇眼裏就看到另一幅景象。

正是我之前想要知道的那些。

我從蛇眼裏,看到那個昏迷的女孩子,獨自在路上走着,可能她發覺身後有人跟蹤她,腳步時快時慢,還不時的往身後望着。

很快那女孩子回到家裏,但她剛進家門,就有人尾隨進屋。女孩子來不及鎖門,那人就衝了進來。

之後女孩子恐懼的逃跑尖叫,直到被那個臉白的像是撲了很多面粉的男人逼到陽臺。

男人撲過去就掐住女孩子的脖子,想要咬斷她的喉管,但是女孩子脖子上戴的一個平安符突然閃光,瞬間將那個白麪男人震得擊碎玻璃窗,然後從樓上摔了下來。

我看到這裏,那蛇眼裏的景象消失。

那蛇魄邀功似的纏住我的身子,探出蛇信子對着我舔啊舔的,我差點爆吐,臭罵道,“你個死蛇,又不是狗,舔我做什麼?”

我罵完,那蛇魄委屈的跟小媳婦似得,緩緩收了身形,化作一縷青煙,重又附到那蛇紋上。

盤綺羅這時走過來不解的問我,“你罵什麼呢?”

我不想讓這個假盤綺羅知道蛇魄的事兒,就謊稱剛纔看到條毒蛇,差點兒咬了我。

那假盤綺羅眼睛裏出現一抹奇怪的笑意,之後也沒再問我。

而是說,她已經大概知道真相了。摔死的那個人,不是人是隻殭屍。或者是將那個女孩子當做獵物了,結果反被女孩子給殺了。

我說那接下來怎麼辦?

假盤綺羅說,“今晚上應該不可能再有什麼線索了。等明天再說吧!”

我也覺得已經打草驚蛇,其後就不能再發現什麼動靜了,就點頭同意。

但是剛走出那個小區,突然看到我們前面有個纖瘦的女孩子,步履緩慢的在我們前面走着。

一陣風吹過來,從那女孩子身上飄來一陣噁心的腐臭味兒,薰得人連聲乾嘔。

我和假盤綺羅稍微一愣,就都毫不猶豫的奔跑着去追那個女孩子。

那個女孩子,身形瘦小,但跑起來,竟然如猿猴一般利落。

我和假盤綺羅步步緊追,離得近了,那種濃濃的屍臭氣,就更重了。

假盤綺羅身形比我利落,搶先一步衝到那個女孩子身前,擋住她的去路。我後一步趕上,正好將那個女孩子前後包圍。

此時我纔看清那女孩子長得什麼樣子。瞧着也就是十三四歲的樣子,一雙眼睛散發陰狠的光,但是出乎我意料,這個小女孩雖然一身屍臭氣,但並不是殭屍。

因爲我對着她撒了一把硃砂,她毫無恐懼,只是被硃砂迷了眼睛,很痛苦的用手背揉着。

“小妹妹,你見我們跑什麼?”我臉上並無笑意,心知這個小女孩即使不是殭屍,那也和之前那具殭屍逃不了什麼關係。

那小女孩揉淨眼睛,那本來稚嫩的臉上,卻散發出一種不和諧的猙獰。

她將手指放到嘴裏,吹出一聲奇怪的哨聲。

下一刻,我們就聽到山震般的腳步聲,不多時,兩個行動遲緩,身高均在一米八左右的男人,就出現在我們面前。

仔細看,那根本不是兩個人,而是兩隻臉色白若麪粉,口生獠牙的殭屍。

這下子周遭的屍臭氣更濃了,我被臭的險些喘不過氣兒來,心裏臭罵,這回真是被噁心着了,待會兒脫身讓我吃啥都不回這噁心!

而此時那個小女孩,迅速的奔到一隻殭屍跟前,猴子一般靈巧的爬到他的肩膀上,然後被那個殭屍馱到肩上。

那似曾相識的畫面,讓我一下子想起來雲小諾和黃毛。從唐瑾出事後,我就沒再見到他們,不知道那小丫頭是跟着唐瑾去了南寧,還是另覓他處了。

我心裏想着雲小諾,對眼前這小女孩也就不由自主的留了情。 「很好,這樣的話,我們兵分兩路,林院長和丹長老跟我一起,我們從學院裡面往外,你們從學院外往裡,我們匯合后就差不多了!」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重生嫡女炸翻天 「好。」帝溟寒點點頭說道。

「這裡面的丹藥,先把對方迷昏到,然後給他們餵食一顆丹藥離開就行了!」墨九狸拿出一個戒指遞給帝溟寒說道,順便在心裡跟帝溟寒說了一句。

厄雷傳 帝溟寒接過戒指,把裡面的丹藥分給了其餘人,每個人兩瓶,然後帶著人直接離開,墨九狸也給了林院長和丹長老每個人兩瓶丹藥,告訴了那個是迷藥后,墨九狸跟著林院長和丹長老身後離開……

整個雲海學院華煙帶來200多個黑衣人,分佈在學院的四周,所以墨九狸等人必須挨個地方把人找到才行,好在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實力,跟對方差的不太多,加上他們手裡有墨九狸的迷藥在,所以不等對方發現他們時就已經倒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用了一夜的時間,直接把所有黑衣人都放倒了,墨九狸最新煉製出來的丹藥,是針對黑衣人識海中的禁制的,對方服下丹藥后,就會出現一個幻境,然後就會按照幻境里的印象,在學院安分的待著,絕對不會有任何影響的……

天亮的時候,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回到小院后,確定整個學院內的黑衣人,都已經被控制了之後,墨九狸拿出一些丹藥交給林院長說道:「這裡是解除學院長老和弟子們禁制的丹藥,服下丹藥會會沉睡一個月的時間,因人而異,有的人沉睡的時間可能會更久,所以你們不要一次讓大家都服用丹藥,最好能分批來解除大家的禁制。」

「這裡是解除他們體內封印靈力的丹藥,但是最好不要讓太多人的實力都解開,免得有什麼意外發生,而且解除靈力封印的人,最好是你們信任的,否則別出什麼問題就不好了!」然後,墨九狸又拿出一個瓷瓶遞給丹長老說道。

「好,我們明白了!」林院長和丹長老說道。

「接下來我們兩個人會不管一段時間,有事的話,你們就跟小鳳說,讓它喊我們就可以了!」墨九狸說著把小鳳帶了出來說道。

「好的夫人,我們知道了,你們放心閉關吧!」林院長點頭說道。

安排好了之後,墨九狸和帝溟寒轉身回到空間去閉關了,而林院長等人也留下了兩個人和小鳳,在外面給墨九狸他們護法,其餘的人則跟著林院長和丹長老,去救治學院的長老們了……

開始林院長等人還有些忐忑,擔心那些黑衣人看到他們會如何,但是很快林院長等人就發現,那些黑衣人看到就跟看不到一樣,好像他們是透明人一般,林院長等人感嘆的同時,也忍不住驚嘆墨九狸的丹藥,簡直太逆天了……

瞬間,雲海學院慢慢的恢復如常了,墨九狸和帝溟寒回到空間裡面修鍊之前。 不過我留情,人家可不會。

我也沒少遇到殭屍,只是以前遇到的那殭屍都行動遲緩,但此時的殭屍卻不同,雖然沒活人一般的利落,但和我對打的那隻殭屍不慌不忙,下手穩準狠。

尤其那傢伙個頭兒高,身高馬大,一巴掌扇過來,就像是個鐵塊砸過來似的,我應對起來,沒之前的輕鬆,也就只能使出全力了。

盤綺羅見我處於劣勢,怒罵我一聲,“你豬啊,這是殭屍,你對它留啥情?還想着讓他當你男人啊?”

這丫頭的臭嘴又損上來了,這會兒倒又不像假的了。

我被她罵得一生氣,拔出魚骨劍,跟削蘿蔔的似的,就對着那隻殭屍削過去。

但是那殭屍皮不是一般的硬,跟刷了一層鐵皮似的,我的魚骨劍差點兒崩斷。

而這時,那個小女孩已經驅使着馱着她的那隻殭屍,要逃。

盤綺羅罵了一句髒話,拔腿就追。但只追了一段,她又折返回來,將一張淨穢符貼到我臉上,說怕我再中了那殭屍的死氣。

之後拔腿就去追那個小女孩了。

還別說,這盤綺羅提醒的恰好,那個殭屍始終無法甩脫我,就對我一口臭氣噴過來,虧得盤綺羅幫我貼了那張淨穢符,要不然我被這殭屍的腐屍氣一噴,不中毒也被嗆得接近暈厥。

不過,即使有淨穢符保護着,我還是被那一口千年臭氣薰得五臟六腑都要嘔出來了。

趕緊及時的唸了淨穢咒語,“玄天正氣,黃老之精。吐水萬丈,盪滌妖氛。三魂守衛,七魄安寧。形神俱妙,與道合真。”,這才穩神定氣。

那殭屍見我沒中毒,又黑又長如鐵片一樣的指甲,帶着風聲就對我的臉划過來。

那指甲上顯然有毒,一旦中了,不死也會丟半條命。

我咒罵一聲,“死殭屍,想毀我容啊!”話落的同時,我後仰上半身,躲過那一擊,再順勢來個後翻,等站定身形,我瞧着前面正好有堵牆,就立馬對着那堵牆跑過去。

一陣疾奔,我順着慣力踩牆,然後再借助牆體反彈回來的力道,立即來個反轉,正好一腳踢中那追過的殭屍脖子。

我這一腳已經蓄勢了我全部的力道,突發迅擊,腳尖踢出去的時候,更是集中了迅猛的爆發力。

這一腳踹中那殭屍時,雖然有種一腳踹到牆上的感覺,讓我整隻腳發麻,瞬間給沒了似的感覺,但是好在我踢中了那殭屍的脖子,讓它頭一歪,重心不穩,連連的後退好幾步。

我就乘着這個機會,將殭屍當做了老樹,撲過去幾下就爬到它的身上,將魚骨劍刺入他最脆弱的眼珠子。

這殭屍全身可以異變,如牆皮一樣堅硬,但眼睛這樣的地方,總不能也變成石頭一般,所以我這一劍直直的刺入殭屍的眼眶,並且直接刺穿直至沒了劍柄。

“噗”的一聲黑血四濺,那殭屍疼得“嗷嗷”直叫,我顧不得拔掉魚骨劍,口唸攝邪雷公咒,“都天大雷公,霹靂震虛空……鐵面掃妖孽,狼牙啖疫瘟。黑天雷鼓震,萬里絕無蹤……都天雷火敕,永爲清爭風。急急如律令。”

直接對着殭屍頭頂拍下一掌,這一掌拍下去後,凌空有一道雷閃緊跟我的掌力而下,瞬間將那隻殭屍腦袋拍裂,腐臭的腦漿四濺。

隨後,那殭屍巨大的身軀如一堵牆一樣轟然倒塌。

我及時抽身跳到一邊,也沒那閒心看那殭屍死後的慘狀,拔了魚骨劍就追盤綺羅去了。

我追上盤綺羅的時候,那丫頭已經被幾隻殭屍包圍,那個小女孩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趁着殭屍還沒發現我,迅速的往面對我這邊的三隻殭屍背後,貼上符。

不過,符是要同咒語配合的,我貼完符,立即吟唱咒語,抑揚頓挫都恰到好處,之後,就覺得周圍的空氣突然一滯,然後就像爆炸的炮仗,連着“砰砰”三聲,那符無火自燃,將那三隻殭屍炸得肉塊紛飛。

少了三隻殭屍圍攻,盤綺羅對付剩下的兩隻也就容易了一些。

她和我的手法不同,竟然手中甩出一把紅線來。那紅線應該是用祕法特製的,上面散發着一股奇怪的氣味兒,她迅速的將那紅線纏繞到兩隻殭屍身上。

然後念起一串奇怪的咒語,她的手一鬆那紅線的同時,那紅線突突地竄出赤色火焰,也將那兩隻殭屍爆掉了。

我看到這時,心中一愣,因爲這種辟邪繩結,我雖然沒有用過,但我在《道陵真經》上看到過。因爲要用祕法泡製拿紅繩,工序特別麻煩繁瑣,我纔沒有將其學起來。

但說起來的話,這種辟邪繩結殺鬼殺殭屍,都是最極致完美的法子,雖然前面制繩麻煩了些,但焚殺殭屍之時,不會縱了殭屍的怨念逃出,結果可謂是斬草除根,殺的乾淨。

我真沒想到盤綺羅會這本事。

我正愕異的時候,盤綺羅衝我一瞪眼睛,“你還愣着幹嘛?趕緊去追那個小女孩啊!平白無故,這裏會出現這麼多殭屍,不覺得有問題啊?”

但我可覺得眼前還有更關鍵的事,不得不要做了。我趁盤綺羅不注意,衝過去一手勾住她的脖子,另一隻手已經將魚骨劍抵住她的咽喉,然後厲聲問她,“你到底是誰?是不是狼眼男?”

那盤綺羅也不含糊,一腿屈膝,然後對着我的膝蓋猛地後踹,我被她踹中,當下腿一軟,身子後傾,同時也就鬆開了她。

下一刻,盤綺羅衝過來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惱火的怒喝,“你這死丫頭,瘋了嗎?居然對我下手?什麼狼眼男?你想他了嗎?好歹也瞪眼睛看清楚,找個男的當他的替身!我是個女的,能對你怎麼樣?”

她兇悍的罵完,就狠狠的將我扔到地上,摔得我頭暈眼花的。

我好不容易不暈了,才爬起來,小心翼翼的問那盤綺羅,“你真的是盤綺羅嗎?”

盤綺羅氣得擡腳要踹我,被我利落的躲開。

我說誰讓你會辟邪繩結呢?我知道那狼眼男應該會這本事!

盤綺羅氣的臉都扭曲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想去看看兩個寶貝,可是最後卻跟墨九狸上次一樣,完全無法突破小彩的防線,所以還是沒看到小寧兒和小澤,最後墨九狸和帝溟寒無奈的,只好各自回到修鍊的地方閉關去了……

當然了,閉關之前,帝溟寒還是溫柔的把九狸給吃干抹凈了好幾回……

然後兩個人一起紛紛閉關,這一次兩個人都打算不突破,或者沒有大事的情況下絕對不出關的!

——

第九天界,九州深淵

墨湮醒來時,看到身邊一隻白色的大螞蟻,嘴角狠狠的抽搐著,之前的事情慢慢回籠,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想趁著那噬魂天蟻王出世的時候,讓靈兒和溟煜回到契約空間,自己趁著那些噬魂蟻離開時,偷摸的溜了出去……

可是,他卻發現因為螞蟻山谷的動靜,讓外面來了不少的人,這讓墨湮有些顧忌,正在猶豫要不要出去時,身後傳來一陣巨響,墨湮回頭,就看到一道白光射來,隱約看到一隻絕大的螞蟻撲向自己,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主人,你沒事吧?」這時,墨湮身邊一個年邁的聲音響起問道。

墨湮偏頭四處看了眼,什麼都沒發現,心裡好奇難道自己幻聽了么……

大白螞蟻……

「主人,是我在說話!」大白螞蟻再次說道。

墨湮聞聲,這才低頭看向自己身邊的大白螞蟻,微微皺眉疑惑的問道:「你叫我主人?」

「是的,主人!」大白螞蟻淡定的說道。

「為什麼?你認識我?」墨湮更加不解的問道。

「主人,你現在不記得我沒有關係,很快你就會記得我了!主人先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吧……」大白螞蟻看著墨湮說道。

墨湮聞言四處一看,一片的黑暗,微微抬起頭,隱約覺得很高的地方似乎是有一點亮光,所以自己可能是在什麼懸崖底下了!

「這是懸崖下面?」墨湮看著大白螞蟻問道。

「嗯,主人猜對一半,可以說這是懸崖下面,但這不是一般的懸崖下面,一般人是根本下不來的!」大白螞蟻看著墨湮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