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相比之下,天閒等人,的確真有大義,他們的付出,沒有任何人給他們回報,而且,在紫萱這裏,反倒不被真正信任。

他們有資格被人尊重,只是,今時不同往日,辰夜不在,紫萱只能入魔!

帝靖等人不得不尷尬,如果紫萱不是帝曉江的救命恩人,他們今天的目的,會和柳宗神等人一模一樣。

苦笑了一聲後,帝曉江說道:“紫萱姑娘,人生有百態,無數年過去,不能不否認,很多人,都已經沉迷到權力帶來的享受之中,想要更改,沒那麼容易啊!”

強娶:一妃沖天 “這便是人性,所以,也請,不要要求我們太多!”

紫萱輕輕說道。

燕山老人和天閒等人的雙眼,不覺黯淡了許多。

我的愛情,你的籌碼 帝靖再度苦笑了聲,旋即說道:“紫盟主,倆年之後你們的約戰,柳族與天族,不管是爲了進入帝皇宮的資格,還是瞭解恩怨,都會全力以赴,而在那時,衆目睽睽之下,將會是公平公正的對決,容不得絲毫的僥倖,紫盟主,剛纔你真不該答應的。”

聞言,紫萱臉色絲毫不變,淡然一笑:“倆年時間,的確很緊,不過,公平公正的對決,我夜盟,不懼任何人!”

倆年時間!

紫萱心中輕輕呢喃,雖然很緊,卻並非是不可能的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偌大的葬天谷,頃刻之間化成虛無,然而,那場驚天的動靜,卻是無法被隱瞞的,沒過多久,如一陣風一般,傳遍了整個中域。

而與此同時,一個名爲夜盟的強大勢力,同樣如風一般,在中域所有人的耳中,震撼的迴盪着。

正是這個勢力,在成立的當天,硬生生的逼退了柳之一族與天之一族倆大級勢力,固然,這個傳言讓人有些不敢相信,畢竟倆大級勢力何等之盛,夜盟這新生的勢力,怎可能有着如此強厚的實力?

但是,當這個傳聞,遍地開花的時候,柳之一族與天之一族的人,並沒有人出來說句什麼,而在這之後,帝之一族和沐之一族,不約而同的,對夜盟表示出了極大的善意。

如此一來,中域各大勢力,各大高手,無不是因爲夜盟的突然出現,而感到了一陣劇烈的震撼,能讓四大級勢力中的,倆大級勢力吃鱉,同時讓另外倆大級勢力示好恐怕要不了多久,這世間,將會有五大級勢力了吧?

五大級勢力!

無數人想想都覺得可怕,多年來,四大大級勢力,毅力在這世間之中,期間,也有着無數勢力橫空出世,可是,不管這個勢力如何的出色和強大,但始終都不曾影響到四大級勢力的地位。

正是這個原因,才讓得四大級勢力在世間的地位,從來不被他人所質疑,因爲那是經歷過無數歲月所沉積下來的強大。

可萬萬沒有想到,突然有一天,居然殺出了一個夜盟,並且,直逼四大級勢力,並搞出了這樣大的動靜,這實在是讓人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可不管怎樣的不可思議,連帝之一族和沐之一族都承認了,那就由不得衆人不相信。

於是,在這中域,一個新生的強大勢力,以狂風一般,席捲了整個中域。

四大級勢力稱霸世間已經太久了,不可避免的,有着許多的敵人,而夜盟的出現,讓這些長時間來受到四大級勢力壓迫的人和勢力,尤其是受到了太多柳之一族和天之一族威壓的這些,全都是趕向夜盟所在地,中域之北,葬天谷!

可讓太多的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夜盟強則強矣,現階段中,應該還沒有媲美四大級勢力的實力,在這種情況下,面對着許多高手的投奔,夜盟並未大門敞開。

總裁,一炮而紅! 而是,要想進入夜盟,必須要通過倆個嚴格的考驗,一個是實力,另外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忠心!

實力很好理解,但凡達到了地玄境界以上的武者,如果還有不錯的潛力,這個考驗都是通過了,可忠心的考驗,讓許多的人望而生畏,進而有所卻步。

這個考驗乃是長孫然親自所設,任何要想進入夜盟者,必須靈魂接受她的掃查,通過者,成爲夜盟的一員,否則,不管有多深的修爲,都被擋在夜盟大門之外。

這樣做,的確讓人很難接受,而且也不是維持勢力長久不衰的最好方法,可是沒辦法,時不待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讓夜盟慢慢來考驗這些人的忠心。

而他們的對手,除卻邪帝殿這個最後的敵人外,更是柳之一族和天之一族倆大級勢力,容不得有絲毫的閃失。

紫萱等人可不想,大家把性命都交出來,從而創建起來的勢力,最終毀在他們的大意之上,寧願要忠心的屬下,也不要一個心懷不軌,卻修爲不凡的高手。

所以,在這樣的嚴格之下,進入到夜盟中的人,十隻得一二,但就是這些人,一個個都是值得被信任的,而紫萱他們也相信,這些人,未來,必定會成爲夜盟的頂樑柱。

“紫萱!”

這裏是重新修建好的夜盟議事大廳,其他人都已經散去,留下來的,都是最爲親近的人,因此,長孫然也沒有絲毫的隱藏着,她看向紫萱,沉聲問道:“這段時間來,你的修爲精進度,越的叫人震驚與難以想像,你是不是,動用了某種特殊的密法?”

如今的夜盟,算上龍族老祖敖天,便有着倆大天玄高手,聖玄級別的高手,也足足有着三十位之多,其餘境界的高手,更是大量如此陣容,讓那些新加入進來的人,都沒有後悔他們的舉動。

只是,包括成自在在內,都驚覺紫萱的xiūliàn。

不可否認,紫萱的xiūliàn天賦非常驚人,但是,她的精進度,太不同尋常了,看起來,都很有些不正常了。

這絕非是一個人應該有的xiūliàn狀態和表現!

紫萱輕聲的一笑,看着在場的幾個人,片刻之後,說道:“長孫妹妹,辰夜曾經與我說過,在大華皇朝之中,他最忌憚的,就是你,你果然心細如”

“嗡!”

話未說完,但就聽到這裏,玄凌公主,長孫然,幽兒等等這幾個人,均感頭皮麻,一陣陣的心痛之感,猶若被萬zhēncì着心臟。

紫萱這無疑是承認,她自己的xiūliàn,已經用上了不該用的手段!

她本身,就已經身懷邪心種,而今,用上不該用的xiūliàn手段,紫萱她,幾乎是要拿自己的命,在換取着強大的實力,而之所以這樣做,全都是爲了辰夜!

大咖主角攻略 “紫萱姐姐,你不該這樣做,你不能將所有的壓力,都揹負在你一人身上。”玄凌輕顫着聲音,不忍多看紫萱一眼。

玄凌自認,很愛很愛辰夜,可是,比不上紫萱“我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而你們還有,所以!”

紫萱淡然道:“我要爲你們,贏取到足夠多的時間,只有這樣做,我才能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見到希望的出現!”

靈魂界中,在天刀的帶領之下,辰夜以極致的度,閃電般的前進,然而,那隱約存在的印記,度更加之快,當辰夜到達的時候,它又在遙遠的前方。

數次過後,辰夜立即覺,那印記,似乎在故意引導他前往某一個地方,否則的話,以印記的度,想要消失,那早就消失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遙望着前方,天刀立即停留在原地動也不動,果然,那印記也是停留了下來,不僅如此,在辰夜的感應之中,印記清晰了一些,至少,不在虛無縹緲了。

“刀靈,看樣子,我應該是引起了靈魂界掌控者的注意,並且,成功的讓它有了興趣。”片刻之後,辰夜淡然笑道。

聞言,刀靈反而更加凝重了起來:“主人,如果真是這樣,以後的路,將更加的難走,而你,也將面臨着新的挑戰。”

“新的挑戰?”

辰夜嘴角浮掠出一抹森然的弧度,現在所生的一切,都越來越往自己心中想像的那樣展,那麼,就意味着,瘋魔夫婦,暫時還不會出事。

辰夜的心,到如今爲止,總算是可以放下了,既然瘋魔夫婦不會有事,而這靈魂界的掌控者,又想與自己玩遊戲,那就與它好好的玩上一場。

不管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這段時間中,既然這裏的掌控者並不想取自己的性命,那便趁着這個機會,儘可能的提升着自己的修爲。

從來,辰夜都不是輕言放棄之人,無論靈魂界的掌控者是何等的強大,那一戰,辰夜都不會放棄。

“我們跟上去!”

“唰!”

白色光芒閃掠,閃電般的跟在那印記之後,朝向無法預知的地帶快的掠去。

時間快逝去,到最後,辰夜都已經感覺不到時間在流逝,因此,也不知道到底過去了多久的時間,終於在某一天,追上了那小小的印記。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那印記,彷彿化成了一扇,龐大的空間之門,屹立在辰夜的前方。

大門是敞開着的,放眼看去,那好像是連接着宇宙最深處的橋樑,沒有盡頭,更加沒有絲毫的生命氣息在波動。

整扇大門之中,甚至是任何的一點氣息都不曾散出來,所有的靈魂力量,也是被那大門硬生生的隔絕在了千米之外,致使這裏,形成了真空地帶。

沉默一會後,辰夜問道:“本命魂魄,有沒有感覺到奇特之處?”

意識空間中,本命魂魄沉聲道:“沒有,那裏面,彷彿是處絕地,任何氣息都不存在,最爲可怕的是,即便是絕地,總會給人危險的感覺,可是並沒有。”

聞言,辰夜凝聲道:“想來,那裏面,或許就是靈魂界掌控者所居住的地方,而且,也可以找到瘋魔夫婦了。”

“那本尊,進吧!”本命魂魄說道:“雖然這是處不該進去的地方,可因爲是靈魂界中,我或多或少感應到,要是能夠成功的在那裏面生存下來,我的提升度,會增快一些。”

“自然是要進的!”

辰夜更加不會猶豫,大笑了聲,縱身一掠,身形快的沒入到那扇大門中的無盡通道上,旋即,這由印記所化的空間大門,徐徐的消散不見。

這片虛空,再度恢復了往常,無數的靈魂力量暴涌而來,讓這裏與其他地方,再無任何的區別!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唰!”

耀眼的白色光芒,在虛無的通道之中快的前進着,但這虛無太過可怕,以至於這耀眼的光芒,在這裏,猶若星星之火,非常吃力的閃爍着。

這般閃爍中,辰夜腳踏天刀,閃電般的前進!

因爲時間太長了,而周圍的景象全無任何的變化,始終如一,導致在這彷彿沒有盡頭的通道之中,辰夜不僅感覺不到周圍有虛空的存在,便是時間,彷彿也不存在了。

在這條通道中,辰夜感覺自己好像身在囚籠之中,在漫天的寂靜與沉淪的包裹之下,整個人,顯得沒有半點的精神。

剛開始渴望的新挑戰,以及打算進入到另外一個空間之後,要如何歷練等等一切的情緒,在這條通道之中,逐漸的被消磨去。

幸好,有天刀和古帝殿的陪伴,還能陪辰夜說說話!

尊玄境界的高手,一次普通xiūliàn的閉關,就會是數月,乃至更久,而以辰夜的心性,更是不可能忍受不住孤獨。

武道之路,歷來都是孤獨的,唯有承受得住這些孤獨,方是能夠破繭化蝶,飛上高空。

然而,孤獨也是需要條件的!

天生萬物,皆有靈性,一花一草莫不如是,而空間中的所有的物質,不見得都具備靈性,比如空氣等等。

但這些的存在,完整的構成了一方天地,在這樣的天地之中,哪怕只有一人,這個人在承受孤獨的時候,他能夠感受到周圍虛空中這些物質的存在,更加能夠感受到時間的流逝。

如此孤獨,倒也可以釋然!

但是在這通道之中,沒有虛空的存在,連時間好像都消失了,這份孤獨,纔算真正孤獨。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如果時間太久太長,任何一個人,恐怕都會被逼瘋的,即便是武者,總不可能,一輩子的都在xiūliàn中而不清醒過來吧?

不知道有沒有時間的流逝掉,總之在天刀身上的辰夜,而今若有人看他,就會現,他黑白分明的雙眼之中,不在有往日的靈動,所充斥着的,乃是經歷無數歲月滄桑過後,蒼老的痕跡!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一日萬世生!

現在的辰夜,便是表現出瞭如此的感覺,他就像是一個垂垂老去的老者,當日復一日重複着同樣的事,同樣的環境,同樣的時間,他的生命特徵,就在這條通道之中,不知不覺的逝去。

在這樣的不知不覺中,就連辰夜自己都覺得,他的時間,在快的流去,磅礴生機也在緩緩消散着,就在這條通道之中,他的一生,便是這樣的過去了。

垂暮之時,一股淡淡的死氣,似乎自辰夜體內散出來了,那無神的雙眼之中,陡然的泛射出無匹的凌厲精芒。

辰夜心中明白,這道精芒,不是他現了什麼,更不是修爲的精進,而是,常人所說的,迴光返照而已!

人生已走到了盡頭,過往的一切,無論是輝煌的高高在上,還是落魄成讓人避之不及,在生命盡頭的時候,都只是成爲記憶,僅是記憶而已。

仍你曾經高高在上,到頭來,也不過一堆黃土罷了,甚至很多時候,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有一堆黃土的掩埋,算起來,自己還是比較幸運的。

辰夜淡然一笑,眸子之中,並未有太多的掙扎,彷彿已經認命!

“一切,似乎都要結束了!”

辰夜再笑了一聲,可旋即心神緊了一緊,有種不甘之意,人生結束在即,可是自己的心,爲什麼不能夠如所想的那樣,坦然的去面對死亡的到來?

“這是爲什麼?”

辰夜埋頭苦想,終於,他臉色爲之一變,原來,自己還有遺憾,有太多的遺憾還留在這世間,如果有這樣的老去進而死去,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本命魂魄!”

一聲蒼老,沙啞聲音,緩緩響徹,但隨着聲音的響起,往事一幕幕再度回想在腦海中,剎那時,他明白自己的遺憾所在,原來,不管時間怎樣過去,也不論這一生,是否走到了盡頭,埋藏在自己最深處的那些東西,卻始終都不曾散去。

他終於記起來了,來到這裏,究竟是爲了什麼。

這是自己來到這裏的目的,不該將之給忘記的啊,而他更不能忘記的是,在靈魂界之外,在喪魂山脈外,還有很重要的人,在等着他回去。

等他回去,不僅僅是團聚這麼簡單!

所以,不能放棄,也不可以放棄!那渙散的目光,便在這一瞬間之中,重新的凝聚,甚至較之以往,要更加的堅定與執着!

“本尊!”

意識空間中,本命魂魄也是生了極大的變化,當然,並非是他的層次提升的非常之快,而是因爲辰夜的變化,導致本命魂魄看起來,似乎,也同樣蒼老不堪。

不過這個時候,也隨同辰夜的變化,煥了新生,那一道道幽幽光芒環繞之下,本命魂魄顯得極其的強大。

“怎麼樣了?”

本命魂魄自然知道辰夜問的是什麼,當即應道:“還差的太遠!”

“太遠”

辰夜輕聲呢喃了一下,旋即,再度雙眼緩緩閉上,似乎又進入到了xiūliàn之中。

而當他再一次的如此舉動時,一道淡淡的生機氣息,自體內徐徐的涌現出來,然後將他全身都是包裹了進來。

便在這一剎那,辰夜體內,天刀與古帝殿倆大神物,即使是天地洪荒塔,在此刻,都是有着極大的喜悅感迸出來,他們知道,他們這一次的主人,終究是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到了如今,天刀和古帝殿以及天地洪荒塔,怎會感應不出來,這條通道,所代表着的是什麼意思?

在這裏,沒有空間與時間的概念,那也就意味着,在這裏生存,等於是一生就可以轉瞬即過,如此的狀況之下,如果心性不是足夠的堅韌,那麼,就有極大的可能,就此永久的沉淪下去,就如同之前的辰夜那樣,也是認爲自己生命走到了盡頭。

若是在那個時候,辰夜放棄了,那這條通道,便是他的埋身之地。

幸好,辰夜還記得心中的堅持,並未將這份堅持,因爲沉淪忘得一乾二淨,在最後關頭,他還是記起了,他這一生,許多未完要做的事情。

從來,天刀都很相信辰夜,要不然,當年北望山上,他也不可能將天刀刀靈喚醒,因爲,那需要極其強烈的不甘之心之意,否則,絕對無法做到。

正是這種堅持,辰夜在逐步的走到了今天。

可是進入到這靈魂界中,不是刀靈不在相信辰夜了,而是靈魂界太過可怕,可怕到,即便是天刀本身,都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每一個人都有着極限,不管心性多麼堅韌,性子怎樣的堅強,一旦過了這個度,就會如玻璃一樣,變得極其脆弱,一觸即碎!

所以在這裏,即便是辰夜,都接連倆次,遭遇到了差一點就無可挽回的生死之路!

淡淡的生機包裹中,辰夜的呼吸,逐漸的變得平穩下來,一如既往的悠長,至此時開始,再也見不到,在辰夜的臉龐上,有任何歲月遺留下來的痕跡,這條通道帶給辰夜的一切,都是飛快的消失不見了。

“嗡!”

通道空間突然輕顫了一下,辰夜霍然張開雙眼,直視前方,一抹笑意,緩緩揚在嘴角邊上,不知道在這裏待了多久的時候,終於,是要走到盡頭了。

經歷過一番生死,辰夜顯然現在強大了許多,當然,強大的不是本身修爲,而是――內心!

辰夜相信,任何一個人,如果都是這樣,與死神如此接近過,那麼,所得到的好處,對於未來,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有着非常大的幫助。

而這種與死神接近,和麪臨着其他人的殺伐而導致死亡靠近,乃是截然不同的倆個概念,後者乃是人爲的,前者,更是自然而然。

歲月流逝而去,自然面對死亡,這種感覺,纔是最真實,最刻骨銘心,得到的感悟也是最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