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阿笠先生,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老爺也回來了,他叫我來請幾位下去用餐。”園丁服男人有些巴結的衝着阿笠博士說道。

“哦,好的,我們馬上就下去。”阿笠博士有些緊張,聽了柯南的話,他已經不敢相信這個城堡的任何一個人了。

“阿笠博士,真是抱歉,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請阿笠博士千萬不要介意。”一到城堡的餐廳,小鬍子中年男人就眼尖的發現了他們,他立馬一臉笑容的迎了上來。

“沒有沒有~阿滿老爺千萬不要客氣。”阿笠博士眼神有些不自然的掃過了不遠處,餐廳裏面坐在輪椅上的那個大太太,步美他們也有些不自然,也就端木軒,灰原哀還有柯南能表現的像個沒事人一樣了。

“沒有就好,阿笠博士下午應該在這座城堡裏轉了一圈,不知道有什麼發現啊。”小鬍子中年男人客套了一句,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這纔是他邀請阿笠博士住下來的真正原因,那個大老爺身前最珍貴的寶物,對他的誘惑力還是不小的。

“發現?”小鬍子中年男人並沒有向阿笠博士說明他的真正目的,所以阿笠博士一時間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小鬍子中年男人說的是什麼。

-------

ps:第二更送上,又熬夜了,好睏,睡覺去了! ?“就是隱藏在這座城堡裏的那個謎團,不知道阿笠博士有沒有什麼頭緒呢。”小鬍子中年男人已經從園丁服傭人那裏知道阿笠博士他們聽說過這個城堡的謎團了,所以他並沒有再解釋一遍。

“呃,這個暫時還沒有什麼發現。”博士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這個城堡的謎團可已經被端木軒給解開了,不過他前面可答應過端木軒不說出來的,而且柯南的發現也有些駭人,在沒有查清楚具體的情況之前,還是保持沉默的好。

重生之雍正年妃 “沒有發現?”小鬍子男人有些狐疑,他看出了阿笠博士臉上的不自然。

“哇,好多好吃的,看上去好好吃的樣子,肚子好餓啊。”柯南幫阿笠博士解了圍,他像一個淘氣的小孩子一般,奶聲奶氣的大叫着衝向餐桌。

“柯南,不要這麼沒有禮貌。”阿笠博士忙藉着這個機會轉移話題。

“哦~沒什麼沒什麼,是我疏忽了,阿笠博士應該也餓了吧,先吃飯吧,這些菜是我特意吩咐廚師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阿笠博士口味。”小鬍子中年男人表面上一臉和善的招呼着阿笠他們坐下,心裏卻把阿笠博士剛剛的那個樣子記在了心裏。

“沒有沒有,這些很好了,多謝阿滿老爺的招待了。”阿笠博士連忙點頭致謝道,他這話還真不是客氣,小鬍子中年男人招待的晚餐確實是很豐盛,琳琅滿目的菜式排滿了餐桌,單是看着就讓人胃口大增。

“阿笠博士滿意就好。”面對阿笠博士的誇獎,小鬍子中年男人有些得意,得意完,他逐個向阿笠博士介紹在已經坐在餐桌上的幾個人。

“這位我岳母間宮間宮ス代。”坐在主位上當然是前面的那個老太太了,聽到小鬍子中年男人介紹自己,她僅僅是平淡的衝着阿笠博士衆人點了點頭。

“他是間宮貴人。”間宮貴人是一個壯碩的男青年,小鬍子中年男人對他顯然不怎麼待見,介紹的時候樣子很隨便,而且連關係都沒有說明。

“我是間宮貴人,請多指教。”那個間宮貴人對於小鬍子中年男人的態度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還站起身向着衆人點頭示意了一下。

“哦~對了,我都忘記作自我介紹了,我是間宮滿。”小鬍子男人原來的姓氏不是姓間宮,但日本的入贅對於男方來說犧牲不小,不但以後的子女要改女方的姓,就是自己的姓氏,也要改成女方的姓。

“我是阿笠博士!”阿笠博士的自我介紹如果是中文的話,聽上去就有些怪異了,不過在日文裏面,卻是很正常的。

“我叫吉田步美,請多指教。”



步美三人一副很有禮貌的樣子,不過眼睛都不敢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那個“大太太”。

“我叫柯南,請多指教。”柯南不但沒有不敢看向那個“大太太”,反而是從進來開始,就在偷偷的觀察那個“大太太”了。

“端木軒。”

“灰原哀。”

端木軒和灰原哀都是一副平淡的樣子,介紹的時候也只是說了下名字,混在步美他們中間看上去有些顯眼,小鬍子中年男人和那個“大太太”眼神都不覺的在他們身上稍微停留了一瞬。

“我要開動了!”又禮貌性的客套了幾句,總算是開吃了。

日本和天朝一樣,也有在飯桌上談事情的習慣,所以小鬍子中年男人一直都在和阿笠博士閒聊着,不時的還旁敲側擊的打聽着關於這座城堡的那個謎團的消息。

對於那個謎團,“大太太”,間宮貴人,柯南也都很在意,所以他們的心事壓根就沒有放在吃上,也就步美三個還有端木軒,灰原哀在專心的對付着桌上的菜。

步美三人是因爲小孩子,見到好吃的老早就把別的給忘的一乾二淨了,灰原哀則就是對小鬍子中年男人說的事情完全無所謂了。

端木軒更是如此,他不但專心的對付着桌上的菜,還不時的給灰原哀夾菜,因爲怕一旁的步美吃醋鬧情緒,所以也會給步美夾。

他這種不時的給兩個漂亮的女孩子夾菜的行爲都有些讓談話的小鬍子中年男人分神了,不時的怪異的瞄上端木軒幾眼,估計心裏已經有些嘀咕端木軒花心,這麼小的年紀,就一次性泡兩個吧。

“老奶奶,你坐着的是什麼東西啊,以前都沒見過呢。”一直都在聽着的柯南突然冷不丁的發聲了,他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指着“大太太”坐着的輪椅開口問道,臉上還一臉的天真,不瞭解的人還真的要以爲他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哦~這個是輪椅。”那個“大太太”顯然就被柯南的樣子給迷惑了,沒有任何的疑心的就回答道。

“咦,輪椅?老奶奶爲什麼要坐輪椅上啊。”柯南接着裝嫩道。

“這個啊,是因爲老奶奶的腿斷了,站不起來了,所以纔要坐在輪椅上。”那個“大太太”臉上帶着和善的微笑,但配合她那副快入土了的樣子,卻是怎麼看怎麼恐怖。

“誒,老奶奶的腿斷了?”柯南一副吃驚的樣子,但接下來,他還沒等衆人答話,就以掩耳不及盜鈴之勢撲向那個“大太太”的腿,嘴裏還奶聲奶氣的叫着,“老奶奶的腿是摔斷的嗎,我聽媽媽說過,摔到了揉一揉就沒事了,我給老奶奶揉揉。”

柯南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要看看那個“大太太”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那她腿上面肯定會有破綻。

柯南的動作極快,他本來就特意挑離那個“大太太”近的位置坐的,在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他就撲到了大太太的身前,小手在“大太太”的腿上捏來捏去。

“小鬼!你要幹嘛!”那個“大太太”有些慌亂,看着柯南在她腿上捏着,她下意識的就想伸腿踹向柯南,不過剛剛擡起腿,她就反應了過來,忙止住了腿上的動作,而是用手一把拉開了柯南。

----------

ps:啊啊啊啊!我好水啊!卡文了,只能先水水日常了,今天暫時一更,剩下的,好人看看明天能不能補上吧! ?“大太太”因爲心急,這下用的力氣可不小,柯南一下子就被她給甩開了摔倒在了地上。

“我,我只是想給老奶奶揉下腳,媽媽說過,摔倒了用手揉一揉就會好的。”柯南一臉的委屈,眼眶中也似乎有淚水在閃着亮光,一副隨時要掉下來的樣子。

不過在他眼底深處,不爲人察覺的地方,卻是閃過了一道莫名的神光。

“對不起,對不起,柯南給你添麻煩了。”一切發生的極快,從柯南撲向那個“大太太”到被甩開摔倒在地上也僅僅是過去了幾秒鐘的時間,博士愣了愣神才反應過來,他連忙一副歉意的樣子上前想扶起柯南。

“柯南也是好心,你反應太大了吧。”前面那個間宮貴人有些鄙視的看了眼“大太太”,也上前想扶起柯南,他從小就是在外國長大,對什麼“大太太”的壓根就沒什麼感情,而且對於這個“大太太”,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心裏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是啊,柯南也是好心,推開他有些過分了。”小鬍子中年男人也趁機責備了一句,對於這個“大太太”,他巴不得早點去死,這樣他就能名正言順的繼承這座城堡了,而且那個隱藏在城堡裏的謎團,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挖地三尺來找了。

“哼!”那個大太太偏過頭,冷哼了一聲,她本來看着柯南委屈的樣子,也感覺自己好像有些反應過頭了,但被間宮貴人和小鬍子中年男人一責備,她反而是覺得自己沒錯了。

“小弟弟,你沒事吧。”間宮貴人扶起柯南,一臉善意的看着柯南。

“沒,沒事。”柯南接着裝着嫩,他囁嚅着嘴,微微轉頭看向那個大太太,等目光接觸到大太太的身影,又猛的移開目光,眼中盡是恐懼,完全一副受傷的小孩子的樣子。

這個演技我給滿分!端木軒看着柯南這副欲言又止的弱受模樣,差點給笑噴了,柯南前面的動作顯然是故意的,他的目的就是想看看那個大太太的腿有沒有什麼問題。

結果弄到最後,好像他纔是個受害者。

發生了柯南這個事情,晚餐的氣氛沉悶了下來,小鬍子中年男人也不好意思接着試探阿笠博士了,所有人都一副專心的對付着自己面前的食物的樣子。

過了半個多小時,晚餐才總算是在衆人的沉默中結束了。

“軒,果然,那個大太太不對勁。”一離開城堡餐廳,柯南就是一臉興奮的看向端木軒,哪裏還有前面那副委屈的樣子。

“哦,你發現了什麼?”

雄霸天下三國魂 “她的腿絕對不是一個常年坐在輪椅上的人的腿,甚至都不能說是老人的腿,她腿上的肌肉一點都沒有萎縮,我撲過去的時候,她腿上的肌肉一下子就繃緊了,應該是下意識的就想踢我。”柯南臉上一臉的自信。

“這麼說她不是真的大太太咯?”端木軒淡笑着看着柯南。

“對,如果我沒有推理錯誤的話,真正的大太太就是我們前面在密道里見過的那具屍體,這個大太太是有人假扮的,最後只要再去趟那個被燒焦的石塔就可以確定我的猜測了,那個被燒掉的石塔裏面肯定有密道通向這邊。”

把所有的發現都串聯起來,柯南很容易就看出了事情的真相。

“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報警嗎?”

“恩,報警,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需要先去那個石塔確定一下。”柯南點了點頭道,“晚上等步美他們睡着了,我們偷偷的溜出去吧。”

……

“軒,你隨着了嗎?我們趕緊去那個石塔看看吧。”

城堡臥房中,柯南把手伸向地上緊緊閉着眼睛的端木軒,想叫醒端木軒,不過他手還沒有碰到端木軒,端木軒一直閉着的眼睛卻是突然張開了。

“現在去嗎?”端木軒衝着旁邊的柯南點頭示意了一下,然後坐起了身子,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的站起了身子。

“對,現在凌晨三點,所有人都睡了,正好方便我們行動。”柯南指了指臥室牆上的一面掛鐘道。

“恩。”端木軒點了點頭,穿上了放在一旁的外套,然後環視了一圈房內。

房內擺放着兩張牀和兩個地鋪,除了博士一個人睡以外,其他的都是兩個人擠在一起睡,步美和灰原哀,元太和柯南,還有光彥和端木軒。

本來小鬍子中年男人是準備了好幾間房的,不過考慮到小孩子單獨睡不太安全,所以還是睡在一個房間了,現在房內除了柯南和端木軒以外,所有的人都還在熟睡着。

冷少別靠近! 端木軒走向灰原哀和步美的牀,灰原哀和步美的睡姿實在是有點不敢恭維,步美睡覺好像有抱東西的習慣,所以此時她正像個八爪魚一樣的緊緊的抱着灰原哀,小臉也緊緊的貼着灰原哀的臉,而且她估計在做着什麼夢,貼着灰原哀的小臉還不時的蹭上兩下。

灰原哀爲了躲避步美,身子下意識的就往外縮着,都已經縮到牀沿上了,牀已經被步美霸站了大半。

端木軒看着灰原哀的步美的睡姿,不覺的會心一笑,他伸出手,有些寵溺的在灰原哀的茶色的秀髮上輕輕一揉,然後又輕輕的颳了刮灰原哀可愛的小瓊鼻,灰原哀下意識的就晃了晃了小腦袋,一副呆萌的樣子。

“軒,我們走吧。”柯南在旁邊看着端木軒對灰原哀寵溺的樣子,心中有些羨慕,腦海裏情不自禁的就浮現了小蘭的身影。

“恩。”端木軒點了點頭,溫柔的凝視了眼灰原哀,然後幫灰原哀和步美蓋上了被踢掉了一點的被子,才轉頭看向柯南。

----------

ps:暫時就更新一章吧,明天就結束掉這個劇情,然後上架以後第一個劇情應該是劇場版吧,不過也不確定,我看情況來吧,反正劇場版是肯定會寫的,還有大家有哪些想看的劇情,可以在書評區留言。

最後,拜謝這段時間對好人打賞的書友,這應該是最後一次在章節末尾感謝了,以後每隔一個月,開單章感謝。

拜謝“饕餮”“蔣錁大大”“淺淺舊時光”“皇,裁決,審判”“了近距離”“靜軒121”“惡魔&哭泣”“做夢幻想狂”“陳常智”“總有diao民想害朕”“吾心本善本尊”“痞壓”“エレポス”“晴天小女僕”“featzero”“我家的小哀”“anko.紅豆”“月明”“躺屍3百首”“萬受無疆i”“你出席了我的記憶”“monster”“無傷”“小小揚咩”“o(╯□╰)o”“生亦死難”“@執小右” ?這篇上架感言很重要,跪求各位兄弟姐妹們看完,上架以後,好人將保持每天穩定的五更。

好人本來是打算在上架前結束青色古堡的劇情的,結果睡一覺起來發現,竟然都已經天黑了,時間完全不夠了,好人只能再掉一次節操,把這段劇情放到上架以後了。

明天是12月1號,本書總算是要上架了,都已經發書快四個月了。

對於上架,好人心裏也稍微有點緊張,不知道這本會不會接着撲。

不,應該說撲是必然的,區別只是好人能不能從一個小撲街晉升爲一個大撲街,能不能靠着自己的文字養活自己!

好人是個全職寫手,是靠文字吃飯的,訂閱,毫不誇張的說,就是決定好人命運的東西,能混口飯吃就接着寫文,連口飯都混不上的話,好人就要去考慮肚子的問題了。

爲了求個訂閱,也爲了以後能接着幹着自己喜歡的工作而不至於餓着肚子,好人也拼了,上架以後,我會連續五更一個月,只爲了求個500均訂。

這麼久以來,好人的手殘和拖延症大家都看到了,不知道多少次掉節操的斷更,拖更了,好人也在很努力的碼字,大家看看好人的更新時間就明白了,很多都是在早上五點,六點才更新的,好人已經不知道多少次的通宵碼字了。

保持每天穩定五更,對於好人來說,絕對是個很艱難的事,不過爲了求個訂閱,好人也拼了。

好人和大家做個約定,只要好人做到了每天五更,大家就幫忙訂閱一下可以嗎,我只求個500均訂,能讓好人養活自己,能讓好人接着寫着自己喜歡的網文。

萬一好人沒有保持每天穩定的五更,大家就去看盜版吧,好人絕對沒有任何意見!

但如果好人保證了每天的五更,真的,懇請大家幫個忙,都來起點訂閱支持一下,如果每天累死累活的五更,都求不到五百均訂的話,好人估計也得另謀他路去了。

大家看着好人一直在說養活自己,養活自己,有不瞭解網文的兄弟姐妹估計該覺得不屑了吧,覺得好人做作了!

真的,好人一點都沒有誇張,就是養活自己,網文遠沒有大家想象中的那麼光鮮。

均訂500,好人一個月稿費估計也就2500多點,對於學生黨來說,應該還算是可觀,但對於好人這種,走出了校園,獨自在外面生活的人來說,2500只能維持簡單的生活,現在一線城市,估計連餐廳的服務員工資都要有3000了,而這還是包吃包住。

好人卻是自己一個人,還有每個月的房租,電費,水費,做飯的錢需要負擔,扣除了這些基本的開銷,估計好人手上能剩下的就沒有多少了。

所以,好人懇請各位兄弟姐妹,能訂閱的都幫忙訂閱支持一下,訂閱成績對於好人來說真的很重要!

按照起點的4千5的收藏,好人估計是不可能達到500均訂的,畢竟,有很多學生黨,實在是沒有能力支持正版。

所以,懇請qq閱讀上的兄弟姐妹們,能不能下載個起點客戶端,來起點訂閱支持好人,在qq閱讀對好人的打賞和訂閱,對於好人來說基本上是沒什麼用的。

起點和qq閱讀互爲第三方渠道,是要扣除渠道費的,在起點訂閱一塊錢,好人能拿到大概五毛左右,而在qq閱讀訂閱一塊錢,好人能拿到手的大概只有一毛不到。

好了,也扯了這麼多了,就這樣結束吧,好人的命運就把握在大家的手裏,好人只求在2016年開始之前,均訂能有五百就夠了! ?

cpa300_4;夜晚的古堡一片寂靜,皎潔的月光灑在古堡青色的牆磚上,給古堡平添了幾分神祕的氣息。

“軒,前面那裏應該就是去那座石塔的路。”一個略微有些稚氣的聲音打破了古堡的寂靜。

“恩,估計從前面那個暗道也可以到那座石塔去。”又是一個聲音響起,相比於前面稚氣的聲音,這個聲音雖然也有些稚嫩,但其中卻透着股淡然的意味,有種異樣的違和感。

這兩人當然就是打算前往那座燒焦的石塔調查的端木軒和柯南二人。

“是啊,不過從那裏去終究是有些不安全,那個假冒大太太的人說不定就藏在暗處注視着我們。”柯南小心的在前面探着路,這條通往那個石塔的小路估計廢棄好久沒用了,已經被雜草完全的覆蓋了起來。

“嗯?”跟着柯南後面,靜靜的看着柯南探路的端木軒嘴裏突然發出來一聲驚異,扭過頭,看向後方他們走來的小道。

“怎麼了?”前面的柯南一下子就發現了端木軒的反應。

“他們也跟來了。”端木軒衝着柯南無奈的一笑。

“他們?”柯南有些疑惑,不過馬上,他就知道端木軒說的是誰了。

“好啊,軒,柯南,你們真是狡猾,竟然又想着自己出風頭,偷偷的溜出來了。”柯南的話音剛落,幾道身影就出現在了端木軒和柯南的視線裏,爲首的一個微胖的身影一看到端木軒和柯南就人忍不住的開口抱怨道。

“你們怎麼來了!”柯南不可思議的一聲驚呼,來人正是元太步美一行人。

“哼,柯南,軒,你們以爲不帶上我們,我們就沒有辦法了嗎。”看着他吃驚的樣子,元太有些得意。

“我明明確定過你們都睡着了纔出來的啊,你們是怎麼跟上來的。”柯南心中滿是疑惑,他出來之前仔細的確定過了元太他們都睡着了的。才叫醒端木軒的,但現在元太他們卻突然出現在了這裏,這是什麼情況?

元太他們可沒有那個裝睡的能力能騙過他,難道是灰原哀在裝睡?也對。再怎麼也是那個黑衣組織的成員,裝睡能騙過自己也是正常的,柯南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看向灰原哀。

“你不用看我,不是我叫醒他們的,是光彥晚上起來上廁所發現你們不見了的。”看着他這個樣子。灰原哀哪裏不知道柯南的意思,她突然莫名的慌亂了起來,小臉上也悄悄的生起了一朵紅霞。

不過他們現在站的這個位置背對着月光,所以柯南並沒有發現灰原哀的異樣,一旁的端木軒也沒有發現。

裝睡嗎?我可沒有,不過他動作那麼大,我怎麼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灰原哀心裏有些心虛的想着,她確實是沒有裝睡,但前面端木軒觸碰她頭的時候。警覺的她就醒了過來。

“那還真是巧呢。”知道了原因的柯南有些無語,端木軒也是,這次行動可能會有點危險性,所以他們是不打算帶上步美他們的,沒想到光彥竟然剛好趕上起來上廁所了。

“哼,纔不是巧合呢,這一定是命運的安排,上天都不想你們丟下我們。”抓住了端木軒和柯南偷偷溜出來的光彥很是得意,都已經把自己的行爲上升到命運的高度了。

“喂喂,軒。柯南,我們快點走吧,這裏好恐怖。”步美從剛開始就一直在害怕的打量着周圍,對於她這種小女生來說。這個古堡晚上的氣氛是有些恐怖了,特別是這條被廢棄的小路,都有種恐怖片現場的即視感了。

“是啊是啊,我們趕緊走吧。”光彥本來是不害怕的,但被步美這麼一說,再看看周圍詭異的環境。他心裏也不覺的有些發毛了。

“呦西,我們快走吧,軒和柯南肯定是發現了這座城堡的那個寶藏了,纔會想着晚上溜出來的。”在膽子方面,元太還真是有些無敵了,他本身的膽子並不大,之前碰到死人也會被嚇一跳。

但不管是什麼,只要跟鰻魚飯聯繫上,他就能爆發出十二分的潛力,就像現在,在他眼裏,寶藏已經和鰻魚飯劃上等號了,他滿腦子想的都是鰻魚飯,對於什麼恐怖的氣氛,壓根就沒有什麼概念。

“真是的,我可以帶上你們,但你們千萬不能擅自行動,一定要跟着軒。”柯南有些無奈,不過看元太他們的樣子,他也知道現在叫他們回去有些不現實了。

“恩恩!”元太連忙點頭。

端木軒在旁邊淡笑的看着柯南,柯南那副無奈的樣子還是蠻有意思的。

“柯南,你走前面,我來斷後。”端木軒向柯南打了個招呼,然後自然的走到了灰原哀身邊。

灰原哀依然是那副清冷的樣子,猶如一朵空谷幽蘭,在皎潔的月光的映照下,更是有種神聖不可侵犯的韻味,不過她出來的時候穿的衣服好像有點少了,夜晚的寒風吹過,讓她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