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但‘高山國’的鐵騎還是來了,由十二名洪修帶隊,三十萬大軍兵臨城下……

要知道整個海國,只有我父王是洪級修爲,至於兵力……三十萬,三十萬軍隊都快趕上海國的人口了……”

女子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高山國不想要殺戮,他們說他們並不想要一個廢墟,而是一個健全的港口,所以他們有撤退了,並給我們三個月的時間,讓我們給出正確的答覆……

整個一個國家,將要淪爲高山國的奴隸,父王三日未眠,只想出了一個辦法。

聽說……聽說虛靈國有一個王子,就在高山國大軍壓境的時候,發來一封信件,裏面說如果……如果把我嫁給了他,他們虛靈國就會允許我們海國成爲他們的附屬國,並且不會強迫我們做我們不願意做的事情。

我想……我想這是個很好的辦法。”

女子抿了抿嘴,別過頭去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

王昃的眼皮卻抖動兩下,他能感覺出這個年輕的女子,正爲了自己不可測的命運而苦惱。

可王昃沒有一絲一毫憐香惜玉的覺悟,直接撇嘴道:“白癡!”

海國公主一愣,轉過頭來疑惑的看着王昃。

王昃說道:“我是說,你,還有你的父王,都是白癡!”

“這……”海國公主大驚失色,趕忙說道:“貴人……貴人若是說小女子……還行,但千萬不要說我的父王……”

“哼,”王昃撇嘴道:“哎呦,還挺孝順?不過你父王就是個白癡,這跟我說不說沒有太大的關係。”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海國公主明顯有些氣憤了,撅着嘴問道:“貴人……貴人爲何如此妄語?”

王昃道:“這還不明顯嗎?你們爲了對付一隻狼,卻把自己扔進了虎口之中,說實話,還不如被狼咬死吶!”

海國公主一愣,顫聲說道:“我……我不明白……”

王昃攤手道:“這有什麼不明白的?我來問你,虛靈國強大,還是高山國強大?呵呵,顯然是虛靈國吧?他敢單憑一封信就保你全國,顯然是不把高山國放在眼裏的,我說的對不對?”

海國公主點頭道:“虛靈國是大陸上三個最強大的國家之一,高山國……高山國自然是比不上的。”

王昃又道:“那我再問你,你們一個偏遠小國,雖然小,但畢竟人數還算多,思想也算統一,而且有你父王這種當了很多年的王,能起到一定的平衡作用,這樣一來,只要高山國需要用到你們,顯然就不會趕盡殺絕,而一旦如此,你們其實就有了跟高山國討價還價的機會,或者說……你們可以因爲高山國的並不強大,而擁有‘協商’的權力,你說是不是這樣?”

海國公主又是一愣,抿着嘴說道:“好像……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王昃道:“高山國要用你們,自然投鼠忌器,而你和你的父王也能……呵呵,稍微安全一點,起碼不會被在明面上殺死,呵呵,別問我你們爲什麼有生命危險,但凡侵略了一個國家,若不是將這個國家的精神領袖殺掉的話,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海國公主明顯被嚇了一跳,微微向後退了一下,嘟囔道:“那……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王昃繼續道:“先不管你們怎麼辦,先看看你們的白癡舉動好了,明明……被高山國侵略的話,你們還有討價還價的能力,你和你父王也有活下來的機會,但若是成爲了虛靈國的屬國……哼哼,這虛靈國離你們海國很遠吧?”

海國公主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中間夾着這片沙海,正因爲如此,父王纔會想到這個辦法,距離這麼遠,虛靈國自然……自然不會把我們怎麼樣的。”

王昃嗤笑一聲,說道:“那我再來問你,那虛靈國的王子要娶你,難道真的就是很喜歡你?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他見過你嗎?”

海國公主已經有些迷茫了,下意識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見過……信上就說,久聞……久聞我的美貌……”

王昃故作恍然,說道:“哦,那就是說,那個虛靈國的王子是個大笨蛋,大花癡,僅僅因爲聽說你長得漂亮,也就是說僅僅爲了一個只聽說過的漂亮女人,就準備跟一個雖然不太強大,但總算是個大國的高山國爲敵是吧?呵呵,你真的有那麼漂亮嗎?漂亮到要讓人拿整個國家的國策去交換?”

海國公主臉一紅,直接把頭低了下來去,嘟囔道:“我……我不知道……”

王昃呵呵笑道:“其實吶……有句話叫做‘交淺言深’,是一個忌諱,我們剛認識不久,按道理我不應該說那麼多,只是……根據我以往的經驗,那個虛靈國絕對沒安好心,你海國遠在海角,自以爲天高皇帝遠,安枕無憂,卻接連被高山國和虛靈國都看上了眼,這是爲什麼?具體裏面的原因還需以後才能知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你們成了虛靈國的屬地,那麼接下來虛靈國肯定要往這裏派大量的士兵,把你們國家當成‘前哨戰’,大國來兵,肯定不會對你們的人民太過友好,而且如有一日戰事一起,那麼……傾巢之下焉有完卵?你們國家又還能剩下什麼?”

王昃的猜測並非沒有根據,想當年……米國駐軍中東地區,就是看中了石油,導致接下來的幾十年裏面,米國間接的控制這世界的油價。

而看看那些人民的生活,在抗爭到自由之前,可謂是水深火熱。

接着,王昃突然神祕一笑,說道:“而且……你真的認爲,你可以平安的到達虛靈國嗎?”

海國公主還沒有從之前的分析中清醒過來,又突然聽到這句話,猛地一驚,慌張的問道:“難道……難道會有人來殺我?”

王昃笑着搖頭道:“公主你說錯了,不是有人要殺你,而是……所有的人都有可能來殺你!”

“所有的人?”

“是的,比如高山國,他們作爲對你們海國勢在必得的人選,自然會想到來此處將你截殺,這樣你們海國自然就不能跟虛靈國聯姻。至於虛靈國……他們若是殺了你,那更是一勞永逸,可以直接把殺你的事情嫁禍給高山國,這樣他們甚至有了對高山國出兵的藉口,說不定……這纔是他們發出聯姻信函的原因!

再說你們海國,雖然國小,但也一定五臟俱全,而且會有很多瘋狂的自詡的愛國者,他們顯然也是不想讓你到虛靈國聯姻的吧?既然說不聽你父王,那便來殺了你不是更好?

還有,你不是說還有其他兩個超級大國嗎?呵呵,如果你們海國真的擁有連你們自己都不知道的價值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派出一些人手,來破壞這場聯姻,所以……現在是全世界的人,都有理由有可能來殺你哦!”

海國公主終於坐不住了,手中的茶具也不再鼓動了,直接癱軟的坐在席面上,低下了頭,好似全身的力氣都沒抽光了。

嫡女狂妃:世子要強嫁! 沉吟了一陣,海國公主突然苦笑了一聲,很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本來請貴人同行是想多聽貴人教誨,不想……卻是害了你……”

王昃愣了一下,歪着頭看了海國公主一眼。

他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在面對生死之間,第一件事竟然是要向自己道歉。

不得不說,這種心性讓王昃有點小感動。

“呼……”輕輕呼出一口氣,王昃先是轉頭看了一眼女神大人,發現她果然是一臉的無奈與氣憤,手也不停的在王昃的腰間掐啊掐。

但顯然,她同意了。

王昃這纔對海國公主說道:“那……公主,面對這樣的事情,你想沒想到對策吶?”

海國公主無奈的搖了搖頭。

王昃笑道:“既然想不出來,爲什麼你又不問人?”

海國公主一愣,剛想說我能問誰,卻看到王昃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猛然醒悟,急忙說道:“貴人……貴人您是要救我?”

王昃道:‘救……談不上,但卻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現在即刻返程,如果運氣好的話……我們應該是能夠回到海國的。”

是的,現在就連王昃都不敢確定,自己這行人是否能走回去。

拋情棄愛:總裁,請負責 他轉過頭,透過白紗看着外面的海一樣的黃沙,微微眯起了眼睛…… 江陵城屹立於長江上游,樓上黃色錦旗迎風飛舞,黑色袁字躍然旗上,俯身望去,城下屍橫遍野,丟了主人的戰馬四處奔走,有些則處事不驚,低頭下來咀嚼帶著血色的雜草,司空見慣的牲口們感覺不到戰爭之暴酷。

「大都督,是否追擊!」甘寧殺得性起,不想就此放過張飛。

「喪家之犬,不必窮追,速速收拾軍馬準備入城!」周瑜心裡想著速占江陵,然後整備兵馬趁勢攻打襄陽。

眾將得令,聚攏兵士得三萬餘人,先鋒官授命驅馬城下。

「樓上守將聽著,大都督己擊退叛兵,速速打開城門放我等進城!」周泰仰頭望向樓上,臉上浮岀友善笑容。

咔嚓!

周泰只覺得頭頂微震,白色箭頭在額上晃動,腦門立馬垂下汗來,何人箭法如此神通,樓上距此百米,竟能一箭射穿盔纓。

「這是何意?」先鋒官怎能懼死,周泰頂著喪命風險昂頭大喊。

「沒有袁盟主調令,一兵一卒不可入城!」黃忠此時已經搭穩第二根箭,只要對方稍有異動,立見穿心而死。

周泰將頭盔摸下來,撥岀箭羽往地上一丟,驅馬奔向周瑜彙報情況。

得到這個消息,周郎臉色煞白,死傷數萬將士,換來的竟然是無法入城,袁尚這是上演哪岀。

「我看城上守軍不多,要不末將帶兵攻進去!」甘寧抖了抖韁繩,那馬前蹄騰空,髦毛飛揚。

周瑜猶豫片刻,魯肅驅馬擋在甘寧前面,生怕眾將一時衝動釀成大禍。

「不可強攻,我軍剛剛惡戰一場,兵士疲憊,就算以眾欺寡取下城池,亦得不償失!」

「子敬,我取江陵進逼襄陽,有何不可?」周瑜滿腦疑惑,張飛所部被擊敗,整個荊州幾乎沒有能與江東軍匹敵的部隊,為何不能兵進江陵。

「公瑾糊塗啊,數萬倭兵退回海島,此刻正途經我江東要地,你若與袁尚為敵,他們得知消息趁勢改入江東,將置主公於何地?」

「況且朝廷水軍雖敗,騎兵尚在在,狙殺曹操的消息遲遲未傳岀來,襄陽城高牆厚,憑我們這三萬水兵又無後應,如何攻得下!」魯肅對局勢看得明白,如果說是袁尚有意為之,必然有高人岀謀划策,不排除卧龍與鳳雛。

「子敬的意思,江東拼死拼活,到頭來一無所獲,反倒成全了袁尚?」聰明一世的周瑜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局勢會變成這樣。

「不不,戰勝曹操保住江東,是我們最大的勝利,如果袁尚能統領荊州之地與主公聯盟,西面屏障則更加牢固,到時候分兵兩路,可共取中原!」

「那玉印呢,還有劉備簽下的交割協議,成了一紙空談么?」

「這些東西只能作證物,對於強大的對手來說就是一紙空談,倘若有一天,我們強大到可以輕取荊州,它們便是我軍出兵西進之最佳理由!」

魯肅這番話雖然不中聽,卻扼住問題要害,讓周郎心血翻騰氣脈不暢。

「大都督,你怎麼了?」主帥在馬上搖搖欲倒,周泰急忙翻身下馬上前扶住。

見周瑜突發不適,魯肅不敢多說,也跟著下馬過去探望。

「那撤兵吧,回江東要緊,以防倭宼言而無信,袁尚的腦袋暫且記下了!」周郎剛說完,便覺腦仁刺痛,在二人攙扶下落地,隨後倒在周泰懷裡昏厥過去。

「撤,撤退!」

主將這一倒非同小可,甘寧立馬調來車駕,眾將護著周郎丟下二萬屍體急速向江津撤退。

「還算識趣!」黃忠收起弓箭,嚼動銀須,等江東軍一走,派岀人員岀城稍做打掃,屍體堆久了容易引發瘟疫。

「城西那波人怎麼辦?」魏延拍了拍城牆,南門之事就算了結。

「他們願意等,就讓他們等唄,誰知道盟主什麼時候來,走,午飯時間到了,先吃飯,吃完飯渡江報喜!」

公安水寨位於長江南岸,與江津隔水相望,對岸戰況時實監測彙報至盟主大營中。

「報,張飛潰敗,繞城而走,向東南華容縣退去!」

「主公,周瑜未敢攻城,引兵撤回江津!」

「江東水軍盡數登船,向下游退去!」

一件件喜報都屬意料之事,龐統,孔明悠閑自得,唯有袁尚坐地不安,他擔心的是劉備在桂陽能不能就範。

如果真的活捉昔日結義大哥,怎麼處置最為恰當,是件絞盡腦汁的事。

「為了以絕後患,是不是可以…」明知主公無法接受,龐統還是說出口,因為這是最好的選擇。

孔明暗地推他一把,唆使明主變壞,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

「殺劉備容易,後果卻是無法承擔,你我將背負殺賢的天下罵名!」劉備這個人,連曹操都不敢殺,如何輪得到自己,對方又是堂堂皇叔,袁尚搖搖頭。

「如果怕他再岀來搗亂,還有一個辦法,囚禁!」主上仁慈德厚,拒採用非常之法,龐統只能獻上中策。

孔明微皺雙眉,為何非要樹敵,懷柔之策不好么?

「囚禁玄德兄,置趙關張於何地,他們三人個個武藝高強如龍似虎,不是一般人能控制得了的。」袁尚想想都怕,趙雲明理,另外兩人未必見得,說不定哪天光天化日把他腦袋取下來當尿壼。

「哎,那還是孔明兄來吧,在下將郎才盡!」在龐統心裡,如果袁尚執政荊州,劉琦在便可,若有朝一日劉琦不在,劉備是最大的危脅,況且他麾下猛將如雲,有發展壯大的資本。

龐士元的想法在袁尚看來實屬正常,想當年在河北時,剛剛繼任大將軍,因為沒有對二位哥哥下狠手,導致鄴城之變,那時要有龐統半分歹毒,鞏固實權,穩住河北局面,糾集敗軍嚴築江防,假以時日,天下定然不會是此般局勢。

然而今天的局面又不一樣,荊州並非姓袁,冶理荊州多半要靠劉琦之影響力,如果將劉備安插進來,讓其與劉琦相互制衡,也不失為良策。

「給他個刺史當吧,一個主兵,一個主政,我們只需控制財政收入與府庫便可,軍中重用黃、魏、霍,府中提撥孫、糜,兩位軍師總覽機要,領參軍,巡察,足以掌控局勢!」綜合過往經驗,袁尚總結出一套管理辦法,與現代企業管理相似。

看來主上是越來越聰明了,兩位軍師不禁暗自嘆服,能夠總結經驗,舉一反三,實屬不易。

「只能這樣了,名為重用實則利用,讓他們去爭,不爭就容易出現一家獨大,反而不好控制!」龐統總算輕鬆下來,找到辦法就好。 車隊向反方向緩緩行去。

因爲沿着來時的道路返程,所以路途倒是變得容易了很多。

兩天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王昃在這兩天之中,乾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嘗試的進入到小世界中,看看那裏到底怎麼樣了,可惜他還是失敗了。

ωwш •ttκá n •Сo

探索過程中,還拿出了各式各樣一大堆的東西,其中銘角被女神大人發現,瞬間被搶了過去。

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銘角,但女神大人竟然會使用。

就看她拿出其中最小的一個,也有人的手臂大小。

摟在懷裏,雙手從銘角的背後掐在一起,幾個法印瞬間打出,就看那銘角猛地顫動了一下。

又不像是顫動,就好似……消失了,又突然出現了,所在的地方扭曲了一下。

而同時,王昃發現那銘角竟然是小了那麼一點點,雖然肉眼很難看出來的一點。

“咦?你竟然能使用它?快教教我怎麼弄~”

王昃趕忙爬了過來,抱住女神大人的大腿就不鬆手。

女神大人歪了歪腦袋,然後很賊的問道:“這個嘛……這個東西你還有多少?”

顯然,如果剩的少了,那女神大人就不會把方法教給王昃了。

王昃翻了翻白眼,心中暗道,這個小心眼的臭女人!

嘴上卻笑道:“多着吶,跟小山一樣!”

女神大人疑問道:“真的?”

王昃趕忙又拿出幾個銘角。

女神大人咳嗽兩聲,說道:“哦,這樣我就想起來了,是這樣的……”

原來……女神大人的方法,對於王昃來說根本沒用。

她是已經體會到時空之力了,自然對這種蘊含空間力量的銘角知道怎麼去吸收。

說白了,就是先用空間之力去‘激盪’它,它就會做出‘反饋’,同樣爆發出純正的空間之力,再被女神大人吸收。

而王昃根本就控制不了空間之力,這倒不是說他沒有,而是……他的力量沒有哪個是聽話的。

嘆了口氣,知道這種好玩意自己是無福消受了。

但王昃又帶着一點疑惑。

爲什麼……此次拿出來的銘角,表面都更加光滑了?就好像是一個棱角分明的冰塊,慢慢融化了一些,圓潤的一些……

真是怪事。

這兩天中,第二耗費王昃時間的,就是做飯了。

沒錯,就是做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