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了,小孩子家家的問這麼多幹嘛,有這個時間,還不如進去給我好好修煉……”。

“好吧,那師姑,我進去修煉諾……”無奈之中,我只好回到屋裏,繼續我的修煉大業。

要想獲得能夠和妖魔鬼怪抗衡的力量,這修煉是必須的,雖然修煉是那麼的枯燥無味,但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

……

幾日過去。

穆溪水有點狼狽的找到了我和師夢瑤。

看到穆溪水那狼狽的樣子,我直接問她這是怎麼回事?

她直呼,“那不是行屍,那是殭屍!”。

隨後穆溪水說起,她說那天她回去之後,就組織了一幫人前去那個古墓滅屍。

他們按照這個師夢瑤說的,那上配槍和佩刀就衝了進去。

那知道這一進去,就撞見了這個殭屍,當時他們以爲是行屍,就拿着佩刀去和這個殭屍搏鬥。

那知道這配刀砍在這個‘行屍’身上,發出“邦邦”聲音。

頓時她們一陣大驚,瞬間她便意識到不對勁,這絕不是行屍,而是殭屍。

於是她就叫大家逃,殭屍依舊被衆人激怒了,瞬間就死傷了數人,她也是好不容易纔逃出來的。

聽了穆溪水的訴說,師夢瑤眉頭緊鎖,暗道,這個世界上真的出現殭屍了……。

世間,對殭屍的記載,絕對要少於鬼魂,殭屍在世人眼中,也多是港片裏面,那種穿着清朝服飾只會一蹦一跳的屍體。

但真正知道殭屍的人,絕對不會這麼認爲,認爲殭屍只是一隻只會蹦跳的屍體。

殭屍可比一般鬼魂強大太多了,鬼魂好對付,乃是有着很多符咒能直接傷到他們,而殭屍則不同,一般的符咒,對其根本不起作用。

殭屍,本身刀槍不入,難以消滅,而且,還力大無窮,真正的打起來,比那些猛獸厲害不知道多少倍。

一隻殭屍,沒有絲毫法力的殭屍,徒然就可以生撕猛虎!

殭屍以血爲生,十分嗜血,比那些鬼魂的危害性大太多了,一般鬼魂,不會那麼主動去找人,一般是人走到它的地盤了,它纔會想方設法殺人。

而殭屍可不同,人類在他們眼裏,就好像食物一般,他們餓了要進食,進食則會去殺人,就這麼簡單嗜血殘暴。 殭屍與鬼魂相比較,在同等情況下,我覺得這個殭屍更強。

其實,在我國明間鬼怪故事之中,殭屍和鬼魂是一對很奇怪的組合,都說鬼魂乃是人死之後。魂魄所化,而殭屍,則是人死之後,肉身所變(俗稱屍變)。

鬼魂乃是靈魂體,能在空中自由飄蕩,便又被人們稱作阿飄,能穿牆,來去無蹤。

殭屍乃是肉體屍變而成,刀槍不入,力大無窮,能斷石分金,威力巨大。最大的特點,便是以血爲食。

無論是殭屍,亦或者鬼魂,幾乎都是人之敵。修道之人,以除去他們爲己任。

穆溪水再次來到我們這裏,跟我們講起古墓殭屍事件之後,無論是我,還是師夢瑤都重視起來。

之前,師夢瑤只以爲那古墓之中乃是行屍,而非什麼殭屍,現在看來。是殭屍的可能性很大呀。

我看着一旁低頭沉思的施夢瑤對她說道,“師姑,如果這真是殭屍,該怎麼辦?你可以有對付殭屍的辦法?”。

明間有很多關於對付殭屍的辦法,什麼黑狗血呀,糯米呀。

這些我都不是很相信,遙想一下,殭屍以血而生,以血而食,黑狗血也是血,它怎麼可能怕血,固然有人說,這個黑狗血乃是極陽之物。

殭屍乃陰物,陽物剋制這個陰物,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且不說。這是黑狗血是不是陽物,淡淡這個陽克陰,就不是一個完全正確的說話。

陰陽之道,相生相剋,不能說誰絕對剋制誰,陽可以剋制陰,相反,陰亦可以剋制陽。

他們兩者之間孰強孰弱,得看具體的情況,陰大於陽,則固然陰剋制陽。反之亦是如此。

最後,說道這個糯米,說糯米能剋制殭屍什麼,乃是因爲一個民間傳說,傳說,有人看見殭屍路過一片糯米田,這殭屍繞開那糯米田而走,好似怕了一般。

於是,這件事就傳開了,這傳呀傳的,就變成了殭屍懼怕糯米,這個糯米可以消滅這個殭屍。

很多東西,你繞開它,不願去觸碰它,並不是說你就怕了它,也許你內心深處就不喜歡這個東西,不願去觸碰呢?

殭屍這種情況,我想也是這樣,只不過,殭屍不太喜歡這個糯米,並不代表,這個糯米什麼就能消滅殭屍。

師夢瑤聽到我詢問,嘆道,“如果真是殭屍的話,那就有點頭大了,我出道這麼久,可從未遇到過殭屍,要讓我處理,我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師夢瑤這話說得不假,她出道這些年,走南闖北的,滅殺的鬼魂不少,但這個殭屍,還真沒有殺過……甚至於連遇都沒有遇到過。

“師姑,你沒遇到過,你學道的時候,總該學過如何滅殭屍吧?”。

修道之人,不單單是修身養性,作爲一個道士,便已經註定他這一生要和鬼怪打交道。

人們對於鬼怪的態度一直是沒殺,要知道有這麼一句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因而,作爲一個修道之人,在修身養性之外,還必須得掌握除魔手段,什麼抓鬼驅邪呀,什麼斬妖除魔呀,這些都是修道之人必備的技能。

殭屍乃是妖魔,是修道之人的首要大敵,師夢瑤作爲一名修道之人,還是以爲道行頗深的修道之人,沒理由不知道如何消滅這個殭屍。

然而,師夢瑤卻是這麼回答我的,她說,“這個呀,我學得不是很精,畢竟嘛,我們在學的時候,我那師傅就說,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出現過殭屍,因而這個如果消滅殭屍這課程,便成了自學課程,感興趣的可以自己去看看,我們首要的學習任務,還是放在這個修身之讓,其次是抓鬼……”。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一陣無語,聽她這麼說,給我感覺好像,學道之路,就好像上學一般,還分成修身課、抓鬼課、滅僵課之類的。

給我的感覺,就好像說,施夢瑤修道那會兒,就好像我們在學校上課一般,上午可能是修身課,下去便又可能抓鬼課什麼的。

隨後,我對師夢瑤說道,“師姑,那該怎麼辦?難不成我們就這樣,看着那個殭屍爲非作歹,而置之不管?要知道,也許現在他們在古墓之中,難保,他們不會從古墓之中出來,到時候,那便是一場災難……”。

“殭屍衝進人羣,廣想想就讓人一陣後怕,簡直不敢想呀!”。

我這麼說,這個師夢瑤自然也知道,這件事情危險性以及危害性。

因而,開口對我如此說道,“這個嘛,我自然知道,不能放任這羣殭屍不管,正所謂正邪對立,搏鬥終生,既然我們是這個正,那便要必須對得起這個正字!除邪乃是我們義不容辭的義務!”。宏諷妖技。

隨後,師夢瑤又說了這麼一句,“也好,這麼些年,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殭屍,正好這次遇到了,那我們就進去瞧瞧,瞧瞧這個殭屍有何能耐”。

師夢瑤看上去雖然很自信,好似一幅我可以對付殭屍的模樣。

但是不要忘了,她在學道那會兒,基本沒有怎麼學過如何滅僵。

因而,我頗爲擔憂的對其說道,“師姑,你有把握對付殭屍?”。

“這有什麼,不就是殭屍嘛,雖然我沒怎麼學,但這個原理我還清楚的了,其實無論抓鬼,還是除僵,都差不多……”。

聽到她這話,我只好打消了心中顧慮,師夢瑤這個便宜師姑,有多大能耐,我還是清楚的。

陳三章的師公,也就是那個非萬里挑一的曠世奇才不收的修道高人,也就是師夢瑤的師傅。

既然之人收了師夢瑤爲徒,那麼也就足以說明,這個師夢瑤的資質奇高,雖然她的年齡看上去很年輕,年齡相貌,絕不是判定一個強弱的標準。

隨後,師夢瑤對穆溪水說道,“穆警官是吧?”。

穆溪水聽到她這話點了點頭。

然後,師夢瑤繼續說道,“那就勞煩穆警官帶我們去那古墓走一遭諾?”。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指着自己,大驚道,“師……師姑,怎麼,我也要去?那可是是殭屍誒,我在學道一個來月,你就叫我去對付殭屍?”。

“別廢話,有我在你怕什麼,難不成你認爲我保護不了你……”。

“不……不是……”我急忙說道。

“那不就對了,十三呀,師姑跟你說,我帶你去是有目的,你想你學道也一個來月了,好不容易來了一場實戰教學,你不去多可惜,再說了,殭屍可不這麼好遇到了,說不定,你一生還遇不到一會呢”。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很是無語,有得人,把撞鬼當做災難一般躲着,而有的人,卻巴不得天天撞鬼……。

師夢瑤見我傻愣着,說道,“好啦,別給我傻愣着了,一句話,去不去……”。

聽到師夢瑤這冷冷的話,在看到她那副冰冷的面孔,我瞬間便說道,“去……去……去!”。

“對嘛,這纔是我的好師侄兒,放心好了,有你師姑我在場,不會有事的……”。

大王有命 聽到她這話,我只好在心中暗暗祈禱,但願吧。

隨後,師夢瑤對穆溪水說道,“走唄,穆大警官……去看看你嘴裏說的這個殭屍唄”。

穆溪水聽到師夢瑤這話,只好點了點頭,然後帶着我們向着那座古墓進發。

古墓,何謂古墓,乃是古代人之墓,這樣的墓穴,一般都有一定年月了,因爲年代久遠的緣故,這樣的墓穴之內,便有很多古董,這也是趨勢盜墓賊們,不怕危險,一個個衝進去的原因。

我們這個縣,你想既然能有這麼一個古戰場,還差點生成了死亡之地。

有那麼幾座古墓也並不奇怪,這隻能說我們縣城,歷史悠久,有着古蹟存在。

其實,要不是那些盜墓賊,穆溪水他們還不知道,哪兒有着這麼一座古墓。

這座古墓,在我們縣城的東面,出了縣城一直往東面走,縣城東面是一座又一座的山,這山要比一般大山小,又比一般的丘陵大,介於大山與丘陵之間吧。

我們徒步走了很久,走到幾座山相接的地方,在這個地方,有着那麼一個小的平地,說是山谷,又有點不恰當。

反正就是那麼一個小的平地,我們到的時候,看到這個小平地上被人挖了一個洞。

這個洞不大,也不小,正好可以容納人,人完全可以通過這個洞。

很明顯這便是那些盜墓賊爲了盜墓,挖出來的盜洞。

來到這盜洞面前,我能看到這周圍的泥土很的混亂,還有就是,盜洞周圍的泥土上,有着一些血跡,這些血跡把泥土染成紅色。

看着這些血色泥土,我很久便知道這些血跡,應該是那些盜墓賊留下的,看來他們進去的時候,死傷慘重呀。

看到這些血跡,我心中難免忐忑起來,殭屍這東西,可比我遇到鬼魂強大太多了,還是小心爲好。

“就是這兒?”師夢瑤對穆溪水說道。

穆溪水對師夢瑤微微點了點頭。

接着便看見師夢瑤環視了一下週圍,覺得沒什麼問題,便說道,“我們要進去,看來得從這個盜洞進去……”。 穆溪水聽到師夢瑤這話,微微點了點頭,的確想要進入,則必須從這個盜洞進去。

接着,師夢瑤說了這麼一句,“我走前面。先進去,你們在後面跟上來……”。

說完,師夢瑤便跳了進去,很快這個師夢瑤便跳進了盜洞的底部。

我在盜洞外大聲對其喊道,“師姑,沒事吧?”。

“沒事,你們跟着下來吧……”。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看了看一旁的穆溪水對其說道,“穆警官,你還進去不?”。

我想着穆溪水已經進去過一趟了,便問出了這樣的話來。

穆溪水聽到我這話,對我說道。“還是再進去看一看吧,畢竟,我也進去過一趟了,給你們指路也是好的……”。

聽穆溪水這麼一說。我微微點了點頭,這也不錯,有她這個進去過的人指路幫忙什麼,定能事半功倍。

於是乎,我和穆溪水兩人分別跳了下去。

羽·赤炎之瞳 一跳進去,我才發現這個盜洞還挺長的,起碼有十米左右的長度吧,看來這個墓穴有點深呀。

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覷呀,有時候,古人的智慧,簡直讓我們這些現代人望塵莫及。

比如這些古墓,這些古墓的建造設計,絕對要比我們現在這些墓穴豪華太多了。

不說這些了,這些不過是一些題外話而已,只是我的一番感慨而已。

從盜洞一直往下,便是這個墓穴,一我才愕然發現,這個墓穴居然如此之大!超乎我的想象。

墓穴之內,是一個寬敞的小室,四周的牆壁,是厚厚的岩石,這些岩石完全是古人智慧的結晶。

居然把岩石這種東西。想瓷磚一樣的貼在牆壁之上,要知道這些牆壁,不過是一些泥土而已。

師夢瑤看着我看着這些岩石傻愣着的模樣,用手搓了搓我,對我說道,“幹嘛呢?這裏不過是一個偏室而已……這墓穴打着呢?”。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驚訝得“啊”了一聲,這麼大的一個空間,只是一個墓室呀。

接着我看了看身後的穆溪水,好似在詢問她,師夢瑤說的是不是真的。只見穆溪水對我微微點了點頭。

看到穆溪水點頭,我只好暗道,“好吧,這麼大的空間,只是一個墓室而已……,好吧,我接受了”。

隨後,師夢瑤指着不遠處的一個石門,對我們說道,“走唄,去其他墓室看看,我到想看看這究竟是誰的墓穴,居然有如此規模……”。

隨後,在師夢瑤的帶領之下,我們三人小心翼翼穿過了石門,進到下一間墓室。

下一間墓室和之前那間幾乎一模一樣,沒有什麼差別。

唯一的差別,就是這個墓室裏面,有着兩道門。

看到這兩道門,師夢瑤轉身回來,看着穆溪水,問道,“你們上次進來的時候,是走的那道門?”。

穆溪水聽到師夢瑤這話,指了指右手邊的那道門,說道,“這道……”。

接着師夢瑤繼續問了句,“然後就遇到殭屍了嗎?”。

穆溪水點了點頭。

隨後,師夢瑤拍手而道,“好,那就走左邊這道……”。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剛邁出的要往右手邊走的步子,立馬停了下來,一個急剎車。

艹,我還以爲師夢瑤會說,我們往右手邊這道門走呢,畢竟,我們下來是想滅殺殭屍的,只要要往有殭屍的那邊走呀?

拿知道這個師夢瑤居然選着了左手邊這道門。

本來我還想問爲什麼的,那知道師夢瑤率先做了解釋,她說既然和這個右手邊,她們已經去過,那麼去這個左手便看看也無妨了。

有些人的邏輯,你很難琢磨,至少,有時候,我覺得這個師夢瑤的邏輯就很難琢磨,讓人猜不透。

既然,這個師夢瑤選擇了左手邊的這道門,那便有着她自己的理由吧。

因而,我們只好跟在她的身後,進入了左手邊這道門。宏諷序弟。

進入之後,愕然發現這件墓室跟之前的還是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便是有着三道門,當然其中有一道是我們之前進來那道。

現在又到我們選着的時候了,左手邊這道,還是右手邊這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