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看時間竟然已經是晚上的七點了。

“小蝶,我們去拍賣會吧!”

接過還在不斷啃食這鮮活心臟的兒子然後叫上朵朵便朝着另一個賣場而去。

小蝶帶着我們出了賣場,這個時候小蝶和兒子才脫下了人皮面具,我頓時覺得還是本來的面目好看,兒子那粉嘟嘟的小嘴此刻已經是血紅一片,不過我早已經習以爲常了。

朵朵停在我的肩頭,我也是將她的眼鏡給摘了。

拍賣會是在一個類似西方古鬥牛場樣子的建築物裏,不過這個建築物比起西方古鬥牛場要小一點,而且格局也完全的不同。

當我走進去的時候,也是被這樣的佈局給震驚了,這個拍賣場此刻已經坐滿了,而且整個拍賣場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四周都是露天的椅子,但是隻是一層是露天的椅子,在其上還有二三層,每一層都是圍繞着這個環形修建而成的,一間間的房間緊密相連在一起。

這會兒那些露天的站臺已經完全沾滿了各種人妖鬼魔。

在入口處站着兩個足足三米高大的大鬼,這隻大鬼在看到凡兒的時候原本一臉威嚴的臉上突然顯現出了敬畏,對於這樣的表情我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兒子扯着我的耳朵,就如駕車一般的我們來到了大廳之中,這個時候我四處張望也沒有看到呆爺他們。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影子。

“楊公子,請跟我來!”

我臉色大變,因爲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人,但是這個聲音卻是這般的真切。

這個時候兒子板着我的耳朵。

“左轉!”

豪門閃婚:偏執老公追上門 我頓時一揉眼睛,這纔看到了眼前那道影子的點點痕跡,只見眼前的這個人就如是一團微微顫動的空氣一般,要不是兒子爲我指路我根本就看不見。

“哥哥,這邊!”

朵朵這個時候也是飛到了前面爲我們帶路,小蝶則是挽着我的手臂,示意我放心。

雖然還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影子一樣的人物是什麼人,但是我想應該對我沒有任何的壞處,跟着這個影子一直走到了大廳後面的入口,這裏守門的是兩個人首馬身的怪物,他們看到我們來到都是十分恭敬的行禮,然後打開電梯。

那個影子沒有再說其他的話,我就這樣一直跟着他走到了二樓,不得不說這裏真的很大,單單我走過的這段距離就已經足足有三十多個房間,而且我估計像這樣的地方沒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恐怕也是沒有機會進入的吧。

跟着那道影子我走進了一間足足四五十平米的房間內。

一進門我便看到了葛青峯和八兩叔已經坐在那裏,在他們身邊坐着的還有呆爺、軒爺、馬通天等人。龍則是站在一邊,透過那層玻璃,看着整個拍賣大廳的情況。

(本章完) 來到了這裏我才發現,拍賣會已經開始了足足十多個小時了。

重生之巧媳婦 原來鬼域之中的時間和現實世界是不同的,他會隨着進入的陰魂多少而延長和減少,自然就是到如今也沒有哪個陰陽先生敢說自己能夠掌握這個時間差,畢竟在這個時間上有着太多的爭議和誤差。

而讓我沒有想到是,馬通天和軒爺二人也是進到了這裏,不過他們是後面才進來的,我之前並不知道,這會兒正逍遙的坐在那裏喝着茶。

在和八兩叔他們說起的時候,我還聽到了一個關於時間差的笑談。曾經有一個陰陽先生,他用了十年的時候來專門測量人世和鬼域之間的時間等量關係,最後把自己搞的迷糊了,最終抑鬱而終。雖然這只是一個笑談,但是這足以說明了,鬼域之中的時間是極爲的不穩定的。

其實鬼市就存在於我們生活的真實世界,只是很少人能夠看到,能夠進入,進入的鬼市的人要麼就是妖魔鬼怪,要麼就是陰陽先生,風水大師。如果有平凡之人進入的話,那也是對他極爲不利的,就如廣爲流傳的一個故事。

一個山間的樵夫上山砍柴,看到兩個仙人在下棋,便湊過去一看,一盤棋看完,卻是已經過去了幾百年,手上的斧頭都已經爛了。雖然這只是人們口口相傳的一個故事,但是誰也不敢否定這個故事就是完全虛構的。

所謂黃柯一夢,一夢千年這些故事其實都是真實存在的,而這些對於這些人並不是什麼大機遇,而是一種的災難,這便是他們無意之中因爲一些無名的原因進入了其他的世界之中,而在這些世界之中的時間體系極爲的不穩定,所以便造成了他們一夢千年的傳奇故事。

而就在我們剛纔逛的一會兒就已經過去了足足一天多的時間了。

正在我尋思的空檔,拍賣會的中心有一次出現了一件拍賣物。

這是一個妖怪的屍體,看上去像是一頭蛟龍。

那拍賣臺之前的老者大聲道:“這是一頭陰水赤蛟的屍體,而且這頭陰水赤蛟的魂魄已經被人奪取,所以不用擔心它還會修煉成第二肉身,陰水赤蛟一身是寶,相信這裏就不用我來多做介紹了吧!”

說話之間,老者猛地拿起一個黑色的小錘猛地一敲面前的小圓盤上,頓時一陣古韻之聲響起。

“起拍價,五十萬人民幣!”

我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拍賣,自然十分的好奇,但是當我聽到了五十萬人名幣這個說法之後不禁心中感覺和這裏的環境似乎格格不入。

“哈哈哈,小子,沒見過吧,這就是鬼市的拍賣,其實妖市和魔市的拍賣也差不多,一般這些物品都是用人民幣來兌換,畢竟現世還是人的世界,我們人類有着太多的資源,他們都需要從我們人類來換取,而在現在這個社會什麼最好用,那還不是錢。”

我點點頭,看着趙半仙,聽他的口氣,似乎他去過妖市和魔市一般。

等到後來我去了妖市和魔市之後才發現,趙半仙說的並不是完全正確。

“這頭陰水赤蛟是個好東西,不過我們買了也沒有什麼作用,要是能夠有

一些蟾蜍唾沫賣就好了,這樣就能開始我的新發明了!”呆爺看着那擺在拍賣臺上,巨大的陰水赤蛟道。

自然對於呆爺的研究我暫時也搞不明白,對於這個拍賣會我就是一個打醬油的。

“拍賣會已經快接近尾聲了,近些年已經沒有多少人願意將好東西拿來拍賣了,畢竟能拿來拍賣的東西都十分的有價值,除非是那些手頭急需要錢的人才會這麼做,所以最近幾年拍賣行的生意越來越不景氣了,不過聽說魔市最近出來了不少的好東西,只可惜魔市要兩年纔開一次,不像鬼市和妖市一年一次!”

武傲九霄 叢峯坐在那裏,一臉感慨道。

“再過幾個就是那鬼圖了,只要上了樓的人我估計九成九的都是爲了鬼圖而來,估摸着到最後有可能需要鬼晶來購買!”

八兩叔一臉的凝重。

葛青峯點點頭道:“不過鬼圖這樣的好東西,自然會引起人的瘋搶,我們事務所的財力估計難以支撐。”

我坐在那裏只有聽之任之的份兒,畢竟現在我是一貧如洗,這鬼圖的爭奪我根本不可能插一腳。

小蝶抓着我的手,輕聲道:“相公別怕,曦兒他們一定會幫我們拿下的。”

聽到這話,葛青峯也是點點頭。

我坐在那裏看着樓下那不斷交頭接耳的人,他們有的長相怪異,有的牛頭馬面,還有的甚至有着長長的尾巴,這些都是屬於妖族,比我之前在陰間公寓見到的小青要面善得多,但是一看這些都是小妖。

在看着那坐在一層靠近拍賣臺的一個老者,這個老者渾身都纏滿了繃帶,要不是他那一頭白髮,我完全難以想象他究竟是男是女,多大年紀。

這個時候他擡手沙啞的報出了一個數字。

“五百萬!”

這會兒拍賣臺上是一塊玉石令牌。

“八兩叔,這拍賣的是什麼東西?”

八兩叔仔細端詳了半天才道:“這是一套術法,具體是什麼我卻是沒有聽清楚,不過你看連競價的都沒有幾個,至少不是什麼好東西。到現在位置整個二樓三樓還很少有人出價,我估計都是爲了那地葬之棺的地圖來的。”

我點點頭,最終那塊玉石令牌被這個滿身都纏着繃帶的老頭獲得。

“唉,上峯,這可是一個不錯的東西,滅妖鏡,要是我猜得不錯,這個鏡子應該是壞的,因爲我十幾年前我可是聽說一個道士去子母山降一對穿山甲,最後不但被這對穿山甲分了屍,而且他當時的法器便是這口照妖鏡,聽說還是某個得道高人開了光的,用我們現在話說,就是下了咒,那對穿山甲的妖力也就被這滅妖鏡給吞了,所以我們看到的這個滅妖鏡裏是有妖魂的只要經得起時間的磨練,便可以蛻變成寶器。”

軒爺一邊看着下面的拍賣一邊解說道。

“不錯,我也聽說有過這麼一個寶貝,不知道是哪個想不開的竟然要在這來賣!哎……”馬通天也是一臉的無語。

“一百萬!”

就在我們說話的空檔,龍已經開口了。

看樣子有種勢在必得的架

勢。

我看着拍賣桌子上放着的那口鏡子,足足有人的頭顱大小,而且這面鏡子上有着一條巨大的裂痕,看樣子就像是一面破鏡子一般,但是龍一出價頓時引得了不明真相的妖魔開始出價了,一個渾身都是棕色毛髮的熊妖伸出爪子道:“一百一十萬!”

就在這個時候二樓的一個角落裏也是出現了一個沙啞的聲音。

“兩百萬!”

龍臉色微微一沉,在這裏幾乎很多的人都能夠隱藏自己原本的聲音,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誰出的價。

“有意思!”

龍站在那裏,看了一眼之前出聲的那個房間,隨後報出了一個三百萬的價格。

我在一邊聽的心中鬱悶,一次性就上漲一百萬,真乃是土豪呀,但是經過後面幾次的報價之後我才知道我不是見到了土豪,而是井底之蛙。

隨後這個幾個一直升到了九百萬,最終被龍獲得。

不一會兒便是一個女鬼端着這面鏡子來到了房間,龍將鏡子拿在手上,咬破中指在鏡面之上畫出了一個奇奇怪怪的符文,接着讓我更加難以相信的一幕發生了,當這個鏡子上的符文一顯現出來,瞬間整個屋子都是猛地一顫,下一刻一股磅礴的妖氣從中衝出。

“鎮!”

龍猛地一指按在那鏡面之上,整個鏡面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不一會兒便出現了兩股瘋狂纏繞的妖魂瞬間朝着龍的眉心射去。

“找死!”

龍雙目猛地一顫,一股血紅光芒直接罩住那不斷飛竄而上的兩股妖魂。

就在兩個妖魂不斷纏繞的瞬間,龍瞬間猛地朝着那兩個纏繞的妖魂壓下。

“融!”

一道道妖氣瞬間瘋狂涌入那面鏡子之中,那原本有一條長長裂縫的鏡子此刻完好如初,而且在龍的手上一點點的便小,最後被他裝入了兜裏。

“相公,這便是上品的法器,擁有了兩條妖魂的法器就可以擁有一些奇特的能力,比如那面滅妖鏡便是繼承了穿山甲的形體變化之能,便可以任意大小!”

我點點頭,心中突然想到了我的古長槍,裏面的戰魂絕對不止一條,知道能不能算的上一件上品的法器。

“相公以後也可以去妖域抓幾隻厲害點的妖獸擊殺之後將他們的魂魄封印在兵器裏,這樣相公以後的兵器也能夠蛻變成寶器,到時候激發出兵器之中封印魂魄的某些特殊的能力。”

“小蝶,那斬魂和妖魂有什麼區別嗎?”

畢竟我的長槍之中已經有了楊延嗣的戰魂,而且還有一些戰士的不屈斬魂,如果以後有機會也有機緣能夠將妖魂封印在我那長槍之中的話,二者會不會有什麼衝突。

“不會的,斬魂乃是一種意志,也就是面對敵人所表現出來的勢,這個比妖魂更加的難得,如果一把兵器既擁有不屈的戰魂,又擁有妖魂來輔助成長和蛻變,那這把兵器將來一定能夠蛻變成爲道器。”

道器?我心中頓時激動起來,看着那在龍手上不斷漂浮着的滅妖鏡,突然對我身後的長槍未來的蛻變之路充滿了期待。

(本章完) 【前面一章已經熬夜重寫了,希望大家都能返回重看!】

就在我思考之間,拍賣會已經開始進入了高潮,因爲最後的拍賣物即將出來了!

二三樓的一些人也是有些坐不住開始出手了。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看,上峯,竟然有人出售了一枚內丹!”

馬通天站在那裏,盯着那拍賣桌上的一個煩着紅光的東西興奮至極。

“赤炎獸的內丹?”

八兩叔也是一臉的興奮,葛青峯微微點點頭道:“這可是好東西,不過我們一般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力量,這東西也只有對那些厲害妖魔有用。”

這會兒兒子卻是看着那泛着紅光的內丹兩眼放光。

“粑粑,我要那個,我要……”

我將兒子抱在懷裏,我自然是束手無策,只有看向小蝶。

小蝶溺愛的在兒子的額頭一吻道:“好,既然我們的凡兒喜歡,媽媽就給你買下來!”

說話之間,小蝶按住自己的喉嚨道:“一百萬!”

小蝶的聲音這會兒瞬間變成了一個粗壯的男人的聲音,讓在場的人都是微微一愣。

接着這顆內丹出價的人很多,但是最後被小蝶出了一百顆鬼晶給買了下來!

等擺出下一件拍賣物的時候,那顆赤炎獸的內丹已經送到了我們的包廂,送來的人是一個女鬼,帶着面具,讓我一度以爲是北城的人。

兒子將那紅色的內丹在手中把玩,然後便往嘴裏送。

一邊的呆爺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一個個震驚的神情。

“楊凡,你這個兒子我們事務所可是養不起,這吃法,我們事務所一年就得給你兒子吃垮了。”呆爺半開玩笑道。

“胖子,誰說讓你養了,粑粑麻麻又不是養不起我!”

凡兒一口咬破那紅色的內丹,然後將其中那粘稠的血紅色的液體直接的喝進了肚子。

“好吃!”

吃完了之後兒子不忘冒一句拉仇恨的話。

“凡爺,味道怎麼樣?”

這會兒馬通天跑到兒子的面前,兒子從我的懷裏走了下去,站在馬通天的面前,馬通天連忙蹲下。

“味道很好,不過還是不夠純,還將就了!”

馬通天當即對着兒子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你牛!”

就在大家和凡兒開玩笑的時候重頭戲終於上場了。

“下面將是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地葬鬼圖!”

此話一出,頓時整個拍賣場的人都是沸騰起來了,這些人都是爲了這張圖來得,不管是人,妖還是鬼魔,這次齊聚在冥山鬼市,就是爲了這張圖。

地葬之棺雖然還有很多的人都不相信,但是單單這個名頭就已經吸引了很多的人不遠千里來到這裏。畢竟地葬之棺在陰陽先生的眼裏代表着通往真正陰陽師的道路,在妖魔鬼怪的眼裏是尋找到龍脈的線索,更別說這次的地葬之棺之中還隱藏着九棺的祕密,雖然很少人知道,但很少還是有人知道的。

“地葬鬼圖之中隱藏着通往地葬之棺的準備穴位,意義重大,而且這次拍賣方經過了多次的商議,決定只能用鬼晶購買,好了起拍價一千鬼晶!”

此話一出

,頓時無數的人敗退,畢竟鬼晶極爲的難得,每一個鬼晶就是一個強大厲鬼經過數年才能在自己心臟這個地方凝結出來的最精華的東西,一千顆鬼晶是什麼概念,這個起步價已經無形之中將太多的人拒之門外了。

不過這個對於這個起拍價格,我們卻是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畢竟牽涉到了地葬之棺,那就絕不是一般的物件,而是有着讓妖魔能夠修成神通,讓陰陽先生能夠有機會貫穿陰陽,成爲真正陰陽師的存在,雖然這些都無人驗證,但是往往就是,未知的事件才更加的令人嚮往,令人憧憬。

“一千五!”

就在衆人議論紛紛,搖頭抓腦的時候,二樓中央的一個房間裏喊出了第一次的加價,是一耳光女子的聲音,十分的甜美,光聽聲音都可以判斷出這一定是一個美女。但是在這裏面大多都是經過了聲音處理的,所以或許是一個八十歲的老婆婆也說不一定。

“三千!”

“五千!”

“九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