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重新看到了坐在桌子旁邊的英武偉岸的身軀,兩兄弟雖然明明知道眼前這個男子從容貌上比他們還要小很多,但是依舊有忍

不住要跪倒施禮,喊他一聲大哥的衝動。而且在兩個人的記憶中,大哥離開的時候,正是現在這樣的一個年紀。二十多歲的黃飛虎正好和他們印象中的大哥的記憶完全重合。

就在兩個人剛剛要屈膝的時候,黃飛虎連忙將兩個人扶住了。怎麼看着這兩個人比自己的年紀都要大上很多而且自己還是人家敵國的將領,讓他們給自己行這樣的大禮,還是真的感到過意不去。

“你是我們的大哥麼?”

發現無法跪拜,黃飛豹忽然問出了一個讓黃飛虎感到都好笑的人,從年紀上也能夠看出來,自己明顯比這兩個人都要年輕,怎麼也不可能是大哥啊。不過時間隧道的遊走真的讓黃飛虎恍若在夢中: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這個世界和我身上發生的事情,恐怕沒有人能夠說得清。”

看到兩兄弟詢問的眼神,黃飛虎知道是沒有辦法把事情的經過講清楚的,估計想要讓他們明白,還要將和黃滾說過的話完全重複一遍,現在他可沒有那個經歷,因此輕聲的說道:

“至於我的事情,以後有機會我再詳細和你們說,喊二位將軍進來我只是想要和兩位將軍商量一下。我可能要在軍營中待一段時間,有機會可不可以帶我到各個軍營中去轉一轉?”

“當然沒有問題了!”

哥倆個拍着胸脯保證,黃滾離開的時候也交代過他們了,讓他們對待黃飛虎就像對待自己的大哥一樣。

能夠得到這兩個少將軍的許可黃飛虎感到非常的高興,轉眼間十幾天的時間就過去了。在這段時間中,黃飛虎也把自己的經歷有選擇性的和兩兄弟說了一些。和老將黃滾更多的時候則是說的關於華夏國的事情。

這些日子中,黃飛虎也遊走在各個軍營裏,當看到了商國軍隊的操練和戰鬥的時候,黃飛虎不得不承認,華夏國的軍隊在

土豪金的帶領下實在是比商國的軍隊強悍很多。同樣數量的士兵如果在戰場上遭遇到,黃飛虎斷定,華夏國的那幾個王牌戰部,完全可以將大商國的戰部秒殺。沒錯,就是秒殺!雖然這個詞是孟落日和土豪金等人經常說的,但是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薰陶,黃飛虎也充分領悟了秒殺的含義。

看上去在敵國的邊境上商國陳列了大約近百萬的士兵,但是黃飛虎斷定,只需要華夏國的三個王牌戰隊,就可以將這百萬雄兵殺的找不到北。巨大的差距讓黃飛虎感到吃驚。稍微給其中幾個看上去頗有潛力的戰部指點了一下,果然在幾天的時間中,經過他指點的戰部在戰鬥力上就有了明顯的提高。

黃飛虎的表現都落入到了老黃滾的眼中,他可是喜憂參半,側面的也和黃飛虎打聽過華夏國戰部,以及黃飛虎所率領的神風豹騎的情況。黃飛虎也是實話實說,這更加讓老爺子感到寢食難安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京師殷都城中傳來快報:皇帝陛下召集黃滾會殷都商議重要的事情。在這個時候商議重要的事情,不用說也能夠猜出來是和選擇儲君有關係。如果是從前,黃滾還真的有點不放心離開邊關,自己的兩個兒子恐怕難當大任,但是當看到了黃飛虎的手段之後,老爺子果斷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感到吃驚的決定:軍隊指揮權暫時交給他的義子黃飛龍接管,見到黃飛龍,如同見到了黃滾一樣。

黃飛豹和黃飛彪兩個兄弟也見識到了黃飛虎的厲害,因此不但沒有任何不服,反而興高采烈,磨着黃飛虎一定要多交給他們一些關於行兵打仗和排兵佈陣的事情。

將邊關大軍交給了黃飛虎,黃滾纔算是放心的上路,一路上他就考慮着自己進入到京師殷都城的時候,可能會遇到的事情。見到了土豪金,老將軍也把自己的經過說了一遍,忽然土豪金的眉頭微微的皺起……

(本章完) 第3257章而炎火淵最著名的一種植物,並非是靈藥,是一種沒有任何藥效,也沒有什麼攻擊力的炎火樹。

炎火淵中圍到內圍,到處都長滿了炎火樹,可是炎火樹卻一點用處都沒有,非要說個優點的話,大概就是用來燒火很容易燃燒吧!

所以,炎火樹也算是炎火淵的特色,因為炎火樹的眼色紅似火,因此炎火淵中圍和外圍才會區分的如此明顯!

墨九狸聽到容天跟安老介紹的話,微微挑眉看向前面,已經隱約能看到裡面一片的紅色了,應該就是容天說的炎火樹了!

只是炎火樹真的如他們說的那般,跟雜草一樣沒用嗎?

墨九狸幾人很快來進了中圍,墨九狸從進來看是就打量著周圍的炎火樹,卻發現還真的如同容天說的那般,這炎火樹看著只是尋常普通的靈植,應該說連靈植都算不上,只能是帶著一絲火屬性的植物更貼切!

果然是雞肋的跟雜草無疑啊!

墨九狸收回神識,不再去看那些炎火樹,一路上他們雖然沒有遇到什麼麻煩,但是也沒找到所謂的小旗子!

不過想來容家對少主的試煉,也不會那麼簡單的,小旗子不會放在外圍的!

甚至除了墨九狸幾人外,其餘人都是日夜不停,加快速度前往炎火淵的內圍,似乎他們很確定目標都在內圍一般,就連容落和容天其實也有好幾次想跟墨九狸說加快速度,但是都被安老給打岔過去了!

最後兩人倒也識趣的不再提了!

這不,天一黑,墨九狸幾人又找個地方休息了下來!

容天和容落對視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夜裡,墨九狸正在帳篷內修鍊,忽然間眉頭微微一皺,神識直接向著一個方向探去,雖然在仙界墨九狸不能修鍊,看著跟廢人似的,但是墨九狸從進了炎火淵中圍卻忽然間發現一件事!

她的靈魂力竟然可以修鍊,之前在容城的時候她可沒有這種感覺,開始她還以為可能是炎火樹的關係,但是仔細感應后發現並不是!

後面幾天墨九狸才慢慢發現,著炎火淵中圍內的靈力,要比外圍濃郁了很多,因此她雖然吸收了周圍的靈力,但是靈力進入體內就消失了,也沒見流失到體外,反正就是在她的體內消失了!

但是墨九狸卻驚訝的發現,自從自己炎火淵中圍之後,修鍊的時候靈力雖然沒了,但是靈魂力卻增加了,雖然增加的幅度幾乎可以被忽視,但是墨九狸還是感覺到了!

這讓墨九狸還是有點開心的,靈魂力修鍊本身就很難,哪怕是靈魂力方便的天才地寶,也是極難提升的!

而且,在這個仙界,自己還不知道要待多久的時間呢,靈力修鍊沒有用,修鍊魂力也是好的,哪怕她的魂力已經很強大,既然能修鍊,那就說明還不夠強悍!

再說能修鍊,總比自己在仙界不能修鍊,踏實一點!

天知道她來到仙界的這段時間,雖然終於過上了不用每天提升實力變強的日子, 看到了土豪金臉上忽然露出了憂色,黃滾呵呵一笑:

“怎麼,土豪金將軍是害怕我老人家會把你舉報出來嘛,哈哈!”

房間中迴盪着老爺子爽朗的笑聲,能夠讓赫赫有名,甚至很多大商的士兵聽到了名字都有逃跑的想法的軍神,竟然露出苦色,老爺子的心情大好,隱約覺得自己還是寶刀不老。

“呵呵,黃老將軍,我愁得不是我自己,既然我可以來到大商國,自然我也有辦法離開,我擔心的是您老的安危。”

黃滾疑惑的看着土豪金,臉上得意的笑容潤健就消失了,自己就算是處境再不好,貌似也要比土豪金現在的情形好很多吧。畢竟自己是大商國的實權派人物,而土豪金堪稱是深入虎穴中了。

土豪金也不再和黃滾賣關子,輕輕的抿了一口放在桌子上的茶水:

“在老將軍你還沒有進入到殷都城的時候,我就聽到了一個消息。皇上已經派大將魯熊去了黃老將軍駐防的邊關,在他的手上還帶着皇帝的聖旨,和一隊御林軍護送。”

這個消息大大出乎了黃滾的意外,他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土豪金當然知道黃滾也是一個聰明人,知道老將軍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你應該能夠猜到魯熊去邊關到底是要做什麼的吧。”

“接管我的兵權!”

黃滾咬牙切齒的說道,說完他猛的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旦在自己的手上沒有了兵權,自己現在在京師中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帝辛之所以沒有明確的說不會將儲君的位置交給殷雷,就是因爲黃滾的手中掌握着兵權。鎮守着邊關,手上傭兵百萬,身爲皇帝的帝辛也不得不顧忌。可是一旦將黃滾的兵權取消了,無論是太子被封爲儲君,還是二皇子被封爲儲君,殷雷都只能看着。

黃滾剛剛走到門口,土豪金忽然喊住他:

“老將軍,你要幹什麼去?”

“馬上趕回

邊關去,如果我能夠搶在魯熊的前面感到軍營,我還有希望將軍權掌控住,就是萬歲也不敢輕舉妄動。即使能夠敢在魯熊剛剛把兵權接掌的時候,我也有希望重新將兵權奪回來。”

“沒用的,帝辛早就已經算計了好了時間,在你出發的時候,魯熊就已經出發了,你進入到殷都城的時候,魯熊應該已經到達了你的軍營!”

黃滾呆呆的站在門口,面如死灰,良久重重的嘆了口氣:

“完了,黃家完了,恐怕威王府也要受到牽連了。飛豹和飛彪兩個人我太瞭解了,衝鋒陷陣還可以,如果讓他們在這樣的權謀中做決斷,必敗無疑!”

這次輪到黃滾面如死灰了,絕望已經籠罩了他的全身,辛辛苦苦自己在邊關中經營起來的這點兒勢力,在一夕之間全部葬送了。他也終於明白了帝辛真正的想法,將自己召喚回到殷都城中商量重要的事情是假,騙自己離開邊關纔是真的。其實在帝辛發佈了命令的時候,心中已經做了決斷,無論是太子做儲君,還是二皇子做儲君,至少肯定沒有三皇子威王殷雷什麼事情了。

既然已經來不及了,黃滾也不着急了,重新回到了椅子上坐下,只是表情上可以看出來,他現在就好像是一個鬥敗的公雞一樣,早就沒有了剛剛進入到房間時候的信心滿滿。

土豪金輕笑了一下:

“呵呵,我覺得黃老將軍現在擔心的不應該是邊關的事情,而是應該擔心你自己和威王府的事情。”

“我能怎麼樣,沒有了兵權還不是任人宰割,人爲刀俎我爲魚肉而已。”

土豪金慢慢的站起身,喊過了影子、褒姒和若離三個人,現在在威王府中,土豪金只有這三個女子可用。其餘的趙雲等人因爲擔心身份暴露,都沒有來到殷都。

“黃老將軍你稍等,我去安排一些事情。”

說完也不理會黃滾是否答應,將三個女子叫到了後面的房間中,

過了不久重新從房間中走出來。

“黃老將軍是甘心放棄自己的所有的,還是打算爲了自己拼一下?”

土豪金目光灼灼的看着黃滾,讓黃滾這個久經沙場的的老將軍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從土豪金的眼中,他看到了一抹瘋狂,這是一種只有在戰場上殺紅了眼睛的士兵才能夠擁有的眼神,但是現在竟然出現在了土豪金的眸子中。甚至在黃滾的眼神裏,此刻土豪金的眸子已經從原來的黑色變成了血紅色。

“你,什麼意思?”

黃滾勉強的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連他自己都能夠感受到,他說話的時候,好像都有點戰戰兢兢的。曾經他也想象過自己如果在戰場上遇到了華夏國的軍隊會是什麼樣子,或者是在衝殺的過程中看到了土豪金這個軍神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形,但是就在今天,在雙方都沒有拔出自己的兵刃的時候,黃滾不得不承認,在這個年輕人的面前,他膽怯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在瞬間就籠罩了他的全身。

大概是土豪金也感覺到自己讓黃滾感到有些不自然了。重新坐直了身體:

“邊關的兵權還是屬於你的,別忘記了在你離開邊關的時候,做出了一個正確的決定,真正的兵權現在是在黃飛虎的手上!”

黃滾愣了一下,他也知道這個事情,但是在他的心中,怎麼說黃飛虎不過是剛剛來到軍營中,能不能敢於冒險違抗皇令還是個問題。歸根結底還要讓自己的兩個兒子拿主意。可是土豪金對於黃飛虎的瞭解明顯被黃滾還要多很多,華夏軍營中的所有人幾乎都有着一個相同的特點,那就是,已經吃到了我的肚子裏的,難不成還想要讓我吐出來?

所以,雖然現在還沒有從邊關上傳來的消息,但是土豪金也已經可以斷定,軍權實實在在的已經落在了黃飛虎的手中。至於老將魯熊,聰明點的,也許已經成了階下囚了,不聰明的,恐怕現在已經是屍首兩處了……

(本章完) 第3258章但是心裡卻更加的煩躁了,想變強卻無路可走,天知道有多難受啊!

現在察覺到自己能修鍊靈魂力,墨九狸還是很開心的,只是遺憾的是,似乎並非什麼地方都能修鍊,必須要在靈力特別濃郁的地方才行!

比如在容城的時候不行,在炎火淵外圍也不行,只有進了中圍才有一點感覺,墨九狸想著內圍應該會好一點兒!

而此刻墨九狸皺眉退出修鍊的原因,正是因為她感覺到遠處剛才一閃而逝有一股靈魂力的波動,但是她的神識追出去卻又失去了方向!

如果不是剛才瞬間的波動太強,讓在修鍊中的墨九狸都感應到了,她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了!

墨九狸收回神識,發現外面守夜的安老等人都沒察覺,似乎只有自己感覺到了那股波動,墨九狸心裡微微記下來!

接下來的時間,墨九狸等人走的速度稍微快了一點,也是因為墨九狸感覺到,越是往內圍,她能感應到的靈魂力越多,一路上倒算也有驚無險!

墨九狸是一路都沒出手過的,遇到危險的時候,只要容落三人沒有生命危險,她和安老都看著,遇到危險的時候,安老才會出手!

所以,他們五個人,墨九狸和安老就像在逛自家後花園的悠閑,衣服上連點灰塵都沒有,再看容天三人就狼狽不已了,身上的衣服換了一套又一套,卻依舊是髒兮兮的,而且露在外面的手臂上,頭上都是傷口!

但是,他們卻很開心,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的實力都得到了不小的提升,甚至還找到了幾面小旗子,其中遇到一隊旁系的隊伍,看他們人數少,想要打劫他們,結果還是被他們反打劫了!

最重要的是,不管他們傷的有多重,墨九狸一顆丹藥就給搞定了,第二天他們有如猛虎似的瘋狂對戰魔獸!

這種經歷,他們從來沒有過,開始的時候,也是累的跟死狗似的,心裡說不出來的痛苦,但是墨九狸是他們的主子,再不甘願,也不敢說什麼!

半個多月下來,他們倒是被虐的有點習慣了!

他們的體魄和肉身,速度,實力都比以前提升了不少,這才是半個月的時間,幾乎頂上他們從前一年時間修鍊的收穫了!

不說容天和容落,本身就是從小被培養的,就連唯一跟在他們身邊的護衛王大虎,心裡都是美滋滋的,如果不是因為認了墨九狸為主,他怕是也沒機會讓自己跟兩個工子一起提升實力啊!

大概因為是暗衛的關係,比較能吃苦的原因,所以他的情況,從開始就比容天兩人好一點,這也是刺激的容天和容落不敢抱怨的原因!

一個護衛都比他們能忍耐,他們那裡有臉喊累喊苦啊!

而墨九狸五個人大概是所有人中,最慢的隊伍了,因為他們基本上都是白天趕路,晚上就休息,天亮后再起來繼續趕路!

所以速度就比其餘人慢! 聽到了土豪金的話,黃滾眉頭緊鎖,認真的想了好一會兒: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也就用不着擔心了,既然兵權沒有旁落,萬歲想要動我,恐怕也要有所忌憚吧。”

“忌憚?呵呵,你在邊關的名聲可是自己打出來的,相信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情,你的那些戰將部卒們一定不會坐視不理吧!帝辛只要控制了你,加上聞仲等一干大臣的協助,相信也能夠有很大的可能將你的軍隊掌握在他們的手中,不是麼?”

黃滾真的想要狠狠的抽自己一個嘴巴,無論魯熊能不能輕易的接管他們的兵權,只要他黃滾進入到了殷都城中,實際上就已經是落入到了帝辛的圈套中了。現在危險的不是兵權,反而是個人的安危了,就憑着他的將軍府中的私兵和威王府中的護衛,想要保全他們,和朝廷的大軍對抗,簡直就是以卵擊石。黃滾重重的嘆了口氣,用拳頭狠狠的在桌子上砸了一下。

雪山飛壺 “老將軍,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土豪金不緊不慢的問道。

“軍神你還是直言吧,老夫愚鈍,不明白你的意思。”

“如果你甘心放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很簡單,到皇宮中和帝辛說,打算主動交出兵權,告老還鄉,衝着黃老將軍爲了大商國倥傯勞頓了一生的請面上,帝辛也不會將你置於死地。 情深入骨:總裁夫人有點甜 無論是你還是威王殷雷,只要不覬覦皇儲的位置,你們都可以做一個逍遙的自在王。”

黃滾點了點頭,這個結果他可以想象,只是自己幾十年的心血付之東流,他真的是心有不甘。

“如果你想要搏一搏……”

土豪金微微的停頓了一下,然後慢慢的從房間中走了出來,來到了院子中。 亂了流年傷了婚 樹上的猴子看到土豪金從房間中走出來了,一個個都興高采烈的從樹上跳下來,在土豪金的周圍上竄下跳的。

黃滾快走了兩步,來到了土豪金的身邊:

“你讓我造反

?且不說我手上現在沒有這樣的實力,就是有我也不想揹負這樣的一個罵名,夥同你們華夏國的人將大商國的江山拱手送給華夏國。”

“老將軍良禽擇木而棲這樣的廢話我不和你說了,我就是想要讓你想想,帝辛這樣做真的對得起你麼?何況不管你如何做出選擇,大商國,我都要定了!”

土豪金的聲音非常的堅決,說完也不理會黃滾,而是大步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大戰一觸即發,現在對於土豪金來說,時間比任何時候都要珍貴。

隨着土豪金一起進入到房間中的,還有那一大羣猴子。本來熱鬧的院子中,瞬間變得冷清了下來,只有黃滾還孤零零的站在院子裏。良久他才嘆了一口氣,和土豪金一樣,留給他的時間也不多了。

當他回到了前面的大廳中的時候,看到殷雷正焦急的站在房間的中央,來回的踱着步子。臉上帶着焦急,看到黃滾落寞的表情,殷雷的心瞬間就提到了嗓子眼了:

“岳父大人,怎麼了,您和金先生談的不好?”

“沒有,我們談的非常好。”

黃滾低聲的說道,殷雷眼中的擔心變成了疑惑,怎麼兩個人談的非常好,現在還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黃滾坐在了椅子上,不知道如何和殷雷張口,他知道土豪金說的是實情。事情正在向土豪金預料的那樣在發展。可是造反這兩個字只要出現在腦海中,他就感到心驚肉跳的。

他擁兵自重,但是也只是想要能夠更好的鞏固自己的地位,可從來沒有想過要早皇帝的反。

“你真的希望自己坐一個逍遙的王爺麼?”

“是啊!”

殷雷高興的點了點頭,看到了殷雷露出了興奮的目光,黃滾忽然覺得自己的這個女婿實在是太天真了,天真的讓人感到已經到了發傻的地步。看到他現在這樣的高興,就知道殷雷對於黃滾當初提出要讓他當儲君的時候是多麼的勉強。可

是,世界上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殷雷的確沒有爭奪高位的心思,可是錯就錯在他有着一個掌握着巨大的兵權的老丈人。

即使殷雷放棄自己做皇帝的權利,或者是真正的出於真心不想和兩個哥哥進行爭奪,首要的條件就是黃滾要放棄自己的兵權,甚至是放棄自己的性命。因爲黃滾在軍營中的威信可不是吹的,即使他放棄了自己現在手上的權利,恐怕試圖追隨他到底的人也不會在少數。

“做好府中的戒備,不要參與到那些無聊的政事中。”

黃滾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這個天真的孩子,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在他的將軍府上還有很多的事情,即使知道自己無法對抗商朝的大軍,也要適當的做一些準備,免得真正發生了事情的時候,自己措手不及。

帝辛在自己的書房中來回踱着步子,他再焦急的等待着從邊關上傳回來的消息。他已經下定了決心,只要魯熊帶着自己的聖旨,接掌了黃滾的大權,他就可以第一時間讓黃滾卸甲歸田。不是黃滾願不願意的問題,而是他必須接受。

在處理完了殷雷的事情之後,他會將所有的大臣都集中起來,並把聞仲推到前臺,通過聞仲的兵威完成廢長立幼的大計。

在老大和老二兩個兒子中間,最終帝辛還是選擇了後者,他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向他一樣,保證大商國的長治久安。現在周邊的幾個國家中,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就是華夏國。在面對其他幾個國家的戰鬥中,都是或有勝負,勢均力敵。只有對華夏國的幾次戰鬥中,都是完敗。而真正對華夏國發動戰爭的就是太子。只要廢除了太子,同樣可以讓華夏國安定一些,能夠給他們充足的緩衝時間。

只不過華夏國是否會安定下來,這還只是他一廂情願而已。

就在帝辛在書房中躊躇滿志的時候,忽然聽到宮外有太監稟告的聲音:

“邊關有消息到!”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