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又站了好一會兒,張昊天依稀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這纔敢回頭。

只是這一回頭,張昊天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吳明光竟然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還有,周圍的一切也都發生了變化。

剛纔撞鬼的時候,周圍的牆壁明顯要破舊一些,現在周圍不管牆壁還是窗戶,看着全都那麼新!再就是,窗外的大太陽曬得人暖洋洋,跟剛纔陰冷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張昊天還想着這些呢,吳明光就已經走到跟前了,一臉不高興的對張昊天說,“我還以爲你去哪兒了呢,可讓我好找!你來這裏做什麼?”

“你覺得呢?我就是想看看三叔。”張昊天實話實說,反正自己已經在這兒了,說自己去購物,誰相信啊!

吳明光其實早就猜到了,但是還是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其實這麼跟你說吧,大家不想讓你看到三叔也是爲了你好,畢竟三叔那個樣子,真的有點兒……”

後面的話吳明光還沒等說完呢,就被張昊天給打斷了!

“什麼意思?你是不是也見過三叔了?”弄半天,真的只有自己沒見過三叔屍體了,爲什麼,爲什麼別人就能見,爲什麼就不讓自己見見?

吳明光沒再說話,而是重重的點了點頭,“我是跟我爸一起進去看的,你也別怪那些人,他們不讓你進去也是保護你,你是不知道啊,哎。”

這話說的還是支支吾吾的,張昊天耐心徹底消失了,一把抓住吳明光的肩膀,鄭重其事的對他說:“吳明光,咱倆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所以這事兒你必須幫我!我就像見三叔最後一面,你無無論如何也要幫我!”

感覺着張昊天手上的力氣,吳明光終於堅持不住了,“行吧,我帶你過去,但是我先說好啊,一會兒不管你看到什麼都不準說話,更不準大聲喊叫,知道嗎?”

戀上異能男友 張昊天重重的點頭,想着不過就是一具屍體,再醜陋那也是自己三叔,有什麼可怕的!

在看到張昊天點頭之後,吳明光轉身帶着張昊天,朝着一扇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穿過那扇門,張昊天終於見到了三叔的靈堂!

只不過,如果不是當中擺着棺材,還有三叔的黑白照片,張昊天真的很難相信整個靈堂居然是紅色的!

貌似自己長這麼大,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全紅色的靈堂啊!這些不都應該是白色的嗎?不是隻有喜事兒才能用這種大紅色嗎?

張昊天看着周圍發愣,吳明光倒是機靈,一把拽過張昊天,衝着他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你在花圈後面藏好了,我等會兒把人帶出去,你耳朵靈着點兒,等會聽到我們回來了,就趕緊再藏起來,知道嗎?”

“放心,我會的!”雖然張昊天不知道爲什麼自己見三叔還要這麼小心翼翼,但是吳明光都這麼說了,肯定有他的道理。

再三確定之後,吳明光從花圈後面站出來,邁步朝着棺材旁邊走了過去。

果然,沒多大一會兒,幾個人從靈堂裏面走出來,快步奔着外面衝。

吳明光也跟着往外走,在走到花圈邊上的時候,還不忘記給張昊天使個眼色,讓他趕緊過去。

聽着腳步聲漸行漸遠,張昊天小心的從花圈後面走出來,小心翼翼的朝着棺材的方向走了過去。

在到了那口棺材旁邊的時候,張昊天發現棺材裏的三叔,也還是一身大紅色的衣服,就連襪子都是紅色的,腦袋上更是蓋着一張紅色的帕子,就好像是新娘子一般。

張昊天不知道這是什麼習俗,但是知道老一輩的人肯定不會拿這些事兒開玩笑的,所以就算是掀開那張紅色的帕子,張昊天也都是小心謹慎的。

本以爲掀開了那張帕子之後,能看到三叔那張安詳的臉,可當張昊天真的看清楚的時候,發現三叔的臉頰上,竟然出現了兩個深紫色的符號,看起來像是付印。

Wωω☢ ttκд n☢ co

張昊天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去摸那個符號,想弄清楚這東西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有什麼意思,還有,是誰在三叔臉上畫了這個符號。

第三種絕色 可這一摸不要緊,那符號就像是長了腳一般,直接就過度到了張昊天的手掌心!

張昊天心裏咯噔一聲,這怕不是什麼傳染病吧! 逆天邪神 雖說自己相信三叔不會得什麼毛病,可這東西要怎麼解釋?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其中一個腳步聲張昊天是認識的,那正是自己多年的好友吳明光!

張昊天心裏咯噔一聲,心說這些人怎麼回來的這麼快?自己可還沒好好的看看三叔呢啊!

但是爲了不引起麻煩,也求着耳根子清淨,張昊天還是按照之前和吳明光的約定,快走了兩步藏在花圈後面。

這剛藏好呢,剛纔出去的幾個人全都進門了,吳明光也乖乖的跟在後面,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般。

張昊天看準機會,跟吳明光交換了一下眼神,隨機開溜。

出門之後,張昊天又朝着那個房間看了一眼,腦海裏全都是一片一片的紅色。

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葬禮要弄的這麼喜慶?還有,三叔的樣子看起來沒什麼啊,爲什麼就不讓自己看?難不成,這當中還有什麼事兒是自己不知道的?

腦補着各種可能性,張昊天邁步朝着回家的方向走,一進門,還沒等坐下呢,周瑩瑩又提着一個箱子進門了。

“這些,全都是我爸讓送來的,你自己看着辦!”丟下箱子,周瑩瑩一臉不樂意的說着。

張昊天低頭看了一眼箱子,之後又趕緊陪上笑臉,“謝謝啊,對了,幫我招魂的事兒我還沒跟你說謝謝呢,這次一起感謝了。”

“不用!也用不着!希望你以後不要給我添麻煩就行了!”周瑩瑩十分不屑的說,這要不是自己親爹交代的,自己纔不願意搭理這個傢伙呢!

“要不,我請你吃飯吧,你說你想吃什麼?”張昊天十分誠心的問着,他是真的很想感謝一下週瑩瑩,這怎麼說也是救命之恩,總也不能這麼胡亂就完事兒了。

“我說張昊天,你不會是想泡我吧!那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別指望了,我對你沒那個意思!還有,我很快就回去了,你也不用惦記了!”

丟下這麼一句話,周瑩瑩轉身就走,根本就不給張昊天多說一個字的機會!

張昊天一直目送着周瑩瑩離開,心說這妹子啊,長得不錯,身材也好,要是能再溫柔一點兒,那就完美了!

還有,她那隻眼睛看到自己想追求她了?真是想的美!自己可還一門心思的等着夏小沫呢!

一想到夏小沫,張昊天又開始嘆氣,現在這事兒要怎麼辦?自己剛纔到底算不算跟三叔告別了?要不要等到三叔火化了之後再離開?

想到三叔,張昊天猛的又想到剛纔過度到自己手上的那個符號。

然而,讓張昊天真的攤開雙手,想要再看看那個符號的時候,發現那符號竟然消失不見了!

這又是怎麼個情況啊?那符號明明就是過度到自己手上了啊,自己回來還沒來得及洗手呢,怎麼就不見了?

張昊天心裏納悶兒,仔仔細細的把手又檢查了一遍,就連胳膊也全都看了一圈,根本就沒有半點兒那個符號的影子!

研究了一小會兒之後,張昊天覺得這也沒什麼的,無非就是一個符號,本來就不存在於自己身上,自己不過是蹭到手上了,現在既然已經蹭沒了,那豈不是也省的自己研究了!

再說了,自己現在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兒,也沒什麼心情研究這些沒什麼太大用處的事兒了!

放下雙手,張昊天又朝着周瑩瑩拿來的那個箱子看了一眼,心裏好奇,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邁步到了近前,張昊天伸手提起箱子,轉身放在了茶几上,想看看箱子裏裝着的到底是什麼,還讓周瑩瑩特意給自己送來一趟。

剛一打開,一股濃重的灰塵味兒直接衝進了張昊天的鼻腔,讓張昊天忍不住連連打噴嚏。

稍稍緩解了一下,張昊天再次看過去的時候,發現那是一些佈滿灰塵的書,看上去就像是剛從地底下挖出來一般。

張昊天忽然開始好奇了,想知道這些書籍是不是自己祖上留下來的,或者說,是不是自己的前世留下來的,如果是的話,裏面或許能有對自己有幫助的內容!

小心翼翼的翻開,張昊天傻眼了。

要說自己學歷也不低了,可這上面的古文,自己連半個字都不認得。

這可怎麼辦啊,自己要怎麼才能知道這上面寫的都是一些什麼話?

想來想去,張昊天覺得既然周家是那個道士徒弟的後人,他們八成應該能知道這些文字的意思,張昊天幾乎想都不想的直接拎着那本書就往外衝!

可還沒等張昊天衝出去呢,吳明光就已經擋住了他的去路了。

“你這是要去哪兒,趕緊跟我走!”吳明光不由分說的拽着張昊天往外走。

張昊天趕緊掙了幾下,“你要帶我去哪兒啊?”自己這還要去周家問問這本書是什麼意思呢。

“三叔火化,你去抱骨灰盒!”

吳明光一句話吧張昊天說的愣住了,“什麼?火化?”

不是說好了不這麼快火化的嗎,再說了,就算是要火化,好歹也要先打個招呼啊,看着吳明光這個樣子,火化的事兒弄不好就是那些人臨時決定的!

“沒錯,就是火化!我爸他們說,三叔的屍體有變化,臭氣都出來了,要是再不火化怕是要生變故,所以這會兒已經推進去了,你趕緊跟我走,一會兒骨灰拿出來還要你抱着送到後面的靈堂呢!”

吳明光這次不管張昊天什麼反應了,直接又一次拽住了張昊天的胳膊,把他朝着外面的方向拽。

張昊天腦袋嗡的一聲,哪兒就還顧得上手裏那本書啊,直接一鬆手,那本書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

不多會兒,張昊天看到了周家的那些人,本想上前打招呼的,可話還沒等說出口呢,周瑩瑩的父親就已經一臉嚴肅的站到張昊天的跟前了,“你小子是不是來看你三叔了?”

張昊天心裏咯噔一聲,轉頭還朝着吳明光的方向看了一眼,心說你小子行啊,居然敢出賣我!

然而,吳明光那邊也是一臉的懵,就差直接上來解釋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一看這架勢,張昊天直接裝傻,“叔,我都不知道你說什麼,你們不是不讓我來看嗎,我哪兒敢來啊!”

看三叔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人都死了,還有什麼不讓看的?

然而,這話說完,周瑩瑩的父親非但沒能舒展眉頭,反倒是開始罵人了! “你個小王八羔子,你肯定是來看了,肯定是!”這話越說火氣越大。

眼看着那邊站着的人慢慢的朝着這邊靠攏,張昊天心裏瞬間不踏實了,自己不過就是看了一眼,還沒太看清楚,他們至於這樣嗎?

“叔,那是我三叔,我有什麼不能看的!還是你們從中做了手腳,怕我知道什麼事兒?”張昊天也來了脾氣了,自己大老遠回來就是給三叔奔喪的,連看都不讓自己看一眼,這樣合適嗎?

還有,關於那個靈堂自己也想問問了,爲什麼靈堂全都是紅色的,這不是對死者大不敬嗎?三叔生前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兒,至於這麼欺負三叔嗎?

只是這些話還沒等真的說出口呢,周瑩瑩的父親就已經一巴掌落了下來了,啪的一聲,世界瞬間安靜了,張昊天的大腦也直接清空了。

不得不說,張昊天從小就沒爹,親媽也不知道去哪兒了,一直是三叔拉扯他,左鄰右舍的,尤其是周家這一大家子人,對他簡直就跟供着小祖宗一樣,什麼時候也沒動過半根手指頭,今天居然直接打臉!

張昊天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伸手輕輕的摸了兩下,心裏說不上來的難受。

這會兒剛纔慢慢靠近的那些人也已經到了近前,有人上來阻止周瑩瑩的父親,生怕他再動手打人,有的上來安慰張昊天,告訴他,他冤枉了周家,還說這都是三叔生前的意思,至於原因,誰也不知道。

張昊天擡頭看着周家的那些人,抿着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想要轉身離開這地方,但是想着一會兒還要抱着三叔的骨灰盒,瞬間放棄了這個想法。

僵持了好一會兒,周瑩瑩的父親首先敗下陣來,重重的嘆氣之後,指着張昊天,“你小子有本事了!一會兒來我家一趟,我找你!”

惡狠狠的丟下這麼一句話之後,周瑩瑩的父親氣呼呼的離開。

人羣當中的周瑩瑩這會兒也露出頭來,走到張昊天跟前,伸手指着他的鼻子,“你這個白癡,你知道你做了什麼事嗎?我真後悔幫你找魂魄回來!”

這話說完,周瑩瑩也氣呼呼的去找她父親了,丟下張昊天站在原地,往前也不是,後退也不行。

好在周圍那些人沒有要看他笑話的意思,隨便又說了幾句就繼續該忙什麼忙什麼去了。

張昊天有抹了一把臉,四下看了看,乖乖的站到旁邊,畢竟這是三叔的葬禮,自己不能做出格的事兒。

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張昊天拿到了那個四四方方的骨灰盒,心裏不是滋味兒。

在把三叔的骨灰盒安置在殯儀館的架子上之後,周圍那些人開始“提醒”他,讓他趕緊去周家,還說周家人肯定有什麼大事兒要說。

張昊天沒吭聲。

要是依着他的脾氣,對方都能動手打自己了,自己也沒必要再過去了,大不了關係到此爲止!

但是轉念一想,三叔的後事是周家一手操辦的,這事兒辦的噁心啊!

先是不讓自己見三叔最後一面,之後又把靈堂弄的跟結婚一樣,自己這一巴掌可以不計較,但是三叔的後事,自己必須要個說法!

想明白這些,張昊天理直氣壯的衝進了周家的大門。

可剛擺好姿勢,還沒等開口說話呢,張昊天就發現周家變樣了!

之前乾淨的牆壁,這會兒全都掛上了一些自己完全不認識的東西,看着像是符,具體是什麼意思自己也不知道。

還有,原本客廳裏的沙發啊,茶几啊,全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很大的供桌,上面還放着一個臉盆大小的香爐。

至於那些一看就知道是上供的東西,張昊天沒什麼心情研究,這會兒他只想知道一件事,周家這是要做什麼?

周瑩瑩看到張昊天來了,原本的笑臉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呦呦呦,看看這是誰啊!這不是張大少爺嗎?”

這話一出,剛纔還忙着的那些人,全都不約而同的轉頭看向門口的方向,張昊天這張臉騰地一下紅了起來。

“我,我,我不是來找你的!”剛纔路上準備的那些話全都不知道去哪兒了,張昊天支支吾吾的說着。

周瑩瑩顯然是不太歡迎張昊天,繼續陰陽怪氣,“不是來找我的?說的好像你找我,我就願意見到你一樣!這裏不歡迎你,有多遠走多遠!”

張昊天還想在反駁幾句,可這會兒周瑩瑩直接抄起旁邊的掃把,打算給張昊天來個掃地出門!

舊情難擋,雷總的寶貝新娘 “你是瘋子啊!你有毛病啊!我告訴你,我也就是看你是個女的,不想跟你一般見識!”張昊天一邊兒躲閃着,嘴上還一邊兒逞能,說的好像他真的是周瑩瑩對手一般。

周瑩瑩可不管那些,繼續用手上的掃把不停的攻擊着張昊天的小腿。

就在這時候,房間裏周瑩瑩的父親聽到聲音,剛一出門又看到這一幕,立刻大喊一聲,“趕緊給我住手!”

這會兒周瑩瑩正好把張昊天趕到門口,被這麼一喊,心裏一個激靈,一腳踩空,直奔着張昊天的方向衝了過去!

眼看着周瑩瑩奔着自己來了,張昊天下意識的想要躲閃,可腳下的門檻根本就不給他躲閃的機會,直接一絆,張昊天的重心也跟着不平穩了!

幾乎是眨眼的工夫,張昊天后揹着地,周瑩瑩直接摔在了張昊天的身上,右手更是好死不死的落在了張昊天的“關鍵”部位。

張昊天的那張臉,瞬間紅的跟蘋果一樣,周瑩瑩也沒好多少。

眼看着自己出糗,周瑩瑩想要趕緊從張昊天身上離開,也好趕緊結束這個尷尬,可這會兒越亂,身體還就越不聽使喚了,掙扎的時候,那隻手又在張昊天的“關鍵”位置蹭了幾下。

依稀覺得手感開始有所變化,周瑩瑩那張臉紅的幾乎要滴血了。

“下流!”

周瑩瑩好不容易掙扎着從地上站起來,咬牙咒罵了一句之後,雙手捂臉,慌亂的朝着自己的房間衝,一進門,還重重的摔上了門! 張昊天站在原地,捂着臉,心裏委屈。

明明是她自己撞上來,還對自己動手動腳的,現在倒說自己下流,這算是什麼事兒啊!

還有,這當爹的喜歡打自己耳光,爲什麼這當閨女的也喜歡,遺傳,絕對是遺傳!

張昊天心裏十萬分的不滿,再加上週圍那些人看熱鬧的眼神,要換是其他時候,張昊天肯定轉身就跑,然而,這會兒自己還有話要說,還有公道要討要回來,堅決不能退縮!

周瑩瑩的父親看着張昊天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還有自己家閨女那五個手掌印,趕緊呵斥着張昊天,讓他“滾”進房間來。

張昊天心裏的不滿更嚴重了,但是沒辦法,只能咬着牙,乖乖的跟着走進了書房。

一進門,周瑩瑩的父親就開始唉聲嘆氣,“你說說你這個熊孩子啊,就不能聽話點兒,讓我們這些老的省點心嗎?”

“叔,這話就不對了,我哪兒就讓你不省心了,反倒是你們,到底是想瞞着我什麼?”張昊天也沒什麼好氣兒了,他們能這麼對待三叔的後事,就是不想好好過了,自己爲什麼還要低三下四的跟他們說話?

“我們瞞着你?那也都是爲了你好!老爺子臨死前還沒跟你說明白嗎,地底下躺着的那個傢伙,他的目標就是你,你現在要是回來,那就是自投羅網!真是不明白你了,好心都當成驢肝肺了,你三叔要是知道啊,肯定還能氣死一次!”

周瑩瑩的父親直接把三叔搬了出來,想要“鎮壓”一下張昊天的囂張氣焰,可沒想到,一說這個,張昊天的怒火更嚴重了!

“不說三叔還好,一說起三叔,我倒是要跟你說道說道了,就別的不說,三叔的靈堂是怎麼回事?這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爲給三叔娶媳婦呢!你們家靈堂全都是紅的啊,這不是大不敬是什麼?你都這樣了,還好意思說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