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話音剛落。

最先的那道無比沙啞的聲音響起。

“此事因童姥而起,白小鳳也是童姥發現,諸位爭吵有何用?不妨問問童姥?”

隨着這聲音響起,原本投射在圓桌中心的燈光登時偏轉,照向了正對門口的一個人影身上。

“……”童姥。

簡直mmp喲。

你們一羣大佬瞎嗶嗶半天都不露臉。

老身屁都沒敢放一個,燈光劈頭蓋臉的就往老身身上照。

咋地,想讓老身c位出道啊?

被燈光投射的人,赫然是童姥。

童姥此時坐在椅子上,臉色蒼白,燈光下,嘴角和眼角一個勁的抽搐着。

此時被所有大佬注視着。

她有種大家好,我是童姥,我現在方的一匹的感覺。

能出現在這圓桌上的人,無一例外,妥妥的是整個天師聯盟權力頂端的大人物。

她童姥一個總部執事,哪怕是資歷夠深,可放在這圓桌會議上,也是小蝦米的角色。

換成以往,被這麼多大人物矚目着,童姥鐵定能樂飛起來。

畢竟,被大人物關注,意味着好處將會接踵而來。

可現在,嗶了狗了。

她是因爲出大事了,才被叫到這來開會的呀!

要不然,以童姥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可能參與這種等級的緊急會議的。

“童姥,你說說吧。”那道無比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童姥身軀顫抖着,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

好絕望。

好想哭。

老身真的只是想爲聯盟挖掘出一個妖孽天才呀。

鬼知道那位妖孽那麼頭鐵,搞出這麼大的禍端呢?

但,大人物發問,小蝦米不出來說幾句,那就真的註定要涼了。

硬頂着一道道如刀的目光,童姥深吸一口氣,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老身的實力,在那小子面前,只能抗住幾招而已,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老身才將此事稟報諸位,這真龍天驕令,不也是諸位說要發佈的嗎?”

砰嚨!

廢柴嫡女要翻天 話音剛落。

那個揚言要誅殺白小鳳的大人物厲聲道:“童姥,你什麼意思?這是在甩鍋給我們了?你那點實力,在年輕一輩中,能打趴下你的人多了去了,諸葛青兒項天明誰做不到?”

童姥嚇得身軀一顫,差點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

但,她咬了咬牙,眯着眼睛怒視着對面的那位大人物:“大人怕是對最新消息知道的不全面吧?白小鳳以一陣之力,硬拉着上萬參賽天師無法進行後續比賽,諸葛青兒和項天明也盡敗白小鳳之手!”

“什麼?!”

那大人物一聲驚呼,他確實對整件事情經過知道的不清楚。

但,光憑他知道的幾件大事,就足以誅殺白小鳳了。

可童姥這一句話,頓時讓他顏面無存。

方纔,他可是最看好諸葛青兒和項天明的!

砰嚨!

大人物驚呼過後,又是一掌拍在桌面上,怒聲道:“童姥,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你的言行可有……”

話沒說完,童姥便強行打斷:“老身當然知道在和誰說話,可大人此時這番惱怒,是被老身的話弄得無法接口了嗎?”

“你……”昏暗中,大人物的身影顫抖了起來。

童姥繼續說道:“與其商議是否誅殺白小鳳,倒不如商議一下,白小鳳爲何如此行事?能讓一個妖孽天才,不惜激怒整個天師聯盟,也要讓天師聯盟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難道就只是因爲他狂妄囂張的性格?他不帶腦子出門嗎?”

“那不然呢?”大人物咬牙切齒道。

童姥的反應,超出了他的預料。

放在平時,一個總部執事,絕沒有這樣的膽子和他如此爭辯!

“呵呵!”童姥嗤笑了一聲,單手撐在桌面上,冷聲道:“老夫苟活這將近百年,最是懂一個道理,那就是,做人,還得心裏有逼數!” “你什麼意思?”

那大人物登時厲聲呵斥道。

同時,一股凌厲的殺意從他身上釋放出來,讓整個房間裏的氣溫猛降了一大截。

感受着那位大人物釋放出的殺意,童姥臉色越發的死灰起來,她就感覺掉進了冰窟窿一般,渾身惡寒,雞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但。

童姥的眼中精芒閃爍,活了她這麼漫長的歲月,對人情世故自然看得通透。

現在已經是退無可退的局面。

白小鳳在祕境裏搞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一旦追究,她這個舉薦者也難逃干係。

說白了,她現在和白小鳳的關係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不把這口鍋甩出去,那她和白小鳳都得涼。

咬了咬牙,童姥硬頂着那位大人物的殺意,冷笑道:“做人,最是要懂逼數!五十席的長老席,誰都不想變成五十一席,從金陵到帝都總部的飛機出事的消息,難道大人你還不知道麼?”

在這個房間裏的,乃是整個天師聯盟權力頂端的五十位長老。

類似王長老那樣的級別,放在這房間內的圓桌會議上,也就只是算根毛而已。

實力、權力都在天師聯盟中達到頂峯的一羣大佬,怎麼可能不知道金陵到總部飛機出事的消息?

且,他們,一定知道的更多!

我要做超級警察 有分部親自護送,飛機怎麼可能出事?

這裏邊的貓膩,外人不懂就算了,但在場的人,全都清楚!

童姥既然打算硬撐到底,這時候,她也沒必要再藏着掖着。

既然要剛,那就算剛輸了,把她和白小鳳全搭進去了,也得拼着崩那位一身血才行!

“好你個童姥!你這意思,是另有所指啊!本座和你就事論事,你如此意有所指,簡直不將本座放在眼裏,你……”

話音剛落,對面的大人物便是怒聲罵道。

磅礴的殺意瘋狂的宣泄而出,朝着童姥碾壓而來。

童姥單手強撐着桌面,半步不退,神情決絕道:“老身活了百年,難道還惜命不成?就事論事不假,但也得捋個來龍去脈,若不是我天師聯盟得罪白小鳳在先,他怎麼會如此報復我聯盟?你不問青紅皁白,真當老身怕了不成?今天老身話撂這了,不服就幹!”

靜。

昏暗的房間裏,一片死靜。

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童姥身上,滿滿的驚愕。

這年頭,頭鐵還成病了?

會傳染了?

“罷了!”

就在這時,那道無比沙啞的聲音打破了死靜。

在圓桌正對童姥的方向,也是整個圓桌的主位,那道人影緩緩發出無比沙啞的聲音:“當務之急是定論白小鳳之事,決定他的結果,同時彌補此次事端的慘重代價,既然我等無法得出結論,那,請掌教吧。”

“大長老明鑑!此事有掌教定論最合適不過!”

那位和童姥硬剛的大人物立馬附和道,隨即冷笑:“破碎祕境,致使真龍天驕令無法召開,讓我天師聯盟的盤口無法開盤,其中的損失,數以幾百億計,其餘損失更是無可估量,有掌教出馬定那畜牲的生死,本座倒要看看,誰還敢駁斥?”

撒旦囚愛 這話,明擺着是說給童姥聽得。

童姥臉色登時陰沉了下來,彷彿被掏空了身子,虛弱地癱坐回了椅子上。

請掌教這種事,在天師聯盟中,已然是一等一的大事。

一般情況下,天師聯盟的事物,都是圓桌會議上這五十席的長老決斷處置,掌教很少過問。

但,一旦掌教出馬,那便是無可逆轉的事情。

白小鳳搞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正如那位大人物所說,讓天師聯盟的損失無可估量。

掌教,絕對不會放過白小鳳的!

至於所謂的天賦,在掌教眼裏算什麼?

掌教本身就是絕世罕見的超級天才!

天才在天才的眼中,和普通人沒有半點區別!

這就更談不上什麼處罰優待了。

掌教一言,便能定白小鳳的生死,誰都無法反駁。

且,在童姥心中,白小鳳被掌教處死的可能性佔據了九成九。

而這九成九的機率中,順帶把她這個舉薦者一併株連的機率,是十成十!

隨之,昏暗的房間內,響起一些大人物的嘆息聲。

緊跟着,大長老緩緩起身,擡起雙手,發出無比沙啞的聲音:“天罡地煞,運轉綱常,魁鬥星罡,宇宙洪荒,音傳四海,令達八方,天師聯盟大長老,有事奏稟掌教,急急如律令!”

轟!

磅礴如獄的陰力波動陡然從大長老身上爆發出來。

如同海嘯一般,掀起狂猛罡風橫掃整個房間。

在場的大人物們紛紛坐直了身子,渾身緊繃,一副身背大嶽的樣子。

而童姥,被大長老這股陰力掃中,更是彷彿被狠狠地壓制在了椅子上,動彈不得。

嗡!

下一秒。

圓桌中心,一束妖異的紅光憑空出現,突兀的投射在圓桌中心。

“恭迎掌教!”

四十九位長老同時起身,恭敬彎腰抱拳。

而童姥,則依舊坐在椅子上。

不是她不敬,是真的被壓制的動彈不得!

“掌教,此次真龍天驕令……”緊跟着,那位和童姥硬剛的大人物便率先開口。

然而。

沒等他話說完,妖異紅光中便是閃爍出宛若實質的血字:

一切事宜,老夫盡皆知曉。

緊跟着,血字變換,再次凝聚出一行血字:

你們是不是想殺掉那白小鳳?泄出怒火?以正我聯盟之尊嚴?

今生與君若相惜 “掌教英明!此次事情太過嚴重,白小鳳致使我聯盟損失慘重,無可估量,不殺不足以平成員之憤,不足以正我聯盟之尊嚴,不足以讓外界知曉我聯盟態度!”那位和童姥硬剛的大人物登時激動道。

聞言。

在場的一衆大佬紛紛沉默,即便是大長老,也默然不語。

童姥癱坐在椅子上,渾身越發的虛軟,她蠕動了幾下嘴脣,想要爭辯幾句的,可讓她絕望的是,連話都說不出來。

大長老釋放出的陰力波動,儼然像是無形大手,狠狠地扼制了她的咽喉。

但,掌教既然將話說到如此地步。

那結果,不言而喻了。

絕望,在童姥身上瘋狂蔓延開來。

下一秒。

童姥就看到,圓桌中心的血字再次扭曲,轉變成了另一行血字:

嗯,老夫覺得也該殺,此次讓我聯盟虧吐血了,不殺老夫心裏也不爽。

很通俗的話,很容易讓人看懂,但也最容易讓人絕望。

童姥登時哭死的心都有了。

完了!

註定要涼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