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秦陽當然知道喬芃爲什麼會這樣反應。

畢竟,雖然只是意外,喬芃的第一次也是被姜浩澤奪走了。雖然是被設計的,可她這個性格,說是一筆勾銷,情緒上又怎麼可能徹底做到一筆勾銷呢。

論吵架,十個喬芃都比不過一個姜浩澤。但是,她也有她的必殺技。

那就是——動手。

“喂,我說君子動口不動手,你說不過我就打我,這麼一個母老虎,以後誰收了你,我一定給他包上一個那麼大的紅包。跟他說一聲:少俠好膽量,竟然敢騎母老虎。”

悅君曲:嫡女傾國 姜浩澤一邊躲着喬芃拿小包狂砸,一邊嘴上還是停不下來。

他說者無心,聽着卻有意。

喬芃強勢,但是她是真的從來都潔身自好,沒有談過一次戀愛。前陣子被姜浩澤奪走了第一次,這在她心裏是一個永遠的痛。而現在的姜浩澤竟然還敢說什麼“騎母老虎”……

氣上心頭,她直接一腳高跟鞋踹了過去。姜浩澤一時不妨,被踹了個正中,直接跪在了地上。

“我以後嫁不嫁人,嫁給誰,關你什麼事!姜浩澤,以後你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恨你!恨死你了!”

姜浩澤扭頭,還想罵上幾句,突然停了下來。

喬芃紅了眼眶,卻倔強地沒讓眼淚掉下來。注意到他的視線,直接轉身,轉身快步要走。

姜浩澤這纔想起,自己剛纔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

“那什麼……你別這麼敏感。我剛纔確實有點嘴快了,我向你道歉,行了吧。”

雖然膝蓋還疼着,他還是追了上去。

情況突然變成這個樣子,姚怡菲有些茫然。

“他們這是……怎麼了?”

秦陽小聲解釋:“他們之間,以前發生過一些誤會。也不能說耗子錯,但總歸傷到了喬芃。剛纔他說話有點觸到了喬芃的那個傷心事。沒事,他們兩個一直都這樣。”

“那……要不要勸架?”

秦陽笑了:“小兩口的事情,我們外人還是不插手的好。”

姚怡菲愣,愣住了。

“你說他們……”

秦陽衝她眨了眨眼,比了個“噓”的手勢。

“我算出來的,要保密哦。”

姚怡菲睜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前面的兩位,一時間有些感覺——緣分這種事情,還真是奇妙。

現在吵得不可開交的兩個人,未來真的有可能在一起麼?

“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看見你就煩!”喬芃走在前面。

姜浩澤跟在後面:“我倒是想走來着。可你要是這個樣子回去,被你爸看到,他萬一又把我抓起來一頓毒打,那我這次估計連命都要沒了。我真是敗給你了。上次爲了躲你,我都飛到英國去了,結果你竟然又跟了來,我說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你幾千萬啊?”

“誰跟過去了!從十歲開始,我每年暑假都要去英國跟我小阿姨見面。你該慶幸,那天晚宴的時候,我沒有跟小阿姨說你的壞話。不然你以爲你能那麼快談完生意回來?”

“行行行,我還得謝謝您嘞。但你能別哭了嗎?我的媽呀,你這一哭我準得倒黴。”

“關你什麼事!你還要控制我哭不哭了麼?”

姜浩澤只覺得頭疼:“不是……你就算要哭,也不要在大庭廣衆之下哭啊,妝要花了,不好看了。姑奶奶,你阿姨是沒給我使絆子,但你爸那天晚上又警告了我一次,說再看到你哭,就打斷我的腿。我的天哪,你怎麼能有這麼一個爹……” 秦陽看着遠處的姜浩澤和喬芃,覺得差不多是該過去了。

“那個……你女朋友呢?今天這個日子,你們沒在一起麼?”身邊的姚怡菲開口問了一句。

秦陽面色一頓,轉頭看她:“啊……她啊,這段時間都不在家。”

他的表情太過輕鬆、自然,姚怡菲沒有想太多,下意識露出疑惑:“她是出差了嗎?”

秦陽想了想,輕笑一聲:“對啊,差不多可以這麼說。不過,那個丫頭第一次出去,還得我去接她回來,我都要怕她忘了回來的路了。”

他平視遠方,好像蘇婭就在那個天邊一樣。

大概是他的笑容太過溫柔。

“你們感情真好。等什麼時候結婚了,記得要叫我啊。”

秦陽收回目光,點了點頭。

“必須的啊。”

姚怡菲這麼隨意的一句,讓秦陽突然想到了結婚。

再過半年的樣子,他就滿22週歲了。到時候,他就可以登記領證了。

“不過,你說的算命,真的靠譜麼?”姚怡菲雖然平時學霸一枚,可熟悉了以後,在這種方面也表現出了興趣。

秦陽看着遠方兩人,想了想:“我確實可以通過看相、測八字來算一個人的命。但是人的命是充滿變數的。我現在看到的命,未必就一定是他以後的命。”

“那這還算命嗎?”

“怎麼不算。只要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命,沒有外來因素去改變他的命,他就會按照原本的命數走下去。”秦陽挺了挺胸,“我可是專業的。”

姚怡菲被他這一挺笑到了。

前面的姜浩澤還在雙手合十,求着喬芃別哭了。

“走開!不要出現在我面前。我看見你就討厭。”喬芃有點後悔今天穿了高跟鞋了。跑又跑不過姜浩澤,頓時煩躁起來。又拿她的小包包打過去。

姜浩澤被打得東倒西歪,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個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人都還沒有看清楚,他就先道歉去了。

“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還有什麼用。你這人眼睛長哪兒去了,要死哦!哎呦……撞得我腳都崴了。今天真是什麼破事都讓老孃趕上了。賠錢!”一個尖嗓子的聲音響起。

姜浩澤站直,這纔看清他撞到的是什麼人。

呃,不看不知道,一看他有點倒胃口。

一個約莫有兩百斤的女人走在路上。脖子上掛着亮瞎眼的大金鍊,穿了一條包臀連衣裙,竟然還跟喬芃穿的是同一條大紅色款。特別是那化妝化得臉跟脖子,一個來自歐洲一個來自非洲了。

真不知道她是哪兒來的勇氣帶着這樣的妝容上街的。

喬芃看過去的時候,那個胖女人也看到了喬芃。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要瞎。

“靠!哪兒買的a貨呢。街邊賣的一隻雞也就穿這種山寨款裝個逼了。”

喬芃頓時滿腔的怒火一下子噴了上來。

可她從小接受的教養讓她腦海裏沒有什麼低俗、粗魯的詞彙可以罵。

“哪兒來的野雞給自己加戲。就你這身材,給我們家女神提鞋都嫌醜。還賠錢,我剛這一撞,還以爲自己撞一頭豬上了,這肉質,皮厚得可以啊……”姜浩澤搶在喬芃開口之前,把話都說出來了。

他還回頭:“彆氣,咱們回頭就把這件衣服捐了給貧困山區的孩子。讓他們當抹布用。芃芃啊,以後你就不要穿這種貧民裝了,你看,跟這種人撞衫,是不是很想一頭撞死在豬上?”

那個女人被氣得半死。

“cnm,你知道我是誰麼!?隨便這麼說,信不信老孃讓你們跪下叫你們後悔現在對我說的話!”胖女人說着就要從包裏掏出土豪金手機,看樣子要叫人。

秦陽原本想要過去,看到那個女人的時候,又一次停住了腳步。

“哈,有好戲看了。”

“你認識麼?”姚怡菲不解。

秦陽點頭:“那胖子怎麼又胖了這麼一圈了。之前在一家店裏,我給我們家那位買晚禮服,她非要搶,而且態度也是跟現在這樣,狗眼看人低。上次打過一次臉了,沒想到這次還來。不過就是個暴發戶的女兒而已,都不看看八卦新聞的麼?耗子那張臉,應該經常在八卦新聞上出現的吧。”

“那……我們就在這裏看着?”姚怡菲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秦陽點頭:“我打過一次臉了,顯然她沒長記性。就讓她再長長記性。說不定運氣好的話,還能當耗子和喬芃的助攻。”

姚怡菲有些吃驚地看着他:“你想得好快啊。 糾纏 這都計劃好了。”

“……一個站街女,一個小流氓,口氣不小啊。這麼維護一個表子,我明白了,想泡她對吧……呵呵呵……”高夢綺一個勁冷笑,看姜浩澤和喬芃的眼神就像是看兩條狗。

喬芃哪裏被這麼對待過。

一口一個“站街女”、“表子”什麼的,簡直戳她最敏感的傷心處。

姜浩澤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對勁。

好不容易道歉轉移的話題,又被這個煞筆繞回來了。

“知道你家有錢,把你當豬一樣喂的能不胖麼。我們是窮,我們是沒錢,但我們長得好看呀。一件山寨貨也能穿得比你好看,就是驕傲,你想咋地。你找個路邊停着的車子反光鏡看看自己的樣子……啊不好意思,我看你這張臉一個反光鏡都未必能裝得下。我就簡單跟你說一下吧,看看你這粉刷得跟殭屍一樣的臉,家裏有錢就沒請一個化妝師給你好好化一個正常人的妝?你這樣要是晚上出去別不是把別人嚇出心臟病嘞。還有,這麼厚的妝了,竟然還遮不住那些痘痘,我看你是不是內分泌失調啊。這麼有錢還是去醫院婦科好好看看吧。”

高夢綺被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指着姜浩澤直喘粗氣。

她也學着喬芃那樣,要拿包砸過來。

姜浩澤一個閃身避開了。

“我跟你說啊,我們家女神打我,我那是疼在身上,甜在心裏。你的話就算了,我怕傳染上什麼毛病。”說着,他還煞有其事地哆嗦了一下身子。

原本被氣得不行的喬芃,看着這樣毒舌的他,也一時間有些想笑出來。 姜浩澤原本就是一個嘴毒起來,就連秦陽都不得不禮讓三分的主。找他掐架,他可以以各種極其無恥的方式氣死對方。放在以前,他的那羣狐朋狗友也都說過,姜浩澤真要嘴毒起來,能把活人氣死,還能把死人氣得從棺材裏爬出來。

區區一個女胖子,怎麼能是他的對手。

高夢綺氣得不行,飛快打了一個電話。

“老公,有人撞了我,不但不給我道歉,還在這邊罵我、嘲笑我……怎麼辦呀,人家快委屈死了。”

那語氣……

姜浩澤差點隔夜飯沒吐出來。

他轉身,一把抓住喬芃的胳膊。

“快走快走。太噁心了這貨,竟然還有人喜歡這種女人,可怕……女上男下的時候真不怕被壓死麼……”

喬芃還沒反應過來,被他拽着走,一不小心就崴了一下。

“啊!”

她沒忍住,下意識吃痛地喊了一聲,差點被拽倒。

姜浩澤忙回頭:“沒事吧?”

“喂!現在知道跑了!老孃可記住你了!別跑!”高夢綺看到姜浩澤拉着喬芃要跑,直接一座小山晃着晃着要追上去。

姜浩澤擡頭,看到那滿目猙獰的大圓臉,張牙舞爪地想要抓住他們。

他當機立斷,一把抄起喬芃,一個公主抱,轉身就跑。

“嘿……看到了麼,我抱着的才叫女人。你叫你家老公抱你一個看看,別把人家的胳膊給卸了。來追呀,小爺抱着一個人跑,追得上算小爺輸。”

高夢綺那身材,沒跑幾步路就喘得不行了,哪裏跑得過姜浩澤。

“我們趕緊走。”秦陽拉着姚怡菲,趕緊繞了一點遠路,往姜浩澤那邊追去。

遠遠的就看到姜浩澤抱着喬芃,低頭在跟她說着什麼。

“放我下來。”

“你不是腳崴了麼,這裏也沒地方給你坐。我抱你還委屈你了?”

“那也不要你碰我。”

姜浩澤那股痞性還沒緩過來,賤賤地一笑,故意裝作手上沒勁了,要鬆開手。

嚇得喬芃下意識圈住他的脖子,隨後就被他的笑意識過來。

伸手就往他胸口砸去。

“你這人怎麼能這麼賤……”

“我不賤怎麼氣得死別人?不過,講真的,你太瘦了,多吃點吧。唔,就算爲了你的胸考慮,也得多吃點。”

喬芃整個臉都紅了。

“誰讓你看了!我長不長肉跟你有關麼。放我下來。”

姜浩澤下意識想到上次,那個晚上,好像……手感也不是很差。好吧,應該是今天的衣服穿得有點顯胸小。

“我就不放。剛纔我還喊你女神幫你賺足面子呢,結果你翻臉無情,也太傷人心了。”

喬芃被氣得沒話說。

秦陽兩人走了上來。

“我家就在附近了,芃芃到我家去休息一會兒吧。”姚怡菲提議道。

喬芃回神,意識到還被人看着,當即又激動起來。

咬牙切齒又小聲地拍着姜浩澤的胸口:“快放我下來!”

“腳崴了這種事可大可小,我看你剛纔那一下可不輕。還是別逞強了。身體是自己的。反正耗子有的是力氣,讓他賣點力氣,就當是給你賠罪了。”秦陽也勸道。

喬芃一記充滿殺氣的目光射了過來。

“你們都是一路貨色!下流!變態!”

秦陽摸了摸鼻子,覺得自己有點無辜。

雖然只有一段路了,可路上的行人還是不少,特別是靠近居民區的時候,更多的眼睛往姜浩澤和喬芃身上飄。

喬芃哪裏這麼狼狽過,恨不得整個腦袋都埋進姜浩澤的胸口,這樣就沒人看得到她了。

“到了。”姚怡菲掏出鑰匙,開了門,“進來吧。”

一開門,就見家裏不止一個人在。

秦陽往裏看去,頓時兩邊的人面面相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