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遙遙,我帶你離開這裏,好嗎?我們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重新開始吧……管他的什麼狼族,我不要了……我只要和你在一起,你也拋棄一切,和我在一起,好嗎?”白恆的目光熾熱,我不知道他怎麼會突然之間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甚至就連拋棄狼族,這樣的話他都可以說出口。這不是他活下去的動力嗎,怎麼會在一瞬間的時候,這一切全部發生了改變呢?

“白恆……你明明知道我是不會和你離開的。更何況,我現在知道了塵逸的陰謀,我肯定得想盡一切辦法來阻止他。我們現在該要怎麼辦?有誰可以將他打敗?”我問着一邊神情略微有點失落的白恆。

“明明我知道你的答案會是什麼,然而我竟然還是那麼的期待奇蹟的發生。最終奇蹟還是不會發生……遙遙,在你的心裏不管是錦軒也好,還是普通的人類也罷,你把他們看的都要比我還重要。可是我還傻傻的……呵呵,遙遙,誰讓我會對你這麼死心塌地呢?我想問你最後一遍,如果沒有錦軒,你會不會選擇我?”白恆問的那麼的嚴肅,我一時間語塞,不知道該要怎麼回答他。

曾經這樣的問題,好像顧之寒也問過我。

有的時候,我自己也會想這樣的問題。如果沒有錦軒,我會不會愛上顧之寒或者白恆?他們兩個都是很好很好的男人,對我也是很好。但是我的心裏已經住下了錦軒,就真的住不下別的什麼人了……

我不敢想這樣的問題,這隻會讓我自己發現我是那麼的深愛着錦軒。

“對不起,白恆……我……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要說些什麼。

“好了,路遙……我已經知道了你的答案。你放心吧,我沒關係的……對了,剛纔你問的問題,到底誰能制服塵逸這個問題,我想來想去,心裏只有一個答案。那便是錦軒……因爲塵逸是錦軒體內的邪惡幻化而成的,除了他,別人誰也不可能除掉他……”白恆淺淺的說道,但是他的眉峯之處閃過了一絲的我所看不懂的神色來。

“你是說要錦軒殺掉塵逸嗎?可是……第一,錦軒殺死了塵逸,那麼他自己不就會隨着他一起死亡嗎?第二,錦軒現在還白困在深淵記憶珠之中……除了塵逸,似乎沒有人可以將他喚醒……我們還有別的辦法嗎?”我都已經快要絕望了。

“除了塵逸,還有一個人可以喚醒錦軒……而且錦軒他自己自然有辦法來對付塵逸。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便是把錦軒喚醒……”白恆語氣輕輕,十分淡然的說着。

“誰,除了塵逸,誰還能喚醒錦軒?”我迫切的想要答案。

然而,白恆給我的答案卻是,這個人就是我。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喚醒錦軒,可白恆爲什麼非要說我可以呢?

“我不行啊……我試探過了,我拼命的喊着錦軒的名字,可是他就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我把我之前所用過的方法告訴了白恆,然而白恆卻笑了笑。

他指了指自己的頭,說道,“我可以用術法將你的魂送到錦軒的大腦記憶之淵之中去。只要你找到了埋藏在錦軒頭腦之中的那一段最沉重的記憶,那麼我們便成功了……這就可以把錦軒從那痛苦的記憶之中喚醒了。路遙,這隻有你能做到……”白恆說的那麼肯定,讓我沒有懷疑他的理由。

其實,我也挺想知道在錦軒的記憶深淵之中,到底承受着怎樣的痛苦?而這一份痛苦到底是什麼,纔會讓他堂堂的冥王大人就深深的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一種聲音在告訴我,那聲音不停的在我耳邊重複着,路遙,你想要知道的答案,其實就在裏面……

“錦軒還在塵逸那裏,我們還得去找錦軒啊,不然我怎麼進入他的腦海之中?”

白恆聽了笑了笑,他搖了搖頭,“你看……”

兩字說完,錦軒竟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白恆已經把一切都準備好了。

“你放心,這裏塵逸不會找來……我用狼族的禁術設了結界,除了我沒有人會發現這裏。”白恆的話頓時讓我安心了下來。

“那好,我們開始吧……” 在我還沒進入錦軒的記憶深淵之前,白恆一再強調,如果聽到了他在喊我的名字,那麼我必須得答應。否則的話,就算我把錦軒喚醒了,可我卻怎麼也出不來了。

我點頭答應,示意白恆,我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於是,白恆施展術法,一團紫紅色的光圈開始縈繞在我的身邊,我突然之間感覺自己的身子輕飄飄的,我本來緊緊閉着的雙眼在最後一刻睜開了。

天吶,我看到了什麼?我竟然看到自己從自己的身體裏面出來了,白恆衝着我點了點頭,“這現在是遊魂狀態了嗎?”

“恩。”白恆說完,繼續做法,我就像是一縷青煙一般鑽進了錦軒的腦海之中。

進入他腦海的那一刻,我有點驚呆了……

原來,錦軒記憶之中的這個地方,不曾是我所想象的那樣黑暗可怕。倒是一個風景秀麗,美景如畫的地方。

這倒是讓人覺得有點奇怪了,既然這麼這麼美,怎麼會成爲了錦軒最沉痛的記憶呢?

“小姐,小姐,你在這裏做什麼,我們得趕緊回家了。不然的話,老爺又不知道該怎麼衝着我們發火了……”一個穿着青綠色衣裙的小丫頭活潑可愛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着裝,應該是古代,而且看她們的髮飾和衣服,這應該就是唐朝啊!

天吶,錦軒還沒有成爲殭屍的時候,他還是人類的時候,不就是生活在唐朝嗎?難道我現在呆在他生活的那個時代嗎?

這樣也好,我倒是可以看看曾經的錦軒是什麼樣子的。而在這裏,到底有着他什麼放不下的過去,究竟是什麼在他的心裏留下了沉痛的記憶……

和之前的那一次一樣,我就像是一個縹緲虛幻的影子一般,沒有人會發現我的存在。我可以恣意的在這裏看着,看着來來往往的人們生活在這個古代繁華的都市之中。

畫面轉換,小丫頭已經不見了,而又出現了一位穿着繡花粉紅色罩紗裙和戴着翡翠瑪瑙鐲子的小姐。她的面上罩着面紗,有點看不清楚她的模樣。

而說來也巧,一陣風吹過,正好將這小姐臉上的面紗給吹掉,這個時候小姐回眸,正巧我看到了她,竟然和我有着同樣的一張臉。

她是遙依?不,她不是……

那麼她又會是誰呢?

那個穿着華麗衣服的小姐好似也看到了我,她的眉頭緊蹙,似乎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一個人和她長着同樣的相貌吧。

這時,身邊的那個穿着綠色裙子的小丫頭疑惑的看了看她家小姐,“小姐,您在看什麼呢?”

可能是小丫頭的話正好打亂那個小姐的思緒,“碧竹,你看前面那個姑娘是不是長得和我一模一樣?”

小姐指了指我,我呆呆的愣在了那裏……她竟然真的可以看到我。

“小姐,您在說什麼啊,您對面哪有什麼人啊,不要胡思亂想的了。我們快點回去吧……”說完那個小姐便跟在小丫頭的後面離開了。

在離開的時候,我有聽到她在說,“是啊,可能是我看錯了吧。怎麼可能呢,而且她穿的衣服很奇怪……”

小姐再回頭看我的時候,眸子裏面便多了一份釋然。也許剛纔就是一個意外吧,現在就看不到了吧。

我來這裏的目的是找錦軒啊,可是我壓根都沒有看到錦軒的影子,旁邊的人都又不認識我,那我該要怎麼去打聽錦軒呢?

對了,跟着前面那個小姐和丫頭,心裏有一種直覺,或許跟着她就能找到我要找到的人。

於是,我緊緊隨着她們的身後。不一小會兒,便來到了一個富麗堂皇的宅邸之中。我擡頭一看上面竟然寫着“路府”兩個字。

敢情剛纔那個姑娘還和我姓一樣的姓啊,這算不算是一種緣分呢?

古色古香的宅院之中,我剛踏入大門,便被一陣呵斥的聲音所打斷,“混賬!哪有女兒家這麼晚纔回來的?這要是傳了出去,可怎麼好?以後還怎麼嫁人?”

我看着,那個小姐和丫鬟已經跪在了下面。正堂的上座上面坐着的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人家,想必就是這個路府的老爺了。

“老爺,您不要怪小姐……其實,我們在路上遇到了一個……”小丫鬟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但是一邊的小姐立刻瞪了小丫頭一眼,小丫鬟便立刻止住,什麼也不說話了。

激戰女神 “遙遙啊,我也是爲了你好啊。現在皇上想要給你和將軍大人賜婚,這個時候可不能節外生枝啊!”老人家臉上浮現出了一種喜悅的神色,想必能夠高攀上他口中所說的什麼將軍,那應該是一件十分光彩的事情吧。

“可是,爹……我不想嫁!女兒不願意嫁一個自己不愛的男子,這樣過一輩子……”

“你這孽子,竟然敢說這麼大逆不道的話?這是聖上賜婚啊,抗旨就是死!”

……

我還沒有看出什麼事情來,只記得好像那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姑娘名字也是叫做路遙。甚至,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那一串檀香珠子,我突然記得了爺爺奶奶的話,他們說過我們陸家祖上和顧家都有這麼一條祖傳的檀香珠子。

會不會,這個路小姐就是我們路家祖上的小姐?

後來,她把珠子送給了自己最心愛的男人……

我想到,後來錦軒送我了一條檀香珠子,那不是顧之寒的,在這個世界上又只有兩串,難道錦軒的珠子是那一位我們祖上的路家小姐送的?

而路家小姐的心愛之人便是錦軒?

這樣想一想的話,很多事情便有點對上頭了。錦軒生活的年代,錦軒做人的時候,他曾愛的那個姑娘恐怕就是這個和我有着一模一樣面孔的小姐吧?

……

畫面再次發生了改變,這一位小姐和一個青年英俊的男人在一起快樂的吟詩作畫,好一副神仙眷侶的生活。

視角距離我越來越近,我漸漸的看清楚了那個男人的模樣,果然是錦軒。

“錦軒,錦軒……真的是你嗎?你快點醒來啊,我是路遙啊……”我試圖在一邊將他喚醒,然後錦軒卻在那一副他自己臆想的世界裏面出不來。

他聽不到我的聲音,但是他眉宇之中似乎有點憂愁,“遙遙,你聽沒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錦軒在和旁邊的那個小姐說話,小姐莞爾一笑,“錦軒,你聽錯了吧?這裏你看,哪裏會有什麼人啊,可能是你想多了吧……”

他們兩個繼續笑語盈盈的生活在一起,而我就這麼靜默的看着看着……

……

緊接着,在我的眼前又飛速的有了另外一副畫面。一個女人躺在棺材之中,她如玉的容顏,蒼白不着一丁點的血絲,沒了呼吸,這個叫做路遙的富家小姐已經死了。而一邊的錦軒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我從未見過錦軒這樣傷心難過的樣子,他不停的自責說,口中不停的唸叨着,都是因爲他的緣故纔會讓她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終於明白了,爲什麼這會是錦軒記憶深淵之中最痛苦的地方。恐怕這個女人的死是對錦軒最大的打擊吧,而就在這時我明白了一個真相,那個永遠不能說的祕密終究還是被我知道了。

……

錦軒已經變成了殭屍,他的脣邊微微笑着,每一間隔一段時間,錦軒都會去棺材之中看看那個女人的屍體,最後,錦軒從她的頭髮上面剪下了一小綹頭髮,放在懷中深深珍藏。

而那個叫做路遙的女孩的屍體,錦軒竟然用術法將它變小變小,最後化成了一顆小小的白色的類似於藥丸一樣的東西。

錦軒竟然吃了下去,連同他對她的愛。

愛一個人,就要吃了他。

“遙遙,我答應你……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復活……或許等到若干年後,那命中註定的轉世出現,你就有可能重新回到我的身邊了……”

錦軒的話一字一句的深深烙印在了我的心中,我發覺我心口在痛。

我好不容易會讓自己認爲,其實錦軒是愛着我的。我的自我欺騙就快要成功了啊,然而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所堅守的這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刻便轟然倒塌了。

我成了一個傻瓜,我做了那麼多到頭來都是在爲別人做嫁衣裳。

錦軒只所以愛上我,是因爲命中註定沒錯。可是他對我的愛,只是想要用我來複活他心愛的女人罷了,多麼可笑,就算我們兩個是轉世的關係。

可是今生的我對於前世沒有一丁點的印象,我更希望錦軒所愛的,是現在的這個我。

我更加的希望我們兩個之間的愛情是純粹的,是沒有含有這麼多雜質的。可是這一切,現在看來,卻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錦軒,你快醒一醒吧……她已經死了,你就不要再遲遲不肯認清楚這個現實了!”我用盡了自己的力氣,大聲的喊着。

我看到錦軒的神情恍惚,然後暈倒過去……

事情看來是解決了,他也應該已經回到了屬於他的地方吧。

~~7k~~ 想必錦軒已經回到了現實之中吧,因爲我所見到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什麼也看不清楚,什麼也看不到,四周有着一種說不出來的空洞。

“路遙……快回來……”我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想起之前白恆的囑咐,我知道,他這是在找我回去。

可是,在我的心裏,我有點不想回去……

錦軒的話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之中,其實墨淵曾經告訴我的那些話並不是在哄騙我。一直以來,錦軒就是把我當成了她,而想要用我來喚醒她。

雖然我並不知道錦軒將會是什麼樣子的方法來喚醒另外一個叫做路遙的女子,但是他現在對我這麼好,一直這般的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

“白恆……對不起,我不想回去了……”我不知道我這樣對話到底能不能讓白恆聽到。就讓我的魂魄永遠留在這裏好了,這裏畢竟是錦軒的記憶之海中,這也算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吧。

我並不知道等待我的將會是什麼,可是我明白,這將會是一個沒有結局的結局。就算是死,我也無怨無悔,我真的不想再承受這一種無望的痛苦了。

我想要快點結束,我想要從中得到解脫……

“遙遙,你瘋了嗎?你快點答應,你只要應一句就回來了……可是你要是不應,你將會掉進時光的記憶深淵之中。那是一個未知的地方,沒有人知道那裏是什麼,那裏有什麼東西。遙遙,這個關鍵的時刻,你可不能犯糊塗啊!如果是因爲陸錦軒的事,那好,你回來……我們好好說……”白恆試圖把我勸回來。

可是我的心意已決,任憑誰怎麼勸我,我也不想回去了。

我不想再看到錦軒,因爲我實在是不知道自己該要怎麼去面對他。恨他?他現在不是還沒有用我的命去喚醒那個女人吧!

苦澀的笑了笑,我告訴自己不要再傻下去了。錦軒總有一天還是會用我的命去喚醒那個女人的,這不過就是時間早晚的關係罷了。

說到底,我是自己沒有勇氣。我就是一個膽小鬼罷了,害怕面對這一切。而我又深深的明白,我爲什麼會這樣……

因爲,我愛錦軒,就這麼簡單。

“白恆,對不起……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不管結果是什麼,對我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塵逸的事,我想錦軒自然會去解決……再見到你,真好。我們再見……”我不想說些什麼,漸漸的,白恆的聲音已經聽不見了。

不如一世沉歡 我想這就是白恆所說的,我開始慢慢的進入到了時光的記憶深淵之中吧。我輕輕的閉上了眼睛,靜默的等待着這一刻的到來。

此時此刻,我的心情是那般的坦然,我似乎還有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踏實。

“哎……”我本想我的生命就這般的結束,甚至我的一縷遊魂在這深淵之中化爲泡沫,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而,我卻聽到了一陣嘆息的聲音。

這聲音,像是一個老者。難道,在這個未知的時空之中,還有人?

“老人家,你是誰?爲什麼不出來呢?”我睜開了眼睛,看着眼前縹緲而又白茫茫的一片,有點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味道。

我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四周看,可是卻未曾發現有一個人的身影。

那就奇怪了,既然沒有人,那麼剛纔我所聽到的那個老人家的嘆氣聲又是從哪裏來的呢?

“哎……可憐的孩子……”

我絕對沒有聽錯,因爲那一陣嘆息聲又傳來了。這一次除了那嘆息的聲音,竟然有個老人家說了一句“可憐的孩子”……

這個可憐的孩子是在說我嗎?應該就是我吧,畢竟這裏除了我就真的沒有什麼別人了。

“老人家,既然你在這裏,爲什麼不用真面目示人呢?你剛纔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我的身子來回的不停環顧四周,我想找到他,到底在哪裏。

“好吧,孩子……你回頭,我就在你的身後。”老人家說完,我便按着他的吩咐,轉過了身子。

回頭的那一剎那,我的淚腺再一次忍不住……我哭了,因爲那個老人家就是我的爺爺。

“爺爺,怎麼是你?我剛纔都沒有聽出你的聲音來……好久沒有見你,你知不知道孫女是多麼的想你……嗚嗚……嗚嗚……”見到親人的那一刻,我的情緒似乎得到了充分的釋放。

我把這些日子以來,我所受到的委屈,我心中的那些不悅全部哭訴出來。我在爺爺的懷中,那般的肆意……

“傻丫頭,你怎麼還是和小時候那樣,是個愛哭鬼?”爺爺溫柔的安慰着我。

“爺爺……我終於明白,你上次告訴我的,我不是我是什麼意思了……可是,知道了又怎樣?我不是我了又怎麼樣?可我仍然愛他啊,但是……到頭來,他不過就是想要復活我的前世罷了……爺爺,爲什麼我的命運會是這樣?爲什麼?”我依舊在哭着,只有在爺爺的面前,在爺爺的懷抱之中,我纔可以這樣的肆無忌憚。

“傻丫頭,這就是你命中的劫……曾經我和你奶奶給你算過一卦,我本以爲我們會爲你化解了這個劫難。卻不曾命中註定的事情,不管我們怎麼努力,都是改不了的。遙遙,你和錦軒的緣分還沒有了斷……所以,你必須得回去。這裏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爺爺的聲音悠悠,那一刻,我覺得爺爺是那麼的陌生,他似乎是我的爺爺,但是又不是我的爺爺。

“不……爺爺,怎麼你會留在這裏?我爲什麼不能留在這裏?我留下來陪你不好嗎?你不要趕我走啊……我不想回去,我不想……”淚水已經忍不住的落下來。

“丫頭,你是不想面對現實吧,或者你最害怕的是面對陸錦軒吧。既然他是你命中的劫難,那就去面對吧……等到你坦然面對的時候,或許你會有新的發現。也許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好了,我該說的話已經說了,丫頭……回去吧!”爺爺竟然衝着我呵斥了一聲。

想來,爺爺對我一直都很好很好,要比奶奶還要寵溺我。從小到大更是一句罵過我兇過我的話都沒有,怎麼現在?

殿下,放了我 “爺爺,我留下來,好不好?”我不明白,爺爺爲什麼一直在趕我走。

“丫頭,你可直到在這時光的記憶深淵之中是多麼的孤獨和寂寞?爺爺一個人守候在這裏就足夠了,我不想你也在這裏……況且,你的路還很長。你將會……好了,我不能再說了,不然……快點離開這裏吧!丫頭,從哪裏來便到哪裏去!”爺爺說完,我便覺得自己的眼皮沉沉的,像是睡着了一番。 流逝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