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是隊長,我說不行,就是不行!”我也不甘示弱的提高了語調,回了石乾坤一句。

“行了!”見我和石乾坤大有要開戰的趨勢,陸茗軒立刻橫在了我們二人的中間,出言勸道:“都別吵了!十二個小時之後,我們見機行事!”

被陸茗軒這麼一勸,我和石乾坤自然停止了爭吵,只不過,石乾坤賭氣似的直接走上了二樓,而陸茗軒則是朝着我歉意一笑,也追着石乾坤,踏上了二樓。

待到石乾坤和陸茗軒離開正廳之後,石毅才輕聲對我說道:“楚風,你有戰勝超能力戰隊的把握嗎?就算俺能打贏費爾南德斯,那凱文,坎比,傑森和卡特,怎麼辦?”

“船到橋頭自然直,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石乾坤和陸茗軒上臺送死的,他們兩個的力量,已經完全耗盡了,所以,這一戰,只能我們三個來打……”我一邊說着,一邊拍了拍石毅的肩膀,略帶歉意的對石毅說道:“兄弟,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人死在教廷的,就算要死,也是我先死……”

“楚風,俺也不會讓你死在這裏的!”石毅朝着我咧開了嘴,憨憨的笑了一聲,道:“記得在沙漠區域,俺做過的事情嗎?如果真的有人要死,那麼,俺希望那個人是俺!”

石毅不會說那些感人肺腑的宣言,他只會用最簡單直接的話語和情感,來表達他的情緒,就比如現在!

雖然石毅只是對我簡單的說了這麼一番話,但他在沙漠區域中,爲我所做的一切,卻是歷歷在目,他,的確是在用生命,履行對我的承諾!

崔大人駕到 “先不說這些了!”我朝着石毅擺了擺手,打斷了這個話題,因爲,我不想再圍繞着與超能力戰隊的這一戰,繼續談下去了,這樣,只會讓我們增添壓力,“抓緊休息吧,還有不足十二個小時的時間,你抓緊恢復力量……”

言罷,我便自顧自的躺倒了地上,一邊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一邊暗自思襯起了我們與超能力戰隊的實力差距……

陸茗軒和石乾坤,我是絕對不會讓二人上場的,而石毅,我不確定他是否能戰勝費爾南德斯!

還有胡墨,她爲了幹掉樂雲霄,消耗了太多的力量,我不知道十二個小時之後,胡墨的力量,會恢復到何等地步,更不知道她能否打贏傑森!

而李靈兒,如今又仍舊昏迷不醒,我們神州隊,真正沒有消耗多少力量的人,只有我,也多虧了那神祕人幫我幹掉了牛頭,否則的話,我們的境況,會比現在更糟!

如果是我自己的話,能夠打贏卡特那羣人嗎?

讀心術,很難纏,而且不僅凱文會,連卡特,都擁有讀心術的超能力,對於這種料敵於先的超能力,我只是聽過,但卻並沒有見識過,這對於我們來說,纔是最大的潛在危機!

試想一下,如果你的每一步動向和攻勢,都被敵人窺探,那麼,獲勝,將會難如登天! 我暗暗的嘆了一口氣,旋即,便不在理會已經盤膝坐到地上,準備進行新一輪療傷的石毅,而是用餘光,掃了一眼安安靜靜的躺在沙發上,猶如睡美人一般的李靈兒……

“靈兒,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在十二個小時之內醒過來,現在,也只有你能幫我了……”我一邊暗襯,一邊又是嘆了一口氣,貌似,自從來到教廷之後,我嘆氣的次數,要比以前在神州時候的總和,還要多!

不知不覺,我閉上了雙眼,苦思着破敵之策,可又是在不知不覺間,我竟然睡着了!

只不過,這次的睏意,來的很突兀,也很莫名其妙……按理來說,我最近睡覺的時間很多,不應該再困了,可不知道爲什麼,我在思維高度集中的情況下,竟然還睡着了,真很不符合常理,可偏偏,還就發生了!

渾渾噩噩之間,我做了一個夢,雖然在夢中,我的視線很模糊,就像沒有戴眼鏡的高度近視眼似的,就連我的手掌,我都看不清紋理了!

可是,在這種詭異的視力之中,我卻能看清我四周的場景,我在一座古代的大殿之前,對,我也只能看清楚那座大殿了,包括大殿四周的景物和場景,入我眼中,都是一片模糊……

不得已,我也只能將視線跳轉回到大殿之上……

那座大殿,陳舊,破敗,甚至生滿了綠色蔓藤,一看,便是經過了無盡歲月削磨之後的景象。

我漫無目的,沿着大殿的石階,向上不斷的行走,當我登上了石階的最頂點,邁過了雕刻着奇異符紋的石門檻,正式進入大殿之內的時候,我眼前的場景,卻再次發生了變化……

石殿之內,無比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我看不見承重柱,看不見石牆,看不見地面,看不見大殿內所有的一切,就彷彿,這裏面的一切,都與黑暗融爲了一體那般……

在這種環境中,我感到很壓抑,甚至,已經壓抑到那種,我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的地步!

也就在這時候,一陣極其輕微的腳步聲,突然傳入了我的耳中……

踏……踏……踏……

腳步聲極其緩慢,而且極其穩重。

我能清晰的聽出,這陣腳步聲,是從我正前方的黑暗之中,傳來的!

當即,我的目光便循着腳步聲傳來的望向,朝着無盡黑暗之中,望了去……

就像是爲了配合我似的,本應充滿了無盡黑暗的大殿之中,卻突然走出了一條挺拔的身影……

這條身影,身穿一襲好像毛毯一樣的黑色衣服,沒有袖子,沒有衣領,就像真的是將毛毯圍在身上似的,而且,這長衫還直接垂到了地面,彷彿與黑色融爲一體似的,我根本看不見那人的四肢!

我下意識的將目光,從那身影的身軀,轉移到了面部,可是,讓我失望的是,那人的面部,就像被一團氣勁籠罩着,我根本看不清楚五官,甚至,我連性別都無法分辨!

這傢伙……

是人是鬼?

是男是女?

我爲什麼會夢見這傢伙?

我夢見了這傢伙,又代表什麼?

無數疑問,猶如開閘洪水一般,直接涌入了我的腦中,甚至,讓我在這短暫的一瞬間,產生了一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我抱着頭,無比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我的大腦,在這一刻,是空白的,痛楚和疑問,已經佔據了我的一切!

忽的,那條詭異身影,竟然發出了一道極其平靜,婉轉,優雅的男聲,而且,說的還是地地道道的現代神州話!

“少年人……我們……終於見面了……”

說來也奇怪,當這道聲音響起的同一時間,我的頭,竟然不疼了,感官和思維,彷彿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

當即,我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努力的瞪起雙眼,想要看清那人的真正模樣,可結果,仍舊是讓我失望的,那人的臉上,仍舊纏繞着一團氣旋,使我無法看清他的模樣……

不過,這人剛纔所說的那番話,卻是值得我深思……

我們……終於見面了?

什麼意思?

我認識他?

他認識我?

我們爲什麼一定要見面?

“你是誰!”我心中的疑問,實在是太多了,但我還是出於本能的,脫口問出了這個問題。

“我是……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

那人發出了一道輕笑聲,雖然我看不清他的模樣,但我能聽出,他,的確是在笑。

“你爲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裏?”我繼續發問。

這一次,那人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甚至,他連話都沒說,就這麼站在原地,從上到下的打量着我……

沒錯,我是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我的直覺告訴我,他,現在的確是在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打量着我!

“告訴我!你爲什麼說,我們終於見面了?”我已經完全亂了方寸,強烈的好奇,讓我發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咆哮聲,“我們之間,到底有什麼聯繫?還有,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裏?我又爲什麼會無緣無故的夢見你?”

麟嘉元寧 那人,仍舊沒有說話,不過,我依然可以感覺到,他在對着我笑……

試想一下,在自己的夢境之中,見到這麼一個詭異的人,偏偏,這人還無比的真實,這是一種何等詭異的場景?

就連我,都有些受不了了!

當然,我可不是被嚇的,而是,被我心中那猶如洪水般的疑問給逼的!

我有一種極其強烈的預感,我預感,這人,對於我而言,一定是非常關鍵的人物!

可是,就在這時候,大殿,突然產生了猶如地震一般的震顫,包括我眼前那片一望無際的黑暗空間,都在瘋狂的扭曲着,最關鍵的是,我眼前的那傢伙,身體竟然開始一點一點的變淡……

“別走!回答我的問題!”

我不可能輕易的放他離開,正當我想要衝上去,去抓住那人的時候,我卻突然發現,我的身體,動不了了!

這種全身被禁錮的感覺,讓我產生了無比巨大的驚駭!

我不認爲,有人能夠在我身上施加這種禁錮封印的法術,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我了,就算是張道一,也絕對做不到將我完全禁錮!

可是……事實卻是,我的確被完全禁錮了,就連眨眼皮,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都是一種奢望!

心中充斥着極其不甘的狂躁之意,我恨恨的瞪起了雙眼,凝視着那條不斷變淡,而且已經開始轉身,打算走回到黑暗之中的人影……

忽的,那條不斷變淡的身影,竟然朝着我揚了揚手……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動作,雖然,我依舊看不清他的手掌……

可關鍵是,那身影在揚手的同一時間,他的身後,竟然出現了一道無比耀眼的金色符紋,而且,那道金色符紋,竟然與我的鬼脈之力一模一樣! 呼……

我猛的從地上坐了起來,一邊劇烈的喘着粗氣,一邊慌張的四下張望了起來……

我的四周,仍舊是教廷爲我們神州隊準備的休息別墅的正廳。

而在我的身邊,盤膝而坐的石毅,驚訝的睜大了雙眼,眼中盡是疑惑的盯着我。

沙發上,李靈兒仍舊靜靜的躺在哪裏,讓人心疼。

窗外,夜幕早已降臨,甚至,已經過了最黑暗的時刻,東方,已經隱約透出了些許的光輝。

我重重的喘了幾口粗氣,擡起了手,抹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好似虛脫一般,將這口氣又長長的吐了出來,“是夢……”

“楚風,你做夢了?什麼夢,竟然能把你嚇成這樣?”石毅凝重的對我問道:“你看,你後背上的衣服,都已經被冷汗浸透了!”

被石毅這麼一提醒,我便下意識的摸了一下後背……我的衣服,真的被冷汗浸透了!

可是……那是夢嗎?

我覺得不是夢!

可不是夢,我又找不出任何理由來解釋……

靈魂出竅?

貌似我的身體,並沒有靈魂出竅的徵兆……

我用力的甩了甩頭,腦中,也完全被剛纔那似夢非夢的奇異場面,佔據了。

我爲什麼會突然夢見那個人?

要知道,我最近可是經常睡覺,都沒有夢見那個人,爲什麼只有這次,在我睡覺的時候,會夢見那個人?

而且,我最近的睡眠也很充足,按理來說,我不應該再睡覺纔對,可我爲什麼會在思維高度集中的時候,迷迷糊糊的昏睡過去呢?

我的身體,除了消耗一些力量之外,貌似並沒有出現過任何的異常吧?

我皺着眉頭,狠狠的揉着鼻子,與此同時,我的大腦,也開始飛速運轉,腦細胞更是瘋狂的燃燒了起來……

我想要找到最終的答案,可我發現,我根本毫無頭緒!

我的身體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這一點,無需質疑……對了,白玉牌!

我的身體,猛的一顫……鬼脈之力,夢中的那個人,在消散的那一剎那,竟然打出了一道鬼脈之力,這就是最大的疑點,也是那人給我留下的最大啓發!

如果說,我的身體,最近發生了什麼變化,那麼,唯一的變化,就是,我的身上,又多了一塊白玉牌!

當初父親留給我的那塊白玉牌,陳泰給我的那塊白玉牌,獵人從疆省帶回來的那塊白玉牌,還有我從八岐羅迦身上奪回來的那塊白玉牌,再加上我在睡着之前,神祕人給我的那塊白玉牌,也就是之前,單猛給我的白玉牌,一共是五塊白玉牌……

我之前,身上只有四塊,但現在,卻有了五塊,也正是因爲我拿到了第五塊白玉牌之後,我才做了那麼一個奇怪的夢,而且,夢中的人擁有鬼脈之力,這就證明,這個夢,與那個人,都與鬼脈之力和白玉牌有關!

如果這麼解釋的話,那麼,那人的話,也就能說的通了……他說我們終於見面了,沒錯,我們是同樣擁有鬼脈之力的人!

可他,又是誰?

楚家的先祖?

如果是楚家的先祖,那麼,他爲什麼不直接說出來呢?

無數疑問,再次霸佔了我的大腦!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際,二樓,突然傳來了陣陣腳步聲……

“楚風,我們要出發了,最後的決戰,馬上就要開始了!”胡墨的聲音,從二樓,傳了出來。 伴隨着胡墨聲音出現的,還有一陣陣下樓的腳步聲,很顯然,胡墨,並不是獨自一人從二樓走下來……

聽了胡墨的話之後,我便轉頭,朝着樓梯的方向望去,便見胡墨與石乾坤和陸茗軒,魚貫從二樓走了下來。

“你的臉色不太好,發生了什麼事?”胡墨盯着我,頗爲擔憂的說道:“還有十幾分鍾,我們和超能力戰隊的決戰,就要開始了,你該不會出現了什麼問題吧?”

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閉上了雙眼,下一瞬間,當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我的眼中,立刻爆閃出一道精光,“我沒事!”

我努力的將心中的疑惑,壓到了內心的最深處……

沒錯,我對那個奇怪的夢,以及神祕的人,確實很感興趣,可我現在根本沒有任何頭緒,與其繼續浪費時間,倒不如打起精神,準備迎接最後的決戰,神州隊與超能力戰隊的決戰!

聽我這麼一說,胡墨明顯鬆了一口氣,“超能力戰隊那邊,士氣正盛,而且也只折損了格雷澤一人,我們這邊,如果你出了什麼問題,那我看,這一戰還是不要打了……”

胡墨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在這時候,一道不屬於我,胡墨,石毅,石乾坤和陸茗軒幾人的聲音,卻是極其突兀的在別墅之內響起……

“不打?爲什麼不打?”

這道聲音有些沙啞,就像許久沒有看口說過話的人,發出的聲音一樣,而且,這道聲音之中,還充滿了無盡的戰意……

這一瞬間,整個別墅正廳,彷彿凝固了一般,我們大家全都下意識的停止了呼吸,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彷彿,我們正在經歷某件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你們好像就要和超能力戰隊決戰了,對吧?這種大戰,怎麼能少了本姑奶奶呢?”

這道聲音,再次響起,在寂靜的別墅正廳內,不斷盤旋,迴盪……

而這一次,我們所有人的思緒,也終於被這道聲音,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不論是我也好,胡墨也罷,我們所有人,都在這一刻,作出了相同的動作……

我們大家緩慢而僵硬的扭動起了脖頸,呆滯的目光,紛紛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聚焦而去……

只見,沙發上,始終昏迷不醒的李靈兒,也不知道因爲什麼,就在此刻,我們與超能力戰隊的大決戰之前,竟然奇蹟般的甦醒了過來!

此時此刻,李靈兒正坐在沙發上,一邊晃動着脖子,一邊緊了緊粉拳,一雙美目,迸發出了一道無比銳利的光芒,嘴角上,也掛着一抹興奮的冷笑……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只是下意識的屏蔽了呼吸,一臉呆滯的凝視着李靈兒……

死一般的安靜,將整座別墅,都籠罩了起來!

李靈兒醒了,神州隊的天字第一號戰神,醒了!

雖然我並不知道李靈兒爲什麼會突然甦醒,但從李靈兒的狀態來看,她似乎並沒有受到封魂的影響,甚至,沒有經歷過連番大戰的她,纔是我們之中,狀態最佳的人!

“你醒了……”我無比震撼的盯着李靈兒,下意識的脫口呢喃了一句。

“我醒了!”李靈兒言罷,便緩緩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彷彿也在這一刻,徹底爆炸了一般,“誰來爲我解釋一下,我昏迷的這段時間,你們都經歷了什麼?” 李靈兒的聲音,很輕緩,但其中,卻充滿了亢奮的情緒,以及迫不及待的戰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