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一時手足無措,也不知道這樣的人該不該幫。

“別幫,我們走。”徐鳳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面色凝重的說了一句。

我不解的看着他,但沒有說話,因爲趙天明看不到徐鳳年,他現在已經是驚弓之鳥了,萬一等會看到我對着空氣說話,指不定就瘋了…

徐鳳年見我不解,用雙指在我眼睛上輕輕點了兩下,然後指了指趙天明。

我不明白他在幹什麼,下意識的隨着他的手就看了過去。

可就看了一眼,我差點嚇得就要叫出來了。

趙天明的背上,居然有一個女人!

這女人正面目猙獰的看着我,胖乎乎的臉上透着黑紅,脖子上還圍着一條白色綾條…

她見到我害怕的樣子,臉上突然笑了起來,整張臉都在抽動,說不出的詭異。

我雙腿發軟,徐鳳年一下子扶住了我。

“這人死前怨氣太重,而且還是個吊死鬼,最好不要去碰,否則她會反過來纏你。”徐鳳年在我耳邊低語。

我深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因爲我知道現在徐鳳年在我身邊,這女的肯定不會對我怎麼樣。

雖然我很想幫渣男,但是我更聽徐鳳年的話,我纔不想爲了渣男而惹上這個吊死鬼…

就在我準備開口拒絕趙天明的時候,他脖子上的女人突然動了!

就見她慢慢解開了自己脖子上的白綾,然後套在了趙天明的脖子上,對我詭異的笑了笑,猛地一勒,把趙天明掉在了半空中…. 主子,你什麼時候認識天師府的人了?而且,人家還說請你和寶寶一起去呢?」林月有些疑惑的道。

「我並不認識什麼天師府的人!」墨九狸皺眉說道。

關於凌天大陸的天師大人,她也只是聽說過而已!就連九樓的消息網,也查不到這位天師的一絲一毫……

說白了,這個被凌天大陸所有人敬仰的天師大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人是鬼,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據說,只有七國的皇帝見過這位天師,也僅僅是見過而已!傳聞這位天師大人每次到一個國家,都會前往皇宮見一下各國的帝君……

有人可能會說,既然各國皇帝見過,為啥還說不知道天師是男是女啊?那是因為,每一次這位天師出現的時候,各國皇帝都會一眼認出來,而跟皇帝在一起的人,也都能看到他……

可是,只要這位大神一離開,別說是各國帝君了,就連當時見過天師的人,都會失去那個時間段的記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見過什麼天師大人……

可是,天師大人卻是真實存在的!每當各國發生什麼大事的時候,都會出現天師大人的身影,只是依舊沒有人會記得天師的任何聲音和影像……

比如,以前的煉丹大會,煉器大會等等,很多大會都是天師大人主持的!前去參賽的,觀賽的,也都見到過天師大人。只是大賽結束之後,無論你問誰,誰都對比賽過程發生的事情記得清清楚楚,唯獨對天師大人沒有記憶……

所以說,天師就是凌天大陸唯一的神!受著萬民敬仰,世人愛戴!無論是誰,哪怕是墨家老祖這樣級別的人物,也是一樣……

因此,這天師的神秘那是毋庸置疑的! 婚色蕩漾:顧少,你夠了 只是,墨九狸卻怎麼都想不明白了,她好像一次都沒有見過這所謂的天師吧!而且,竟然還要她帶著寶寶前去天師府,這也有些太扯了吧……

「娘親,天師很厲害嗎?」寶寶聽著墨九狸和林月的對話,好奇的問道。

「據說很厲害,娘親也沒有見過!」墨九狸無語的說道,她總覺得那裡有些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只能過去看看再說了。

「對了,主子!還有一件事,九殺令不見了……」林月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仔細的說了一遍。

「月姨,令牌在娘親這裡!」寶寶說道。

「什麼?主子,令牌怎麼會在你這裡?」林月一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昨晚你們離開后,我和寶寶回來,便看到九殺令放在我房間的桌子上……」墨九狸將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怎麼會這樣?」 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 林月疑惑道。

「算了,先去前面看看那天師府的人,究竟為何事而來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然後抱起寶寶,跟著林月一起向著墨府大廳走去……

來到大廳便看到墨家兩個老祖,和一個白衣男子相對而坐。三人只是坐在那裡誰也不說話,氣氛安靜的有些詭異……

不是墨冬兩人不說話,而是這個自稱是天師府的人,從進門到現在,說了一句話后,就再也不說話了……

PS;祝所有寶貝們國慶節快樂,么么噠。 趙天明的嘴張得老大,半根菸直接瞬間掉了下來。

他面露不可思議,雙手不停的在脖子上亂撥,可就是摸不到脖子上的白綾!

我見他無比痛苦的模樣,先是嚇得退後了兩步,緊接着我就衝了過去,想幫他下來。

“別去,那是人家的恩怨。”徐鳳年緊緊的拽着我的手,讓我動彈不得。

此時趙天明的臉已經通紅了,他放棄了脖子上的掙扎,雙手向我抓來。

我愣愣的看着他的眼神,明白他這是向我求救。

雖然我想救他,但是徐鳳年卻一直對我搖頭。

“多行不義必自斃。”

我眼睜睜的看着趙天明,心裏雖然糾結,但也釋然。

或許,解脫對他來說,也算是一種結局?

趙天明見我無動於衷,眼神裏的希望轉化成了憤怒,一張臉被勒的通紅,不斷扭曲,朝我大吼。

“白素,我恨你!”

他雖然出不了聲,可我卻能明白他在說什麼…

徐鳳年一把揉住我,把我的頭按在了他懷裏。

因爲害怕,我渾身瑟瑟發抖,緊緊的抱着徐鳳年,腦海裏充斥這趙天明最後的神情。

過了有兩分鐘,我緩過神,忍不住擡頭看了一樣。

趙天明已經死了,懸在半空歪着腦袋,一張臉被白綾勒的黑紅,跟他背上的女人一樣。

只不過他的眼睛卻是睜開的,還睜的很大,雙目空洞,滿是血絲的看着我。

純純欲動:首席別亂來 他肯定在想我爲什麼不救他,而死不瞑目吧?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趙天明背上的女人突然擡起頭,朝我獰笑了下,慢慢鬆開了白綾。

趙天明沒有支撐,“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我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他,真沒想到,趙天明有一天居然會死在我面前…

Wшw✿t t k a n✿C○

“你上前一步,我讓你地獄都下不去。”徐鳳年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回過神,就見那女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我身前,手上還拿白綾,似乎是想對我動手。

我縮了縮脖子,這個人依偎在徐鳳年的懷裏。

那女的看着徐鳳年,眯了眯眼睛,好像非常忌憚的樣子。

對持了一會,她的身子開始慢慢淡化,最後成了一道雲煙消失了…

我見她走了,心裏才鬆了口氣,不過我還沒說什麼,徐鳳年就揉着我走了出去。

我回頭看了趙天明最後一眼,心裏滿是落寞。

跟着徐鳳年回到了家,郭勇佳見我臉色不太好,問我道。

“剛纔出去幹啥了?看你好像不開心的樣子?”

我嘆了口氣,把剛纔發生的事一股腦告訴了郭勇佳。

以我對郭勇佳的瞭解,他肯定跟徐鳳年一樣,對於這種男人肯定不屑一顧,更談不上出手救人。

可我沒想到,郭勇佳越聽臉上越凝重,等我說話之後,苦笑搖頭道。

“徐鳳年說的沒錯,冤魂索命,像你這種小姑娘能不管就最好不要去管,因爲那冤魂對付起來最麻煩,你阻止它殺人,她就會來纏你。”

我沒接話,只是在心裏嘆氣,救不救人都在一線之間,我爲了不必要的麻煩,選擇了見死不救,對或錯我心裏有數,只不過卻一時難以接受…

“不過這樣的話,趙天明死了以後肯定也會有怨氣,沒那麼容易下地獄。”郭勇佳收起苦笑,臉色越來越不好看。

經郭勇佳這麼一說,我又想起了趙天明死前的表情。

那種扭曲,怨恨,就好像烙鐵一樣,印在我腦子裏,揮之不去…

“難道,趙天明也會變成冤鬼?”我隱約聽出郭勇佳話裏的意思,疑惑的問道。

郭勇佳看了我一眼:“很有可能,但我也不確定,畢竟人死了以後變故太多。雖然它們大部分的人都留戀前世,不願意去輪迴,但是天道不允許,除非能逃得過天道,苟延殘喘在人間。所謂冤鬼,就是怨氣極重,生前有不平之事未完成,只有達到了它的目的,才願意安心去投胎。”

我怔了怔神,郭勇佳說的話我大致能理解,但還是有些糊塗。

這就和人一樣,如果沒了法律的約束,誰都不願意犯罪之後進監牢吧?

“剛纔你說的那隻冤鬼,在殺了趙天明之後肯定化解了怨氣,去投胎了,不過趙天明可就沒那麼簡單了,以你們之前的關係,對他見死不救,他肯定非常恨你,說不定過幾天就會來找你!”郭勇佳似乎非常信服自己的話,自顧自的點了點頭。

這可把我嚇壞了,我只是不想招惹麻煩,纔沒有去救他,而且這事也是我自己的意願,難道就因爲我沒有救他,就要回來找我?

這也太無理取鬧了點吧?

“鬼的心理就是這樣,所以纔會有怨氣。”郭勇佳看出我臉上的疑惑,出聲解釋道。

我頓時有種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感覺,同時心裏一想到變成冤鬼的趙天明,我渾身打了一個冷顫…

“那過幾天才回來找我是什麼意思?”我不解道,既然他會回來,也應該是死後馬上來找我纔對。

“他剛死,靈魂處於一種縹緲的狀態,到了頭七,不是入地獄,就是來尋你。”郭勇佳點上煙噴了兩口。

“怕什麼,不就是一隻小鬼麼?還不容易對付?我讓他有來無回。”徐鳳年在一旁聽得不耐煩,十分不屑道。

我楞了下,對啊,徐鳳年可是一隻活了上千年的鬼,連剛纔那隻冤鬼都畏懼他,趙天明就算成了鬼回來找我,肯定也不敢拿我怎麼樣…

心裏這麼想着,害怕的情緒一下子被沖走了一大半。

大不了,等趙天明來找我的時候,好好解釋下也行…

“冤鬼在頭七那天很厲害的,對付起來有些棘手,我看你不一定搞的定。”郭勇佳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安排,居然讓鬼在頭七去輪迴…”

郭勇佳的話就好像一盆水,一下子熄滅了我心裏的希望之火…

“真的?”徐鳳年對郭勇佳皺了皺眉。

“騙你有錢拿啊!”郭勇佳沒好氣道。

“反正我是死不了的…他就算厲害肯定也打不過我。”徐鳳年笑了下。

“我老婆他活着的時候得不到,死了更別想過來碰她一根手指頭。”說着還朝我額頭親了下。

雖然聽徐鳳年這麼說我很開心,但心裏還是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趙天明啊趙天明,我和你有什麼仇什麼怨…

“放心吧,過幾天我傷好了,只要我人在這,它動不了你。”郭勇佳熄了煙,挑釁的看了看徐鳳年。

“再說了,他也不一定會來找你,我們還是往好處想。當然啦,最壞的打算也要準備好…”

哎,我只好祈禱趙天明能想開點,可以安安靜靜的去重新做人,不要再來找我麻煩。

我們三人又在客廳聊了一會,郭勇佳就回房間休息去了,而徐鳳年也一把抱起我也走回了房間…

之後的幾天,我都呆在家裏,陪着徐鳳年,照顧郭勇佳。

當然,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看電視。

讓我沒想到的是,趙天明死亡的事還上了電視,被當成了一起靈異事情,說是爲情自殺…

現在的新聞爲了噱頭,也挺拼的,不過我仔細一想,趙天明是被小雪勒死的,不說爲情自殺,但好像也差不多。

徐鳳年和郭勇佳兩個人心情似乎不錯,成天盯着電視也不會覺得無聊。

我就有點不好受了,整天在家裏寢食難安。

因爲趙天明的事就好像一根刺,紮在我心頭。

不除不快啊!

在忐忑不安下,我們終於等到了趙天明的頭七… 一念成癮,莫少的大牌嬌妻 這讓兩個墨家老祖根本就不知道說什麼好,本來他們幾人就嫌少涉世,這一次如果不是墨九狸,估計這四個老頭兒又在禁地閉關了呢……

「丫頭啊,你可來了!」墨冬看到墨九狸等人走過來的身影后,如同見到救星般的說道。

墨九狸囧了囧,她來的很晚么?

「太祖爺爺,誰找我和娘親啊?」寶寶的聲音稚嫩的在門口響起。

聞聲,一直坐在對面低頭不語的白衣男子,也抬起頭看向跑進來的墨寶寶,雖然心裡已經有了一點準備,但是這樣直面撞到一張,跟自家主子一模一樣的小臉,白衣男子的心裡,還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忘川,帝溟寒身邊除了風,雪,花,夜四位護法之外,唯一的一個貼身暗衛……

忘川跟帝溟寒身邊的其餘護法和手下不同,他是帝溟寒的暗衛。因為,即便是從小就跟在帝溟寒身邊的四大護法,也是在看到主子的時候,也同時見到了跟在帝溟寒身邊的忘川……

分明是暗衛的忘川,卻最喜歡穿白衣,除了表情冰冷不愛說話外,基本看不出來他是暗衛……

跟他喜歡穿白衣一樣,他也不喜歡一直隱匿在暗處,經常能在帝溟寒身邊看到忘川的身影。而且,忘川和帝溟寒之間的關係,說是手下倒更像是朋友……

昨晚,主子回去之後身體就非常的不對勁,即便是顧琰也沒有辦法!一直到天亮,主子才讓他來墨府請一對母女,前往風雲城的天師府,也就是寒園……

臨走時,主子忽然喊住他,讓他在見到那對母女時必須保持淡定,不得露出絲毫情緒,被人給滅了或者請不來人後果自負……

他追問之下,主子只告訴了他12個字:那對母女,我的女人,我的女兒!」

然後,他就被主子一腳給踢出來了,要不是他實力強悍,鐵定會摔個狗吃屎!可是一路上他也想不明白,主子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女人?女兒?這可能么?

直到此刻,忘川見到寶寶這張精緻的小臉,他終於明白主子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心裡的震驚可想而知,好在忘川緊記主子的威脅,表面上只是微微驚訝了一下,沒有露出過多的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