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人的心理果然是十分重要的,我想着皺起了眉道:“當時他提過拆遷什麼的,是不是與之前的強拆有關。要不要我們從這點查一查?”

“強拆?”聽到這個張豐似乎皺起了眉,然後道:“好,你等一下,我讓他們查一查。”

他去打電話。我看着四周,然後突然間見一個朦朧的身影走向前面,他似乎是江啓元的叔叔的鬼魂,只是奇怪,大家似乎都沒有看到。我跟着他上樓,然後走進了一個房間。

這裏因爲沒有鬼魂的記憶,所以我所感知的東西也不是很清楚。

只是模模糊糊的聽到了什麼聲音,似乎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他在叫一個女人脫衣服。

於是,我看到一個女人人在牀上,但是她的神情卻十分的古怪,就好似僵住一樣,或是在睡覺,只不過是睜着眼睛的。

所以,即使有個男人動手打她時,她也是沒有顯出任何的表情。直到男人說道:“你這樣嚴肅認真古板的樣子我不喜歡,做幾個性感的動作來看一看。”

天啊,我親眼看到那個女人瞬間變成了慾女,竟然還跳起了舞,姿勢各種撩人。而那個男人應該很年輕,然後他完全不在意這個女人比他大,竟然在樓下還有兩個男人的情況下和女人發生了關係。而樓下,似乎傳來了疑問的聲音:“我怎麼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聲音?大哥,我先上樓看看。”

“不要過去了,一定是弟妹不高興你喝酒正在摔東西,來,我們先把這杯喝了,這酒真的不錯。”

“是啊!”

於是沒有人走上樓來。直那個男人完事,還讓女人跪下替他清理了身體。當然,我看的不過是個模糊的影子,而且晃來晃去的極爲模糊,就好似是一個人的想像或是殘影一般。

直到一切似乎平息了,女人穿上衣服從樓上走了下來,而那個男人則從她的背後繞過去,離開了這裏。

我馬上對身後的人道:“這個房間當時有一個男人在。他似乎……”

然後看到江啓元的叔叔的靈魂站在那裏,他突然間抱住自己的頭道:“原來,我聽到的聲音是這個,當時有人在房間裏姦污她,我竟然都沒來看一看。”

我明白了,怪不得剛剛看到的影子那麼模糊,原來是他當時心裏面已經懷疑了這件事,只是在死後纔有所察覺。而我。看到的是他心中所想。

“你沒有經歷的事,我卻感覺到了。這個……”我的能力是不是有所增加,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並非如此,你的感知能力無法達到那麼高。應該是他在幫你。”

穿書後我攻略了反派boss 景容指了一下我的肚子,那臉上的驕傲表情真的是讓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

叔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甚至連看到江啓元的叔叔都有些困難,在他出現後一直眯着眼看着他存在的地方。還皺着眉。聽到我們對話,於是插嘴問道。

我將剛剛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叔叔竟然左右拍右手道:“真是可惜,如果24小時之內你知道了這些件就可以通過精液提取來檢查這個人的dna。如此很快就能查到犯人。但是如今時效已經過了,只怕是查不出那個當時迷姦江夫人的是誰了。”

“不,我們不可以,但是她可以。”景容將我推了出去。

我怔怔的瞧了他一眼,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而景容道:“現在的你,無所不能。”

我嘴角使勁的抽了一下,什麼叫做無所不能,神奇四俠嗎?

叔叔道:“那要怎麼做?”

“將那位夫人找來。在這裏。”

景容講完叔叔就下樓與張豐說了,但是那位江啓元的嬸嬸名義上被保護了起來,所以想讓她到現場需要層層把關纔可以。

我就趁了這個機會回了次家,換了衣服洗了個澡還睡了一覺。不是說我冷血不理會那個自己被殺妻子又被人迷姦的男人,而且兇手還那麼的殘忍,竟然連比自己大那麼多的女人都不放過。

我覺得,他應該是很恨江啓元的叔叔的,或者同時也恨着江啓元的父親。

等到吃晚飯的時候張豐纔來接我。並且說了江啓元的嬸嬸已經被請到了案發現場。

我們馬上出發,到了案發現場的時候發現江啓元的嬸嬸坐在那裏哭,而叔叔正在安慰她。見我來了,纔將她請上樓道:“江夫人,我們可不可以上樓上談,你和我們講一下,當時你都在做什麼。”

江夫人就帶着我們去了樓上,然後她指着自己的牀道:“當時我就在牀上睡覺,因爲不是太喜歡他們兄弟兩人喝酒,他們一喝起來就很久。”

她的神情讓人覺得這個人沒有在說謊,當時她確實在牀上睡覺。

技能生成器 我小聲的問着景容道:“現在要怎麼辦?”

“看着她的眼睛,讓她把那天進房間的事情再做一遍。”景容看來是胸有成竹。可是我卻有點忐忑不知道會不會成功。

“試一下。”

我吞了下口水,儘量去看江夫人的眼睛。其實我只是想試一試,但是在看着她的眼睛後,我們的目光一接觸她好似就停止了哭泣,甚至連表情都沒有了。

這也太嚇人了,我真的沒有控制她。但是這是個機會,我只好按照景容所講道:“江夫人,請將那天進來房間的事情從頭做一下。”

“好。”

江夫人就走到了門前。她從門外進來,表情很呆板,可是嘴裏去嘮叨道:“真是的,整天就知道喝酒。一看到酒連自己姓什麼都忘記了。”她的語氣很氣憤,但表情卻呆呆的。

我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寶寶,你出生以後可千萬別隨便控制別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沒有這樣的力量,現在的他不過是將你的力量提升爲最大話,所以這是你的力量。”景容還摸了一下我的頭,表示鼓勵道:“你們都很厲害。”

我默默流淚。這不是厲害,這已經是可怕了。幸好,我不是壞人。

正想着的時候,江夫人竟然的捂自己的嘴。她看着牀前的椅子。道:“你怎麼在這裏?”聲音很小,似乎很怕下面的人知道。

我一怔,同時連悲傷的江啓元叔叔都怔住了,這房間中的人她認識?而且這件事。明顯被她隱瞞了,警察並沒有得到這個信息。一個房間中藏着別的男人,雖然在昨天看來她是被迷姦的,但是現在看來情況不對,似乎是她與那個人本來就有着點什麼。

大家臉色都不是太好看,退到一邊看着。我推了一下叔叔,意思是讓他坐在椅子上陪演。

叔叔只好坐過去,而江夫人果然入戲很深。突然間走到了叔叔的身邊小聲道:“那天在酒吧是我們都喝醉了,你怎麼找到我家裏來了?要是被我丈夫知道,我怎麼辦?”

當然叔叔不知道要如何迴應,可是江夫人卻自顧自的道:“是,我是說過你伺候的舒服讓你沒事的時候找我,可是現在我丈夫在家啊!你還是走吧,我們家後院攝像頭很快就要被修好了,這件事也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所有人都思巴達了,包括我在內。

現在事情好像完全不似剛開始想的那樣了,本以爲是有人潛進他們家對江夫人進行了迷姦,然後她全程都是無辜的,哪成想事情來了個大逆轉,這個江夫人明顯和那個男人是認識的,而且兩人似乎還有着肉體的關係。這也就不難解釋那個男人爲什麼知道江家後院的攝像頭是壞掉的?

江夫人仍在繼續表演着,直到表演到男人讓她做什麼的時候,她真的是去脫自己的衣服。我嚇了一跳忙道:“停下來。”

可是江夫人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到身上的外套都脫下去了,景容才道:“看着她的眼睛。”

我馬上走過去擡起她的下巴對準她的眼睛道:“你可以清醒過來了。”

江夫人似乎一怔,她猛的甩掉我。然後抓起自己的衣服道:“你們,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張豐馬上開口道:“江夫人,現在你應該重新考慮一下你的證詞了,那天在樓上,你是一個人在睡覺,還是有別人在?”

“我……我在睡覺。”

“那麼剛剛江夫人所講這些話如果傳給媒體,相信會馬上傳的滿城皆是。”

張豐沒有說將他手裏那段錄音交給警察局,主要是隻有她一人的自言自語只怕是當不了什麼證據的,所以我覺得他這樣做也是十分的懂得變通了。看來現在的警察們要做好,也要比犯人還要多些冷靜與智慧。

江夫人聽了張豐的錄音,然後馬上道:“你們怎麼可能……有人對我進行了催眠嗎?是誰,是誰?”

“我終於插嘴道:“不,對你進行催眠的不是我們,是那天在你對面的男人。”

“你們……你們知道了,那錄相的事情也知道了?”江夫人無力的坐下,然後竟然哭了起來,哭哭邊道:“我是在酒吧認識他的,然後不知道怎麼的我就喝多了,竟然和他做了錯事。可是他年輕,我實在受不了他的勾引就和他說了些想和他繼續的話。沒想到他當真,不但要下了我的地址還知道我丈夫什麼時候不在家。可是一直以來也沒來過。我以爲只是一場笑話而已。沒想到那天他突然間來了,我不知道怎麼的就被他勾引了,還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事情。等我清醒後就遭遇了警察的審問,他給我發了一段視頻,就是我們在我的臥室……的事情,然後上面的時間很清楚。正是案發的那一天。要知道,這種視頻傳出去會有什麼後果?”

我覺得這個江夫人擔心是對的,如果視頻傳到網上,那肯定就會有人說,她老公在樓下被人分屍,可是她那個時候卻和別的男人在樓上偷情。而這個男人又沒被拍到臉,所以各種猜測只怕會層出不窮。

江夫人是個女人,她的名聲只怕會一落千仗。這輩子可能都完了。

所以她隱藏了那個犯人的事情,至今沒有講這件事說出來。

張豐道:“那麼,他到底是誰?”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尚……”江夫人說完後張豐接到了電話,而我卻想到了那個被景容折斷手指的那個心理醫生,完全沒想到那樣一個看起來斯文的人會做出那種事情。

可是爲什麼他會這樣做啊。總得需要一個理由吧!

很快,理由浮出了水面,張豐走進來道:“是尚雲易,根據肖小姐給的信息調查了一下之前強拆的事情,發現五年前在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過程中有一戶姓尚的人家就是不搬走,所以當時留下他這個釘子戶將周圍的房子全拆了。哪知道有一天突然颳起了強風。屋頂被掀開後砸了下來,導致裏面的父子兩人被砸死。而那兩個人就是尚醫生的父親和弟弟。”

這是場悲劇,我看着江夫人震驚的神情就道:“那這些和江家兄弟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了,當時批准這個項目的就是受害人而開發這個項目的就是江啓元的父親。”

“難道,這是一場蓄意以久的謀殺?”

我整個人驚呆了,這個姓尚的心理醫生只怕本身就有着很厲害的心理疾病吧。否則他怎麼爲了報這個仇等了五年。 縱情少年 而且還用學來的專用技能去害人,他也真的是非常厲害了。

叔叔道:“可是他怎麼催眠的江啓元的爸爸,並不是每個人都和小萌一樣吧?”

我感覺這句,絕對不是在誇獎我。

張豐道:“據說,他是江啓元的私人心理醫生。”

“啊?那個人好好的,爲什麼需要心理醫生。”

那個江啓元整天嘻嘻呵呵的,怎麼瞧也不像心理有毛病的人。

張豐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道:“無論如何事件已經有結果了,我這就去申請抓捕尚雲易。”

“只怕不易。”景容在一邊冷靜的分析,他因爲一直被人無視所以永遠可以做到比我們現場所有人都要冷靜。

可是他在我回頭看他之後卻沒再說什麼。道:“如今你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我們回去養胎吧!”

我點了點頭,我能做的事情是已經全做完了,真正的兇手差不多找到了,證據也很充足,只等着將人抓住判刑。餘下的那些的確是警察的事了。所以我了點頭同意離開。

可是就在這時,江夫人卻因爲被刺激過重,竟然在站起來後突然間倒在地上暈倒了。

江豐道:“肖隊。請你帶着江夫人去醫院,我回去處理這件事情。”

“好。”叔叔抱起江夫人對我道:“你跟着一起來。”

“爲什麼?”

“我帶着一個女人上醫院,怕不方便。”

“哦。好。”

沒有辦法我只好和叔叔一起送了江夫人去醫院,而江啓元的叔叔的靈魂卻沒有跟來,他站在自己的家門不知道在想什麼。很快就消失了。我看了一眼景容道:“他好像放下了。”

“放下了,很好。”

“是啊。”

放下了很好,不用變成幽靈也不用變成惡靈。以後的事情就留給活人去煩惱了。反正他也算是爲了自己的哥哥洗刷了冤屈,所以就這樣無怨無悔的走了,當然連恨也沒有。

可是我覺得。哪怕他跟我們到了醫院之後,也一定不會選擇再走,而是氣得從墳地裏爬出來去找那個尚雲易報仇去。因爲到了醫院經過檢查,江夫人有了身孕。

她整個人都蒙圈了,有了孩子,一個多月。那就是就是尚雲易的嘛!其實我也替她鬱悶,結婚那麼多年沒孩子,竟然和一個陌生的男子來了幾回就有了。最重要的是,那男子分明是利用她在報復她的丈夫,根本就對她沒有半點愛戀。可是現在卻有了他的孩子,也真的是一種諷刺了。

我看着她呆滯的臉也沒有多停留,別的閒事我真的沒有辦法管,她無論決定那個孩子是生是死,都不是我能說的算的。我的事情也挺多的,還要替自己的男人找個可以替換的身體,而且還要姓李的。且說,這姓李的那一脈去哪找,或者說是哪一脈我都不清楚啊!

叔叔要留下來守着證人,所以我只能與景容一同走出醫院。在走廊的時候就見迎面有一支隊伍跑來,他們似乎要跑向急診室,而一個醫生還在那裏問着情況。

“病人的年紀,性別,爲什麼燒傷如此嚴重?”

“他是我們的朋友今年二十,剛剛我們幾個在山上開快車,可是山上突然間衝上一輛卡車,我朋友就與它擦碰,然後滾到山下,接着就爆炸了。”

我在一邊聽着覺得這個人一定挺慘的,可是跑到山路上賽車,也是自找啊! 所以說,你有錢有些時候也不要太囂張,常傳說一些富家子因爲太有錢了沒啥追求所以喜歡刺激,於是各種開快車泡辣妹的玩的不亦樂乎。可是,那卻是用自己的生命在玩耍,也是挺拼的了。

我不是太明白他們的想法,可是看着那黑乎乎的已經被燒焦的人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樣子能活嗎,我開始替他擔心。

“留下來。”

“啊!”

“得來全不費功夫。”

“啊?”

沒太明白景容的意思,可是他竟然也不解釋直接跟着那燒成焦炭的男人就走了。

所以說。爲什麼都在一起這麼久了,您老還是能懶的時候就懶啊?

幸好不用你追女孩子,不然你這樣子怎麼能追得到一個妹妹,我都有點替他擔心了。可是又一想,如果他真的長得和夢裏見過的景容一個相貌,只怕不用追妹子也一把抓吧。

那些人直奔了手術室,看來要進行急救。

我遠遠的看着,不能靠得太近,可是這樣盯着人家總不好。我就問道:“景容,你和他認識嗎?”

“不。”

“那我們在這裏等什麼?”

“家人。”

我沒有問誰的家人,因爲他的家人不可能有,而我的家人不可能來。所以,等的是那個病人的家人嗎?我不理解他爲什麼會這麼做,但肯定是有原因的。

等啊等,都等到醫生出來找他的家人簽字了,但是等了很久沒有人進來,沒有辦法還是他那些朋友籤的。不籤無法動手術,人就真的沒救了。

景容看到這裏竟然冷笑,然後轉身走了。

我只好跟在他的身後,一直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直到等到了家中,我追問的時候他才道:“那個被燒成炭的人,姓李。”

“姓李,啊。難道是那個李家?說起來,他應該是比鈴蘭比你的關係還要近吧?”

“是。”

“那樣子我們最近就多瞭解一下他,查一查他還有什麼親人。”

“你先休息,此事我自會去查。”

“不,我要幫你找。”

這是害人,要找一個大壞蛋來利用一下也算是不錯的。

“你不知什麼人適合我。”

“這也對。”

“我不會隨便害人讓你心中不快。”

“景容……”我伸手抱緊了他。覺得他是瞭解我的,非常的瞭解,只是不說而已。

正當我們在培養情緒準備來一發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間響了,感覺到景容的身體一緊,就沒錢得他肯定不高興。

男人慾求不滿是很可怕的,他將臉轉向一邊。總覺得無論找我的是誰都會被狠狠的黑一下。

我接了電話,原來是叔叔:“小萌,你快過來一次。林隊十分的不對,他竟然要力保那個心理醫師,我們懷疑他也被催眠了。”

“你怎麼樣。爲什麼聲音這麼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