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血脈傳承是一種知識的傳遞,這些知識不需要自己去學習,等級到了自然也就知曉了。

打個比方,就好像你擁有血脈傳承,但五歲之前你還是個除了吃和玩什麼都不會的小朋友,到了五歲的那一天,你的血脈就會啪的解鎖所有的小學知識,你瞬間就能獲得別人通過六年學習才能獲得的知識,只需要熟練運用把它真正變成自己的東西。

等你到了十歲,啪的一下,初中知識解鎖了!

到了十二歲,啪的一下,高中知識解鎖了!

……

到了十八歲,博士生知識解鎖了!

然後該幹嘛就幹嘛去吧!

雖然這個比喻不是很恰當,但黎曉曉現在差不多就是這種情況,他現在相當於五歲以下的稚童,血脈傳承中夜叉族那些強大的法術神通,他一個也不會。

等他實力達到之後纔會解鎖。

當然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他獲得了許多法術神通外的其他知識,但,怎麼說呢,這些知識裏他能理解的很少。

就好像你是一個地球人,血脈裏擁有地球上各個學科科學家的知識傳承,但你重新投胎轉世後,發現,特麼轉生到異界了!

而這個世界無論是自然環境、生物體系、文明體系都和地球完全不一樣,你所知的知識在這裏毫無用處!!

夜叉貴族血脈傳承裏的基礎知識,都是“神界”的知識,那是一個和地球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黎曉曉無法理解這些知識中的絕大多數也是挺正常的一件事兒。

而他能理解的少數知識裏,卻沒有能夠爲他解決眼前難題的方法。

所以,發愁啊!

黎曉曉正撓頭呢,那片黑霧上忽然冒出了絲絲黑氣,在水池旁邊凝聚出一團人形。

片刻之後,煙霧散去,一個女人出現在黎曉曉面前。

“傑西?!”黎曉曉驚訝的站起來,打量着眼前的傑西。

吃貨小相女:盟主快到碗裏來 長相上看,確是傑西無疑。

但這個傑西的氣質,卻讓人很不舒服,她的眼睛……是一雙邪惡的眸子,讓人一眼看去就曉得——這絕對是個壞淫!!

陰冷、瘋狂、兇惡、暴戾……你可以在這雙眼睛裏看到你所能想到的任何負面情緒。

這是傑西,卻又不是傑西。

黎曉曉有限的相關知識告訴他,眼前這玩意,是一個“意念集合體”,也就是傑西本尊強烈的執念所凝結出來的一個東西。

原諒黎曉曉用‘東西’來形容她,畢竟她是一個比鬼魂更不科學的玩意。

明白這是個什麼東西后,黎曉曉心裏一喜。

他們的主線任務是什麼來着?將傑西的靈魂從無盡的輪迴中解救出來!

如何解救?說服傑西放下執念主動跟死神去她該去的地方。

如何說服傑西?說服不了。

所以這就變成了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現在黎曉曉忽然發現,傑西的“執念”居然已經強烈到自己凝結出一個特殊生命體獨立存在的地步了!

這簡直奈斯啊!

如果他消滅了這個“執念體”,是不是就代表着傑西的執念就會消失?

想到這裏,黎曉曉抽出了鍋子,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執念體”。

“你是誰?”

傑西也在打量黎曉曉,打量完之後,她開口問了一句話,與此同時,右手一抓,幾道黑霧聚集在她手上,化作了一把來複槍,指着黎曉曉。

黎曉曉舉着鍋子的動作一滯,嘴角抽了抽。

喜悅過後他纔想起來,傑西的實力比他強,那是能把江雪兒輕鬆踹飛的存在,他打不過哇…… 無面發現這個“隔離區”比他想象的更加牢固。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他雖然找到了“門”,但卻沒辦法破門而出離開隔離區,只能坐着船靜靜的漂浮在海面上發呆。

片刻之後,無面擡起頭看天。

天上一個小黑點正在急速墜落。

黑點越來越大,最後終於看清,那是一個穿着白衣服的人影,背後還拖着一雙龍翼。

沒錯就是喬羽。

喬羽似乎是失去了意識陷入昏迷,如隕石一般落下狠狠的砸入大海,慣性下繼續向着大海深處下墜。

無面從擡着頭看到低着頭,絲毫沒有出手救喬羽的打算。

反正又不會真的死,不過是回覆活點罷了。

但喬羽出乎意料的頑強,在沉入大海幾分鐘後,又從海面下鑽了出來,頂着溼漉漉的腦袋四處張望,看到無面後瞬間露出驚喜:

“我出來了?!”

“並沒有。”無面三個字就打破了喬羽的幻想。

喬羽的驚喜表情僵在了臉上幾秒後,變成了無奈,“無面,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自殺,回覆活點繼續輪迴,如果你不繼續做蠢事的話,我辦完了我的事會幫你完成任務的。”無面說。

“自殺就能回覆活點?”喬羽狐疑的看着無面,“那你怎麼還在這兒?”

“所有人都自殺才能重啓輪迴,我一個人離開沒有意義。”

“這樣啊……”喬羽不客氣的爬上了無面的船,“那咱們去找找其他人吧!總困在這裏也不是辦法!”

如果是之前,無面絕對不會理會喬羽,但是現在,他自己也沒辦法打開“門”,找到所有人送他們回覆活點,確是眼下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行吧。”

無面換了個位置坐好,把駕駛位留給了喬羽——既然有人來做苦力,他當然是鹹魚了。

喬羽坐在了駕駛位,卻沒有立刻開船,而是分析道,“這個空間十分廣闊,我飛了那麼久竟然也只遇到了你,如果我們不知道其他人具體方位、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的話可能一個人都找不到……畢竟他們也不太可能原地不動,估摸着都在找出口呢!”

無面沒說話,只是看着喬羽。

喬羽咳了一聲,“你應該有辦法找到他們吧!”

“並沒有。”無面又用這三個字打破了喬羽的幻想。

喬羽:……

最後,喬羽只能祭出了一個破舊的羅盤,心疼無比的取了一滴自己的精血滴入羅盤,暫時開啓了羅盤的追蹤功能。

喬羽駕着船,按照羅盤的指引航行在大海上。

而無面,則是雙手抱胸端坐在另一邊,盯着喬羽心裏冷笑: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實!

消耗了兩滴精血後,喬羽終於依靠羅盤找齊了除黎曉曉外的所有人,但他精神也有些萎靡了。

“黎曉曉不在這片空間。”喬羽看了一眼羅盤,說,“他應該已經死出去了。”

“那我們也走吧!”

在無面的監督下,所有玩家全都自殺回了復活點,最後,無面也脫離了這片“隔離區”。

可是,回到復活點之後,他們才發現,黎曉曉根本不在!

一行人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黎曉曉,而旁邊的三角洲號上始終只有格雷一個人,其他NPC都沒來。

劇情卡住了。

“黎曉曉究竟跑哪去了?!”喬羽非常惱火。

無面沒說話。

黎曉曉肯定不在隔離區了,但他去了哪兒,這個問題可就不好說了。

也許是離開隔離區上了艾奧洛斯號,也許脫離了艾奧洛斯號空間到了下一個場景——傑西家,又也許……找到了“那個地方”。

不過這個機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計了,如果黎曉曉真的運氣好到能靠着誤打誤撞找到“那個地方”,也不會被系統抽中來參加派對副本。

能來這裏的,都是非洲血統啊……

無面卻不知道,黎曉曉雖然是個非洲人,但架不住有歐皇可以借歐氣啊!

他被任天郵寄的指北針指引着找到了完成任務的關鍵所在,但這究竟是好運氣還是壞運氣就不好說了。

能殺掉傑西的執念體完成任務固然是好運氣,但如果被傑西的執念體殺掉……那麼,就可以寫下一句“主角卒,本書完”了。

黎曉曉握着鍋子的手有些出汗。

傑西距離他只有兩米,黑洞洞的槍口指着他。

他被傑西打死過一次,知道這把來複槍的威力有多大——可以秒殺他!

只要被擊中,就是一槍秒殺,毫無懸念!

值得慶幸的是,這把槍一次只能填裝一發子彈。只要第一槍他沒死,他就有了反擊的機會!

“先用鍋子擋住第一槍,然後立刻一鍋子拍殘她的胳膊,趁着她胳膊沒法動彈立刻貼身使出摘心手……嗯,當然還得防着她的撩陰腿,她可是可以一腳把江雪兒踹飛的存在……讓冰冰吐絲纏住她的腿!只要一秒就夠!”

黎曉曉在心裏演練着。

雖然傑西的等級比他高得多,但從他和江雪兒戰鬥的經驗看來,有鍋子在手的他對付這些鬼魂狀態的東西有着先天的優勢,完全可以拉平等級的差距,如果他心裏的演練能夠順利實施,贏面還是相當大的。

不過,前提條件有兩個:一是鍋子可以擋住傑西的子彈,二是冰魄蛛王的蛛絲能夠纏得住傑西,要是像韓林的觸手一樣秒斷那可就樂子大了!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這兒?”傑西再次冷冷的問了一句。

黎曉曉深呼吸一口氣,捏緊了鍋子,“我是來幫你解脫的人。”

“幫我解脫?”傑西冷笑一聲,“那就是來殺我的嘍!”

說完,傑西甚至沒等黎曉曉回答,就果斷的扣動了扳機!

黎曉曉的鍋子同時擋在了槍口前。

是生是死,就看這一擋了!

砰!!

子彈出膛。

嘭!!

子彈打在了鍋裏。

擋住了!!

黎曉曉大喜,立刻準備揮舞右手一鍋砸掉傑西的槍,順便廢了她的左胳膊。

可,還沒等黎曉曉揮動鍋子,傑西就忽然發出一聲慘叫,撲通仰面倒下。

她的胸前,有一個血洞——被來複槍子彈打出的血洞。

黎曉曉愣愣的看了眼鍋子,你特麼的……不但擋住了子彈,還能反彈?!

要不要這麼牛逼啊!

我剛剛的作戰計劃,全白想了??!! “執念體”傑西倒地之後就沒能再起來——誰被來複槍近距離幹一槍都會起不來。

雖然這個傑西不是普通人,但那把來複槍也不是普通槍啊!

黎曉曉沒有愣神太久,抓住機會上前幾鍋就把傑西給錘成了黑煙消散在空氣中,只留下了一塊立方體的黑色水晶。

嗅了嗅,沒有食物的味道,不是能吃的東西。

黎曉曉想了想,用查看遊戲道具的方式查看了一下,得到了它的信息:

【邪念水晶】邪惡靈魂在亞空間內有機率凝結成的邪念集合體,比較罕見,是邪惡生物最喜愛的食糧,吞噬可實力大增(溫馨提示:最好扔掉它)。

黎曉曉臉蛋抽了抽,心裏對着系統豎起一根中指,扔掉?我腦袋秀逗了?等我以後養了邪惡生物當寵物的時候可以當狗糧啊!幹嘛扔掉啊?!

左耳前傳 想着黎曉曉就把邪念水晶塞進了褲襠裏(哎我們的主角智商不高,總是間歇性犯蠢,大家體諒一下)。

幹掉邪念體傑西之後,黎曉曉犯了難。

小島四周倒是茫茫然的海水,指北針就指着這海島,也沒指向其他地方,靠着指北針離開這裏是不太靠譜了,那要怎麼才能出去呢?

黎曉曉沿着小島邊緣踱了十多圈,最後又走回到枯樹旁,看着那個虛幻的水池。

還有裏面那艘艾奧洛斯號。

猶豫了一下,黎曉曉把冰魄蛛王收進了寵物空間,然後,走進了水池。

……

……

碼頭上,陽光明媚。

唐尼夫婦帶着海瑟走上了三角洲號,笑着和格雷寒暄。

喬羽一喜,“劇情開始了!”

無面左右看看,並未發現黎曉曉的蹤跡,不由得有點凌亂,那個傢伙該不會……嗝屁了吧……

可是,他身上明明有【魂玉】,根本不會死在艾奧洛斯號空間的啊!難道是……

喬羽也想到了黎曉曉,當然他對這個副本世界的瞭解遠遠不如無面,假模假樣的嘆了口氣,低聲對無面說,“看來黎曉曉死了,真是可惜,他還是挺有潛力的。”

無面:呵呵呵呵……

遊艇跟隨者三角洲號再次出海了,風暴如期而至,又迅速退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