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怎麼了?”

秦羿問道。

“薛家莊來人了。”

張大靈道。

“薛家莊?什麼來頭?”

“薛家莊、武家莊,爲江東兩大武道聚義大莊。江南以武家莊爲主,江北則是薛家莊!”

張大靈粗略的解釋了一下。

“這麼快就上門來了!”

秦羿頷首笑道。

“是啊,還真讓石先生說對了,三天後,有人要來找侯爺赴會啊。”

張大靈擔憂道。

“要不我打發他們走,得了?”

張大靈又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走,去看看。”

秦羿平靜心氣,起身道。

一行人到了藥廠的會客廳,裏面兩人正坐着喝茶。

其中還有一張熟臉,卻是譚滄海。

譚滄海是武當派的高手,曾是軍中的教官,因爲參加大秦軍不服管制,被秦羿當狗一樣轟走了。

這次突然出現在這,必是有恃無恐而來。

“你們要見我?”

秦羿走進大廳,在上首坐了下來,開門見山道。

譚滄海與薛家莊的執事,傲慢的站起身,拱了拱手。

“老子是薛家莊的執事薛洪,明日我莊要舉行武道界大會,想請你前去赴會。”

薛洪冷冷的遞上了請帖。

“薛家莊?只怕你們還不夠資格請的動我。”

秦羿鄙夷冷笑道。

“薛執事,看到了吧,姓秦的就是這麼狂,你不使點狠的,他是不會動身的。”

一旁的譚滄海陰陽怪氣道。

“秦羿,老子敬你一聲侯爺,那是看得起你。”

“薛家莊還就沒有請不動的人,請帖你不受,這個你總認識吧?”

薛洪從懷裏摸出一串純白玉石手串,亮了起來。

饒是秦羿再淡定,此刻也是忍不住心頭一驚。

是吉祥手串!

當初他在拍賣會上,得米國人保羅奉獻,轉送給了溫雪妍。

手串出現在薛家人手裏。

只有一種可能,溫雪妍讓薛家莊挾持了。

他終於明白了,爲何薛家莊這麼有底氣來請他參加大會了,這是做足了準備啊。

“拿來!”

秦羿冷然大喝,手心真氣一吐,薛洪只覺手上一麻,串珠已落入秦羿的手心。

待仔細觀摩後,秦羿可以確定是吉祥手串無疑。

上面有他親自加持的符咒印法,如今玉串靈氣盡失,顯然是被高手破掉了。

小妍有難了!

“你們這是在作死!”

秦羿雙眸殺氣凜然,冷喝道。

“秦侯,請帖我送到了,明日正午薛家莊大會,你要不來,你就等着給你的小女友收屍吧!”

薛洪放下一句狠話,轉身就要走。

“滾出去!”

秦羿冷喝道。

“哼!”

薛洪甩手冷哼了一聲,與譚滄海轉身就走。

“老子讓你們滾,你們聽不見嗎?”

秦羿聲若寒冰道。

大廳內,頓時瀰漫起一股寒氣,好不陰森。

“你女朋友在我們手上,你小子別猖狂啊。”

飛行女醫生:雲巔之上 譚滄海知道秦羿的厲害,忍不住心驚道。

“來而不往非禮也!”

“滾回去告訴薛家莊莊主,本侯明日必到!只要敢傷小妍一根毫毛,我滅你全莊。”

秦羿屈指一彈,幾縷真氣洞穿譚滄海與薛洪的膝蓋。

登時骨碎血流,兩人慘叫跪地。

“姓秦的,算你狠,看你還能囂張多久!”

薛洪狠狠的罵了一句,兩人掙扎着以手撐地,倒立而行,狼狽而去。

“啊!”

秦羿握着串珠,猛地一張拍碎了暗桌,仰天長喝。

“侯爺,這是……?”

張大靈見秦羿面色有變,忍不住問道。

“是雪妍的手串,他們抓了她,以此來威脅我。”

秦羿平靜的目光中,透着前所未有的濃烈的殺機,恨不能毀天滅地。

“什麼?”

“正氣山莊竟然如此齷齪,他們這是要置侯爺於死地啊。”

“侯爺,這會不能去。我看不如讓溫絕去,這小子在江北的人脈比較廣,總不能對自己的妹妹見死不救吧。”

張大靈當然知道溫雪妍是誰,那可是秦羿在東州的紅顏知己。

正氣山莊這是擺明了,挖好坑,等着秦羿跳進去送死了。

“他們既然鐵了心要除掉我,溫絕只怕說不上話。”

“不過他們就算設下了天羅地網又怎樣?也休想奈何我。”

秦羿鬥志一揚,森冷笑道。

“那我去通知顧司令,出動軍區力量。”

張大靈道。

“不行,軍區若出現,大規模圍剿武道界,燕家必定提前驚動,只會更難纏。”

“你只需立即趕回東州聽雨軒,給我搭好喪事靈場即可!”

秦羿道。

“侯爺,你……”

張大靈心下大驚,這是在安排後事嗎?

“你放心,區區薛家莊還困不住我,靈場是給那些自食其果的人準備的!”

“他們註定要付出血的代價!”

秦羿目光一寒,豪氣沖天道。

PS:明日會有一波大的爆發,爆更10+,上限是二十!

帶我飛起來吧,明日再會親們! 清晨,曦光微醺,山林籠罩在薄薄的霧氣中,瀰漫着陰沉的哀傷。

清泉悶沉的躍過山澗,如泣如訴!

秦羿一襲白色長衫,安然坐於溪邊,衣衫早已被冰冷的露珠浸透。

整整一個晚上,他都想不出任何一個能全身而退的方法。

薛家莊註定是一片死地!

然而,他不能不去!

因爲,那是一個同樣需要他守護,他虧欠一生的女人。

一個是紅顏,一個是知己。

林夢梔是他深愛的紅顏,而溫雪妍則是深愛他的知己。

不同於林夢梔那段愛情的轟轟烈烈,溫雪妍就像是一杯白開水,常在於心,不可或缺。

無論是誰,都是秦羿割捨不下的。

“雪妍,我答應過你,決不讓任何人傷害你,今日若不能救你出虎口,我重生又有何意義?”

秦羿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平靜的睜開了眼。

“侯爺,我給你理個頭髮吧,這次煉製的新藥,藥效似乎有點過頭了。”

程苦望着秦羿那已經及肩的長髮,苦笑之餘,眼眶已經泛紅。

寵婚襲人,老公暖暖愛 “嗯!”

秦羿點了點頭。

程苦拿出剪子,一絲不苟的替秦羿理起了頭髮。

“程苦,你說這世上有不敗的人嗎?”

秦羿笑問道。

“有!侯爺就是永遠不敗之人,沒有誰能打敗侯爺,不管他是誰,不管他有多少人。”

程苦斬釘截鐵回答之餘,這位鐵漢雙目已紅,心頭好不酸楚。

非婚彼婚 秦羿給了他一個實現畢生心願的機會,最好的煉藥環境,最高端的現代醫學、助手與神祕的煉丹古術。

程苦從未想過,他可以爲這個世界貢獻這麼多。

大秦醫藥廠,第一次免費派藥就選在了他的老家湘南省。

治療了三千多個瀕臨死亡的絕症患者,這對於一心行醫救人的程苦來說,那種自豪與滿足,是難以形容的。

但有幾人能知,這份天大的善心,會是一位地下的龍頭?世人眼中的混混、惡魔所爲呢?

“程苦,你錯了,這世上沒有不敗之人。我跟你一樣,也會受傷,也會死!”

“你不能畏懼死亡!”

“就像我,雖有一身神通,但這頭髮嘛,面對天雷,照樣不能倖免,不還得靠你的蠱藥再生嘛!”

秦羿豎起手指,淡然笑道。

漆黑的長髮,如無邊落葉,紛紛揚揚灑在地上。

“我不畏死,只恨不能代侯爺而死!”

“世人欠你太多,他們口口聲聲罵侯爺是賊,是惡魔。但真正的惡人,正是那些滿口仁義的虛僞之徒。”

“什麼狗屁正氣山莊,就是齷齪山莊,他們不就是想要侯爺的丹方,要秦幫的地,要秦幫的錢,要大秦醫藥廠嗎?”

程苦手指尖的剪刀越來越快,眼淚終是奪眶而出。

“你錯了,世人從不曾欠我!”

“我就是我,我不需要別人欠我,更不想欠別人!”

“至於是惡,是善,全在別人一詞之間,與我何干?”

秦羿眺望天際,淡淡笑道。

除了愛情,他看透的東西太多,太多,程苦等人不會理解的。

“侯爺,理好了,你看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