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是我與鍾嘯之間的私事。不關任何人的事情。你們若是膽敢出手。來ri。我同樣滅你們滿門。”

知道僅憑言語中的威脅。無法阻止得了柳寒山三人。在話音落下之時。一道紫芒與火紅光芒。同一時間的自黑衣人體內閃耀而出。

這一幕。柳寒山他們已經見識過。雖然威力巨大。卻還無法同時攔下他們三人。

但就在下一秒的時候。他們的臉se。再一次的震驚起來。

倆道耀眼光芒。並未如他們想像中的融合起來。而是。猶若守護神般。一左一右的在黑衣人身邊盤旋。

總裁的秘密小妻子 便在這盤旋的過程中。衆人赫然瞧見。那紫芒。不斷的爆裂分化開來。然而。每一次的爆裂分化。卻沒有讓這紫芒的威力減弱。短短瞬間。一道道紫芒。猶若雷霆般。懸掛與空間中。

而那火紅光芒。直接的振幅開來。到最後。像是一片火焰一樣。令得整個空間。都變得無比灼熱。

那柄長槍。則是簡簡單單的屹立在黑衣人身後。槍尖朝向柳寒山三人。一股股的霸道。如浪般的揮毫出來。將它屬於定級神兵的威力。盡情的展現出來。

紫se雷霆。火紅火焰。神兵長槍

憑心而論。柳寒山三人自認。不用太全力以赴。這三樣。阻擋不住他們前進的步伐。然而。他們也不可能輕易的將這三樣破開。

只要無法做到最短時間的讓這三樣不在成爲攔路虎。那麼。那個黑衣人就有足夠的時間。去破掉烏芒。然後從容離開。

以黑衣人已經展現出來的手段與強大。假以時ri後歸來。她說過的話。將會變成事實。

柳寒山三人猶豫了。就在他們猶豫的片刻之後。烏芒已然消融出了一個。能夠讓人從容進退的空洞。

“鍾嘯。你記着。很快。我會再回來找你的。”

話音一落。雷霆火焰長槍。皆是隨着黑衣人。快的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當中。

一路飛掠而過。當到安靜地方後。黑衣人才降落下身影。她輕聲低喃:“多年過去。我也際遇頗多。實力大進。有雷擎滅世槍在手。更是獲得了七彩幻靈衣。竟然還不是那鍾嘯的對手。”

“我恨吶。”

黑衣人猛地擡起頭。一張jing致的讓人無法忘卻的臉龐。頓時清晰的呈現在月光下。然而這張臉龐上。卻是有着滔天之恨。

“鍾嘯。我的命運。全因爲你而改變。我與零兒被拋棄。我與零兒數年的孤苦。這一切。全都是拜你所賜。”

“鍾嘯。你叫我如何不恨你。不滅你滿門。如何對得起我和零兒多年來的身心折磨。”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整個鍾府,乃至方圓地帶,隨着黑衣人的離去,變得無比之安靜,就連鍾嘯,亦是有種被點穴了模樣,面色陰沉的望着前者離開的方向。

他的心中,已是有了強烈的不安,他覺得,黑衣人離去之前的話,一定會兌現的

持續的安靜中,似乎蔓延着死亡的氣息,令得在場多人,均是心安不已。

“咳咳!”

許久後,柳寒山三人方是了一些動靜,望着鍾嘯,三人臉色窘,遲疑了一下,柳寒山才說道:“鍾老弟,剛纔,實在太不好意思了,我們”

鍾嘯擺擺手,道:“三位不用自責,若是換成了我,也是同樣的舉動。”

道理是這樣,但四大勢力已成同盟,共同進退,因爲害怕未來的危機,便是頓足不前,所謂的同盟,只怕也是個笑話。

今天所生之事,不管他們承不承認,四大勢力之間,要想再一次的精誠合作,都已經不可能了。

沒有人會願意,與一個在危機關頭,就會拋下朋友的夥伴再度合作的。

柳寒山三人不覺的苦笑,他們自認,爲了各自家族勢力,方纔舉動沒有做錯,可一想到三人的目光,不經意的看向了不遠處的鐘淇。

也是察覺到了三人內心中的情緒,鍾淇淡淡道:“一些意外,是人爲無法掌控的,而在危機關頭,每一個人的反應,也都是最真實的,爲了各自家族,柳老爺子,你們並未做錯,換做是我,也同樣如此。”

柳寒山人的心,終於是放鬆了一點,就算鍾淇說的話,只是場面上的敷衍,聽在三人耳中,依舊是令人輕鬆,妖女鍾淇,就是有這個本事。

鍾淇旋即看向了鍾嘯,道:“爹,其實不用太擔心,那黑衣人固然不凡,但她能夠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夠做到。”

“是啊鍾老弟,淇兒無論是天資修爲,還是手段,都在那黑衣人之上,你不用”

話未說完,柳寒山等人猛然清醒,臉色頓時爲之一變,而鍾嘯的神情,竟比剛纔還要來的陰沉,怒哼了聲,身影一動,直接掠了回去。

“淇兒”

“沒事的,柳老爺子,局面你們來收拾一下,我去看看我爹!”

“是是是,你快去!”

鍾淇又向虎力與墨凌打了聲招呼後,這才轉身。

那寬敞的客廳中,鍾嘯依舊是大馬金刀坐着,似乎也知道鍾淇會跟過來,故而,那眼神中,還是透露出,與之前一模一樣的森冷。

“爹”

“有什麼話直說,我可什麼時間陪你浪費。”鍾嘯冷聲道。

鍾淇神情頗爲無奈:“爹,我們父女之間,一定要這樣嗎?好,現在沒其他的人,我們就開門見山的說。爹,到底,那一點我做的不夠好,讓你對我如此的不滿意?”

“不滿意?”鍾嘯漠然笑道:“你不覺得,應該用‘恨’這個字,更加妥當一些嗎?”

鍾淇黛眉頓時緊緊的一皺

“怎麼不說話了,是被我說中了,還是自以爲良心現了?”鍾嘯淡淡的譏諷說道。

鍾淇猛地擡起頭,道:“爹,事情都過去了這麼多年,爲何你還放不下?誠然,那件事是我做錯了,可畢竟我也是你女兒,難道,你就不能原諒我嗎?”

“原諒?”

鍾嘯怒極大笑:“鍾淇,如果你不是我女兒,當年你爲了蕭無魘,我會冒着給鍾家惹來大仇家的危險去爲你辦事?”

“我做了事之後,你是如何回報我的?被你殺的人,是你二孃,而被你毀掉的,是你的親生弟弟,你以爲,這些事,都能夠值得被原諒?”

聞言,鍾淇的思緒彷彿回到了過去,那神色,也是逐漸的森冷了下來:“二孃不死,我如何能夠活得下來?自她進門後,爹,您可曾知道,她是如何對待我孃的,又是怎樣對待我的?”

“即便她是該死,那麼,你弟弟呢?他可是你親弟弟,從來,也沒有欺負過你”

“原來爹您也知道,二孃是如何對待我和我孃的。”鍾淇俏臉中,突現一抹戲謔:“爹,如果讓弟弟知道,他母親是被我給殺了,您說,他會當成什麼事都沒有生,以後還會一如從前的那般待我嗎?”

“妖女,你果然是妖女!”

堂堂地玄高手,不知是因爲此前大戰的傷勢被牽動,還是太過激動,鍾嘯的嘴角邊上,再度有着鮮血滲透出來,那般模樣,此時分外猙獰。

鍾淇漠然道:“爹,這不怪我的,其實你應該想像的到,以我的品性與才智,在二孃進門的那一天,一切,都已經註定了的,只是,你一直不願意去面對罷了。”

“滾,你給我滾!”鍾嘯怒喝。

鍾淇忽然的一笑,有着一抹妖豔之色,悄然的浮現,望着鍾嘯,她輕聲道:“爹,其實,二孃也好,弟弟也罷,您最恨的,不是我怎麼對她們母子,而是,我怎麼對你,對嗎?”

鍾嘯的怒,更加的濃烈,毫不懷疑,如果可以殺,能夠殺的話,他一定會將鍾淇給殺了。

鍾淇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其實,這也不能怪我的,一個男人,一生,只能愛一個女子,太多情的人,就會遭到報應。爹,我讓您從此後不可以人道,這不是在害您,而是在幫您。不然的話,您以後若是在生下如我這般的孩子來,這個家,會更加的混亂!”

鍾嘯不由得放聲大笑:“好,好,這就是我鍾嘯曾經引以爲豪的女兒,上天果然待我不薄,令我這個女兒,不僅聰慧之極,更是狠毒之極。”

鍾淇昂笑道:“爹,和您將這些真心話,我是希望,從今往後,您的心裏,不要在存着一些莫名的恨與怒,給他人看見了不好,對我鍾家的未來展,更加沒有好處。您的心裏,應該也是不想,無數先輩們的努力,到最後,會毀在我們父女手中吧?”

鍾嘯身子一震,吼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不敢,就事論事罷了。天色很晚了,爹您早些休息去吧!”說着,鍾淇轉身向外走去。

“等等!”鍾嘯忽然喚道。

“怎麼,爹還有別的事情?”

這短短的剎那,鍾嘯竟平靜了下來,他淡淡道:“鍾淇,你不要自己聰明,就覺得所有人都是傻子?”

“爹,您什麼意思?”鍾淇黛眉輕蹙,問道。

“有一件事,不知道你忘記了沒有,若是忘了,我就提醒你一下。”鍾嘯笑道:“你的"qingren",也就是那蕭無魘,呵呵,他好像,也是個多情的人。如果爹說的是如果啊,他要是真有那樣的一天,我真想知道,你究竟下不下得了手?”

鍾淇頓時沉默下來,許久之後,才輕聲道:“爹,即使您恨我,也用不着拿這樣的事情來cìjī我吧?”

聞言,鍾嘯臉上的笑容,暢快了許多,他終於讓自己不在那麼難受了。

但這時,他卻見到,轉身過來的鐘淇,後者神色中,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不痛快,反而依舊如常。

“爹,蕭無魘今生,從哪一年開始,就只會是我的人,這一點,我可以保證,因爲我擁有讀心攝魂術。”

鍾淇神色微微的一冷,道:“爹,求您了,別在做這些沒有絲毫意義的事情了。”

“讀心攝魂術,讀心攝魂術”

鍾嘯不斷的喃喃着,彷彿是要找到pòjiě之法,他眉心一擡,有着無法掩飾的自得之意,迸在神情當中,望着鍾淇,也是有着化不開的冷肅。

“鍾淇,當年爲你,我所做的事情,你應該知道的很清楚,算算時間,到如今,大概九年左右了吧,那個孩子,今年也是差不多八歲多了。如果不出意外,大約七年不到,那個孩子就會死去。”

鍾嘯冷冷的笑道:“爲了孩子,嘯雷宗的紫萱沒有工夫去找尋當年寒她的仇人,一旦那個孩子死了後,你認爲,她會不會將這段仇恨給忘記了呢?”

“嘿嘿!”

鍾嘯怪笑連連:“鍾淇,你自命不凡,號稱妖女,整個東域,與你比肩者,唯有嘯雷宗紫萱一人!不知道,如果你的對手是她,你的自信,還會是如此的強烈嗎?”

“不妨老實告訴你,紫萱的優秀,遠在我的想像之外,當年,我都差點忍不住的想要把她給直接殺了,以免禍害無窮!”

“而今看來,留她一命太正確了。我很想看見,當你面對如此強勁對手,並且心懷內疚之時,你的死,會是多慘!”

“哈哈!”

鍾嘯狂笑不已!

“爹,您笑夠了嗎?”

這一番話,令得鍾淇神色,有着剎那間的凝重,能夠與她齊名者,紫萱顯然不同凡響,而多年紅塵歷練,嚐盡酸甜苦辣後,無疑,紫萱會變得更加出色。

攜帶着人生之恨而來,即便出色如鍾淇者,也不得不承認,紫萱會是她最爲強大的對手。

不過,她自有她的優秀,而她的優秀,他人亦是無法想像。

шшш☢ Tтkā n☢ ¢o

“紫萱,說真心話,我很希望你早些過來,不僅東域雙嬌,始終要分出一個高下,殺了你,才能夠讓你這一生的痛苦,從此結束!”

“因爲我不想看到,一個優秀的女子,要如同幽靈般,在世間飄蕩着!”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客廳中,鍾嘯在狂笑!

鍾淇的神情,因爲這笑聲,不知爲何,變得越不耐了起來,望着父親,忍不住的嘆了聲,道:“爹,您究竟想不想爲弟弟復仇了?”

話音剛出,鍾嘯猶若被人掐住了脖子般,笑聲嘎然而止!

見此,鍾淇才滿意的一笑,再度轉身,向外而去。

“鍾淇!”

客廳中,鍾嘯大喊:“你若不爲你弟弟報仇的話,就算是拼了所有,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放心,不管怎麼樣,他始終是我的弟弟,豈能無故的被人給殺了?”

聲音留下,人影遠去,坐在那張象徵着海域風城四大霸主之一的椅子上,鍾嘯其人,陡如老了許多歲一樣,整個人看起來,格外的蒼老與無力!

翌日清晨,辰夜從房間中走出,紫萱母女早已起來了,正在院子中小聲的說着話,好像怕吵到辰夜似的。

“大哥哥,你起來了。”

零兒眼尖,馬上見到了辰夜,旋即就如蝴蝶般,撲到了他的懷中。

“呵呵,零兒,你好像長胖了?恩,不對,修爲又精進了一個層次,嘖嘖,不得了,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能夠衝擊中玄境界了。”

辰夜笑着,眉眼深處,頓有他人所察覺不到的戾氣在涌動着。

今天的零兒,如果被她的親人們見到了,不知道,會出現怎樣的一幅場景呢?

“別和你大哥哥鬧了,我們該吃早飯了。”

紫萱輕笑着,望着辰夜,美眸流轉時,有着化不開的萬種柔情。

辰夜放下零兒,摸了摸鼻子,嬉笑道:“其實不用吃東西的,嘿嘿,秀色就可餐嘛!”

“零兒都在呢,胡說什麼!”

紫萱嗔怪不已,看似她的幸福感越加濃烈,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已經是無法平靜了。

辰夜突地眉頭一皺,道:“紫萱,你怎麼了?”

“沒事啊!昨晚在衝擊力玄五重境界,可能是過猶不及,消耗太多,所以精神有些不大好。”

一個晚上的工夫,紫萱又是存心隱瞞,辰夜固然靈魂感知力驚人,也無法這麼容易的,就能夠看出前者其實還有傷在身。

辰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沒有多問衝擊力玄五重?這等事情,他回來的時候,怎麼沒有感應到半點變化?

即使紫萱有着結界封鎖,也不可能瞞過他!

或許心知這個理由並不是太好,紫萱連忙岔開話題:“昨晚去鍾家,結果怎麼樣?”

深深的看了紫萱一眼後,辰夜說道:“還不錯,倆個衆神之墓的名額,以及定海神獸,他們都答應了。”

“那就很好,接下來,便是等鑰匙出現了。”

渾然不覺間,就連紫萱自己也沒現,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竟是格外的冷肅。

接下來的時間,確實安靜了許多,無論是海域風城的四大勢力,還是風擎等人,都是不約而同的沒有外出,靜靜的在家中等待着。

至於其他的勢力與個人,彷彿也是感受到了什麼,一個個都在積極準備着。

這讓海域風城看起來是平靜如故,實際上,暗地裏的氣氛,格外的詭異,殺戮,也正在悄悄的進行着。

畢竟,人類所能夠獲得的名額只有三個,無論是誰,都想從中分一杯羹,若是爭奪的人少了,那麼自然機會就大了一些。

正是這個原因,讓得龐大猶若國度一般的城池上空,被一層淡淡的血腥味所覆蓋。

往年的這個時候,也是同樣如此,然而,爲了維持海域風城的平靜與秩序,四大勢力都會派人出面來制止,可今次,居然是沒有。

如此一來,越的讓一些別有心機的人,更加的大膽了起來。

對於外面生的這些,辰夜充耳不聞,只要麻煩沒有到他的頭上來,他便不會去管,想要獲得,就必須付出,這就是武道之路的坎坷。

大唐坑王 在這段時間中,辰夜當然也沒有閒着,雖說,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將實力精進到下一個層次,不過,一些武技,乃至於百戰決,他是可以好好的修習一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