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美女隊長葉詩瑜驚訝的看着地上半片屍體:“這是真的屍體,什麼人喪心病狂會把人弄成這樣啊?”

陳志凡之前還阻止她老找這個半片的屍體,這不是很容易?

葉詩瑜誇道:“你的運氣不錯,今天晚上我請吃飯。”

廖漢一聽,差點沒跳起來:“姓肖的,你以爲是你找到的?你有這個本事找到嗎?”

肖然冷哼了一聲:“明明就是我找到的,廖漢,你們那個陳志凡要是有本事能找到的話,怎麼會有行動不出現呢?”

他的得意怎麼也掩藏不住:“去做記錄,就說我找到的。”

聞言,廖漢鄙視了肖然一眼:“厚顏無恥!”

他拿出手機,把剛纔收到的關於屍體的照片與地點的短信發給了葉詩瑜:“隊長,你自己看吧,我什麼都不說了。和肖然這種人說什麼都白搭。”

葉詩瑜看見了照片,又翻開了陳志凡之前發給廖漢的短信,美目流轉:“那他的人呢?”

“我怎麼知道?”廖漢拿回手機,再度不屑的看了一眼肖然:“我的任務完成,我去找我陳哥,你們自己玩吧!哼!”

明明是他陳哥找到的東西,肖然這麼厚臉皮就敢給陳志凡認了,這口氣陳志凡好脾氣能忍住,他雖然狗腿,可忍不下去。

葉詩瑜卻是愣住了,陳志凡居然不聲不響的找到了,他從來都是那麼的低調,肖然走過來:“隊長,現在我們就可以交差了。”

葉詩瑜的聲音冷了幾分:“以後這種任務再也不接來了,我們是刑偵分局,不是警犬,上面那些人要找東西。叫他們自己去找。”

說完,她氣哼哼的轉身就走。

肖然奇怪的摸了摸腦袋:“廖漢那混蛋給葉詩瑜看了什麼啊,葉詩瑜怎麼這麼生氣?”一想到沒有陳志凡搗亂,他立刻又得意的朝着葉詩瑜追了過去:“隊長,我請你吃飯吧!”

其餘的警員看見地上的東西都是下不了手,雖然只有半片屍體,卻是奇臭無比。

葉詩瑜叫住廖漢:“那他人呢?”

她帶着人像是傻子一樣被他遙控指揮的團團亂轉,那個傢伙卻是根本沒出現。

廖漢嘿嘿的笑了:“我怎麼知道?現在您要找的已經找到了,剩下的都是您的事,我回家去睡覺。”

葉詩瑜看着矮胖的廖漢根本就沒有多給她一個眼神,她鬱悶的在原地跺腳:“陳志凡,混蛋!”

不就是沒有聽他的去找了照片上的東西,陳志凡就生氣了,到現在不跟她見面,也不出現。

葉詩瑜拿出手機給陳志凡打電話,陳志凡也很有個性的根本就沒有接。

此時陳志凡和水玲瓏還在軒轅龍飛的家裏,吃着軒轅龍飛特意做的拿手菜,水玲瓏大聲叫道:“叔叔,真是太好吃了,我叫夫君買房子,你給我們做管家吧,以後天天給我們做飯吃。”

軒轅龍飛看了一眼陳志凡:“你娘子的性子好跳脫!”

陳志凡道:“我和這丫頭沒什麼關係,我就是一可憐的擋箭牌。”

本來就是擋箭牌,現在這個小妮子根本就沒有想要離開他的意思,之前她就該回去寨子裏的,現在她不僅沒有回去,反而纏着他不放。

水玲瓏做了一個鬼臉:“反正,你就是我夫君了。”

軒轅龍飛看着兩個人的互動,忍不住說道:“你們兩個不要打情罵俏。我可看不下氣了。小姑娘,你的建議不錯,你幫我問問陳警官。”

水玲瓏眼巴巴的望着陳志凡:“夫君,我想要一個廚藝好的管家,你答應嗎?”

這個人的廚藝實在是太好了,s爲了這麼好吃的,她都不想回去寨子。

陳志凡無奈的說道:“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你夫君,你不要這樣麼,我都不知道……”

“我不管!”水玲瓏狡黠的一笑:“你這輩子都別想跑。”

陳志凡這麼有趣,她怎麼會離開?

軒轅龍飛乾咳了一聲:“做管家多好啊,起碼沒有像是今天這樣的危險,到時候再有人找我加入家族,我就叫他們找我老闆,哈哈哈!”

陳志凡徹底無語:“你的高人氣概呢?之前我還覺的你很有範兒呢,現在看來,我好像眼拙了吧?”

水玲瓏從身上的包包裏,摸出一塊石頭狀的東西放在桌上:“夫君,別擔心,你把這個賣掉,我們就有錢在z市買房了。”

聞言,陳志凡真的只能苦笑了:“不用,你的東西自己收好。”

水玲瓏固執的抓住陳志凡的手:“別擔心了,這東西我家裏多的是,再說,你是我的未婚夫,我的東西,還不是你的?”

陳志凡伸手按着水玲瓏的手:“我結婚了啊,以後不要叫我夫君,這叫我妻子看見了,就好不好了。”

水玲瓏哼了一聲:“不識好歹,你妻子要是敢不叫你我來往,我就把她毒啞。”

聽見水玲瓏這句話,陳志凡真想捏死這妮子,這話還能當做是口頭禪,單單是今天一天,他都聽見了好幾次。

就這個壞脾氣,那些傢伙還要搶着娶,他真是…… 買房子,這個想法陳志凡還真的沒有,他身上雖然有錢,但這是楊依依給他的,他不想花屬於女人的錢。

他寧願暫且幫着楊依依保管着。

шшш¸тTk ān¸¢ Ο

村裏的土地拆遷,他和父親陳望都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算了,他還是回去問問他再說。

小雜院裏,養小小捧着一本菜譜在認真的看着,陳志凡說的話,她還是聽進去了,她的保護傘沒有了,以後只能靠自己。

陳志凡回到小雜院,看見的就是養小小在看書這一幕,他剛回到小雜院,朱茵很快也回來了:“志凡哥,你回來了?”

Www ▲тTk Λn ▲C〇

陳志凡道:“回來了,你可別叫我給你頂班了。”

每次給這個妮子頂班,總是有各種各樣的狀況發生,雖然最後還是能處理,但是各種狀況,叫他很不喜歡,尤其是那天晚上的那個男醫生,之前那次頂班的那個迷信的婆婆。

朱茵連忙擺手:“不是,不是,我不要頂班,我就是看見你,給你打哥招呼而已。”

陳志凡道:“以後早上捎帶早餐的時候,給我的朋友帶一份,過一段時間,我會給你結賬一次。”

養小小聽見了陳志凡的話,心裏一顫,她的爸爸是罪犯,陳志凡時警察,警察抓罪犯,他完全沒有錯誤。

之前她對他的怨恨和遷怒都是無謂的。

“這是小事,”朱茵立刻答應,“反正,我每天都會買的。到時候你記得隔日我結賬就好了。”

陳志凡當即點頭。養小小要照顧,楊依依可能隨時會出現,還有他身邊的水玲瓏,他都不可能不管。

肖然坐在葉詩瑜的對面,看着警花,他的心裏就是一陣的癢癢,本來以爲和葉詩瑜有了單獨相處的機會,沒想到。廖漢不知道給葉詩瑜看了什麼,葉詩瑜立刻改變看了態度。

看着帶走屍體的人,葉詩瑜出聲說道:“憑藉一張照片就吧我們刑偵分局的指揮團團轉,要我們在這個屍體,我們不是警犬,不是專專給你們找東西的人,再有這樣的事情,以後不要找我們。”

肖然看着葉詩瑜的態度,不由得愣住了,葉詩瑜從來沒有這麼對別人說過話:“隊長,。這些上級來的領導,你怎麼能這麼說?”

領取屍體來的幾個人面色陰鶩:“你們是下屬單位,這些事情本來就是該你們做的。”

葉詩瑜冷聲說道:“就算是我們刑偵分局是下屬單位,你們餓了,辦公室髒了,也是要我們下屬單位去做?”

“你……”

葉詩瑜小臉一板:“我什麼我!難道你結婚,也還要下屬單位給你貢獻新郎?”葉詩瑜最後離開之前,狠狠覺得瞪了肖然一眼。

之前還沒有覺得這個肖然怎麼樣,發生了這件事請之後,肖然的小人嘴臉立刻冒出來了。

明明是陳志凡找到的半片屍體,肖然就能面不改色的將功勞攬在自己的身上。

半片屍體雖然奇怪,陳志凡爲什麼阻止她,又爲什麼會生氣呢?

葉詩瑜重新拿起了一張照片放在了自己的眼前,半片的屍體,意味着什麼?是陳志凡知道的,而她不知道?

肖然被葉詩瑜的目光瞪的莫名其妙,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志凡沒有回到村子裏,而是給陳望打了一個電話:“爸爸,我要是賺錢了,您希望我在哪裏買房子?我還挺喜歡z市的。”

陳望聽見兒子的這一番話,沉默了一下:“你喜歡在哪裏都可以啊,反正有你的地方,我纔會去。”

陳志凡哦了一聲:“好的,爸,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是這樣想的,我是男人,就算是我娶了這麼有錢的老婆,也不能依靠女方什麼,我想自己買房!”

他又不是沒有能力賺錢。

陳望道:“我這裏還有點錢,你拿去先用吧!”

聽見電話裏父親淡淡餓的聲音,陳志凡立刻解釋道:“爸,我給您打電話可不是爲了問您要錢的,我就是想問問以後您想住在那裏,我就把房子買在那裏。”

他現在坐在小雜院外的角落裏,看着的是院牆的一角,想到的事情卻是更多。

軒轅龍飛說的危險到底是什麼?那些所謂的同類,爲什麼要建立家族?

家族能有什麼意義?對於殭屍來說,抱團的殭屍還是殭屍,並不能和改變什麼,有些低級的殭屍根本連意識都沒有。

而且就看兩個半片人那樣的挖人進家族,他們的家族就根本不是爲了給殭屍同類一個保護。

軒轅龍飛都想躲起來,但是他卻不能躲,他要承擔的事情更多,決不能叫自己偏安一隅。

生前默默無聞死的窩囊,現在他既然再生一次,就絕不會叫自己再和過去一樣碌碌無爲。

朱茵臨走出門前,敲敲陳志凡房間的門:“我晚上要去上夜班,早上纔回來,你想吃什麼,我回家的時候順便給你帶回來。”

養小小微愣,隨進有些彆扭的說道:“謝,謝謝!”

朱茵道:“小事一樁。”

她被養小小的感謝弄的很奇怪,帶早餐這樣的事情,本身就是一個很尋常的事情,而且,她還是要感激陳志凡的。

陳志凡結束雜念,開始練功,從和半片人動手之後,他就證實了自己之前並不是將手指骨弄丟了,而是那手指骨進入了他的身體。

這是很奇怪的事情,一個人的身體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接受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別人的骨頭怎可能隨便進入他的身體,而且他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廖漢嘿嘿笑了起來:“隊長,您別問我,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要是沒事,我就下班回去了。”

花樣兒離歌 葉詩瑜嗯了一聲:“你是沒事了,陳志凡倒是有事情。”

廖漢哼了一聲:“隊長,你嚇唬我是沒用的,而且你說的是找到照片上的東西,東西也找到了,陳哥纔不會有事。”

美女隊長葉詩瑜淺淺看了廖漢一眼:“你的陳哥到現在還不出現,曠到不算是事兒?”

廖漢舉起手臂。將手臂上的手錶伸給葉詩瑜:“我的大隊長,早就下班了啊,您現在佔用的是我的下班時間。” 眾人紛紛驚訝疑惑的看向軒轅子鈺。

卻正好看到他眼中流露出的邪念的眼神。

不知想到了什麼,霎時,眾人心中一震,臉色很是古怪。

有人打量自己的兒子,夜冰依自然沒有錯過。

隨即眸中瞬間閃過一抹狠厲,猶如寒霜降臨,又好像一把凌厲的長劍,狠狠地刺向軒轅子鈺!

草泥馬!!!

暖暖 夜冰依緊緊握了握拳,忍住宰了軒轅子鈺的衝動。

閃身來到兒子的身邊,隔絕了那道不懷好意的視線。

心中狠狠咒罵:

傳言,七靈王仗著出身高貴地位尊貴,自小便目無中人,無法無天。

平日里不僅禍害一些貌美如花的姑娘,就連長得漂亮的少年與孩童,也不放過。

這些,本不關她夜冰依的事兒。

可是這傻逼,居然敢肖想她的寶貝兒子!!!

呵……呵……呵……夜冰依怒極反笑,嘴角彎起一抹陰森的邪笑。

軒轅子鈺正看紅衣絕美少年看得起勁,連他的小小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硬了起來。

卻驀然間,對上一道凌厲駭人的視線,他倒抽一口氣。

恍若凌厲的寒冰撲面而來,刺在他的臉上,軒轅子鈺猛然清醒,狼狽地喘了一口氣。

隨即狠狠蹙了蹙眉,對上女子一雙凌厲肅殺的眼眸,軒轅子鈺瞬間怒氣上升,狠狠的瞪了回去。

該死的女人,誰給她的膽子,竟然敢瞪他?

夜冰依冷笑:賤人,瞪你又如何?!

呵呵,敢打她兒子的主意,只有——死路一條。

夜清陌突然發現夜冰依渾身充滿了殺氣,他微微驚訝,旋即似乎知道了什麼,面色一沉,恨不得上去一巴掌將軒轅子鈺拍死!

媽的!敢欺負我小外甥,老子搞死你!

夜清陌雖然喜歡衝動,但並不是個沒腦子的。

所以,就算很生氣,他也不會現在明著殺了軒轅子鈺。

但是暗地裡嘛……哼哼!

夜清陌嘴角上揚,掀起一抹狠厲的弧度,清俊的面龐瞬間染上一層寒霜。

他要給軒轅子鈺這位尊貴的靈王殿下……找幾個乞丐伺候才好呢?

柳貴妃看到自家兒子的表情,心中也是狠狠一驚!

保養得宜的面容之上瞬間露出一抹驚愕和憤怒。

他做的那些事情,她這個做母妃的,如何不知?

但若是招惹了別人她可以不管。

可剛才,倘若她沒聽錯的話,這個紅衣少年和夜家有關係。

哼!夜家之人如此討厭,她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兒子和她們扯上關係。

正想要呵斥兒子幾句,突然,靈主身邊的王公公急匆匆走了過來。

「貴妃娘娘,靈主有急事,讓奴才來喚娘娘趕緊回宮!」王公公擦了把汗說道。

「什麼?」柳貴妃皺了皺眉,這個時候讓她回去?

長長的指甲深陷皮肉當中,心中很是不甘,她今天窩了一肚子火還沒來得及出!就這麼回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