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接著墨九狸飛到懸崖頂端,開始在四周布下了幻陣,這樣無路是誰來到這裡,神識再強大也無法看清楚裡面的情景了!

墨九狸費了一翻時間,將懸崖周圍都布置下了幻陣和毒陣,如果有人敢擅闖,那麼只能看對方命硬和運氣了!一切搞定之後,墨九狸回到了帝溟寒的身邊……

「寒,我在空間裡面幫你守著,你可要多加小心,丹藥很多,別死撐!」墨九狸將手裡的瓷瓶遞給帝溟寒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帝溟寒把扯入懷裡,深深的吻了許久墨九狸的唇,才不舍的放開了她。

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然後才退到了雷劫波及不到的距離,縱身回到空間裡面,帝溟寒看到墨九狸的身影消失,這才開始運行體內的靈力,運轉了幾個周天之後,很快一道晉級光芒就落在了帝溟寒的身上……

隨著晉級光芒落下,一朵巨大的劫雲也隨之而來,在帝溟寒的頭頂盤旋著,晉級之後帝溟寒感覺到體內的靈力充沛,抬起頭看著天空的劫雲,唇角揚起一抹弧度……

劫雲只是盤旋著卻許久不曾落下,這讓帝溟寒和空間裡面的墨九狸都十分納悶,不知道這雷劫到底還要醞釀多久,而且墨九狸覺得這雷劫也不像是醞釀更大的雷劫劈帝溟寒似的,反而給她的感覺像是有點懼怕帝溟寒不敢劈的樣子…… 葉悠然之前一直都呆在家裏,這裏發生的變故應該也是有所瞭解纔是。

想到這裏,我猛然朝着外面竄了出去。

葉悠然的門還是反鎖着。

這女人氣性真大,都使了這麼久的小性子了竟然還沒有出氣意思。敲了一下門之後沒有什麼反應,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直接一腳猛然將門給踹開。

然後我直接愣住了。

葉悠然竟然不見了。

我頓時無語。

這女人是什麼時候消失不見的?

我對葉悠然我並不瞭解,到了現在,我才猛然間發現了這個問題,葉悠然對於李家坳的瞭解程度顯然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想到一開始葉悠然幾乎是輕鬆無比的找到了家裏面的不對的地方,我纔開始感覺到事情開始變得詭異起來。

我衝到院子裏面。 惹火999次:喬爺,壞! 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消失不見了。

似乎在一瞬間,我就再次變成了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看起來,我好像是知道了不少的東西,但是現在看來,我還是兩眼一抹黑,根本直接抓瞎什麼都不知道。

屍油。

村屋。

這兩點是我掌握到的消息,現在我眼前一片茫然,只是在這裏呆着乾等顯然不是個辦法,我必須要主動出擊。

嬌妻在上,惡少別急 想到這裏,我再次衝了出去,直接朝着村屋那邊衝了過去。我想要看看那邊到底有沒有什麼異常。

可是等我快速的衝過去的時候,之前還熱鬧異常的村屋竟裏面竟然變得冷清異常,之前還有無數的人在,現在竟然在短短時間變得空無一人了。

我衝進去,想到找到之前有人存在的痕跡。

可惜,之前我和李定邦都還在這裏打了一架,算得上是聲勢異常,現在這裏就已經沒有任何存在的痕跡了。

像是一切都被徹底的抹除了一樣。

我站在空蕩蕩的村屋之中,感受到連死氣都像是在瞬間消失不見,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得很快,這裏的變故顯然是超過了我的理解範圍,承受能力,有點扛不住快要崩潰了。

“賤老虎,這裏的變化你有什麼看法。”

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問問賤老虎知道什麼東西不。畢竟賤老虎很多時候表現出來的東西都讓我大吃一驚能夠給我一定的驚喜。

可惜,這一次,賤老虎很是無辜的說道:“虎爺我雖然英俊帥氣。睿智國人,但是這種變故虎爺我真的是搞不明白了,我想,要不然,咱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賤老虎一直以來都還是保持相當淡定自信的態度,但是現在,顯然信心開始動搖,對於這一切,有點拿捏不住。

“你之前搞定的村子裏面的動物呢。弄出來,看看能不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我開口說道。

村子一瞬間變得如此的冷清,讓我有點遺世獨立的味道,我不由得想到了之前賤老虎說的東西,畢竟現在只要是活着的,就能夠給我帶來莫大的安慰。

誰知道賤老虎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虎爺我的本錢太大,那傢伙肉體凡身,那個,承受不住了。”

聽了賤老虎的話,我頓時就沉默無語,心想這也未免太過無厘頭了一點。

因爲陷入了一種惶恐的境地,徹底的找不到絲毫的線索,我反而還淡定冷靜了下來。

再次仔細查看了一下村屋,的確是沒有絲毫有人存在的痕跡。

我都有點懷疑,之前我所經歷的那些事情究竟是不是我的幻覺了。

走出村屋,我開始在每一棟屋子裏面檢查,希望能夠發現一點有用的東西,比如類似於媽媽房間之中我曾經看到過的地下通道之類的。

可惜,我找了半天,都沒有發現類似的,倒是發現了幾乎每家每戶廚房大鍋裏面都燉着和之前在媽媽家裏看到的一樣的東西。

另外就是都供奉着一尊之前看到過的邪靈雕像。

其他都是抓瞎,完全沒有任何其他的有用的線索存在。

一連查看了這麼多村屋之後,我也開始覺得疲倦起來,可惜,沒有絲毫有用的東西,似乎整個村子的人都瞬間蒸發消失了一樣。

越是如此,我反而越是能夠認定這其中肯定是有問題。

你們越是要讓我陷入迷惑混亂的狀態我就也不是要將這一切都給調查清楚,水落石出。

最後我將目光鎖定在了村子的祠堂上面。

既然都沒有人在,我倒是要看看,太爺爺是不是也跟着一起消失掉了。

到了祠堂外面,我的壓力其實還是有點大的,畢竟這裏顯得很是詭異。

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火光還是和之前一樣亮了起來。

“太爺爺。”

我大聲的喊道。

沒有絲毫的迴應,應該是不在。

繼續朝着裏面走,之前我一直都沒有怎麼關注過供奉的牌位,這時候看到,卻心中一動,走過去,仔細的觀察起來。

都是普通的供奉牌位,上面寫滿的都是李家族人。

黑壓壓的堆在一起,看着,給人心理上造成的壓力其實並不算小。

我一路看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正當我要收回自己的目光的時候,猛然回頭,再次朝着最下面一個牌位看了過去。

上面赫然寫着李法一三個字。

我頓時愣住。

第一反應就是這是不是和我同名同姓的人,畢竟我的名字是師父起的,並不一定是按照族譜來的,即便能夠這樣安慰,我的心裏卻也一直壓着什麼東西,相當的不舒服。

最後還是決定將重點關照的地方鎖定在之前的密室之中。

之前太爺爺打開密室的時候我就已經將方法記在心中,打開之後,直接走了進去。

裏面仍然是沒有人在,太爺爺也是神祕消失只剩下那麼多棺材堆在那裏。,

沉默一陣之後,即便知道貿然開棺是對祖先的不敬,我還是毅然走了過去,選取了最靠近外面的一面棺材,想要將其打開。

沉重異常。

這種黑色棺木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摸上去冰冰涼涼的,像是冰塊,我費了老大的力氣方纔將其打開一個小小的口子,看進去之後,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棺材,用來裝屍體的,裏面也的確是放置的屍體,只是這屍體未免太過詭異,焦黑乾枯,一臉痛苦到了極點的神色,也不知道死前到底遭受到了怎麼樣的痛苦,竟然會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來,我看着都覺得寒氣直冒,爲這人在死前遭受到的痛苦折磨感到心痛無比。

看了半天,並沒有發現有太多異常的東西,我將棺材蓋上,咬着牙,再次打開了另外一口棺材。

也是一樣。

到了最後,我乾脆皺着眉頭強忍着憤怒,挨着棺材打開。

都是一樣的充滿痛苦的表情,乾枯焦黑的屍體,像是死前被人給活活焚燒,不過,這其中也讓我發現了一個規律,那就是越朝着裏面走,屍體就越是腐朽。

這些棺材應該是按照時間排列的,越是到裏面應該死亡的時間就越早,屍體相應最爲腐朽也是正常,不過,在我看來卻並非如此,這些棺材裏面的屍體腐朽程度似乎並不僅僅代表了死亡時間,似乎腐朽得越是厲害,臉上的表情就顯得越是痛苦。

他們不是被燒死的,反而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活活的吸乾了,痛苦到了極點,最後生命力被徹底吸乾,才形成了現在這種詭異的樣子的。

這些人並不是之前我瞭解到的所謂的成爲了鎮壓邪靈而犧牲的人,反而像是祭品一樣的東西,被某種神祕的生物給活活的將他們的生命力給完全吸收了進去。

想到這裏,我的眉頭完全皺了起來,最後,將目光鎖定在了最上面最顯眼的一口棺材上面,我要去看看,這口棺材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 雖然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是墨九狸就是這樣感覺的! 染上惹火甜妻 連她自己也解釋不通是為什麼……

許久,帝溟寒頭頂的雷劫,終於是醞釀足夠了,隨著咔嚓幾聲巨響,數道雷劫一起砸在了帝溟寒的身上,原本還有些揪心的墨九狸,在看到帝溟寒身子只是微微一晃,幾乎沒被擊倒時,微微一愣……

「主人,我沒看錯吧,這雷劫醞釀半天了,怎麼落下來時跟撓痒痒似的啊!」小書在一邊震驚的說道。

「我也很好奇為什麼會是這樣!」墨九狸也是微微皺眉的說道。

「寒,怎麼樣?沒事嗎?」墨九狸在心裡問道。

「沒事,和你看到的情況一樣,完全沒有威力這雷劫!」帝溟寒在心裡對墨九狸說道。

「怎麼會這樣?」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或許眼中的都在後面呢!」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反正是八十一道雷劫,你多加小心!」墨九狸叮囑道。

「好!」帝溟寒的話剛落下,又是接連數道雷劫一起落下,大概就是因為數道雷劫同時落下,聲音很大,給人感覺雷劫十強悍,但是實際上根本沒有多少威力。

一直到第五波雷劫落下,帝溟寒才被擊倒在地,跌坐在地上吃下一些墨九狸給的丹藥,瞬間就滿血復活了,現在不僅是帝溟寒,就連空間裡面的墨九狸和小書也算是看明白了……

這雷劫每次都是幾道一起落下,只是為了虛張聲勢弄出很大的聲音罷了,完全沒有多大的威力,但是縱然如此,墨九狸也是一直擔心著……

畢竟飛升雷劫,最重要威力最大的雷劫,是在最後的三道雷劫中了,很多人飛升恐懼就是因為如此,因為一個不小心所有法寶丹藥,在前面七十九道雷劫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等到最後三道雷劫就算剩下丹藥和法寶,也很難撐過一道,多少強者飛升都隕落在最後的三道雷劫中了!這也是很多人不願意飛升的原因……

很快,帝溟寒的雷劫,也終於剩下最後三道了,頭頂的劫雲給了帝溟寒服用丹藥和恢復的時間,又醞釀了很久,似乎也在醞釀這最後的三道雷劫了……

「寒,要小心!」墨九狸擔心的在心裡說道。

「嗯。」帝溟寒應道,他一直沒有掉以輕心,就是知道後面三道雷劫不簡單。即便前面這雷劫似乎對自己放水了,但是誰又知道對方會不會是想在最後滅了自己呢。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咔嚓……」一聲巨響直接轟像劫雲下的帝溟寒,這一道雷劫,就直接把帝溟寒給砸進了土裡半截,顯然最後的三道雷劫,絲毫沒有放水。

墨九狸一顆心揪著,盯著外面的帝溟寒,感應到帝溟寒的氣息沒事,才忍住了衝出去的行動。帝溟寒從土裡狼狽的坐起身來,直接又吃了一把丹藥……

「喀嚓……」

又是一道雷劫落下,這一次並沒有給帝溟寒太多的時間喘息,丹藥都沒怎麼消化,雷劫就落下了! 這裏的棺材顯然是按照一定的陣勢排列出來的。

看起來是亂糟糟的一片,不過仔細觀察之後,還是能夠看出來他們的不同。

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這到底是一直就在這裏存放着的還是說。以前在別的地方放着,現在方纔弄到這裏來的。

連着開了好幾口棺材之後。

我能夠確定,這裏的人,應該都是被什麼東西給活活吸乾而死的。

我要看看,最古老最腐朽的棺材裏面到底困住的是什麼樣的存在。

畢竟,在這一堆的棺木之中,那一口棺材的地位猶如王者。高高在上。

凌駕一切。

走到最後一口棺材的面前,這一口棺材上面的黑色圖案顯然是要複雜了許多。

上面畫着一些我看不懂的圖騰,我沒有着急打開這一口棺材,先是仔細觀察。

最後我終於是發現了在講述一片故事一樣的圖案繪製。

講述的是地底突然裂開了一道縫隙,從這一刀縫隙之中鑽出來一隻強大無比的怪物,這隻怪物擁有八隻手臂,八條手臂都擁有不同的威能,一出來之後,就到處肆虐,讓所有的人死傷無數,居住在這一片區域之中的人類都快要遭受滅種的打擊,就在這時候,強大的英雄出現了。

他用強悍的術法,強大的力量將這一隻怪物給強行鎮壓。折斷了他的八條手臂,同時,讓自己的門人弟子世世代代都在這裏看守這一頭怪物,要讓這一頭怪物承受上千年的酷刑,徹底消融之後,他門下弟子的使命方纔算徹底的完成。叉歲共圾。

怪物自然就是現在大有翻身可能的聖尊了。

而李家坳原來竟然都是揹負着同樣使命傳承的傳人弟子,也就是說,咱們李家坳的人還真的可以算得上是千年之前本一家了。

不過是同門師兄弟。

只是後來不知道爲何演化出來都必須姓李,相當兇殘排斥外姓人的事情。

不過。我估計是在某種事情上出現了相當嚴重的分歧,方纔導致的這種事情的發生。

算是有了一個比較直觀的瞭解之後,我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決定打開這一口棺材看看情況再說。

棺材打開,霧氣升騰。

打開一瞬間,我似乎聽到了一首相當的浩淼的歌。

想要仔細聽一下,確認一下,卻有什麼都沒有好像一切都只不過是我的幻覺而已。

等到霧氣散去,我終於看到了這最後一口棺材之中的屍體。

栩栩如生,好像還是活着的一樣。

一股強烈的悲傷感覺開始在我的心裏面升騰起來,我幾乎要忍受不住,直接掉落下來眼淚。

這是一具女屍。相當簡單的裝扮,素衣長裙,一頭長髮猶如瀑布,赤腳躺在棺材之中整個人都給人一種聖潔無比的味道。

“你終於來了。”

我正看着女屍發愣呢,原本我以爲這也是一具被吸收損毀成爲焦炭的屍體,沒曾想,竟然會是這樣一具猶如睡着的屍體。

一種強烈的衝動讓我想要伸手,輕柔的觸碰一下女屍的額頭,就像是情人之間,溫柔的撫摸。

不過猛然出現在我腦海之中的這一句話讓我驟然一愣,然後全身都緊繃起來。

竟然還能說話?

開什麼玩笑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