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周霜霜不由有點沾沾自喜:是不是自己在大學,即將要走向學霸的道路了?

兩節連課上完,周霜霜心滿意足的合起筆記本,趁着大部隊一窩蜂往外走,她也乾脆穿了出去。

然而臨出門之前,卻聽臺上的教授喊道:“哎,那個小姑娘,別走。”

她一愣。

此刻,就聽臺上的教授接着說道:“就是你,別發呆,咱班就你一個姑娘。過來吧,過來吧,我看看你都學了什麼?”

周霜霜此刻臉皮已經鍛煉出來了,聞言半點不好意思都沒有,反而興沖沖的衝了上去,一把掀開了自己的筆記本:“教授,您叫我啊,那方不方便我問您幾個問題呢?”

這女生……

有意思。

臺上的教授推了推眼鏡,神態萬分和藹。

…………………………………

“小姑娘是咱們學校的?”

一婚到底 教授在猛吞下一口茶水後,終於緩了口氣,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這姑娘之前不知道是學什麼的,怎麼一上來問題都那麼犀利。還有些問題,他根本聽都沒聽說過。

不過中心點倒是很明確,有兩個建議,聽起來好像很值得參考啊……

教授咂咂嘴,茶葉的甘甜在嘴裏慢慢泛開,心中卻莫名有一股惆悵——江山代有人才出,前浪死在沙灘上啊。

周霜霜點點頭:“是的,楊教授。”

“教授,要不咱加個微信,以後有問題,可以直接問你嗎?”

幽冥剪紙人 楊教授名叫楊青,年紀已經不小,是閱微特意返聘回來的。

但凡做老師的,就沒有不愛這樣主動積極的學生。

他點點頭,熟稔的將自己的二維碼頁面打開:“來,掃一掃吧。”

一邊拿着手機,一邊問道。

“你是旁邊哪個專業的?之前沒見過你啊。”

——專業知識不夠紮實,但是一點一面,卻都找到了點子上,看來,也是下過苦功的。

並且,還相當有天分。

周霜霜頓了頓,回答道:“我是經管的。”

“啥?”

楊青一愣,方言都蹦出來了。

“經管的?”

再看着周霜霜的小臉兒,的確全無工科狗被摧殘得日月無光的憔悴樣兒……他不由又問道:“那你哪一屆的?”

周霜霜抿了抿嘴,小聲道:“教授,我還大一呢。”

大一………

楊教授突然一拍大腿:“你這專業錯了呀!”

“你這姑娘……”

他有點着急:“你是不是想學習機械義肢?”

周霜霜今天問的問題很有針對性,差不多全都是圍繞這個來展開的。

見周霜霜點頭,他趕緊說道:

“那就對啦,上這門課就對了!我跟你說,咱們學校,就這個機械工程跟醫院那邊有聯繫,定期還能安排你們去醫院做一下實踐。畢竟你也知道,義肢也是要跟病人磨合的嘛,不考慮好這個方面,就算專業知識再紮實,也是沒法應用的。”

他半真半假的忽悠道:

“你既然這麼有心思,老頭子我今天就幫你個忙,多教教你好了……轉系吧。”

啊?

周霜霜一愣,連連搖頭:“不不,教授,我,我沒打算轉系啊!”

“那怎麼能行呢?”

楊教授登時提高了嗓門。

“就你這樣的天分,大一的小姑娘問的問題都這麼有深度,不是我誇你,大三的師兄都比不得!就這樣還留在經管,你想學什麼呀?學金融啊?這年頭,科技纔是第一生產力啊!”

他強調道:“咱得學這個,轉!”

周霜霜欲哭無淚:“教授,我真沒打算轉,我就是來蹭個課……”

楊教授氣得眼睛都瞪大了。

“那你說說,你這樣的天分,你爲什麼鐵了心就要留在經管呀?在那裏,有你感興趣的東西嗎?”

周霜霜:……

好像……沒有啊……

她當時其實選專業的時候,就是看着哪個熱火選哪個,具體以後要做什麼,她還從沒認真考慮過呢。

此刻,眼見楊教授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她不由訥訥道:“那,那……讓我考慮一下?”

“哎,這就對了嘛。”

楊教授蒲扇般的大掌拍在她的後背上,喜笑顏:“好好考慮的啊!”

小姑娘,確確實實很有天分!

眼看着楊教授大步如風的走了,周霜霜拍拍胸脯,感受到四周圍觀的人羣,趕緊一溜煙兒也跑了出去。

——今天受到的驚嚇太大了,還是去星環城看看林侖,鎮靜一下自己吧。

……………………………………………………

面對林侖,自然是什麼話都不能說的。

畢竟在他的眼中,周霜霜還是200年前的老古董。

今天是政府宣佈休假的第三天,林侖的日程已經即將整理完畢,他的情緒又慢慢變得淡漠起來。

但周霜霜在學習過程中提出的問題,他卻依舊回答得相當詳細。中午甚至無視日程建議,硬是去看了兩集電視劇。

周霜霜能做的,除了學習,就是學習。

兩個世界的知識進程相結合,對於一切基礎爲零的周霜霜來說,並沒有任何衝突之處。

反而像兩份相輔相成的知識,結合起來理解,讓她有種打開新世界大門的感覺。

地球那邊的課程較爲分散,從多個方面來一一講解,相當注重細節。

而林侖給出的資料,則全部是圍繞機械肢爲中心來展開的,兩邊一大方向一細節,就是如同拼圖一般,一塊接一塊。

只要能銜接上,就能對這個知識點了解的透透徹徹。

再加上雙方時間點的非同步性,周霜霜在這個世界學完,又可以接着去下個世界學,兩方時間絕不相對流失,她等於一人用了兩份工,進境也是明顯的加快。

她這麼些日子,也的的確確很用功。 林侖看到她的進度,倒又是驚喜了一下,雖然已經沒有表現出來,但周霜霜還是能感覺到的。

只聽林侖說道:“霜霜,我錯估了你的智商。明明檢測時,在自然人中也就屬於中等的水平,但現在你的學習進度,卻讓我十分驚訝。”

“難道,我們對自然人智商的測算方法不夠準確嗎?”

此時此刻,周霜霜冠冕堂皇的反駁:“數據只是一個參考,真正想得出結論,還得按事實說話。”

林侖若有所思。

然而周霜霜卻已顧不得他的情緒,此刻得了誇獎,空前的求知慾高漲,趕緊趁此機會,又問出了下一個問題。

“在指關節處搭載的超微二型傳感器,與模擬趾骨間,未解決參數爲多少?這個數字是恆定的嗎?還是說根據每人骨骼搭建來隨時調整?調整公式又是什麼?”

林侖低下頭,處理器提醒他還有十分鐘休息時間,建議閉目養神,降低大腦熱度。

但他只微微愣了一瞬間,看着周霜霜的眼神,又重新回到了教學課程中。

………………………

“早上好,今天是新世紀233年4月4號早上8點整。星網基建臺已重新搭建完畢,斷裂空軌也已恢復正常。”

“請今天調整好日誌的各位市民,積極回到工作崗位。未調整好的請繼續安排,爲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請勿懈怠。”

星環城的播報今天又開始了。

三天時間過去了,第二處理器對所有人的日程管控又回到正常狀態,林侖也從今天開始,重新回覆到之前那個無限趨近機器人的狀態。

今早的第一個日程安排,是要求他對三天前的病號作出複檢。

………………………………

空曠的病房中,只有正中央的病牀上此刻躺着一位患者。

他全身許多地方被醫用貼包紮,頭髮全部剃光,密密麻麻的纏了起來

此刻半躺着,一條腿露出來,明顯是金屬的色澤。

輸入軟管連接在他肩頭的小孔中,淡綠色的營養藥劑順着靜脈慢慢在體內遊走。

林倫進去時,他正看着窗外發呆。

“您好,病號1146,請問今天有無無特殊感覺?”

男人慢慢的回過頭來。

他面容蒼白,此刻眼神緊緊盯着林侖,輕聲問道。

“我裝了機械肢。”

林侖頓了一下,接着回答道:“是的。”

“手術過程中,因超微鉗操作失誤,導致您右腿t70分區處主神經斷裂,無法挽回。所以醫院給您做出了合理的安排……即,安裝p03機械肢。”

病房空蕩蕩的,聲音似有回聲。

林侖聽到自己的聲音,無比冷靜。

此刻,他就站在病牀邊。

然而下一刻,病牀上的人豁然擡起頭來,他原本黯淡的瞳孔此刻燃燒着灼灼的光輝,一字一句道:“你,是我的主治醫生,對吧!”

牆壁上的警報裝置開始“滴滴”響了起來。

“檢測到病人情緒不穩,檢測到病人情緒不穩,請準備鎮靜注射。”

“鎮靜注射開始。”

連接在牆壁的一條軟管中,突然從最上方涌出一抹淡藍色的藥液,隨即便混入那綠色的液體當中,迅速向下穿行。

林侖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然而病號卻在此時撐起了原本該疲乏無力的身子,竟一把從牀上坐了起來,直接用整個身子將他砸倒在地!

長長的供給軟管從他的肩頭滑落,汩汩藍綠交織的藥液流到地面上,手指按上去,一陣冰涼。

林侖看着眼前這男人眼中熊熊燃燒的怒火,不知爲何,卻神色平靜的不發一言。

下一刻,一隻碩大的拳頭狠狠砸了下來!

他只覺腦中一片暈眩,耳中嗡鳴聲直響,後腦處理器發出的警告,此刻在腦海中,格外尖銳。

“警告警告,遭受外來打擊,遭受外來打擊。請及時就醫——”

那人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

余光中,他可以看到病人大睜的雙眼中,此刻卻噙滿了淚水。

“你害了我。就是你害我……”

他的聲音帶着仇恨與哽咽。

“我看到救治方案被更改過,我明明可以不裝機械肢的……”

“都是你,你這個殺人兇手!”

他咬牙,手指顫抖着,恨意滔天!

“我不是。”

林倫冷靜的說道。

萌寶來襲,爹地快跑 “我不是殺人兇手。”

“手術失誤不可避免,我願意承擔我相應的責任,但是我沒有殺人。”

“更何況,裝上機械肢,你依舊可以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他知道這男人的情緒爲何失控。

當體徵有傷殘後,在並未完全康復前,處理器需要大量時間與空間重新替他規劃人生。

在此期間,不會對他有任何情緒管控。

但如今這個時代,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哪怕沒有處理器,也是冷靜而又自持的。

他從醫這麼多年,這種事,還是頭一次碰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