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牌匾上面,“羅王殿”三個字,已經被李長生給抹去了。

金光鐫刻的銘文大字,明晃晃的,似是極其囂張,一點也不遮掩。

在牌匾的一旁,掛着一條死狐狸的屍體,儼然就是那個告狀的妖怪的遠房表兄。

此時,這隻妖怪,正躲在一旁的灌木叢中,欣喜若狂地看着這一頭。

“圖鬼師親自出馬,這一回,這個牛鼻子死定了……”

“可不是嗎?讓他這幾日囂張至極,欺壓我們,還讓我們上貢……這一回,我看他怎麼逃……”

“誒……你說,他會不會膽怯了,不敢出來?”

“不出來又能如何?這整個蜀川,都是鬼王宗的地盤,鬼王宗想殺的人,從來沒有能躲得過去的……”

衆山鬼妖怪議論着,已經摩拳擦掌,急不可耐了。

就等着看李長生待會兒出來,給圖鬼師下跪磕頭認錯的樣子。

長生殿裏頭,聽聞圖鬼師到了,黒冥君整個人都打了一寒顫,縱然之前已經收到消息,做好了心理準備,不過要面對這樣的人物之時,他也仍舊感覺到膽怯。

“走,你跟我出去。”

萌妻嫁到:男神,你要夠了嗎 李長生一笑,推搡着被捆得嚴嚴實實的黒冥君,朝着外頭走去。

外頭的圖鬼師,見李長生推搡着黒冥君出來,不禁眉眼微微一眯。

黒冥君倒是個機靈的小夥子,一見到圖鬼師,立馬開聲大喊起來:“鬼師……鬼師……救救我……小的被他所控制,在這死道士手上爲奴……還請圖鬼師大人救救我……”

黒冥君大喊着,整個人一臉不甘的模樣,似是受盡了極大的委屈。

總裁欺我上癮 “黒冥君?”圖鬼師說道:“如此說來,小羅王確實是被此人所殺?”

“是的……是的……”黒冥君連連點頭,哭喪着臉,說道:“我親眼看到,小羅王被此人所殺,死狀其慘……圖鬼師大人,你要爲小羅王報仇啊!”

黒冥君說着說着,聲淚俱下,感人肺腑。

躲在山林裏頭的山鬼妖怪們看見,都竊竊私語起來。

“哎呀呀……沒想到,黒冥君竟然受了如此委屈……”

“先前我還以爲黒冥君是和此人同流合污,如此看來,是我誤會了黒冥君……”

“黒冥君乃是鬼王宗的得力手下,又豈會與外人爲伍?更何況……還是一個道士……”

“就是,就是……”

衆山鬼精怪說着,越發爲黒冥君忿忿不平。

“差不多就可以了……”李長生壓低的聲音,淡淡地說了一句。

一旁的黒冥君聽了,這才閉上了嘴巴,沒有再繼續說。

這小子典型的戲精附體,就差一座奧斯卡了。

圖鬼師的臉色,越發變得陰沉,冷冷“哼”了一聲,看着李長生,說道:“閣下何人?”

李長生一笑,說道:“道門太上,李長生!”

圖鬼師說道:“閣下與我們鬼王宗,可有深仇大怨?”

婚來天成:總裁寵妻入骨 李長生說道:“不曾有。”

圖鬼師說道:“即是如此,爲何與我們鬼王宗爲敵?我們鬼王宗……雖說是修煉鬼道之術,與道門中人向來不和,但是……即便是青城派,與我鬼王宗,也一直以來井水不犯河水,閣下既非青城派的道士,又不與我鬼王宗有仇怨,何故如此?”

圖鬼師話一說完,將手中的招魂陰陽一振,“砰”的一聲,敲打在地上,一股塵煙瀰漫而起,無匹的氣勢,似是從圖鬼師的腳下冒出。

衆人一見,紛紛吃了一驚。

圖鬼師的威勢,非同小可,並非浪得虛名,如今振幡而動,也是爲了威懾李長生。

豈料,李長生卻是淡淡一笑,說道:“山中無虎,猴子當王,鬼王宗作惡多端,與我雖無仇怨,不過……我卻不可不管。”

“憑你?”圖鬼師冷冷一笑,似是不屑,說道:“你算什麼東西?敢說如此大話!”

“混賬東西,敢與圖鬼師大人這麼說話……”

一旁的鬼士,出聲訓斥道。

“你若乖乖的束手就擒……跪下來給我們圖鬼師大人磕頭認錯,一切尚且好商量……如若不然……別怪我們鬼王宗不客氣……”

衆鬼士紛紛說着。

圖鬼師也點了點頭,說道:“你若是跪下磕頭,我可饒你一個全屍,要不然……恐怕你多年修行,今朝要毀於一旦……”

“哈哈哈……”

李長生聽罷,卻是突然大笑起來。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衆人見狀,微微一怔。

鬼士們的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大喝道:“你笑什麼?死道士……”

李長生神情自若,說道:“你們現在,要是都跪下來給我磕頭……我也可以留你們一個全屍,送你們去六道輪迴投胎轉世……如若不然,我讓你們灰飛煙滅……”

“放肆……”

“小小道士……狂妄至極……”

“今天,要你命……”

衆鬼士紛紛喊叫着,一個個張牙舞爪,都按捺不住了,想要撲上前來,將李長生撕成碎片。

圖鬼師面色一沉,怒喝一聲:“上!”

話音落下,只聽見“嗖”的一聲。

妖風頓起,直竄而來。 圖鬼師一聲令下,衆鬼士一下子便撲了上來。

一時之間,鬼影紛呈,鬼氣陣陣。

李長生冷冷一笑,似是也不畏懼,驟然出手。

只看見幾名鬼士衝上前來,揮拳打出,一股子騰騰的鬼氣,像是油然而生一般。

幾名小鬼趁勢瞬間到了李長生的身後,想要搞偷襲。

這圖鬼師帶來的鬼士,約摸有二、三十人,人數雖然不多,不過,在他們看來,對付李長生這樣一個小道士,已經足夠了。

這些鬼士,個個都是修煉鬼道的人,自身的實力,不會比外頭那些江湖術法界的人士差。

幾十人同時出手,這股氣勢,也足以駭人了。

黒冥君倒是機靈,見大家一動手,自己連忙閃到一邊看熱鬧。

他心裏頭,對李長生還是有幾分畏懼的,也知道李長生的本事,對付這些鬼士,不是什麼大問題,真正厲害的主,是圖鬼師。

果不其然,幾名鬼士剛到李長生的身前,攻勢還未完全打出,瞬間只聽見“咔擦”一連串的聲響傳出。

幾名鬼士嚎叫連連,手骨直接被李長生打斷,倒在地上嚎叫連連。

一時之間,躲在山林之中的山鬼妖怪看了,都有些驚詫。

李長生整個人,虛影一晃,速度卻是快如閃電一般,不斷在衆多的鬼士當中遊離。

一名鬼士只感覺自己的耳畔邊上,“呼”的風聲掠過,整個人微微一怔,瞬間就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涼氣。

眼前出現了李長生的面容,距離他不到半米的距離。

“你……”

鬼士大吃一驚,正待出手,只感覺全身上下,似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封住一般。

眼前的李長生,頑皮地咧嘴一笑。

“噗”

一拳轟出,瞬間擊穿了那名鬼士的胸膛。

鬼士眼神裏頭,滿是驚恐,剎那之間倒下。

“殺了他……殺了他……”

鬼士們憤怒至極,嚎叫連連。

其餘的鬼士,呼啦一下,全部撲了上來。

騰騰的鬼氣,似是旋風一般,直竄天際而起,捲動四周枯枝散葉。

整片山林之中,尖叫的聲音不斷。

那些躲在山林裏頭的山鬼精怪,看到這一幕,頓時都咋舌,驚恐萬分。

原本衆人以爲,這麼多的鬼士出手,估摸着沒片刻鐘的時間,便能拿下李長生,根本不需要圖鬼師出手。

沒曾想,卻是完全與大家所想象的不一樣。

一個又一個的鬼士,不斷倒下,沒了氣息,那個小道士,反倒是活潑亂跳,一點事都沒有。

若非親眼看見,沒有人會相信。

“噗”

鮮血再次四濺而出。

兩個鬼士,剛剛從李長生的攻勢之中逃脫,原以爲躲過一劫,剛想喘口氣,沒曾想,寒光一閃而過,一把銀白色的短劍,瞬間洞穿了他們的頭顱。

兩名鬼士,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圖鬼師。

圖鬼師見到這一幕,整個人簡直憤怒至極。

“讓開……”

一聲怒吼,從他的口中而出。

衆人心神微微一顫。

只感覺森森的鬼氣,似是迷霧一般,瞬間縈繞而來,瀰漫在整片山林之中。

偌大的山林,剎那之間,就變得隱約朦朧起來,透着一股陰陰的鬼氣。

圖鬼師手握招魂陰陽幡,怒吼着打出。

手中的招魂陰陽幡之上,似是幻化出無數的骷髏頭,一張張鬼臉,在迷霧之中發出了恐怖的嚎叫聲,不斷地朝李長生衝了過去。

圖鬼師出手了!

山林之中,許多山鬼精怪,都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地看着。

圖鬼師乃是青山鬼王座下第二戰將,傳聞兇狠無比,戰力驚人。

一直以來,許多山鬼精怪都曾聽聞,卻是不曾見過圖鬼師出手,如今有這樣一個大好的機會,所有人自然是想看看清楚。

漫天鬼氣,似是在迷霧之中,化作一道道殺勢兇猛的劍,直衝李長生而來。

李長生冷冷一笑,握緊手中的銀白色短劍,迎空而起。

衆人只聽見,猛然之間,傳出一聲長嘯,尖銳刺耳。

無數的骷髏頭,剛到李長生的面前,一把銀白色短劍劈斬而出,剎那之間化作烏有。

“嗖”

圖鬼師面露猙獰之色,一下子竄了上來,手中招魂陰陽幡朝着李長生橫掃而來。

磅礴的氣勢,如同可以撼動山河一般,浩浩蕩蕩的威勢,澎湃而出,如同猛虎下山。

“咣噹”

銀白色短劍與招魂陰陽幡硬撼一擊,兩人的身形同時飛掠而起。

衆人紛紛驚呼,一個個都瞠目結舌。

“這小道士……果然有兩把刷子……怪不得敢如此囂張……”

“再厲害又能如何?圖鬼師出手,何人不懼?”

“莫說是這小道士了……我看啊!就是那青城山上的掌教老師祖,也未必是圖鬼師的對手……”

“你還別說,我年輕的時候,可是看到過青城山上那個老牛鼻子出手……確實厲害,當時好幾個妖怪一起對付他,都給他打趴下了……”

衆山鬼妖怪,七嘴八舌的說着。

“砰!”

一股氣勢,暴漲而出。

四周的大地,似是突然爆炸一樣。

只看見圖鬼師整個人,似是與騰騰的鬼氣融爲了一體,招魂陰陽幡,打出了漫天的攻勢,化作如傘一般的凌厲殺意,一下子傾瀉而下,直蓋向李長生。

宏大的攻勢,接連不斷的打出,李長生似是有些不敵,竟然邊戰邊退。

衆人見狀,都紛紛大笑起來。

被捆得嚴嚴實實的黒冥君,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邪笑,暗忖道:“我就知道這個小道士……不是圖鬼師的對手……果然……”

“叮”

劍吟突然傳出。

銀白色短劍直竄天際而起。

只看見在半空之中,剎那之間,幻化出無數的飛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