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越怕來事偏要來事!

因爲之前他在員工簡歷上看過,張小柔是未婚,哪來的老公?!而且剛纔接電話的檔口還有一點雜音,像是很多男人的淫笑聲。

郝健意識到有問題,就立刻跟王胖子他們藉口說,剛接了個單位電話,工作時間提前了,現在馬上要去上任,叮囑他們照顧好野貓,就匆匆離開了。

郝健蹲在街角十字路口,一個公交站牌前,沒辦法發生了緊急情況,他把妞妞掏了出來,問她“可不可以通過通話定位找到張小柔現在的位置?”“這個完全沒問題,不在話下。”

十分鐘後,根據通話定位,郝健就趕到了餐廳東邊的公園大橋下。幸虧今天他提出到餐廳來,誤打誤撞的,距離這個位置還比較近。

可是等他趕到的時候,這裏已經沒人了。地上明顯有拖行的痕跡,四處的東西也挺雜亂的。椅子旁邊有個垃圾桶,一個拉鍊打開的空的紅色女士包,胡亂扔在桶邊。

很顯然,在郝健來之前,張小柔已經被人帶走了。如果做情人的目的只是求財,那麼搶了東西,不應該把人也帶走。說明他們的目的還有一個!

那就是劫色!!!郝健最怕的是他們劫了色之後還會殺人滅口!

慘了!郝健開始爲張小柔擔心起來,看腳印,起碼有七八個人。早知道剛纔就帶王胖子和苟蛋子一起了,他一個人怎麼敵得過這麼多人?現在關鍵是不知道人被他們帶到哪去了?

讓我想想,一般女孩子被人綁了會帶往哪裏?賓館?車上?地下室?!

郝健順着思路一找,果然發現附近有幾串的車軲轆印,車軲轆印跡還是新的,說明他們剛走沒多久。有三條新的車軲轆印,郝健也分不清到底他們走的是哪條?

無奈之下,他只好求助妞妞:“妞妞幫我定位小柔姐姐手機的位置,她恐怕是遇到危險了。”

“哥哥不行啊!”蘋果妞妞嘗試了一下定位,向之前一樣給她打電話過去,結果手機提示是,對不起,你所撥打的手機用戶,不在服務區。“定位失敗了,對方手機沒有信號!”

“靠!”郝健靠在電線杆上,身子傾斜,一聽見定位失敗,一氣之下,一拳打在了電線杆上,正有點捶胸頓足的時候,眼睛卻掃過了過路人懷裏的寵物狗。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郝健眼神頓了頓,進而露出希望之光,驚歎道:“對呀,可以找哈巴!哈巴又不是普通的狗,說不定他們幾個的嗅覺比電視裏面的神犬還厲害。”

郝健抱着試一試的態度,把三個小傢伙喚了出來。

“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了,我們好餓啊!”三個黑紫發亮的小傢伙一出來,就在郝健的手掌心上跳來跳去。

不知何時,郝健的額頭上已經滴滿了汗珠……

“主人,你怎麼了?你怎麼看起來這麼的焦急慌亂?”

“主人,你不是說要去工作?怎麼不走了?”

“對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三個小傢伙見郝健神色慌亂,頓時炸開了鍋,你一句我一句的。

(謝謝還在看書的寶貝。) 第915章既然不愛我,那就去死

十年前,他的背影消瘦,還是一個少年,十年以後的他,終於成為一個男人。

只是這個男人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面,犯下嚴重錯誤。

直到現在徐希希還是想不明白,怎麼戰材昱變成現在這樣,和她記憶當中完全天差地別。

戰材昱感覺背後有道灼熱視線,轉頭看去,看到徐希希瞬間,手不自覺的握緊。

不管發生什麼情況,面對陸司寒抓捕,面對計劃失敗等等情況。

戰材昱從來沒有過緊張心情,但是此刻卻覺得手足無措起來。

「想和我說些什麼?」徐希希詢問。

「徐希希,好久不見,這些年過的好嗎?」戰材昱穿著一身米色風衣,一陣海風吹來,將他栗色短髮吹亂。

「很好,重新結交很多朋友,她們對我非常友善。」

「不像在錦都,一些貴族千金看我眼神當中,總是帶著輕蔑。」徐希希如實說道。

「所以,不想重新回到錦都,所以將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留在錦都,留在那個院子裡面,知不知道我有多麼害怕。」

「徐希希,你有心嗎?」

「這是你的問題,戰材昱,我們已經分手,依照你的身份,可以得到很多女生歡心。」

「是你自己非要不肯放過自己,和我有什麼關係。」徐希希站的筆直,不卑不亢的說。

「這段感情裡面,難道只有我在堅持嗎?」

「如果不愛,那你回答我,這條項鏈算是怎麼回事?」戰材昱從口袋裡面拿出一條銀質項鏈,擺在徐希希眼前。

徐希希看到這條項鏈,思緒有些恍惚。

當時戰材昱進入錦都高中讀書,不過沒有說出真實身份。

後來戰材昱想要追她,所以用一個月打工賺的錢,買的這條銀質項鏈,上面有他親手刻的字樣。

【深愛可抵漫長歲月。】

想想真是覺得滑稽,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少爺,為她去酒店洗碗。

那刻開始,他就進入她的心底深處,成為照樣她漆黑路上的一抹皎潔月光。

「如果不愛,為什麼一直戴著這條項鏈!」

「徐希希,我們不要去管過去的事,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我們可以逃到國外,其實我有很多的錢都在海外賬戶,足夠我們生活很久很久。」

「我們就和以前說好那樣,我們一起畫畫,在街頭擺攤,看到順眼的情侶可以白送他們一幅畫,看到沒有素質的遊客,即使出天價我們都不賣。」

「過去一切,全都原諒,原諒你對我說的那些話,原諒你離開我的身邊十年,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戰材昱卑微的說。

曾經設想過再次見到徐希希會是什麼場景,戰材昱想會暴跳如雷,會忍不住傷害徐希希。

但是最後什麼都沒有,深愛的那方,總歸更加容易低頭。

從傅南初告訴他,徐希希脖頸上面一直戴著這條項鏈時候,戰材昱已經原諒。

沒錯,人人畏懼混世魔王,其實就是這樣好哄。

徐希希看著戰材昱,看著戰材昱眼中的光。

這刻,她能感覺站在她的面前的,就是當初那個少年。

徐希希好想就這樣不顧一切,和他離開。

但是不可以的,徐希希知道自己身體撐不住多長時間,和他一起逃到國外,讓他眼睜睜看著自己離開人世,那她的少年該有多麼絕望?

「希希,我們還說過的,我們將來結婚,我們生兩個女孩,她們都要像你多一些,我們可以教她們畫畫,還有從前——」

「住口!」徐希希突然打斷戰材昱的話,然後一把奪過戰材昱手中銀質項鏈。

緊接著銀質項鏈在空中形成一個拋物線,直接落在遠處沙灘上面。

「不可能的,一切通通已經過去。」

「戴著這條項鏈,只會讓我想起錦都議長閣下的三兒子,做牛做馬討我歡心,僅此而已。」

「現在這條項鏈已經扔掉,更加證明它在我的心中沒有半點意義。」

「戰材昱,請你走吧,走的越遠越好,從此以後,千萬不要讓我見到你了!」徐希希冷著臉,面無表情的說。

但她知道她的心破了一個洞,正在不斷不斷流血。

戰材昱完全愣住,反應過來以後,一把掐住徐希希脖頸。

「我可真是蠢的沒救,明明當初你就說過不愛我的,現在居然還能給你踐踏我的機會。」

「徐希希,知不知道我做出這麼多事,全部都是因為你啊。」

「既然你不愛我,那你就去死吧!」戰材昱一邊說,一邊掐緊徐希希脖頸,眼中帶著殺意。

殺掉徐希希,他的執念就能消失,殺掉徐希希,漫長餘生,他就再也不用每日每夜睡不著覺。

徐希希的臉頰變成紫紅色,已經快要窒息。

可是徐希希沒有反抗,一日一日的治療,已經讓她覺得疲憊不堪。

要是死在戰材昱手中,對她而言,算得上一個好歸宿。

只是最後戰材昱還是手軟,因為戰材昱看到海邊已經快要漲潮。

一旦漲潮,將項鏈帶入海水當中,這樣戰材昱就真的永遠找不到。

所以戰材昱鬆開徐希希,朝著沙灘走去,開始尋找項鏈。

即使這條項鏈在徐希希眼中半文不值,但對於戰材昱來說,比得上他的命。

戰材昱沒有形象的蹲在地上,開始細細摸索,海邊的風越來越冷,但是戰材昱還是不願意離開。

整整半個小時,戰材昱終於在鬆軟沙灘上面,在海水即將漲上來的瞬間,找到銀質項鏈。

找到項鏈那刻,戰材昱笑的像個孩子,高高舉起雙手,想要證明給徐希希看。

但是回頭時候,徐希希已經離開。

徐希希不愛自己,所以不管自己做什麼,她都全然不會在意,想到這裡,戰材昱露出一抹慘淡的笑。

因為徐希希,所以冒著被陸司寒抓捕,冒著槍斃風險過來,現在看來這一切通通都是一場笑話。

既然這樣,留在濱城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是該出國。

徐希希走到街道上面,身體如同強弩之末,撐著一口氣,心中想著必須見到孔書含。

免得孔書含以為戰材昱將自己綁走,然後產生誤會報警。 “話不多說,現在情況緊急。哥哥有個朋友被壞人抓走了,這是她的隨身包,你們過來聞聞,快帶我去救她,去晚了就會出人命了。”郝健趕緊撿起地上的紅色女士包,讓他們三個嗅了嗅。“這樣,你們能找到她的位置嗎?”

“主人,你放心,這完全沒問題。”他們幾個嗅過之後,瞬間跳到了地上,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還是這樣看着順眼。他們三個在馬路上嗅來嗅去,很快就有下落了。“我們好歹也是高級的幻變精靈,這種嗅跡尋人,對我們來說都是小兒科。”

“有了,主人,在那個方向!”他們飛快的奔了回來,齊齊指向有三條車軲轆印的方向。“我們快追!”

“真是太好了!這樣,你們先過來聽我的,甲殼獨角你倆先去埋伏好,必要時先救人。我和哈巴隨後就來。切記不要胡亂傷人。”郝健害怕自己現在趕過去,張小柔已經遇害了。

他決定讓甲殼蟲和獨角獸先過去,畢竟他們速度很快,不管怎樣,必要的時候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先救人再說!

“好,我們知道了。”甲殼蟲和獨角獸點了點頭,像箭一般衝了出去,瞬間消失在黑夜盡頭。

郝健抱着哈巴打了個出租,緊跟其後,也趕了過去……

寂靜無聲的黑夜裏,兩道黑影,一前一後躥進了一個破爛工廠的地下室裏。

地下室裏有七八個大漢,不對,準確的說是有九個人。地板中央還躺這一個被活活綁着手腳的姑娘,正是那張小柔,她哭得稀里嘩啦的,還被人給蒙着眼睛,什麼都看不到,還用布堵着嘴巴,也什麼都說不出。

張小柔滿臉都是驚恐害怕的淚水,她不知道自己被人帶到了什麼地方,感覺周圍特別的冷,冷得她一陣哆嗦,渾身發寒。想大喊救命,嘴又被人堵着。

她真的不敢想自己接下來將會面對什麼?綁架?劫財?劫色?分屍?

房間角落裏也早已經架起了一架高清攝像機!

看來這些人是預謀已久啊!

“小美人兒,你可不要怪我!這是你自找的!你得罪誰不行呢,誰叫你偏偏要去得罪我們老大看上的女人!”人羣中走出一個瘦高個,不顧張小柔的掙扎,手持粗大針頭對着張小柔的肩膀輕輕用力一紮,一管乳白色液體全被注射進去了。“你不要亂動,針頭可不長眼睛,乖乖聽話,哥哥等會會對你很溫柔的。哈哈。”

張小柔頓時覺得肩膀上吃痛一下,被人狠狠用針頭紮了進去,頓了幾秒後又拔了出來。

那人拔掉針頭,拿掉了她口中的布團,就放開了她。“婊子,你就好好享受吧!這可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

“你們給我打了什麼?”眼睛輕輕睜開,猛的就受到強光一陣刺啦!她心裏咯噔一下,頓時反應過來眼前是攝像機的反光!下意識的閉眼再睜眼,她以爲是做夢,她居然看到一羣裸着上身的男子正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看!“啊,流氓,你們要幹什麼?!”

那些禽獸全都色眯眯的盯着她放聲蕩笑,不回答,也不說話……

那表情就好像是在看電腦u盤裏的動作片一樣,直叫張小柔心裏噁心,反感,想吐。

“我們要幹什麼?你等會就知道了。哈哈哈。”一個蹲牆角吐着圈圈煙暈的男子,有意無意的掃過她凸起的前鋒,放聲蕩笑了起來。

“你…你們……是不是………給我下藥了?!”張小柔心裏咯噔一下,話開始說不利索。“…畜生”

不一會兒,她感覺自己腦袋頓時暈暈的,雙腿也開始發軟,最後她搖搖晃晃的跌坐在了地上……

“小娘們,打了藥居然還有力氣罵人!看來是擠量不夠啊!”這時,又一羣人湊了上來,硬生生給她灌了一瓶不知放了什麼的飲料,聞味兒有點像是白酒!

直到灌得她滿臉通紅,藥性大發,他們才解掉了她身上的繩子,任由她跌坐在地板上,難受的捂着肚子,胡亂蜷縮,渾身溼透,瑟瑟發抖起來……

那羣人趁機開始胡亂去扒她的裙子!一個個就像豺狼猛虎一樣,那色眯眯的眼神恨不得馬上就把她給生吞活剝了。張小柔意識朦朧間,有人來碰自己,她像下意識的用手亂晃,卻發現自己全身已是軟綿綿的,她如今的反抗,看在他們眼裏,一招一式都是無比勾人心魄,撩人心火的姿態。

“現在還沒到時候,都給我退回去!”聲音從攝像機背後傳來,帶點冷厲威懼的命令口吻:“不要破壞我完美的藝術品!”

所有人這才乖乖的退了回去,看着藥性一點一點被白酒激發的張小柔,衆人心裏一陣火急火燎的………

隱藏在角落裏的獨角獸和甲殼蟲實在看不下去了。看來主人說得沒錯,這人類果然是足夠陰險毒辣,充滿獸性的狠角色啊!

出租車上的郝健,右眼皮不知跳了好多次了。每跳一次對他來說都是一種磨人的煎熬……

“呼叫主人,呼叫主人。主人,你還有多久纔到?”出租車上,郝健終於等到了獨角獸的呼喚。

“大概十來分鐘,正火速趕來,獨角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了?”郝健懷裏抱着哈士奇,臉上表情略帶點不安分,他覺得此時的空氣都變得特別的煩躁,胸腔裏堆積滿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怒火。

“回主人,情況一切還好,只是你那朋友剛被人灌了一瓶白酒,還注射了什麼液體,現在躺在地上面色嬌紅,不停大喘氣,行爲舉動也變得十分怪異,她身子扭來扭去的,還被一羣赤身大男人圍着,也不知是不是中毒了!意識渙散,估計怕是撐不了多久了。”

“shit?!敵人具體有多少? 總裁好餓 你們快拖住!”郝健心中異常震驚,這張小柔怕是被人下藥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媚藥!得趕緊過去,要是去晚了她的清白恐怕就真保不住了!

“對了,你們先別打草驚蛇。我馬上就來!”郝健最怕惹急了這幫兔崽子,他們會狗急跳牆,殺人滅口!

“他們七八個壯漢,三個手裏有刀,三個手裏有棍,一個手裏有槍,一個手持攝影機!預測以一敵八,危險係數80%。”

汗!好傢伙手裏都有武器啊!一羣漢子綁架人家手無寸鐵的大姑娘,除了那啥也沒別的了。不過攝影機,是幹嘛的?!

(每天三更,不斷更。) 第916章戰材昱不怕死,就怕徐希希

下午四點鐘,徐希希終於走到醫院,終於走到孔書含面前。

「祖宗,說好的,讓你早點回來,但是一去就是三個小時,知不知道再晚一會兒,都打算報警處理啦。」孔書含扶過徐希希手臂,擔心的說。

「不要這樣,千萬不要報警!」

「材昱是個好人,材昱馬上就會離開濱城,千萬不要報警!」徐希希激動的說,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已經接近慘白。

「好好好,都聽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