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娘親昨晚不是說在給我蓋幾個龍宮嗎?讓他們給我蓋房子。哈哈哈,這個主意不錯,我真是太英明了!」

雪羽被自己的想法給驚艷到,眾人一聽有些不願意了,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來給它當一個打雜的,他們心中自然不平衡了。

但是如今他們自然懂得見好就收,也不敢求饒,畢竟他們能夠活命就已經夠了好的了。

他們可不想像劉長老那樣的下場。 從我家的巷子,一路走去村口,巷口燈照亮了我要去的路,兩分鐘後,到達了村口。

村口那梧桐樹下的棺材,散發着濃烈的黑色屍氣,現在的我不同以前,最少我現在,身體比以前強壯不少。

“來了。”李玄清看着我笑道。

我嘴裏叼着的香菸只是抽到一半,呆呆的問道李玄清:“幾點了。”

“十點五十五,還有五分鐘。”李玄清看了一眼手機,然後把手機往地上一砸,笑道:“我在你後面幫你開陣法,看見你前面的符陣沒有?”

我看着我面前地上用屍油畫好的一道大符,周圍傳來很濃的屍油味道,讓人噁心作嘔。

“這是引屍符,十一點後,飛僵就會出棺。”李玄清對我說道:“符的兩旁各有十根竹條,竹條上掛着的紅燈籠叫做罩魂燈,算是一個結界。”

“你和飛僵在這裏鬥,我開啓五行融合符陣,到時候,你就把飛僵給打的站不起來,我再來收拾殘局,所以這次看你了。”

說完,李玄清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走到我的身後,我扭頭看向李玄清,只見李玄清半跪在我身後十米,地上有一枝香插着。

不僅僅是一支香,香的後面,李玄清畫出一個五行方位圖,點燃地上的煙後,對我說道:“一支香時間,必須打倒它!”

“嗯。”我點點頭應道。

“準備了!”李玄清手指夾着一張符,放在五行圖的中間,然後咬破手指,滴入一滴血,接着手掌猛的一下,摁在地上。

怒道:“開!”

接着村裏所有的路燈都破滅,天上的烏雲忽然擋住了圓月,周圍陰風開始颳了起來,我對面的祁木紅棺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小孽,開始了!”李玄清對我大喊道。

“轟!”一股黑色的屍氣把棺材蓋給震飛,棺材蓋給轟到半空,直徑朝我砸來。

我嘴裏叼着的煙吐了出來,閉上眼睛下一秒再次睜開,身後的李玄清喊道:“五行之金,三清之令,敕!”

隨着李玄清的聲音落下,我立馬使出全身的力氣,把半空砸來的棺材蓋給擋住,手臂傳來一股外力,我站穩了腳步。

把棺材蓋給拋出結界後,對面的屍氣慢慢的散開,棺材裏,站立着一具穿着破爛僧袍的和尚殭屍。

飛僵,淨心!

“小樣,老子弄死你!”我大喊一聲給自己助威。

棺材內的飛僵忽然跳了起來,這一跳,起碼有兩層樓這麼高,把我給看呆了。

當飛僵跳到我的面前時,手指甲劃破我的胸口,我趕緊捉住飛僵的手臂,然後把飛僵給放倒在地。

接着和飛僵在地上掙扎着,趁着這個時候,我一拳頭對着飛僵的腦袋亂打,飛僵被我打得暴躁起來。

張開嘴巴怒吼一聲,一手把我推開,撞倒了一旁的竹條,竹條上的燈籠掉落下來,砸在我的身上。

我還沒起身,飛僵又把我揪起,然後把我使勁的往梧桐樹的樹幹一扔,我的後背感覺被人用鐵棍砸了一樣,疼得要命。

“你特麼……”我捂着腰倒在地上罵道。

想不到一開始,就被飛僵給打壓住,飛僵跳到我的面前,掐住我的脖子,準備用我的腦袋,對着樹幹砸下去。

那邊的李玄清喊道:“五行之木,上清之令,敕!”

好在李玄清這五行咒法,我的腦袋砸中樹幹時,樹幹軟塌了一樣,和橡皮筋似得。

而屍妖的雙手和雙腳被梧桐樹樹幹上,那突如其來的樹藤給纏住。

見這個時候,我雙腳一用力,把飛僵給踹開,飛僵被藤條死死的給纏住,把我丟下後,我打個滾兒,滾到了屍妖的身後。

摸摸了自己的脖子,喘着粗氣看着自己的胸口,感覺被劃了一道見肉的口子,用手觸摸一下都要命。

“去你媽的,老子踹死你,你麻痹!”我對着飛僵的後背就是狂踹。

結果身後的李玄清忽然喊道:“五行之水,太清之令,敕!”

我轉身看着李玄清,結果卻沒有發現面前的飛僵已經解脫了梧桐樹的束縛,李玄清見我看着我,口唾飛沫喊道:“小心啊!”

我還沒轉身,忽然肚子被飛僵的五個手指甲插了進去,我捂着肚子看着屍妖,慢慢的倒下去。

屍妖把手指甲從我的肚子裏扯出來,插得不深,沒有插進肚子深處,但是我感覺我要窒息了。

“吼!”飛僵吼了一聲,對着我的腦袋一腳踢了過去。

把我的身體,踢倒李玄清的面前。

“小孽!”李玄清怒喊着我的名字。

“轟隆……”天空閃電打雷起來,開始嘩啦啦的下起磅礴大雨!

我感覺雙眼看東西都是花的,我要死了嗎?可是我現在生不如死,雨水淋到我的身上,我身旁的血液和雨水混在一起。

像是血流成河一樣。

估計是血的味道,刺激到了飛僵,飛僵一躍一步,準備攻擊毫無防備的我時,李玄清把銅錢劍給拿起來。

然後一劍對着屍妖的胸口扔了過去,正好扔中屍妖,屍妖的胸口插着銅錢劍,被劍氣震飛到梧桐樹下。

“起來,小孽快起來!”李玄清對着我喊道,“不要功虧一窺,快啊!”

我摸索着面前東西,肚子的傷口已經讓我生不如死,可是我當我想起漿水村的種種往事,我要是死了,飛僵一逃脫束縛,死的人會更加多。

隨着大雨重重的拍打在我的身上,讓我的神經痛覺再次傳來。

我單手撐地,慢慢的爬了起來,然後褲子,綁在被手指甲插穿的傷口,雖然口裏流着淤血。

撿起桃木劍,把口裏的淤血吐在桃木劍上後,身後的李玄清喊道:“五行之火,太清之令,敕!”

手中的桃木劍忽然環繞着火焰,在這大雨下,竟然沒有被熄滅。

那邊的飛僵把胸口的銅錢劍給折斷,瞪了我一眼,對着我跳了過來。

我也加快腳步,捂着着火的桃木劍,對着屍妖劈去。

帝少老公強勢寵 桃木劍劈向屍妖的肩膀後,一聲咔嚓,桃木劍斷了,而飛僵卻沒事。

“吼!”飛僵抓住抓住我的手臂,張開嘴巴,咬住我的脖子,然後開始吸食我的血。

“啊!”我怒目圓睜的痛喊。

“小孽!”李玄清口吐一口淤血,喊道:“五行之土,四方之令,敕!”

我感覺我的血液從心臟開始涌入飛僵的口中,本以爲我要死的時候,屍妖的腳忽然土地裏。

李玄清撿起半截桃木劍,對着飛僵的肚子插了下去,飛僵把我丟在地上,我毆打身體落地後,全身感覺虛脫一樣,似乎不受我的控制。 小雅也點了點頭,滿意這個結果,只要不要他們的性命,讓他們受點苦頭也是應該的。

「哈哈哈哈,小太子,你簡直太英明了,對呀,我們龍族這麼多的活要干,我的身子長得太長了,又太胖,每天都夠不著尾巴按摩,我想喝水也不想打水,想拉粑粑也不想去遠的地方,現在終於有人來給我們清理了!」

聽到這些冷狂歡的聲音,精靈族的高手們差點都忍不住想死,一想到以後將要過的苦日子,他們就一陣想死。

但是好死不如賴活著,他們要不是那種膽小怕事之人,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所以他們並沒有勇氣死,哎,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很快那些龍便紛紛興奮的把剩下的人都給挑走了,帶他們去安排工作,心中後悔,早知道他們這麼有用,剛才就不打死那幾個人了,留著他們還有點用嘛啊哈哈哈。

墨龍也將剛出生的小龍抱去,給孩子的父親看看去了,眼下就剩下帝玄御他們這些人。

雪羽興奮的說道:「快走,我帶你們去觀賞我的龍宮,那裡好漂亮,還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有了好東西,它不忘記給自己的朋友分享。

在他們離開之後,兩道人影出現,正是龍王龍后,他們眼中帶著欣慰,剛才親眼看著小龍龍處決那些人,這孩子總算沒浪費他們的心血,教育了他半個月,他可以自己拿定主意了。

龍王伸手摟著龍后的腰,溫聲細語道,「我們的兒子還小,只要讓他慢慢的成長,想必他將來一定會比我更加出色。」

龍后依靠在他的懷裡,笑道:「龍王也很出色的,我們的兒子也會更加出色。」

帝玄御一群人來到龍宮裡,皆是被這恢宏華麗的龍宮所吸引,就連帝玄御都忍不住讚歎道,「小羽你可真是暴發戶啊,一夜爆發,直接變成有錢龍,真是太有錢了。」

小雅眼睛亮亮的盯著這些水晶石。

「好美呀,太美了!」女孩子最喜歡這樣的東西,很是夢幻。

雪羽跳到了柔軟的大床上,興奮道,「你們喜歡的都拿走,大家是朋友,千萬不要跟我客氣,尤其是小澈兒,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我們倆誰跟誰呀?」

重生之嫡女王妃 夜雲澈聽了眼睛一亮,「真的可以來么?」

「那當然了,這都是我的東西,我說了算,隨便拿吧!」雪羽想也不想道。

「哦。」夜雲澈也很不客氣的伸手便拿了一串玉石手鏈,好漂亮,回去收藏起來,或者送給妹妹也好。

帝玄御嘴角一抽,看著自家小侄兒,他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不過這是不是有些丟人啊?

作為一個家長,看著自家的孩子,但夜雲澈可不怎麼認為,這是他的朋友送給他的,為什麼不能要?

雪羽顯然也是這麼想的,夜雲澈拿他的東西,他開心還來不及呢,他要是真的不拿,他還會生氣呢。看

他開心的看著自己的老朋友,恨不得把全部都送給他。 「小澈兒你看看還有這些貝殼,父王說這個都帶著靈氣呢,你戴在身上一定會變得更加厲害,還有這些果子,這個很好吃,我嘗過了。

還有我這個被子,這是用什麼天蠶絲?很柔軟,很舒服,我蓋著太大了,你也拿走吧。

其實這個房子也很好看,就是拆著太不方便了,不過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們就一起拆了它吧!」

帝玄御在背後扶了扶額,真不知道龍王龍后要是知道他們的兒子如此敗家,會是什麼樣子。

夜雲澈笑了笑,「夠了夠了,我就只要這串手鏈。」

「為什麼?難道你不喜歡嗎?沒關係,你喜歡什麼告訴我,娘親很有能耐,你要什麼都給你拿來。」

突然,他看到雪羽蹦蹦跳跳的上外面去準備摘什麼東西,定睛一看,立即大叫一聲,「停!」

雪羽聽到他的喊聲,給嚇了一大跳,然後轉過頭來,不解的看著他,「小澈的大伯,你怎麼了?」

帝玄御連忙衝上去,一把將那顆快要成熟的果子給抱住,「等等等等,這不是龍炎果嗎?」這可是傳說中難得一見的靈物啊,這絕對是靈果當中的王者。

精靈族好像就是來找這玩意兒的,可是在這裡,居然是雪羽的零食,這也太打擊人了吧。

他突然很邪惡的想著,若是從陰曹地府把劉長老的魂魄拉回來,給他看看他一心念著的東西,甚至丟了性命想要,卻在這裡只是一個雪羽的零食。

他想要的人生巔峰,就是人家的人生起點,絕對會把他給氣死!

「哦,這個東西呀,這個東西是娘親給我弄來的果樹,我看著它長得太小了,還想把它給剔除扔掉,不要了。」雪羽說出來的話氣死人不償命,偏偏還一副無知無辜的模樣,讓人恨得牙痒痒。

什麼叫身在福中不知福,這說的可不就是雪羽么?

小雅在一旁看著,咬了咬唇道:「小羽,能不能給我兩顆龍炎果?我想要用它來救人。」

聽到小雅主動問它要東西,雪羽頓時覺得自己很有用,忙不迭的點頭,「當然可以,還跟我客氣什麼,你想要什麼就拿呀!」

「謝謝小羽。」小雅感激的道謝。

看著它這豪爽的小模樣,帝玄御搖了搖頭,摸著他柔軟的長發,「你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大的敗家子。」

「小羽才不是個敗家子,他只是這樣對待自己人。」夜雲澈為雪羽辯解。

雪羽點點頭,還是小澈最了解他了。

隨後夜雲澈道:「小羽,我們這次過來,是娘親想要煉製丹藥,請你回去幫個忙,你現在可以跟我們回去嗎?」

「好啊好啊。」雪羽立即點頭,然後又道,「但是還要告訴父王,他同意了我才可以去。」

「好的,那我們直接去找乾爹乾娘吧。」

「好!」

他們正要出去找龍王龍后,龍王龍后兩個人便從門外走了過來。

剛才的話他們都聽到了,也看到了兒子送自己朋友東西。

但是龍后也沒有半點心疼,兒子高興,怎麼樣都可以,這些都是兒子的好朋友,兒子送朋友東西那也是應該的。 飛僵沒有什麼事,被桃木劍插中身體,只是不停的怪吼着,李玄清把我給扶了起來,拍打着我的臉喊道:“小孽,挺住,挺住!”

“呵……”我有氣無力的笑了一下。

“我要變成殭屍了嗎?”我問道。

“不會,你只會死。”李玄清喊道。

“飛僵,倒下沒有?”我問道。

“吼!”飛僵怒吼了一聲,從地面掙脫了出來,然後看着李玄清和我,李玄清把我給放下,和飛僵四目相對着。

雨依然是那麼大,天依然在閃電打雷。

“破!”李玄清手中拿着一張符,貼在了屍妖的身上,而飛僵被震飛時,狡猾的踹了李玄清一腳,李玄清被這一腳踹飛,起碼有十米遠。

“道……道長!”我看着李玄清倒下的方向有氣無力的說道。

飛僵面前只有我,沒等我喘過氣來,飛僵把我給抓起來,看着我還沒有死,盯着我看了幾秒,忽然他掐着我的脖子手開始發力。

這王八飛僵要扭斷我的脖子!

“呃……啊……”我被飛僵掐着喘不過氣來,只能嘶啞着聲音喘着氣。

“小孽,快,快。敕怨符!”李玄清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

對了,我還有敕怨符,我立馬咬破舌尖,吐了一口舌尖血在飛僵的臉上,頓時飛僵的臉冒着白煙,把我扔下後。

我被丟在地上後,挺着疼痛站了起來,喘着氣咬破手指,用手指血點在自己的眉心,然後開始默唸着道教八大神咒。

“北斗七元,神氣統天。 舊愛逆襲:老公請接招 天罡大聖,威光萬千。斬妖滅蹤,回死登仙……”

周圍的陰氣全部涌入我的身體裏,我身體裏的小鬼出現在我面前,他轉身看了我一眼,然後化作一縷黑色的怨氣,鑽入我的胸口符裏面。

李玄清對我說,我身體裏的小鬼,也就是我五叔,是我最後的救命稻草,只要我利用小鬼的怨氣做交易,身體不比飛僵弱。

但是隻要觸發敕怨符,不僅僅是小鬼會灰飛煙滅,就連我也會死去,永不超生,但是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周圍陰氣進入我的身體後,我感覺身上的傷口根本不痛,而對面的飛僵再次跳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