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時候是深夜,但是茅山乾元觀裏,依舊燈火通明。

“師父,弟子回來了。”葉知秋站在觀門前,大聲說道。

鐵冠道長的聲音從院子裏傳來:“回來就回來吧,大呼小叫的幹什麼?童子開門,讓你葉師兄進來。”

“師父,閣皁山夏道長也來了。”葉知秋說道。

“混賬,不早說,等我更衣來迎!”鐵冠道長罵了一句。

夏偉玲也是道門宗師,來到茅山,鐵冠道長理應相迎,否則就是失禮了。

“老道不必客氣了,我自己進來就是。”夏偉玲笑道。

隨後,童子打開了觀門,鐵冠道長大步而出,和夏偉玲寒暄。

見禮畢,葉知秋把大家都讓進去,這才進門。

這次,蘇珍幼藍算是沾了夏偉玲的光,從乾元觀大門走了進去。

她們是妖,爲了避免和茅山祖師爺的神像見面,以前進出乾元觀,都不走道觀正門,而是走院牆的小門。

雖然這次走正門,蘇珍幼藍也不敢直視茅山祖師神像,只是在神像前低頭一拜,便掩面而走。

手機站: 書接..lā

鐵冠道長迎着夏偉玲,帶着大家,一起來到乾元觀的後殿,在東廂裏喝茶。

葉知秋說道:“師父,陰山妖魔的事……”

“我都已經知道了,其實,何止是陰山羣魔的事?斗轉星移,靈界大亂,到處都是羣魔亂舞啊。”鐵冠道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就是靈界中的劫難,我們這些老骨頭,恐怕都是在劫難逃了。”

看得出來,鐵冠老道很傷感,有些大勢已去的頹廢,有些英雄遲暮的淒涼。

夏偉玲微微皺眉,笑道:“我說鐵冠道兄,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你徒弟葉知秋,正卯足了勁要力戰羣魔扭轉乾坤,你卻漲他人威風,滅自己銳氣,叫知秋怎麼想?”

“呃……夏仙姑所言甚是。”鐵冠道長訕訕一笑,說道:“劫難當前,我輩三清弟子,唯有捨身降魔,以死衛道。不過,我們接到龍虎山的消息,天師那個老牛鼻子,已經叫我們做好最壞的準備了。”

“師父,最壞的打算是什麼?”葉知秋問道。

“死。”鐵冠道長說道。

夏偉玲想了想,說道:“我覺得,也不用如此悲觀,先前在閣皁山,知秋和那些妖魔較量了一場,殺得魔頭落荒而逃。或許,我們最後的希望,就在知秋身上。”

鐵冠道長點點頭:“那一戰,不是最後的結局。知秋只是借用鎮天印的謊言,嚇走了魔君。唉……如果鎮天印真的在,或許真的可以剋制魔君吧。”

先前,葉知秋等人從閣皁山出發的時候,就已經向茅山和龍虎山通報了大戰羣魔的事,所以鐵冠道長知道當時的情況。

提起鎮天印,葉知秋就火大,說道:

“鎮天印本來是在的,只可惜,雪兒被人暗算,去了天人道。天師大真人說,他對雪兒進入天人道的結局很滿意,現在好了,他滿意了。”

鐵冠道長搖搖頭:“現在發牢騷也沒用,知秋,你打算下一步怎麼辦?”

葉知秋說道:“我想主動出擊,剿滅這些魔頭,可是又擔心茅山的安全。”

“茅山的安全,要你擔心什麼?”鐵冠道長一揮手,說道:

“我們幾個老骨頭,加上許佩加吳治瑋和龐昊等年輕弟子,守護茅山,不成問題!畢竟咱們茅山派,還有祖師爺的禁制,還有五行法旗和茅山大印。如果我們茅山派都覆滅了,那麼天下三清弟子,還能剩下幾個?”

“可是……”葉知秋還是不放心。

“不用可是,你要做什麼,儘管去做。茅山派,我們守得住。而且現在九洲鬼道已經打開,一旦茅山派受到羣魔圍觀,龍虎山和其他的術派中人,都會趕來支援。裏應外合,我不信撐不了一兩天。那時候,你得到消息,再回來也不遲。”鐵冠老道說道。

葉知秋站起來:“師父這麼說,我主動除魔,也就放心了。”

鐵冠道長點點頭,問道:“你說主動除魔,可是你知道,妖魔們都躲在哪裏嗎?”..

葉知秋一笑:“我和雪兒,學了很久的奇門遁甲推演之術,雖然學得不精,但是推算那些妖魔的去向,應該不難。”

鐵冠道長點點頭:“行,那你自己小心,以後的路,全部看你自己的造化,師父幫不了你。”

葉知秋稽首:“師父放心,弟子一定平安歸來,奉養師父天年。”

“好,咱們爺兒倆一言爲定!”鐵冠道長大笑。

衆人有說些閒話,這才前往客房休息。

葉知秋安頓了大家,已然天亮,便索性不睡了,在乾元觀門前打坐練功。

早上七點,葉知秋去給爺爺問安。

因爲昨夜裏回來,爺爺並不知道已經睡下了,葉知秋也不便打擾。

爺孫倆久別重逢,自然也是倍感親切,絮絮叨叨地說了半天的話。老人家不關心什麼六道大亂靈界大劫,只是詢問葉知秋什麼時候結婚,他是什麼才能見到重孫子……

葉知秋只得含糊應對,說已經和雪兒結婚了,要小孩的事,正在考慮。

午後,葉知秋沐浴焚香,在祖師爺神像前起了一卦,然後閉關,根據卦象,結合奇門遁甲,開始推演羣魔動向。

其實這樣的推演,在雙樓裏的時候,葉知秋也就會了,只是不太熟練。

而且這次推算的對象,是一羣妖魔,要結合卦象分析,難度也大了一些。

一個時辰以後,葉知秋纔算有了些眉目,起身出關。

靜室門外,鐵冠道長正等着。

葉知秋急忙施禮:“師父,你在等我?”

“跟我來。”鐵冠道長點點頭,轉身走向丹房。

葉知秋急忙跟上,和師父一起進了丹房。

鐵冠道長看着徒兒,沉默半晌,緩緩說道:“知秋,人不爲己,天誅地滅……萬一時刻,你可以誰的命令都不聽,誰都不顧,保全你自己。”

“師父,你爲什麼跟弟子說這些?”葉知秋一愣。

一直以來,師父都教育自己,要奉天行道捉鬼降妖,以維護陰陽二界的秩序爲己任。

可是今天,師父爲什麼說這些?

這番話和師父以前的教誨,截然相反。難道,師父老了,變了?還是師父對目前的局勢太過悲觀,所以讓自己獨善其身?

鐵冠道長搖搖頭,說道:

“斗轉星移,除非有通天徹地之大能,才能控制局面。我看現在的術派中人,都難逃此劫,最終活下來的,恐怕十不存一。知秋,如果你想獨善其身,估計沒什麼難度。想要扭轉乾坤,恐怕實力還不夠……”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

“師父,我沒有什麼野心,也沒有打算以死衛道。我只是憑着自己的良心做事,不想看見術派中人,被妖魔們殘殺。還有,我註定無法獨善其身的,因爲雪兒還在天人道,我不能放棄她。”

“雪兒?”鐵冠道長一呆,點頭道:“是啊,你沒法獨善其身,因爲雪兒可能是這次斗轉星移的關鍵人物,你和雪兒結了婚,自然也逃不出這個漩渦中心……”

葉知秋點點頭,又說道:“師父,雪兒是被地藏王算計的,我很奇怪,爲什麼地藏王和龍虎山天師,容不得雪兒?”

鐵冠道長沉默半天,這才說道:“因爲雪兒說的話,都是真的。”

ps:書友們,我是念響,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衆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葉知秋很吃驚,愕然問道:“師父的意思是……雪兒以前說的關於魂魄輪迴善惡報應的話,是真的?”

到目前爲止,師父是道門中第一個支持雪兒觀點шщщ..1a

也就是說,師父否定了陰陽二界的秩序,也否定了自己的信念。

葉知秋當然吃驚!

因爲在此之前,葉知秋都沒敢徹底確定雪兒的所有觀點!

鐵冠道長搖頭苦笑,自語道:“沒錯,雪兒說的都是真的。地藏王知道,龍虎山天師也知道,只不過大家不敢說,更不敢讓雪兒到處亂說。一旦說出來,就全亂套了……”

葉知秋默然無語。

鐵冠道長繼續說道:“鬼也好,妖也好,魔也好,神也好,都是一種生命形態,只是他們不同於我們人類,具有我們人類不具有的能力。好比某些動物,都具有很多不可思議的能力,人類永遠也做不到。”

葉知秋微微點頭,覺得也有道理。

信鴿可以定位地球磁場,千萬裏不會迷路;蝙蝠自帶雷達,可以通過超聲波反射避開障礙物;蜻蜓有複眼,飛蛾可以接收幾里路外的同類信息……這些超能力,幾乎也可以劃爲妖類了。

鐵冠道長頓了一下,又說道:“人死之後,魂魄沒有輪迴,這個可以肯定。除非是那些道行特別深厚的人,比如九天玄女,元靈幾千年不滅,纔可以借體重生。”

葉知秋問道:“可是師父……冥界的輪迴殿,怎麼解釋?”

“假的,擺設!”鐵冠道長說道。

“那麼孟婆湯和奈何橋,也都是騙人的了?”葉知秋問道。

“沒錯,這都是冥界的謊言,而且這個謊言最致命的漏洞,就在孟婆湯這個環節裏。按照冥界的說法,惡人死後,魂魄要經受各種刑罰,讓他們受盡折磨。然後,灌一碗孟婆湯去投胎。”鐵冠道長呵呵一笑,轉身說道:

“那麼問題來了,惡人喝了湯,啥都忘了,投胎成人之後,還不是無所畏懼,該作惡的,還不是繼續作惡?冥界給惡人魂魄施加那麼多的刑罰,有何教育意義?,孟婆湯一喝,不是所有努力都白費了嗎?”

葉知秋點點頭:“雪兒也對孟婆湯,做過同樣的推理,認爲經不住推敲。可是陰陽兩界流傳着許多轉世投胎的傳說,師父怎麼看?”

鐵冠道長呵呵一笑:

“那還不簡單?演戲給人看唄!有個練太極的老太婆,可以隔空打牛,把自己的徒弟震飛出去。你覺得,我們師徒倆,不能表演出來?只要你配合,我一掌打出去,你就能連翻七十二個跟頭!”

葉知秋忍不住搖頭一笑,難怪冥界容不得雪兒。

一個充滿謊言的世界,自然容不得說真話的人。

冥界想作假,演戲給別人看,的確很容易。

他們可以抓典型,比如找個不孝子,拘魂押往陰司,然後歷數他的罪惡,折磨一番放回來。

這個不孝子以後,說出自己的經歷,就變成深惡報應的證據。

“你覺得冥界是什麼?那就是超級大的鬼窩!”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鐵冠道長嘆口氣,說道:

“只是這個鬼窩經營了許多年,勢力太大了,幾乎把持了陰陽兩界,也矇騙了所有的世人。可惜啊,斗轉星移就在眼前,冥界也很難獨善其身。”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這次陰山羣魔跑出來,冥界也很配合,居然打開了九洲鬼道。我覺得,冥界恐怕也擔心這些妖魔,會侵入他們的地盤。”

逆轉重生1990 “這是肯定的,陰陽本爲一體,妖魔們收拾了術派中人以後,就會攻擊冥界。”鐵冠道長說道。

葉知秋點頭,又道:“師父,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動身,執行自己的伏魔計劃,你老人家,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鐵冠道長頓了一下:“沒什麼了,你自己小心吧……茅山大印很有威力,可是我們不能讓你帶走,要留在山上,保護祖師爺的基業。”

“我明白的,師父,只要茅山平安,我也安心。”葉知秋說道。

鐵冠道長點點頭,負手而出。

……

次日一早,葉知秋和夏偉玲夭桃同行,離開茅山,向北而去。

柳煙王晗和蘇珍幼藍等人,全部留在了茅山。

柳煙知道自己修爲不夠,如果同行的話,會成爲葉知秋的負擔,所以也不強求。

倒是幼藍,這次未能和師公同行,有些心裏酸酸的。

在山北背陰之處,葉知秋正要開鬼道,卻看見龍虎山速報神又來。

這次,速報神直接現了身,是一個矮小的老鬼,精明伶俐,手裏捧着一疊符咒。

“天師知道夏仙姑和葉道友,要去伏魔,非常嘉許,特命我送來一百張伏魔咒。這個符咒可以收魔,和收鬼符的作用一樣。因爲妖魔無法徹底消滅,只能收服。天師說,如果收住了魔頭,可以開鬼道,迅速送去龍虎山,將妖魔們打入伏魔井裏封印。”速報神說道。

葉知秋接過符咒,說道:“妖魔數量很多,一百張伏魔咒,怕是不夠用吧?”

伏魔咒倒是個好東西,有了這個,就可以偷襲羣魔,各個擊破了。

速報神說道:“你們先用着,不夠再說。”

葉知秋點點頭,將伏魔咒遞給了夏偉玲。

夏偉玲卻只要了十張,剩下的全部給了葉知秋,說道:“知秋,你本事超過我十倍,伏魔以你爲主,所以伏魔咒,還是你多帶一些吧。”

葉知秋也不推辭,將剩下的九十張符咒,全部收好。

速報神又將伏魔咒的催動咒語留了下來,轉身而去。

夏偉玲這才唸咒作法,叩開鬼道,轉問葉知秋:“現在去哪裏?”

“皖地巢縣金庭山。”葉知秋說道。

巢縣金庭山,是道家七十二福地之一,別名紫微山,傳說中,這裏是道行天尊的道場。

葉知秋昨天閉關推算,認定陰山羣魔們,會在金庭山暫時落腳,所以決定來這裏,打一場伏擊戰。

茅山距離金庭山,本來就不遠。

葉知秋三人在鬼道里遁行,借力發力,幾乎是眨眼就到。

ps:書友們,我是念響,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衆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金庭山不大也不高,葉知秋三人從北麓越過山頭,直達南麓。

南麓有王喬洞和紫微洞,紫微洞,纔是葉知秋的目標。

紫微洞面積很大,處於半開放狀態。

據說這個洞的形成,已經有了上億年。

葉知秋三人在洞口溜達一圈,立刻離去。

因爲葉知秋算過,半夜裏的時候,陰山羣魔纔會轉過來。

葉知秋不敢久留,是擔心留下自己的氣息,被妖魔們察覺。

三人離開紫微洞,在金庭山報恩寺後面的竹林裏休息。

葉知秋有些鬱悶,說道:“金庭山是道門福地,怎麼這裏一座道觀都沒看見,只看見這座報恩寺?”

夏偉玲笑道:“以前是有道觀的,大概是道士們不爭氣,或者朝代更迭戰火叢生,道觀就沒有了。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對付羣魔的時候,不用分心去救人。”

葉知秋嘆息:“術派中人本來就不多了,經歷這次劫難以後,恐怕會更加人才凋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