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兩個肉身強悍的大殺器一陣衝殺,王子的士兵根本無法抵擋,很快便被蘇瑾和楚義衝開,不擅長爭鬥的顧明則跟在你他們身後。

蘇瑾擔心兩個女孩有危險,所以一路上馬不停蹄,他抓住一個士兵逼問兩個女孩被送到哪裏去了,但士兵彷彿着了魔一般忠誠,不過蘇瑾用最後一點精神力窺視了他的記憶,輕易知道了兩個女孩被送到哪裏去了。

三人殺到一處宮殿,剛一闖進去他們就忍不住一愣,這宮殿簡直就是一個人間地獄,宮殿四處可見女人的屍體,這些女人不分年齡大小,赤裸着身體,被隨意扔在地上,有些地方甚至有十數名女人的屍體堆成一堆。

“嘔!”顧明忍不住嘔吐出來,蘇瑾和楚義也臉色發青,他們連忙走入宮殿,靠近之後他們才發現,這些女人的腳很多都經過酷刑,被刀刃削過,而有些女人的雙腳上則貼着從其他女人的屍體上削下的血肉。

“蘇大哥!”楚義拉了下蘇瑾,眼神向前努了努,示意蘇瑾向前看。

蘇瑾順着楚義的眼神看去,發現寧蒙和劉晶晶被掉在半空中,她們兩人表情驚恐,因爲在她們的身邊,一名身着白鎧的男子正一手持利刃,一手拿着沾滿鮮血的玻璃鞋對着她們的雙腳比劃着。

咻……!砰,砰……!

蘇瑾一手抖腕,一手扣動黑火的扳機,流言和子彈同時飛射而出,流言激射男子的頭顱,而兩顆子彈則打斷了吊着兩個女孩的繩子。

楚義也同時衝了出去,他催動內力,兩股內力好像狂風一樣回捲,將掉落下來的寧蒙和劉晶晶捲了回來。

男人雙手擋在臉前,白色的鎧甲替他擋住了,當他將雙臂放下後,看着蘇瑾的眼睛忽然一瞪!

“是你們,你們居然還活着!”這男人正是王子,不過相比在美人魚的故事中,蘇瑾見到的那個年輕氣盛的王子,現在的王子已經蒼老了一些。

“看來……我離開有段時間了。”蘇瑾笑了笑,他將刷新回手中的流言重新扣住,隨時都能夠激射出去。

王子微微一笑,他點了點頭道“不錯,已經過去十年了,可你們的樣子……絲毫未變,看來當年你吃到了人魚之肉。”

蘇瑾沒想到王子居然誤會了,不過他也沒有解釋的意思,楚義已經將兩個女孩救了回來,那麼他剩下的目標就只剩下王子手中的玻璃鞋了。

“十年麼?王子殿下的興趣似乎變了,對航海尋寶沒興趣來了,改成戀屍癖麼?”蘇瑾故意撥動王子的情緒,希望能夠找機會搶奪玻璃鞋。

誰知道王子絲毫不爲所動,他反倒點了點頭,他隨意的走動,走到一具女人的屍體旁,將手中的玻璃鞋給女人的雙腳穿了上去,但這個女人的雙腳顯然大了許多,並不能穿上玻璃鞋。

王子可惜的搖了搖頭,他抽出腰間的長劍,隨手抖動,劍光流轉,那女人的雙腳立即被削的血肉模糊,而後王子再吃將玻璃鞋給那雙血水橫流的腳穿上,這一次玻璃鞋很合腳。

蘇瑾雙眼微眯,這個王子已經瘋魔了,不過他將玻璃鞋穿給屍體倒是一件好事,這樣自己搶奪會簡單一些,不過王子剛纔那一手劍法,恐怕也不是好對付的。

“蘇大哥,怎麼辦?”楚義低聲問道。

“你和我進行牽制,顧先生那你們伺機去取玻璃鞋!”蘇瑾低聲說道,取玻璃鞋可不用什麼戰力,顧明和寧蒙他們應該沒有問題。

說罷,蘇瑾直接衝了出去,楚義也跟了上來,蘇瑾的靈能已經耗盡,但還有邪神靈能可以使用,而且現在他無需擔心邪神靈能侵蝕自己,它只會成爲磨練精神力的力量,另外楚義可還是有靈能可以使用的。

兩人勢如閃電一般,眨眼的時間便已經衝到了王子的身前,楚義的速度甚至更快一分。

“兩重寸勁,破!”楚義一掌轟在王子的胸甲上,只見王子的胸甲先是一震,然後內部傳來一聲爆炸。

轟! 婚婚欲寵 王子倒飛出去,在王子身體的落點,蘇瑾已經到位,黑火與流言被蘇瑾拋起,剔骨刀雙手緊握,他橫刀一斬!

叮!王子的白鎧從背後被破開,蘇瑾再次將剔骨刀插入地面,接住流言與黑火,黑光與火光同時瘋狂的閃爍起來,被不停刷新的流言簡直就像無限的一樣,配合黑火的子彈轟擊在王子的背後。

“三重寸勁,開山鬼虎!”楚義低喝,他右手成掌,掌間一層透明的氣席捲起來,狠狠的砸在王子的胸前。

轟轟轟!三層勁力,其勢如虎,王子的胸前肉眼都可以看見凹陷下去,他的背後流言與黑火轟擊不停,胸前則是楚義的奧義,三重寸勁,開山鬼虎!被這樣兩股力量夾擊,蘇瑾很難想象還有什麼樣的存在你能夠挺過來。

但就在兩人攻勢稍停的瞬間,王子的嘴角卻露出冷笑,他一把扯掉自己胸前的鎧甲,露出健碩的身體。

如同鋼鐵澆築的肉身散發着熱氣,那是三重寸勁,開山鬼虎打出的效果,而在他的背後,只有一道白印,和星星點點的紅點,那是剔骨刀,黑火與流言造成的。

蘇瑾倒吸一口涼氣,剔骨刀何其鋒利,切鐵跟切豆腐也沒有什麼區別,但現在居然只能夠在王子的背後形成一點白印而已,這身體也太過誇張了。

“愚蠢的東西,你真的以爲你們能對付一個半神麼?”王子冷哼一聲,他隨手一抓,一道黑光形成的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

“不好!” 重生爲小哥兒 蘇瑾低喝一聲,他手中一閃,邪神長弓被召喚入手,他沒有任何一點疑慮,邪神咆哮張手射出。

黑光與黑色的長槍撞擊在一起,那黑色長矛確實強大,可面對屬於邪神的力量,也是無法抗衡的,被黑光直接轟破,同時王子也被黑光籠罩。

“拿玻璃鞋,快走!王子還沒有倒下!”蘇瑾只喊出一聲,然後便癱軟在地,之前流言激射雖然也使用了邪神靈能,但每次只有一點,可是邪神咆哮卻是足足的一百五十點靈能,他體內的精神力已經消耗的只剩下個位數,現在抵抗起邪神靈能的侵蝕非常困難,蘇瑾更是無法承受這種痛快而倒地。

楚義眼疾手快,將蘇瑾攬住,另一邊顧明三人也着手想要取下玻璃鞋,但就在他們剛抓住玻璃鞋的時候,那女屍忽然起身,一把抓住顧明的脖子。

“咯……咯!”顧明雙眼圓睜,女屍的力量讓他窒息。

“都讓開!”楚義爆喝一聲,他將蘇瑾放在地上,然後直接向女屍撲了過去“雙重寸進,破!”

楚義一掌擊中女屍的手臂,將她的手臂直接炸斷,顧明這才解脫,而後楚義又一掌想要削掉女屍的雙腿。

但女屍似乎也料到了楚義想做什麼,她往後一跳避開楚義這一掌,但就在這個時候,寧蒙忽然驚呼一聲。

“楚義,小心!”

楚義的注意力都在女屍和王子身上,但王子還在被黑光籠罩,女屍則後退,他不知道自己要小心什麼,但馬上他就感覺背後一陣劇痛,他不敢相信的回頭。

只見顧明的一隻手被黑氣所包裹,化成了惡魔之手,而他的背後則被顧明惡魔之手扔出的長劍刺穿。

“你?”楚義不知道顧明爲什麼這樣做,難道是受到了王子的控制。

“嘿嘿……別……別怪我,殺掉你們一個,我就能完全獲得你們這次事件的積分獎勵,只有這樣……我才能變強,才能強到……足以活下去!”顧明顯然也在害怕,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但在恐懼的深處,更多的是貪婪之色。

“地獄手冊發佈了個人任務,殺死一個同伴,就能夠獲得對方這次事件所有的積分獎勵!”寧蒙大聲喊道,但這個時候,楚義看到寧蒙的身後,劉晶晶舉起了一柄利刃!

“背叛者!死!”楚義忽然爆喝一聲,他渾身一震,將長劍居然直接崩了出去,這就是資深者的力量,靈能有着超乎普通宿主想象的力量。

顧明驚恐的想要逃跑,卻被楚義一掌拍中腦袋,直接癱軟倒地,已經失去了呼吸,而被楚義崩出的長劍,在楚義內力的控制下,也削掉了劉晶晶的腦袋。

“蟲子們,死吧!”就在這個時候,王子居然忽然從黑光中衝力量出來,他身上已經赤裸一片,胸前大部分血肉都被黑光侵蝕的露出了肋骨,但他好像沒事人一樣,對着虛空猛的一抓。

楚義和劉晶晶立即掙扎起來,那虛空的一抓簡直就像抓住了他們每個人的脖子,幾人眼前漸漸泛黑,昏死了過去。

王子看着倒了一地的宿主,冷冷的一笑“蠢貨,在一位半神的面前放肆,這就是下場!”

“是麼?這句話對你來說,似乎也很合適!”王子的身後,蘇瑾站了起來,他的嘴角掛着一抹邪性的笑容。 王子先是微微一愣,然後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盯着蘇瑾,冷聲道“你是誰?”

“我是誰?嘿嘿……到底是半神,雖然是使用祕寶強行加持的僞劣貨色,但力量終歸是真的!”蘇瑾邪笑,他饒有興致的看着宮殿裏的一切,隨意的走動,似乎絲毫沒有將半神級存在的王子放在眼中。

“假冒的半神,在真正的神面前,你就如此無禮麼?”蘇瑾忽然對王子低喝一聲,他雙眼一瞪,彷彿只用眼神就可以滅殺半神級的王子一般。

王子渾身一顫,他驚恐的看着蘇瑾,口中喃喃道“你是……你是真正的神級,不可能,那個時代結束之後,神都已經消失了,怎麼會……怎麼會有神級的強者出現。”

“用你自己的話來說,愚蠢的蟲子!神從來沒有消失,只是蟄伏了而已,這具身體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道具,如果你膽敢毀壞他,我會宰了你哦!”蘇瑾雙眼微眯,他的雙眼中有黑色的光閃過。

王子心中恐懼,但他馬上就恢復了正常,他盯着蘇瑾道“你在誆騙我,這不是你的世界,即使你曾經是神,在這裏也不是我的對手,至於宰了我?嘿嘿……如果你真的有這個本事,也不用以降臨的方式復生在這個凡人體內,來保全他的性命了。”

王子十分自信,童話世界曾經擁有過許多神級的強者,他的先祖甚至也踏入過那個境界,但是在歲月的流逝中,神也死了,一切都難逃時光的消磨,但關於神的傳說流傳了下來,王子作爲童話世界的核心存在,對神可以說非常瞭解。

而且他如今踏臨半神境界,如今又是在自己的童話世界之中,即使眼前這個神的本體降臨,在童話世界中也未必能夠殺掉他,更何況現在你這個神只是降臨了一絲神念而已,所以他根本無需害怕什麼。

“你這樣覺得麼?”蘇瑾,不!邪神冷笑,他確實是爲了保全蘇瑾才降臨的,因爲他需要蘇瑾爲他辦事。

本來邪神想要通過邪神靈能來侵蝕蘇瑾,直接接管蘇瑾的身體,但好死不死,誰知道蘇瑾竟然覺醒了靈能,如果他覺醒的是其他靈能也沒有大礙,但蘇瑾覺醒的偏偏是精神力!

精神力在靈能中屬於高階存在,其特點是異常頑強,之前蘇瑾使用邪神靈能,卻被少量的精神力鎮壓,不但沒有能夠侵蝕蘇瑾,反倒成爲了蘇瑾鍛鍊精神力的一個法門。

邪神當時是絕望的,但事情忽然又出現了轉機,童話故事裏出現了一位半神,這是他那兩個合作伙伴恐怕都沒有想到的。

而蘇瑾爲了對付半神,連續施展了邪神斬擊和邪神咆哮,他本身的精神力又幾乎耗盡,這樣的情況下自然無法壓制邪神靈能,這纔給邪神降臨提供了機會。

按照邪神的性格,殺了蘇瑾也不奇怪,但他偏偏又需要蘇瑾來解放他,所以雖然不情願,邪神此時此刻也只能捏着鼻子給蘇瑾善後。

不過這也多虧了他與童話世界的那兩位達成了協議,不然以他現在的力量,即使有蘇瑾這個肉身存在,也無法降臨不屬於他的世界。

只是如同王子所說,降臨這個世界就已經非常困難了,想要對抗一個半神,哪裏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這讓邪神異常惱怒,要知道他全勝時期,半神這樣的貨色,隨手就能打發掉,更何況是一個用祕寶強行提升了力量的僞半神。

“不是麼?我現在就殺了他,如果你有本事的話,也可以動手殺了我!”王子極其自信,他一手持劍,一手虛抓,再次從虛空中抓出一柄黑色長槍。

邪神皺了皺眉,他忽然道“愚蠢的半神啊!如果你殺了我的肉身,你就失去了唯一一次,知曉成神辦法的機會了!”

“什麼!?”王子渾身一震。

邪神邪笑“嘿嘿!難道你不想知道麼?在童話世界的神都消亡之後,你已經沒有渠道得知成神的手段了吧?如果你願意就此離去,我可以告訴你。”

王子的身體震得更加厲害,成神!這是他一直所追求的,無論是當初尋找美人魚之肉,還是現在進行這個瘋狂的儀式,利用女人的血肉餵食玻璃鞋,都是爲了成神。

“你……如果你真的將成神的手段告訴我,我可以放他們離去!”王子不可能不動心,正如邪神所說,童話世界的神消亡之後,他的追求變成了無頭蒼蠅,只是自己摸索。

邪神滿意的點了點頭,他道“很好,神是不能說謊的,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過來吧!我將成神的手段告訴你。”

王子點頭,關於神的傳說他是知道的,他走到邪神的面前,邪神在他耳邊耳語,而後王子露出震驚之色。

“這……這就是成神的手段?”王子有些不敢相信。

“你以爲呢!?神是無情的,至少這就是我成神的手段,你是不是要去做,那就看你自己的了!”邪神冷冷的說道,他擺手道“走吧!離開這裏,這是你的承諾!”

王子在震驚中離開了,當他離開之後,邪神忽然邪魅的笑道“神是不會說謊的,但……邪神可不一樣,這也不怪你,童話世界可沒有邪神存在!”

邪神掃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宮殿,他將手指放在額間一點,下一刻,蘇瑾的一隻眼睛恢復正常,但這個樣子更讓人覺得恐怖,蘇瑾的左眼正常,右眼卻漆黑一片,宛若惡魔一般。

“滾出我的身體!”蘇瑾忽然爆喝一聲,他終於恢復了神智,但卻沒有身體的控制權,邪神太過強大了,即使是一絲降臨的神識,也足以壓制他本身的意識,如果不是邪神有意讓蘇瑾醒來,蘇瑾不知道要昏睡到什麼程度。

“嘿嘿……何必發火呢?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已經成了人家劍下的一團血肉了。”蘇瑾又發出邪神的聲音,他的身體正在被兩個靈魂共用。

蘇瑾沉默了,確實如同邪神所說,如果不是他出現的話,在場的人只有團滅一個下場,不過蘇瑾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那麼你現在想幹什麼?佔據我的身體麼?”蘇瑾道。

“我好歹也是個神,不要把神想的那麼沒品行不行?我們之前達成協議,我要的只是你解放我而已,其他的我都不在乎。”邪神大義凜然的說道。

蘇瑾覺得邪神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他毫不留情的道“是麼?你的邪神靈能侵蝕我,難道不是想控制我的身體,如果不是我覺醒精神力的話,你恐怕已經成了這副身體的主人吧!?”

“哈哈……不要那麼敏感,我的靈能本身就具有強大的感染力,另外……閣下似乎也把解放我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了吧?大家只是彼此彼此而已。”邪神笑道。

這一點蘇瑾倒是無法否認,兩個人從一開始就是在互相算計,蘇瑾想借助邪神的力量更好的在地獄手冊中活下去,事實上也確實多虧了邪神,他才能數次逢凶化吉,而邪神想要侵蝕他的身體,只不過邪神的運氣太差,居然讓自己覺醒了精神力。

“好吧!那你現在想怎麼樣?”蘇瑾沉聲問道。

“很簡單,我要你解放我!從一開始我就只有這點要求罷了。”邪神裝的可憐兮兮,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蘇瑾不爲所動,他道“以我現在的力量,就算想解放你也做不到,你要給我時間……!”

“這個當然,我從來不是一個苛刻的僱主,時間我給你,並且我還會給你一些其他的好處。”邪神道。

“其他的好處!?”

“你不是需要我的靈能來磨練你的精神力麼?我可以改造邪神之眸,讓裏面的邪神靈能可以緩慢恢復,這樣一來你就不怕沒有東西來鍛鍊精神力了。”

蘇瑾微微一愣,邪神這價格開的未免也太過優厚了,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相應的……我要付出什麼?”蘇瑾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哈哈……從一開始我就說你是個聰明人,當然,爲了保證你不會忘記解放我這件事情,我要……拿走你的心!”邪神忽然說道。

蘇瑾一怔,他疑惑的道“你這句話……是想讓我僅從字面上理解?還是有其他的意思在裏面?”

“僅從字面是行理解,我會帶走你的心臟,以保證你老老實實,勤勤懇懇的幹活!”邪神道。

“可是沒有心臟我直接就死了,還幹什麼活?”蘇瑾不解。

“放心吧!我怎麼會讓你死呢!這個會代替你的心臟,讓你繼續活下去!”邪神手中拿出一個圓球,不是別的,正是直接送給蘇瑾的邪神之眸,只見他一隻手狠狠的貫穿蘇瑾的胸口,然後一把將蘇瑾鮮紅跳動的心臟抓了出來,另外一隻手則將邪神之眸填入蘇瑾的胸膛之中!

蘇瑾感覺自己的靈魂簡直就要碎裂了,被活體挖心的感覺,簡直痛苦到了極限,但當邪神之眸進入他的胸膛後,一切似乎又都恢復了。

“好了,我要離開了,希望你能夠在地獄手冊的世界裏走的更遠,另外提醒你一下,我現在的處境不是太好,如果你長時間無法解救我的話,我就要化作塵埃了,當然你的心臟也會隨着我化爲塵埃,到時候邪神之眸失去我的力量本源,相應的你也會死哦!”邪神在離開前對蘇瑾說道“所以……努力吧!你的時間不多了!”

【作者題外話】:說點廢話,喜歡的朋友不管是收藏,打賞還是推薦,請不要吝嗇,另外地獄手冊書友羣179253791歡迎書友們加入! 一片破碎的空間斷層中,孤獨的小院中,一個獨眼婦人的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她張開自己的手掌,一縷縷鮮血忽然凝聚在他的掌中,慢慢的這些血液化成一顆正在跳動的心臟。

“小傢伙,看你的了!”獨眼婦人轉身走入房間之中,而她的小院在空間斷層裏似乎又被侵蝕了一些。

另一邊,蘇瑾重新取回身體的掌控權,那顆漆黑的眼睛漸漸恢復正常,不過蘇瑾可高興不起來,這一次自己算是徹底被邪神拴在一起了,而且他絲毫沒有反對的機會,如果他敢說不的話,蘇瑾相信這一次邪神絕對會和自己同歸於盡。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蘇瑾很是疲憊,他看見楚義和寧蒙躺在地上昏死了過去,而顧明和劉晶晶則已經身死。

君臨天下 那個穿着玻璃鞋的女屍在王子離開後,已經失去了活力,頹廢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蘇瑾隨手便將玻璃鞋拿了下來,拿下玻璃鞋的瞬間,周圍白光一閃,還活着的幾個人再一次回到了開始時的空間。

蘇瑾將楚義和寧蒙弄醒,關於顧明還劉晶晶的死亡他必須問一問,畢竟那個時候他昏死了過去,對於發生的事情並不知曉。

“個人任務?”蘇瑾一愣,個人任務他在天元觀的時候也遇到過,不過對方是從一開始

就接受了個人任務,而不是像這一次在任務進行中忽然出現個人任務,這實在有些不合常理。

事件開始的個人任務,至少留給其他宿主時間去發現對立者,而這種在事件中忽然發佈的個人任務簡直就是把宿主往死路上逼。

實際上地獄手冊的事件雖然恐怖,但只要找到生路,都是有機會活下來的,無論什麼樣的任務目的都不是直接致死,而這個個人任務的目的,似乎就是弄死宿主。

“是個人任務,我沒想到他們……!”寧蒙臉色還有些不好。

“也難怪,可以獲取對方全部的積分獎勵,這樣的報酬,什麼樣的險都值得一冒了。”蘇瑾感慨一聲,這一次事件的獎勵本就豐厚,如果能夠弄死幾個人的話,那一次事件的收穫幾乎抵得上好幾次的事件收穫了。

“對了,寧蒙!能把你的地獄手冊給我看看麼?”蘇瑾對寧蒙說道。

花重錦 寧蒙沒有猶豫,她將地獄手冊打開,但馬上她就臉色一變,不敢相信的道“這……這怎麼會這樣,我明明……明明聽到任務提示的!”

“任務提示!?”蘇瑾臉色一變,地獄手冊的任務發佈都是直接顯示在地獄手冊上,給予宿主唯一的提示就是地獄手冊會發光發熱,從來沒聽說有聽到的提示。

“是啊!我聽到我地獄空間管家的聲音……!”寧蒙已經徹底懵了,地獄手冊上根本沒有個人任務的顯示。

“怎麼會這樣!?”楚義完全想不明白,蘇瑾同樣想不明白。

蘇瑾看向白雪公主和醜小鴨的光門,他心裏極其擔心,不管是因爲什麼原因,個人任務應該都是出現過的,那麼在花野真衣和楊墨那裏,是不是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爲了隊伍的均衡,花野真衣和楊墨的同伴都是度過了多次事件的強者,如果他們忽然倒戈,那麼花野真衣和楊墨簡直是九死一生。

“千萬不要……!”蘇瑾喃喃自語,他就是第一次進行地獄手冊的事件時也沒有如此緊張過。

“嘿嘿……嘿嘿!”就在這個時候,黑暗中忽然傳來一陣怪笑聲,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三人立即看向笑聲傳來的地方,漸漸的,他們看到一個帶着禮帽的年輕人,正抱着肚子怪笑不止。

“個人任務,嘿嘿……笑……笑死我了。”年輕人一邊笑,一邊搖頭,彷彿這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蘇瑾雙眼微眯,他看到年輕人的臉上,一根與之前不同的長鼻子,心裏忽然一涼。

“該死!”蘇瑾咬牙切齒,看到那根長鼻子如果還猜不到他是誰,那麼蘇瑾這個隊伍的智囊就可以去死了。

“抱歉抱歉!畢竟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傻的人了,恩……說的不確切,應該是好久沒事看見人了。”年輕人朝蘇瑾三人微微躬身施禮,他的笑臉依舊。

“匹諾曹先生,看來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了!”蘇瑾冷冷的道出對方的名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