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地獄一掌持續的時間越長,消耗的陽壽就越恐怖,再加上給自己治療所消耗的陽壽,這幾日來聶飛恐怕已經消耗了將近上百年的陽壽了。

想到這裏,聶飛的精神頓時一振,他忽然想到討債人可是能夠召喚鬼差前來幫忙的!只不過一想到地府那慢得令人髮指的工作效率,聶飛又有些遲疑,在這種劇烈戰鬥的情況下,如果召喚牛頭馬面一個多小時都不來的話,恐怕到時候聶飛的屍體都涼了。

就在聶飛遲疑的時候,鬼燭化身的攻擊再次落下,這一次他吸取了教訓,並不只是對準聶飛攻擊,而是如同天羅地網般將其四周全部納入了攻擊範圍之內,聶飛根本無處可逃!

“孃的,來就來,誰怕誰!”眼瞅着所有去路都被封鎖了起來,聶飛咬咬牙,右臂頓時又膨脹了起來。

“小飛,你繼續下去,怕是沒有那麼多陽壽給你消耗了!”躲在一邊的沒頭腦發現聶飛又打算施展地獄一掌,着急的高聲喊道。

“那些事以後再說了!”聶飛牙根緊咬,狠狠的一掌沖天擊出,掌心對抗鬼燭化身的爪尖,劇烈的氣爆聲頓時傳出,鬼燭化身又一次發出怒吼。

地獄一掌的恐怖扭曲之力再一次撕裂了他的爪子,這一次還沒等聶飛召喚,鬼燭化身體內的人頭全部興奮的蜂擁着從這個破口涌了出來,聶飛見此情景終於是鬆了一口氣——總算不用他消耗陽壽將諸鬼召喚出來了。

整個洞穴裏立刻飛滿了漫天的鬼影,而這些鬼全都向聶飛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後鑽到洞壁中消失了。

鬼燭化身的火焰薄膜能夠自行恢復,體內的鬼大約出逃了數百隻後,那一層火焰薄膜又將破口覆蓋了起來,這一回鬼燭化身的體型縮水得更多了,原本合抱粗細的爪子現在變得直徑只有五十釐米左右。

雖然這樣的爪子無論是落到身體的哪個部位都同樣足以置人於死地,但和之前的合抱粗細比起來,無疑是削弱許多。

但這個情況也讓聶飛和小帥哥都興奮了起來,這意味着只要他們能夠擊穿那一層火焰薄膜,剩下的就沒他們什麼事了,而且隨着鬼燭化身的進一步削弱,那一層火焰薄膜也會變得越來越脆弱,擊穿也會越來越容易。

聶飛和小帥哥都是沒怎麼見過世面的那種,因此他們並不明白鬼燭的出現在人間意味着什麼,有史以來每一次鬼燭的出現都代表着修行界的死傷慘重。

鬼燭化身本就是近戰剋星,而他那層靈力構成的火焰薄膜自帶的燃燒能夠很大程度的削弱遠程打擊的威力,因此每一次鬼燭的燃起都要付出許多修士的生命才能將其毀滅。

婚寵豪門巨星 如果讓修行界的人知道這支有史以來最大號的鬼燭竟然被兩個什麼都不懂的小青年輕鬆搞定的話,恐怕能跌破一地的眼鏡。

但有經驗的修士都清楚,鬼燭化身越是被削弱,他的攻擊反而會變得更凌厲,這或許就是因爲巨大體型和細小體型攻擊速度的區別吧。

而聶飛就現在深刻的體會到了這種區別!

如果先前鬼燭化身的攻擊可以用和風細雨形容的話,那現在他的攻擊就已經升級成了狂風暴雨!

…… 鬼燭化身驟然提升的攻擊速度讓聶飛有些猝不及防,他甚至連讓右臂再生的機會都沒有,強忍着劇痛在躲閃着化身的攻擊,平整的地面很快就被化身的爪子捅成了育秧盤。

但鬼燭化身的速度在削弱之後變得實在太快,聶飛一個躲避不及被一隻爪子的邊緣在背上擦過,一陣香噴噴的烤肉味立刻瀰漫而出。

聶飛的臉色當時就變得鐵青,剛施展完地獄的手臂還未恢復,這就意味着那種劇痛還沒消失,現在背上又是一片片火辣辣的劇痛,這種深入骨髓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個火球忽然在鬼燭化身的身上炸開,原來是小帥哥見到聶飛如今的情況不妙,從旁發起了攻擊想要吸引鬼燭化身的注意力,但他的這一下攻擊威力實在太弱,鬼燭化身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感覺到自己被輕視的小帥哥臉色不由變得很難看,左右到處找了找,從地上翻起一塊足球大小的石頭,狠狠的將其衝着鬼燭化身的身體踢飛了過去。

這塊石頭還沒靠近鬼燭化身就被他身上的高溫給烤得炸裂開來,只是所謂打人不打臉,小帥哥這樣用石頭來砸鬼燭化身,讓他感覺到了莫大的屈辱,於是鬼燭化身分出了兩隻爪子向小帥哥發動了攻擊。

在這一刻,小帥哥才深深感覺到聶飛面臨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對手,僅僅不過是兩隻爪子的攻擊就已經讓他應接不暇,更別提獨自面對六根爪子的聶飛了!

那隻能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鼠竄狼奔!

聶飛現在被追得連恢復右臂的空檔都沒有,雖然他的左掌依舊能夠施展地獄一掌,但施展以後如何給自己療傷卻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畢竟用腳在身上畫療傷符印這種高難度動作聶飛還沒學會。

二人在這邊被鬼燭化身的攻擊追得屁股尿流,那頭毛小芳和鍾子睿也陷入到了危機當中。

鐵屍畢竟是一個極強的存在,即便身受重傷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對付的,毛小芳和鍾子睿半天都不能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但他只要一擊就能徹底讓他們失去戰鬥力,更何況二人本身也是受了重傷的,說起來壓根就是半斤八兩,只不過是由於鐵屍身體不能保持平衡讓攻擊變得緩慢才讓二人有機可乘罷了。

鍾子睿在又一次近身攻擊的時候終於被鐵屍回身一掌給拍中,如同一個人形炮彈般狠狠的砸到洞壁之上,整個洞穴因爲這一次的撞擊而顫抖不已。

一直負責遠程打擊的毛小芳在發動幾次大招之後也因爲靈力不濟而放緩了攻擊,而鐵屍從頭到尾就沒停止過攻擊,彷彿一臺不知停歇的永動機。

負責近身牽制的鐘子睿被擊飛,少了這麼一個目標,鐵屍猩紅的雙目一下盯住了毛小芳,毛小芳被他的目光看得渾身發毛,警戒程度瞬間提升至最高。

鐵屍的身影瞬間模糊,毛小芳只覺得身前一陣風嘯襲來,然後就是一股巨力加身,立刻也步了鍾子睿的後塵,在洞壁上烙下了一個人形凹洞。

兩隻煩人的小蒼蠅被解決了,鐵屍發出一聲興奮的吼叫,視線立刻落到了正在和鬼燭化身交手的二人身上。

驚聞身後傳來鐵屍的嘶吼,聶飛狼狽的躲過鬼燭化身的又一次攻擊,回頭的驚鴻一瞥讓他臉色立變,現在光是對付一個鬼燭化身就已經牽扯了他全部的精力,如果鐵屍再過來的話,聶飛和小帥哥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鐵屍正準備往聶飛二人的方向衝過去,一塊石頭呼的砸到了他的腦袋上,鐵屍停頓了一下,腦袋僵硬的轉過來,活像是一個機器人。

“小爺我還沒死呢,你是打算上哪去啊!”鍾子睿此時終於從自己砸出來的凹陷處站了出來,喘着粗氣盯着鐵屍獰笑道。

此刻的鐘子睿看起來更加的悽慘,身上的衣服已經徹底破成了條條裝,彎折的右臂無力的垂着,鮮血橫流,右腿不規則的彎曲,左腿一直在顫顫發抖,可以看出他光是支撐自己站立就已經很費勁了。

鐵屍在怒吼,鍾子睿用石頭砸他的舉動又讓他想起了先前聶飛用石頭扔他的那一下,這是一種很羞辱的挑釁方式。

鍾子睿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了一根皺巴巴的香菸叼在嘴上,顫抖的左手打了半天響指都沒有料想中的火苗出現,最後他無奈的放棄了這個念頭,將煙丟到了地上。

“如果大師兄和二師兄知道那個老頭子其實內定了我當下一任宗主一定很開心吧,這麼一個小貓兩三隻的靈紋宗還佔據那麼大一片山頭,要是我當宗主一定把那些地全部賣了讓師兄弟三人好好享受享受,只可惜我們三師兄弟現在是消受不了了,就是以後老頭子的酒斷了找誰給買去!”鍾子睿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個暖暖的微笑,似乎是看到了自己那個不靠譜的宗主因爲沒酒喝而着急得上竄下跳的模樣。

一個黑影忽然擋住了鍾子睿的視線,將他全身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鍾子睿擡着頭臉上露出一陣傻笑:“就讓你嚐嚐聖紋的滋味吧!青龍吟!”

一聲彷彿來自亙古的低吟從鍾子睿的身後傳出,一個不斷旋轉的巨大黑洞從空氣中浮現,這個黑洞吞噬了洞穴內鬼燭的幽幽藍光,輕輕的在轉動着。

鐵屍正準備攻擊鐘子睿的動作完全僵住了,從這個黑洞中傳出了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勢,這股威勢將他全身死死的鎖定,即便沒有多少靈智,但這種恐怖的威勢卻讓他的靈魂和肉身都在輕輕的顫抖着,那是來自亙古聖獸的威壓。

鍾子睿的頭髮開始用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花白起來,皮膚飛快的失去光澤和水分,肌肉開始鬆弛,僅僅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已經從一個青年變成一個垂垂老者,時光彷彿在這幾個呼吸的時間裏進行了一次大跳躍。

“果然實力不夠使出聖紋真是一件找死的事情,真不知道那個老頭子究竟是抱着什麼樣的心態將聖紋傳授給我們。”鍾子睿此時已經癱坐到地上,鬆弛的眼瞼將合癒合,他的陽壽在這幾個呼吸的時間裏就已經消耗一空了,現在的他就猶如風中殘燭,隨時有可能熄滅。

“哪怕靈紋宗沒落了,靈紋宗的傲骨卻依然存在,死在難得一現的聖紋之下,你也算是值當了!”鍾子睿有氣無力的看着僵住的鐵屍輕輕的笑道。

鐵屍的拳頭和他的額頭只差了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可是就這一點距離讓僵住的鐵屍不能寸進。

一聲輕吟從鍾子睿身後那個巨大的黑洞內傳出,聲波瞬間蕩遍了整個洞穴。

青龍聖紋,發動!

…… 整個洞穴都在輕輕的顫抖着,鍾子睿發動的青龍聖紋聲音並不大,就彷彿是有人在耳邊輕輕的吟唱了一下,但威力卻非同小可。

聲音本就是無形無質的存在,但在這一刻所有人卻彷彿能夠看到聲音的存在,地面如同波浪一般涌動,波紋所過之處皆是聲音所及之地,原本有些凹凸不平的地面在波紋過後變得無比的平整,所有的凹凸不平都被震盪的聲波抖成了粉末。

青龍聖紋的第一目標鐵屍如同風化的沙雕一樣,在鍾子睿面前一點點的碎成粉末隨風飛揚。

青龍聖紋的威力遍及了整個洞穴,距離數十米遠的正在和鬼燭化身交手的聶飛和小帥哥都被這一股震顫給抖得噴出了一口鮮血,鬼燭化身同樣發出一聲尖叫,身上的火焰薄膜因爲震顫而開始變得千瘡百孔。

無數的靈力氣柱從鬼燭化身上噴射而出,這些都是因爲禁錮的火焰薄膜出現破洞的緣故,被封印起來的鬼並非心甘情願的成爲鬼燭化身助紂爲虐,只不過由於這一層薄膜的緣故無奈的被操控而已,如今薄膜出現了漏洞,只要能出逃的鬼全部都逃了出來。

鬼燭化身以更快的速度在縮水,短短一眨眼瞬間就從一隻巨型八爪魚縮水到只有一輛重型卡車大小,然後火焰薄膜重新覆蓋住了他的全身,剩餘還沒能逃出來的鬼再次被禁錮住。

青龍聖紋本身是聖潔無匹的存在,因此任何陰邪在他面前都會遭受到傷害遞加的結果,雖然只是攻擊的餘波,但這也是爲什麼實力更強的鬼燭化身受傷比聶飛二人還要嚴重的緣故。

鬼燭化身的尖叫充斥着整個洞穴,他的攻擊變得愈發的密不透風起來,由於他的體型嚴重縮水,因此他的攻擊範圍也大幅度縮減,聶飛和小帥哥只是輕輕的退了幾步就離開了他的攻擊範圍,看着鬼燭化身在那裏瘋狂的對着空氣舞動他的八隻爪子。

面對這樣的鬼燭化身,二人更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出手了,如果說先前鬼燭化身的攻擊還能看到一些的話,現在整個鬼燭化身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藍幽幽的大火球,因爲瘋狂舞動的爪子留下的殘影已經讓他的身體完全隱形了。

身後忽然傳來腳步拖地的聲音,聶飛和小帥哥二人回頭一看,毛小芳正一瘸一拐的拖着鍾子睿朝兩人走來。

現在的毛小芳看上去也分外的狼狽,身上的道袍處處破洞,一些春光難以避免的漏了出來,原本蓬亂的頭髮變得更加的散亂,臉色蒼白如雪,身上血跡斑斑,現在只要給她換上一身白袍去演貞子都不帶化妝的。

“我們的任務完成了,你們兩個怎麼樣啊!”毛小芳看着二人有氣無力的慘笑道。

鍾子睿雖然還有一口氣在,但是花白而蒼老的腦袋卻彷彿瞌睡蟲上身般不斷的點動着,眼皮輕輕的抖動,似乎連睜眼對他來說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現在根本沒有人能靠近這個東西,想要破壞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聶飛無奈的說道。

聶飛趁着脫離鬼燭化身攻擊範圍的機會已經將身體的傷勢恢復了,地獄一掌隨時能夠施展,但問題是以鬼燭化身現在的攻擊速度來說,聶飛能否捕捉到他身體的部分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只要進入鬼燭化身的攻擊範圍,聶飛立馬就會被瘋狂舞動的爪子給攪成肉沫,到時候就算他討債人擁有能夠瞬療的治癒能力都沒用——討債人又不是水熊蟲!

“你們誰還有大招?小爺可是用生命爲代價消滅了鐵屍啊!”鍾子睿被毛小芳放到了一邊,半躺在地上擡起眼瞼有氣無力的說道。

“我倒是有大招可以放,問題是這要求我能夠攻擊到這個化身的身體才行,我是靠近身戰吃飯的。”聶飛看了一眼彷彿完全不知道疲憊的鬼燭化身,一臉爲難的說道。

“我的靈力幾乎耗盡了,已經放不出什麼大威力的招數了。”毛小芳也輕輕的搖搖頭說道。

“我的武器也耗盡了,不過……”小帥哥遲疑了一下,咬咬牙說道:“我還有最後一樣武器!”

“那就不要去想着使用!我們還有時間!”聶飛一聽就明白小帥哥口中的最後一樣武器是什麼意思,但他絕對不會建議小帥哥使用的。

“不,我們沒什麼時間了!”小帥哥搖搖頭說道:“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天就快亮了,一旦天亮以後被人發現整個雙慶市現在的狀況,我們不知道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將這個事情封鎖起來,一旦這種事情傳開,對於整個社會都是極大的影響!”

強取豪奪:總裁愛妻如命 “那我們可以出去找其他人來幫忙,現在這個傢伙只需要進行遠程打擊就能夠消滅,你犯不上去當英雄!”毛小芳也勸阻了小帥哥,對於特查局十分了解的毛小芳知道每一個特查局的戰鬥人員都有一樣最後的武器,那就是華夏軍隊傳統的光榮彈!

小帥哥還想說什麼,猛的身體一震,鮮血從嘴角不停的溢出,一隻銳利的爪子彷彿長矛般洞穿了他的腹部,幽藍色的火焰在灼燒着他的衣服和皮膚,他的臉孔因爲劇烈的痛苦而扭曲着。

“不!”聶飛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雙足發力衝到小帥哥的身邊,右臂膨脹,狠狠的擊在這隻燃燒着幽藍色火焰的銳爪之上。

因爲鬼燭化身一直沒有再次改變形體,因此聶飛和小帥哥都忘記了鬼燭化身是可以隨時改變形體的,站在鬼燭化身那八隻爪子攻擊範圍外的安全讓他們放鬆了警惕,因此誰都沒有注意到鬼燭化身將自己其餘七隻爪子全部收縮了起來,轉而讓自己的一隻爪子延長了數倍!

聶飛的這一擊讓他的右臂和鬼燭化身的爪子都攪成了粉碎,被封印的鬼再一次從火焰薄膜的漏洞中噴涌而出,這一次鬼燭化身成功的瘦身到成一個巨大的胖子,他的八隻爪子沒有再進行無意義的揮擊,反而是將八隻爪子擡起,虎視眈眈的盯着餘下的三人。

聶飛用左臂將小帥哥抱起,鮮血不斷的從他的嘴和鼻子中溢出,他的表情卻不像是痛苦,反而帶着一種欣慰:“咳咳咳,這下你們沒有理由阻止我當英雄了吧!”

…… “你不會有事的,我一定能夠救你!”聶飛用左手飛快的在小帥哥的身上畫出了一個瞬療用的符印,可是符印完成後卻沒有散發出應有的熒光,那個鮮血畫成的符印只是靜靜的停留在小帥哥的身上。

“爲什麼!我出十倍的陽壽還不行嗎!”聶飛看着毫無動靜的符印,憤怒的仰天吼道。

“沒有用的,”沒頭腦從一邊飄了過來,臉色黯淡的說道:“哪怕你寧願付出百倍的陽壽也不可能,討債人的瞬療只能針對於自己,這是輪迴賦予的恩賜,無法作用於他人身上!”

聶飛猛的回過頭去盯着沒頭腦,雙目中一片血紅。

“算了,這樣也好,起碼我不用糾結要不要使用這個光榮彈了,自殺需要很大的勇氣,這下我倒不必擔心這個問題了。”小帥哥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說道。

“我這就出去找人救你!”聶飛想要站起身,但是卻被小帥哥的手拽住了衣角,已經虛弱萬分的小帥哥並沒有多大的力氣,但是聶飛卻彷彿感受到了千鈞之力一般,那其中蘊含了他的決心。

“你有見過肚子上被開了這麼大一個洞還能救得回來的嗎?”小帥哥看着自己腹部那直徑達到三十釐米以上的大洞,還有餘力的調侃了一句道。

鬼燭化身的爪子本身自帶的火焰威力極強,在洞穿小帥哥腹部的時候就已經將傷口完全的燒死封閉了起來,因此小帥哥纔沒有那麼大的出血量,本身作爲戰鬥人員的小帥哥體質和生命力也比一般人要強上許多,所以他才能夠堅持到現在,但是否能夠支持到找人來救治,誰都沒把握,想要毫髮無損的把他送出去更是不可能,說不定現在一移動他的身體他就直接斷氣了也說不定。

“你們兩個趕緊離開吧!”小帥哥虛弱的說了一句,衝着聶飛和毛小芳擺擺手:“我是軍人,死在戰場上也算死得其所了,好歹能混過烈士的稱呼,而且局裏的撫卹金也挺豐厚,起碼不用擔心以後家裏人過得不好。”

“你家中還有什麼人,以後他們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以討債人的名義起誓!”聶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無視了因爲他的這一句話在耳邊響起的冰冷聲音。

沒頭腦聽到聶飛起誓,臉色先是一變,欲言而止,目光落到小帥哥的身上幽幽的嘆了口氣,沒再說什麼。

“我的父母早就過世了,現在只剩下一個妹妹罷了,有聶先生這句話,我就放心許多了,起碼小妹以後不會被人欺負了,有一個當討債人的大哥,說出去不知道得羨慕死多少人呢!”聽到聶飛這句話,小帥哥的臉上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淺淺的笑道。

“你的魂魄我負責收了,我會給你安排一個好家世的!”聶飛笑着說道,只是這個笑容怎麼看都有些勉強。

夜少暗戀我許久 “那真是多謝大哥了!”小帥哥輕輕的笑道:“你們趕緊走吧,自爆裝置我已經啓動了,一旦我生命體徵消失就會引爆,我也不知道還能夠支撐多久。”

聽到這句話,聶飛將小帥哥的身體輕輕的放下,走到站在一旁雙目含淚的毛小芳身邊,沙啞着聲音說道:“咱們走吧。”

“你們兩個走吧,不必管我了。” 腹黑雙胞胎:媽咪,抱! 鍾子睿虛弱的聲音也傳進了二人的耳中:“一個人上路太孤單,我就留下來陪他好了!”

“咱們走吧,他強行發動聖紋,就算出去也活不到天亮了。”毛小芳將頭別到旁邊,不忍的說道,聶飛隱約看到她的眼角劃下一滴晶瑩的液體。

“二位,一路走好!”聶飛將自己的右臂恢復,將鍾子睿老朽的身體挪到了小帥哥身邊,鄭重的向二人行了一個軍禮說道。

“去吧,去吧,就讓我們兩個安靜的上路吧。”小帥哥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躺在地上沒有了聲音變成了老者的鐘子睿還有力氣,但是聲音也已經虛弱至極了。

“對了,有煙嗎?”看着聶飛轉身準備離開,鍾子睿連忙問道。

聶飛停下腳步,回到鍾子睿身邊從口袋裏掏出一包煙塞到他手裏。

“我現在連點火的能力都沒了,有火的話也給我留下。”鍾子睿虛弱的笑笑道。

聶飛默不作聲的又掏出了一個火機放到鍾子睿面前。

“趕緊走吧,這小傢伙怕是快不行了。”鍾子睿無力的擺擺手說道。

聶飛這一次終於沒有再停下,他跑到毛小芳的身邊,將其扛到肩上,開始飛速的往洞穴外面衝出去。

毛小芳現在的狀態已經無法讓她快速奔跑,因此她默認了聶飛這樣的做法。

看着二人逐漸遠去的背影,鍾子睿顫抖着手抽出了一根香菸,叼到嘴上,打火機咔嚓咔擦數下才將火打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讓煙霧緩緩的從口中瀰漫而出,嘿嘿笑道:“我今年也不過二十出頭罷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壯烈了,而且還是以這麼老的姿態,如果說出去肯定沒人相信我現在只有二十一歲。”

鍾子睿看了自己已經枯朽得彷彿樹皮一樣的手,眼中散發出無奈的神采。

“說起來,雖然咱們兩個一起上路,不過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鍾子睿將視線轉到呼吸已經變得越來越弱的小帥哥身上,嘿嘿笑道:“你小妹以後倒是不用擔心了,那個討債人和以前的可不一樣,算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傢伙,不過他難道不知道特查局的自爆裝置能夠摧毀一切靈體?還打算給你找個好家世,這還真是一廂情願的說法啊。”

鍾子睿又吸了一口香菸,兩隻眼皮感覺越來越沉重了,在他們身前鬼燭化身似乎也開始感覺到不妙,他開始瘋狂的舞動着自己的爪子,但是卻根本就沒什麼用,鬼燭化身無法脫離這根鬼燭,而他也沒辦法攻擊到二人,因此他的行爲在鍾子睿的眼中只是臨死前的掙扎罷了。

“如果還有下輩子的話,真是不打算再當修士了,雖然能夠領略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精彩世界,不過肩頭扛上大義的感覺真是讓人不爽。”鍾子睿的聲音越來越弱,夾在他手上的香菸菸灰也變得越來越長。

菸灰再也無法承受自身的重量,輕輕的從中斷開落下,一陣耀眼的白光從小帥哥的手腕上亮起,鍾子睿淡淡的笑了,他仰天笑道:“老頭子,如果有下輩子的話,我還給你買酒!”

…… 瘋狂跑出洞穴的聶飛衝到了那個天坑下方,可是看到那光滑無比的洞壁,聶飛抓瞎了——他現在還沒學會怎麼飛呢!

毛小芳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方纔她也只是強撐着罷了,知道事情可以解決後,一口氣松下去就放心的昏了過去。不過就算她還醒着也沒什麼用,因爲以她現在的狀態是沒辦法再施展什麼靈術的,無論是頂着傷勢戰鬥還是施展靈術都會大量的消耗靈力,毛小芳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想讓她再做點什麼已經是不可能了。

一陣耀眼的白光從身後傳出,聶飛回過頭,眼睛差點被閃瞎,他知道那個小帥哥的自爆裝置啓動了。

大地在悲鳴,這一刻聶飛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做地震,大地劇烈的顫抖讓人根本無法站穩,光滑無比的洞壁裂開,大塊大塊的石頭開始掉落,這個現象讓聶飛的臉色大變。

這個天坑有近百米深,一旦坍塌被埋在其中,想要出去根本就是妄想,就是別人想從外面救援都不可能——上百米的深度,恐怕等挖到聶飛他們的位置,他們兩人的魂魄都已經去投胎了!

“如果繼續揹着這個小妞,你根本就沒辦法逃出去!”沒頭腦來到了聶飛的身邊,一臉嚴肅的說道。對於他來說,這個天坑有多深根本就不是問題,反正鬼是可以遁地的,只要不是被埋到地核裏去都沒事。

聶飛剛想要說什麼,看到通道里忽然亮起的紅光,臉色立即變得鐵青!

小帥哥發動的自爆威力哪有那麼簡單,自爆的衝擊波在地底的洞穴裏被壓縮起來,藉由這條通道衝擊出來威力更加的恐怖!

聶飛只來得及轉身將毛小芳護在懷中,然後就被恐怖的衝擊波和火光狠狠的推到洞壁上。

“靈盾!”被死死頂在洞壁上的聶飛後背忽然出現一面白濛濛的靈盾,沒頭腦站在他的背後,面前豎立着一面靈盾。

“宇哥,謝了!”聶飛猛的噴出一大口鮮血,虛弱的側着頭看着沒頭腦說道。

自爆的衝擊波讓他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極大的震盪,如果不是有毛小芳在的話,聶飛也能施展靈盾支撐一會,只不過毛小芳的存在讓他分了神,因此反而是忘了這一茬。

噴涌的火焰順着通暢的天坑衝上了地表,地面上升起了一道長達數十米的火柱。

這一道火柱燃燒了數秒,當火海消失後,沒頭腦一下子撤掉靈盾,使勁的喘着粗氣,雖然他已經不需要呼吸,但在極度疲憊的情況下還是保持着生前的習慣。

整個天坑現在變成一個晶瑩剔透的通道,這是由於爆炸的高溫燃燒後將石頭燒融的結果,整個天坑內也就聶飛所在這一處不及兩平米之地還是完好的。

高溫在散發,聶飛覺得空氣都開始變得稀缺起來。

咔嚓一聲裂響從頭上傳來,聶飛和沒頭腦擡頭一看,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儘管高溫將天坑全部燒融,但劇烈的爆炸同樣震鬆了整個地面,現在整個天坑即將開始坍塌!

“能夠活着出去再謝我吧!”沒頭腦瞟了聶飛一眼,表情無比的嚴肅。

“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聶飛施展了瞬療,讓自己重新變得生龍活虎起來,可是他卻依舊想不到任何辦法可以讓他和毛小芳離開這個即將坍塌的天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