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我手指觸摸到黃紙上紙,有一種引力把我的手指吸附在黃紙上,接着感覺血液在手指流出,被黃紙吸入進去。

我沒有多想這些,而是一邊唸咒一邊畫符。

百年道行的我,不出一分鐘,就已經畫到符尾,還沒睜開眼睛時,就感覺身上有靜電,有點麻痹的感覺。

我睜開眼睛時,於止水也睜開了眼睛。

“挺不賴的嘛!”於止水笑了笑,忽然臉色一沉,忽然吐出一口淤血,差點就摔倒在地。

“於掌門,你沒事吧?”我皺眉道。

“來了,唸咒頂住!”於止水夾住銀色召雷符,扎穩馬準備頂住。

我也學着於止水的樣子,把銀符夾在手指之間,然後和於止水一起念道:“五雷使者,五丁都司,懸空大聖,霹靂轟轟,朝天五嶽,鎮定乾坤,敢有不從,令斬汝魂,急急如律令!”

黃太爺在鐵索橋那邊吞食其它妖怪,我們這邊的道氣估計把黃太爺給惹暴躁了,轉眼就看向我們,然後化作一妖氣,朝我們衝來。

我和於止水把手中的銀符往面前甩去,大喊道:“敕!”

只見兩張銀符幻化成一個半圓形的保護罩,這保護罩把黃太爺給擋在我們的面前。

黃太爺用身體猛烈的撞擊保護罩,我感覺身體被人撞擊一樣,胸口一悶,頓時喉嚨裏吐出一口淤血出來,於止水也是一樣。

我倆扎穩馬步,用右腳腳尖在面前地上畫出一把半圓,接着用力跺下去,喊道:“五行一零,召雷之符,開!”

這一聲咒語完後,兩張支付迅速的消散不見,只見兩道閃電直劈黃太爺,一聲巨響過後,妖棧搖晃起來,鐵索橋的鐵鏈被劈斷。

滾滾塵煙在妖棧內閃開,我和於止水鬆開指決,氣喘吁吁的站在原地,過一會兒,我問道:“怎麼樣了?”

“不清楚!”於止水彎腰皺眉道。

就在此時,那煙塵內忽然出現一隻巨大的動物,竟然是黃太爺,依舊是那巨大的黃鼠狼,但是已經斷了一條尾巴。

“王八蛋,這玉蓮教到底給黃太爺吃了什麼!”於止水罵道。

但是那邊的黃太爺已經衝了過來,直撞我和於止水,這一撞把我身後的那棟牆給撞倒。

妖棧毀了,最後一層結界被黃太爺給撞破,我和於止水被黃太爺撞出來,倒在地上掙扎着。

此時的黃太爺太瘋狂了,無人能控制。

“張孽!”白雪跑過來喊道。

“你們怎麼還沒跑?走啊!”我推了一把白雪喊道。

白雪被我推了一把,我站起來準備繼續抵抗黃太爺時,黃太爺竟然化作一人形模樣,但是那兩條尾巴依舊還在。

“你們自找的,由不得我!”黃太爺怒道。

“黃太爺,你真夠膽子的,連我也你敢打!”於止水站起來捂着胸口說道。

“書,給我!”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黃太爺伸出手說道。

“行,殺了我啊!”我把五行妖術拿出來,然後放在手中,準備把五行妖術給撕爛。

黃太爺瞪着我,手中幻化出一把劍,刺向我。

沒等我反應過來時,白雪竟然擋在我的面前,黃太爺的劍插中白雪,白雪趴在我的胸前,微微一笑,奄奄一息的想要閤眼。

“白雪!”我雙眼佈滿血絲喊道。

“假若有一天,你能看到三生石,你就明白我……”白雪微笑着說完,便合上眼睛! 不過不管是什麼,帝玄胤的親人還在他的手裡,他就不怕他不乖乖的聽話。

帝玄御在上面喊了半天,看到陌玉沒有任何反應,不由皺了皺眉,他弟弟那麼聰明,怎麼可能被軒轅子凌那個蠢貨給困住,難道其中有詐?

不得不說,他總算聰明了一回。

隨後,帝玄御又對著陌玉大喊大叫,「陌玉你趕緊把我放開,還有軒轅子凌那個小人,那個卑鄙的小人,他自己長得醜八怪,我弟妹瞧不上他,他便恨我弟弟多奪妻之恨。

我呸!那個卑鄙的小人,怎麼配我弟弟落在他的手上!」

天價契約:慕先生,請溫柔 簡單的一句話,卻交代了軒轅子凌與帝玄胤兩人之間的恩怨。

陌玉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原來如此。

他彎唇一笑,「你不用著急,帝玄胤也不會那麼容易死,我也不會讓他死在軒轅子凌的手裡,畢竟他的命,只有我來取走。」

此時,剛才那個人又上來稟報,「大人,現在帝玄胤已經被軒轅公子給打暈了過去,軒轅公子打算一舉乘勝追擊,直接收服了煉獄的勢力,然後坐上煉獄之主的位置。」

「你說的是真的?」陌玉眯起眼睛,明顯有些懷疑,軒轅子凌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就把帝玄胤給打倒。

但是一聽說軒轅子凌想要收服煉獄的勢力,陌玉臉色不由一沉,他還在這裡,煉獄輪得到他伸手接管么?

而且想要捉拿帝玄胤的人是他,他憑什麼搶在他的跟前,他說了,帝玄胤的命只有他能動,誰都不能夠動手。

眼中閃過一抹陰鷙的光芒,軒轅子凌居然敢不經過他的同意,就擅作主張動手,也太不把他放在眼裡了。

「呵——」陌玉陰沉的冷笑一聲,心中無法靜下,冷冷的哼了一聲,大步朝著台階下走了過去。

那人回頭看了看一臉呆愣的百里清清與帝玄御兩人,問道,「大人,那這兩個人如何處理?」

「他們?他們已經沒有了利用的價值,直接殺了!」

帝玄御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你敢殺我,你不得好死。」

「沒錯,你不得好死!」百里清清也叫罵道。

然而陌玉已經沒心再應付他們兩個,飛快的朝著酒樓而去。

絕對不可能讓軒轅子凌這個心機狡詐的小人得逞。

帝玄胤只能死在他的手裡,煉獄的勢力也只能由他來接手。

此刻,那人看了看帝玄御與百里清清,然後吩咐,「給我點火,直接滅了他們!」

瞬間,帝玄御與百里清清身邊的柴火便燃燒了起來。

這時,看著陌玉離開的背影,帝玄御停止了大喊大叫,和百里清清對視一眼,眸中哪還有一絲恐懼?

說道,「清清,我們離開。」

眾人看著那狼煙滾滾,只覺得兩個人早就被燒死了。

然而,殊不知帝玄御兩人早就用瞬移大法離開了這裡。

陌玉匆匆的來到了酒樓,就看到了軒轅子凌正在與人戰鬥。他冷笑一聲,目光鎖定那人的背影,「帝玄胤!」

揮了揮手讓人包圍酒樓,陌玉走了進去。

然而剛剛踏進門口,他便察覺到了不對,這不可能…… 黃太爺收回他手中的劍,陰笑道:“不想死的把書拿出來!”

我把白雪給放在一旁,然後把《五行妖術》拿在手中,笑道:“你想要是吧?老子現在撕了他!”

正當我要撕下這書時,黃太爺臉色大驚,飛過來奪走我手中的《五行妖術》,於止水跑上去撲倒黃太爺,搶走黃太爺手中的《五行妖術》後。

於止水往我這邊丟來,我一瘸一拐的跑過去接,結果釀蹌了一下,摔倒在地上,磕破了頭。

面前出現一雙腳,我擡頭看去,竟然是老穩,老穩拿着《五行妖術》,蹲下來拍着我的臉笑道:“張孽,你有什麼資格擁有這本書?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滾吧!”

老穩嘲笑了我一翻,然後往旁邊走去。

我站起來把老穩給撲倒,老穩手中《五行妖術》掉落在地上,我抓住老穩的身體,喊道:“來啊,單挑啊!”

老穩沒有留情,直接狂踹我,我被老穩踹得踹不過氣來,結果於止水那邊傳來喊聲。

我看向於止水,發現黃太爺已把於止水給碾壓住,於止水少了青龍禁術,這黃太爺也用了邪術加強自己,結果黃太爺佔了上風。

我鬆開老穩,衝向黃太爺,一把抱住黃太爺,然後壓倒在地面,使出全身的力氣在拳頭之上,對着黃太爺的頭揍下去。

黃太爺速度也很快,結果我被他反手掐住脖子,然後我被一腳踢了出去,沒人可以扶我,大家都受了傷。

我看着地上躺着的白雪,單單這三秒,讓我腦子感覺爆炸一樣,接着我的腦海裏傳來各種畫面,一瞬間閃過。

“啊!”我仰天喊了一聲,腦子只記起一個名字:“玉蘭!”

“玉蘭……玉蘭……玉蘭!”我看着白雪一隻重複這名字,不知道怎麼回事,腦海裏都是白雪的回憶,有些奇怪的記憶涌上來。

“還玩苦肉計?”黃太爺飛快的衝了過來。

“張孽,小心!”於止水在一旁喊道。

黃太爺在衝過來的那一刻,我面前出現一個鬼影,擋住了黃太爺的攻擊,我定眼一眼,不,不是一個鬼影,是四個!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四個鬼應該就是地府的四大鬼捕了!

乃是:無極、鐵拳、追令、冷鋒!

我懵懂的看着他們,結果四大鬼捕忽然鑽進我的身體,我身體抖動了一下,感覺力氣頓時回來很多。

黃太爺看着我,化作一大黃鼠狼衝向我,我怒喊一聲,以追命的速度,閃過黃太爺的攻擊,隨後握着拳頭,對着黃太爺的身後砸去。

黃太爺察覺到我的到來,也迅速閃躲開,我這一拳砸中了前面的石頭,這是鐵拳的力量,竟然一拳轟碎一塊巨石,我看着自己的手很不可思議。

當我轉身要攻擊黃太爺時,卻感覺腦子再次混亂起來,我抓着自己的腦袋撞擊着周圍的樹木。

腦子的畫面轉換成了另一個場面,一個山洞口,可是我卻一直想不出後面的事情。

我已經受不了這折磨了,雙膝跪地仰天一吼,身體裏的四大鬼捕鑽出來,都好像受了傷似得。

四大鬼捕見到我後,忽然轉身跪地道:“部下救駕有失,請將軍贖罪!”

“殺!”我雙眼滴落血淚,可口裏的聲音卻不是我自己傳出來了,我被人控制了?

這我一聲殺字說出來後,四大鬼捕齊聲喊道:“是!”

接着四大鬼捕轉身攻去黃太爺,黃太爺來不及幻化成大黃鼠狼,就被那四大鬼捕給圍攻,不出三分鐘,四大鬼捕把黃太爺給圍剿,被黃太爺給壓制着。

此時我的身體不在受到別人控制,我第一反應就是跪在地上,看着地面的白雪,我不相信她已經死了……

我抱起白雪,眼睛依然滴落着眼淚,腦子裏浮現出白雪穿着古裝的畫面,那種刺激感讓我的腦袋很漲,想要爆炸的感覺。

“你醒醒啊,白雪!”我搖晃着白雪的身體苦笑道:“黃太爺已經倒下了,你醒來看看吧……”

可是任憑我怎麼呼喚,白雪硬是不醒來。

“黃太爺已經負傷逃跑,將軍還有什麼指令?”四大鬼捕又半跪在我面前恭敬道。

我不清楚我腦子裏爲什麼會有古時候的記憶,也不知道四大鬼捕什麼時候成爲我的手下,也不知道我的稱呼爲什麼是將軍。

我現在只想找到一個可以救活白雪的神醫,唯一能想到的是,我頭一次在石虎山大廟見到的崔興,陰陽界中獨一無二的鬼醫!

我呆愣着站起來,眼神恍惚,一瘸一拐的往屍村走去,結果面前一個人擋住我的路,我擡頭看去,發現是天命。

天命看着我,說道:“怎麼?心灰意冷了?”

豪門纏情:情挑殺手總裁 “她……死……了!”我呆滯的說道。

“我有辦法讓她活。”天命回答道。

我沒有理會天命,而是繞過天命,走了兩步愣在原地,轉身問道:“怎麼救?”

“她被黃太爺的妖氣所傷,已經魂飛魄散,我是天命,地府的事情我依然能管轄,我讓她的魂魄回來就回來!”天命對我說道。

“我需要做什麼?”我問道。

“很簡單。”天命說道:“我說過,我在跟你玩遊戲,然而每次遊戲你都輸,所以我要你贏,你想要的,我幫你奪回來,你嫌棄的,我可以把你嫌棄的東西永遠消失在你眼前,怎麼樣?”

“我要世界和平行嗎?”我苦笑道。

“行啊,除非世界人死!”天命回答道。

“張孽,別相信他的話,千萬別啊!”於止水喘着氣在我對面說道。

“別吵!”天命一伸手,於止水忽然被掐住脖子,然後被隔空提了起來。

“放下!”我冷冷的說道。

“好。”天命一鬆手,於止水便掉落在地上。

“看着手指!”天命豎起一劍指說道。

“你想鬥法?”我問道。

“不不不。”天命看着自己的劍指,說道:“有得必有失,你想讓這女的復活,當然自己也得有代價!”

正當我疑惑的時候,天命忽然用中指戳中我的左眼,我痛的跪在地上,大喊起來,我眼睛……

被天命戳瞎了!

“你……媽……的!”我罵完最後一句話後,便痛得倒在地上! 陌玉眉頭緊蹙了一下,然而他回過神來,卻已經為時已晚。

下一刻,他沒明白怎麼回事,一道光芒便打在他的身上,玄天玉罩住他,想要把他給收入其中。

陌玉渾身一僵,惱羞成怒的看著帝玄胤和軒轅子凌,「混蛋!你們故意的!!」

帝玄胤淡淡的挑眉,俊美的臉龐上揚起一抹絕美的笑容,並沒有說話。

陌玉又轉過頭看向軒轅子凌,眼神恨不得吃了他,「你竟然敢跟帝玄胤聯手,一同算計我,你好大的膽子啊。」隨後他惱火眼中迸發出一股黑色的光芒,直接沖向軒轅子凌。

軒轅子凌的臉色一變,飛速的閃爍躲到一旁,但還是已晚,被那股攻擊給打中,身體被狠狠的掀翻在了一旁。

這時,一道嘹亮的龍吟聲咆哮而出,直接將陌玉整個人給包圍起來,如今的陌玉被玄天玉光芒所籠罩,根本不得動彈,又被一股精神力所化的東西給纏繞住,壓根兒只能任帝玄胤擺布。

「帝玄胤!你真是好樣的,居然與這個卑鄙小人一起來聯手陷害我,你不覺得無恥嗎?」

帝玄胤忍不住嗤笑一聲,「陌玉你這種人,居然還知道什麼是無恥?不過你居然都說我無恥了,那麼我便坐實了這個無恥之名可好?」

話音一落,帝玄胤便揮手一掌朝他拍了過去,陌玉想也不想就反手抵擋住,然而砰砰砰——

似乎有什麼東西炸開,落在了陌玉的身上,皮膚立即有著一股灼熱的痛,陌玉忍不住慘叫出聲,被嗆得鼻涕眼淚直流,「帝玄胤!這是什麼鬼?」 重生之夢裏水鄉 氣得咬牙大罵,差點蹦起來,當然如果他現在可以蹦的話。

「帝玄胤!你這個卑鄙小人!」他本來以為帝玄胤會出什麼大招來對付他這個能人,誰知道他卻用了最低賤的方法。

那是什麼?裡面混合的土,還有臭臭的胡椒精,辣辣的,什麼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