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能有什麼辦法,我們現在亂動的話就會被吸進那個漩渦裏去。”

四周大家七嘴八舌的吵了起來,現在這情況所有人都慌了起來,拼命的一點一點的挪動身子,往我這裏靠來。

八尾妖狐在一旁停了下來,然後尾巴一動,朝我攻了過來。我一咬牙,不能就這樣什麼都不做就被他抓住,正想反抗,妖狐尾巴攻來的地方忽然出現了一面白色的霧氣狀盾牌。妖狐尾巴重重的撞在了白盾上,然後被彈開了。

這白色的煙霧有些熟悉,似乎在那見過,我仔細一想纔想起,好像是陳柏手臂上纏着的那些白煙。我往陳柏看去,然後看到我上方形成白盾的煙霧真是從他手臂上的白煙那分離出來的。

他一直盯着這裏,控制這白色煙霧和妖狐尾巴糾纏,妖狐的尾巴一直被那些白霧給攔住了。

這讓我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我此時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溼,身旁的其他人也都鬆了口氣的模樣,但都不敢大意,認真的看着和妖狐尾巴顫抖的白霧。

八尾妖狐有些惱了,怒吼一聲,擡起利爪對着我們這裏就是狠狠的一拍。它這一拍帶着猛烈的勁風,朝我們撲面迎來,可想而知它這一掌拍下來威力巨大。

“休想!”秦筱筱臉色大變,怒吼一聲,她手中的軟劍自己飛了出去,化作一個巨大的劍影,擋住了八尾妖狐的這一掌。接着劍影又是一斬,把八尾妖狐給逼退了一些。

“好!”四周響起一片叫好聲,關鍵時刻還是陳柏和秦筱筱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

“竟然是御劍之術,秦前輩果然厲害!”左丘洋眼中露出欽佩之色,忍不住讚歎道。

御劍之術可不是一般的術法,除了要有強大的內力修爲之外,還要能對自己內力的使用有着十分細膩的掌控,對精神力的要求更是高,所以御劍之術不僅消耗內力,還對精神力的消耗巨大,一般的術士根本使不出來,就算能使出來也不敢用。

對精神力和內力消耗如此巨大的術法,萬一沒有在短時間內取勝的話,那消耗了過多的你,接下去肯定不會是他人的對手了。所以當今術士界幾乎沒有人在修煉御劍之術了。

秦筱筱還能在這麼緊急的時刻使出御劍之術,說明她的內力修爲深厚,精神力也很強大,不然也不可能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成功的使出御劍之術。

見到秦筱筱使出了御劍之術,八尾妖狐眼中也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秦筱筱,快御劍直接攻擊漩渦的中心,魔尊魂魄此時的防禦絕對是最低的。”陳柏眼前一亮,急忙對着秦筱筱說道。

秦筱筱沒有絲毫的猶豫,御劍讓劍影飛速的刺向了漩渦的中心。八尾妖狐一驚,想要攔下劍影,劍影速度太快,它沒能攔住,巨大的劍影直接刺進了漩渦的中心。

頓時,我們聽到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那股可怕的吸引力瞬間消失不見了,魔尊魂魄恢復成了一團形狀不穩的霧氣,慘叫聲不斷的從霧氣中傳出來。

巨大的劍影消散了,秦筱筱的軟劍飛落而下,刺到了地面中。

吸力消失了,四周的陰氣也開始散開,黑雲也漸漸淡去。我們都停下了內力的運轉,感覺身子輕鬆了不少。

八尾妖狐大吼一聲,剩下五條尾巴,對着我們恢復了行動的人亂掃一通,我們有急忙避開了。突然,它眼神一變,目光轉向後援陣營那邊,一條妖狐尾巴飛竄了過去。

情況突然,我們都能沒想到,後援陣營那邊也沒預料到,都驚呼起來。

“住手!”陳柏發現妖狐的尾巴飛竄到後援陣營那,掃飛了不少人,纏住了昏迷中躺在地上的白蘭,臉色大變,喊道。

八尾妖狐尾巴一手,把白蘭帶了過來,然後直接把昏迷之中的白蘭拋向了魔尊魂魄的霧氣那裏。眼看白蘭就要掉入霧氣中了,陳柏閃身衝了過去,一把抱住了白蘭。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霧氣狀的魔尊魂魄竟然猛的纏住了陳柏,然後從陳柏的七竅鑽進了陳柏的身體之中,瞬間黑色霧氣狀的魔尊魂魄就都鑽進了陳柏的身體裏,陳柏渾身一顫昏迷了過去,他和白蘭落下,都躺到了地面上。

“師父!”

“陳老!”

“陳柏!”

我們都心裏大驚,大喊着,慌忙衝了過去。剛衝到一半,原本躺在地上的陳柏猛然從地上飄了起來,他雙目緊閉,還在昏迷着,只是渾身上下開始散發着可怕的魔氣。

“這是……”秦筱筱停了下來,也阻止我們繼續往前靠近陳柏。

突然,飄在空中的陳柏擡起頭來睜開了雙眼,只見他雙眼之中完全沒了眼白,黑漆漆的一片,嘴角揚起邪笑。“終於有個肉身了!”他開口說了一句,聲音竟然和魔尊的一模一樣…… “師父……”從陳柏口中竟然發出了和魔尊說話一模一樣的聲音,我頓時愣住了,驚愕的望着此時渾身上下散發着魔氣,雙目漆黑的陳柏,心裏有種不祥的預感。

其他人的臉色和我差不多,都十分凝重,秦筱筱更是蒼白,眼中帶着驚慌之色,不敢相信的喃喃道:“不可能,這不可能……”她一直盯着陳柏,嘴裏不停的重複着這一句話。

“秦前輩,陳老這是怎麼了,還有魔尊去哪了?”張烈十分不解,開口問道。

情況有些不對勁,在場的人雖然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心裏多少也已經猜到了一些事情,都緊張的望着秦筱筱,等着秦筱筱的解答。

不過秦筱筱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陳柏就突然擡起手來,手掌張開,遠處插在地上的戰魔戟竟然晃動了幾下,然後飛到了他的手中。陳柏握住戰魔戟後,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還帶着一股很詭異的寒意。

“不好,大家趕緊躲開!”秦筱筱突然臉色一變,大喊道。

她話音剛落,我們就看到陳柏手裏握着戰魔戟,對着我們這裏就是猛的一揮。

這一揮,戰魔戟揮出一道利刃般的黑色魔氣,我們大驚慌忙躲開,魔氣落到了我們剛剛待的地方,把地面給劈開了一道極大的口子。

“究竟怎麼回事?”我們心裏驚愕不已,疑惑的望向握着戰魔戟的陳柏。

陳柏似乎很滿意剛剛的一擊,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戰魔戟,點頭說道:“不錯,好久沒有這種真實的感覺了,這副身體雖然不是最佳選擇,但也還不錯。”

“難道……”他的話,我聽得清清楚楚,頓時愣住。

“沒錯,按現在的情況來看,陳柏應該是被魔尊佔據了身體,他現在已經是魔尊,而不是陳柏了!”秦筱筱語氣凝重,一臉嚴肅的說道。

“什麼!?”雖然我心裏已經猜到了,但是得到秦筱筱的確定,還是感到十分的吃驚。

其他人的反應和我差不多都很驚愕,一臉的不敢置信。“這怎麼可能,魔尊需要的肉身不是李啓明的麼,怎麼會又侵佔了陳老的身體?”包括我在內,大家都很疑惑,難道魔尊的肉身還能順便選擇?

秦筱筱搖了搖頭,說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總之現在的狀況就是陳柏的肉身的確已經被魔尊的魂魄給侵佔了,我們應該也感覺到了,陳柏的身體裏散發着的是魔尊的氣息,而不是陳柏的。

“就算如此,陳柏的修爲如此高深,應該不會這麼輕易就被外來的魂魄侵佔了身體吧?”左丘洋似乎還是不敢相信,臉上依舊帶着疑惑,問道。

一般修爲越高深,身體內靈魂的強度也會越大,一個外來的魂魄如果想要強行入侵的話,絕對會被體內自身的靈魂所排斥,想要侵佔成功絕不是簡單的事情,可以說是十分的困難。要是輕易就能如此人的身體,奪走人的肉身,那這世界還不亂套了。

“你們別忘了,侵佔陳柏身體的可是魔尊魂魄,魔尊的魂魄究竟有多可怕相信你們也有所瞭解,所以就算是陳柏也不可能抵擋的住。”秦筱筱搖了搖頭,回道,語氣中滿是無奈。

這時候,陳柏大小起來。“哈哈……她說的沒錯,以我魂魄的強度想要侵佔你們在場的任何一個人的肉身那都是簡單的事情,只是你們的肉身未必能承受的住我魂魄的強大,一個不小心剛侵佔成功,你們的肉身就會因爲無法承受我靈魂的強大爆體而亡。”魔尊也沒打算隱瞞,緩緩的說道。

我們都沉默了,臉上的表情鐵青,看來事情正的如秦筱筱所說的那樣糟糕,魔尊的確侵佔了陳柏的身體,現在站在我們面前的已經不是陳柏,而是魔尊。從剛剛他突然用手中的戰魔戟攻擊我們的時候,我就已經大致想到了這個結果,當時我只希望是自己猜錯了,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對於這個情況我一時間真的很難接受,搖着頭,雙眼泛紅。“不可能,師父不可能有事的,師父,你就不要在騙人了,你只是想和我開玩笑對吧?”我說着,邁着步子想要走過去,秦筱筱慌忙拉住了我。

“別過去,他真的已經不是陳柏了。”

魔尊也笑了笑,說沒錯,陳柏已經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往後這個身體就是他魔尊的了。這個肉身他暫時用來對付我們,等把我們術士界大軍都解決了,抓到我之後再捨棄陳柏的肉身,奪取我這個真正完美的肉身。

所有人都沒想到會是現在這個狀況,都相互看了幾眼,臉色都十分的難看,失去了陳柏這個術士界大軍總指揮的存在,一時間大家也慌了手腳,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陳柏在這次大戰中相當於整個術士界的領導人物,他在術士界衆人的心中,重要性肯定比我還要高上不少。

這邊發生的情況,後援那邊也有所察覺了,劉宇和李慕顏竟然也慌慌張張的趕了過來。

“師弟,怎麼回事,爲什麼師父會變成這樣?”劉宇一見到對面異樣的陳柏,就急忙問道,李慕顏也是一臉的恐慌,臉上滿是憂色。

我現在腦子裏也是一團亂,悲痛,絕望,難過等等揉作一團,望着劉宇和李慕顏着急擔憂的面容,我再也忍不住淚水涌出了眼眶,艱難的說出了這個不幸的消息。

“師父的身體被魔尊的魂魄給侵佔了,現在在我們面前的不是師父,而是魔尊。”說完這句話,我感覺自己用完了全身的力氣。

“什麼!?”劉宇和李慕顏震驚萬分,李慕顏甚至差點還因此昏過去,我和劉宇慌忙扶住她。

劉宇望了一眼差點昏過去的李慕顏一眼,然後一臉悲痛的看着我,問道:“師弟,怎麼會這樣?”我搖了搖頭,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你們三個不用絕望,陳柏的魂魄肯定還在他的身體裏,只是被魔尊的魂魄給壓制住了,我們還有機會把魔尊的魂魄逼出陳柏的身體,只是機會有些渺茫。”秦筱筱見我們三人如此悲痛,於是開口說道。

我猛然擡起頭來,心頭一喜,情緒激動。“就算機會渺茫,我也會不惜一切代價,把魔尊的逼出師父的身體。”我目光堅定,一字一頓的說道。

“對,沒錯,我們都盡全力的。”

“不能讓魔尊就這麼輕易的侵佔了陳老的身體。”……

我說完之後,其他人也紛紛響應了我的話,有了大家的幫助和支持,我心中的決心更加堅定了。

今天有事,很晚纔回來,暫時一更,大家晚安! “算了吧,你們之前在我還是魂魄狀態的時候就沒能打過我,現在我有了肉身,修爲已經恢復了一大部分,你們不再是我的對手了,乖乖的求饒吧。”魔尊擺弄着手中的戰魔戟,冷冷的說道,臉上露出輕蔑的笑意,他似乎完全沒把我們放在眼裏。

“大家一起上,我倒是要看看傳說中的魔尊得到了肉身到底有多厲害。”張烈是一個極容易發怒的人,剛剛魔尊的話無疑是激怒了他,他眼中滿是憤怒之色,吼道。

陳柏的事情在加上剛剛的魔尊的話,大家心裏的憤怒也都被激起了,情緒都比較激動,紛紛響應起張烈的號召,都想着衝上去和魔尊拼命。

我雖然也很氣憤,也想要狠揍魔尊一頓,可是現在的魔尊已經有了肉身,實力不同於往,我們這麼衝動的冒然衝上去肯定不行,還是保持着冷靜。我只是怒視着魔尊沒有跟着張烈他們一起大喊,劉宇在我邊上也沒有說話,扶着滿臉淚水還在痛苦的李慕顏。

“大家冷靜一點,我們必須要想對策才行。一個原因是因爲魔尊恢復了肉身,實力有了大大的提升,我們不能橫衝直撞的直接過去和他拼命,另一個原因是現在魔尊所在的肉身是陳柏的肉身,我們在攻擊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要是毀壞了陳柏的肉身,那陳柏的魂魄也會受到牽連,到時候陳柏就徹底的忘了。”秦筱筱見他們都如此激動,慌忙說道。

秦筱筱這一說,大家都有些冷靜下來,臉上變得比之前還要凝重。本來我們想要戰勝魔尊就一定要盡全力攻擊,不能有絲毫的鬆懈,但是現在他侵佔了陳柏的身體,而陳柏的魂魄還被困在肉身之中,在攻擊的同時我們還要時刻考慮着陳柏魂魄的問題。這樣的話,想要戰勝困難更是難上加難了。

我們都沉默了,皺着眉頭,想着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要是我的肉身被魔尊侵佔了,不知道陳柏會帶領大家怎麼做?我心裏想到。

就在我們冷靜下來的時候,遠處被斬斷了三根狐狸尾巴的八尾妖狐走了過來,它每走一步,地面就震動一下。這時候我們纔想起還有八尾妖狐的存在,我們光只想着對付魔尊,差點就忘了還有八尾妖狐在。八尾妖狐加上魔尊,憑我們現在僅剩的戰力,想要取勝真的是十分困難。

八尾妖狐像是對着我們低吼了一聲,眼中帶着怒意,我們斬斷了它的三根尾巴,它肯定恨不得把我們都撕碎了。低吼了一聲之後,它轉頭看向魔尊,對着魔尊前肢跪地,低着頭,像是在給魔尊行禮。

“很好,司徒,你的計劃不錯。”魔尊臉上帶着笑,伸手摸了摸八尾妖狐的臉。

秦筱筱驚愕萬分,不敢相信的開口問道:“這一切都是你們計劃好的,難道說從一開始你們打算奪取陳柏的肉身?這……到底是爲什麼?”

不只是她感到震驚疑惑,我們所有人都很疑惑,難道他們天羽閣一開始說要奪取我的身體做魔尊的肉身就是個幌子,他們真正的目標其實是陳柏?

魔尊也沒打算隱瞞,冷笑着開口回覆了我們的疑惑。“當然不是,我需要的最好的肉身當然是和玄德骸骨融合了的李啓明,只有他的肉身才能讓我完全的恢復過來。不過爲了萬一,還是要另外準備一個備份肉身讓我奪取的,陳柏就是那個備份。”

他的話讓我們都大吃一驚,無比的意外,陳柏竟然還會是他除了我的肉身之外的另一個備份肉身,相信這一點我們沒有誰能想到,恐怕就是陳柏自己也沒想到。只能說,司徒海爲了讓魔尊能成功的復活,的確做了十分完全的準備,而且一點消息也沒泄露出來。

頓了頓,魔尊又繼續說道:“你們知道爲什麼陳柏會不老不死活了這麼嗎?那是因爲在上百年前的那場大戰中,他意外被我的一部分魔氣侵入了身體裏。”

這件事情我知道,陳柏也和我說過,當時中了魔氣的陳柏當即就昏迷了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而他體內的侵入的魔氣也察覺不到了,後來他發現自己不會變老,才猜想是因爲魔尊魔氣的緣故,想不到竟然真的是這樣。

“你是說因爲當年的魔氣!”秦筱筱雖然知道這件事,但是親口聽到魔尊說出來,還是很吃驚,其他人也一樣。

魔尊點了點頭,說就是這樣沒錯,那些魔氣並沒有從陳柏的體內離開,也沒有消失,而是徹底的和陳柏融合在了一起,使得陳柏的肉身發生了一些變化,從而變得不會老去,一直處於二十歲左右的模樣。也正是因爲他的肉身和魔氣融合了,所以才能承受得了魔尊的魔氣。

“這件事是一個意外,不過卻被司徒給發現了,所以他悄悄的把陳柏作爲我復活的備份肉身。在和你們打鬥之前,他就和我商量了,要是李啓明被你們保護的太好,我沒有機會奪取到,那麼就找機會侵佔陳柏的身體,沒想到事情的真的成功了。”魔尊不停的說着,越說越讓我們覺得心驚不已。

難怪八尾妖狐會突然襲擊後援那邊,目的就是爲了用昏迷的白蘭來引陳柏,好讓陳柏在着急只是被魔尊魂魄侵佔身體。

“行了不多說了,等把你們都解決了,我再重新奪取李啓明的肉身,然後把陳柏煉製成我魔尊的傀儡,哈哈……”魔尊大笑着說道,語氣很是狂妄,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勝利一般。

八尾妖狐也仰頭大吼起來,魔尊奪得了陳柏的肉身,這也是他其中的一個計劃,現在計劃成功了,它自然也很興奮得意。

“左丘洋,你們崑崙一派的三人和水麒麟依舊負責對付八尾妖狐,剩下的人跟着我對付魔尊。”秦筱筱沉着臉,語氣凝重的說道。現在陳柏被侵佔了身體,她只能接替陳柏來指揮術士界的大軍。

她在術士界中的輩分和陳柏一樣,修爲也極高,其他人也沒什麼異議,都聽從她的安排。 秦筱筱一吩咐完,左丘洋就帶着張瑜和向志雲,與水麒麟一起準備走向八尾妖狐。八尾妖狐已經被斬斷三位,實力下降了不少,現在他們應該能對付它,就算殺不了,纏住它不讓它有機會出手幫助魔尊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現在這局面,要是八尾妖狐和魔尊聯起手來的話,我們根本就沒有贏的機會。

“一會攻擊的時候,都記住我說的話,千萬不能傷及陳柏的魂魄。肉身壞了我們還能有辦法給他重塑,要是靈魂出事了,那就真的沒辦法了。”秦筱筱在我們即將出手的時候,語氣深重的說道,提醒我們千萬不能傷到陳柏肉身中的魂魄。

所有人此時都臉色凝重,大家都知道這要求太難了,魔尊的實力本來就強,現在我們又不能無所顧忌的對他發動攻擊,想要取得勝利真的是難上加難,但這又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們不可能不管陳柏的死活。

“你們簡直就是在癡人說夢,想要救他那是不可能的。”魔尊聽到了秦筱筱的叮囑,冷笑一聲,臉上帶着輕蔑的表情說道。

不管他說什麼,我們都已經做了決定,所以雖然都面色凝重,但是眼中都是堅定的神色。

這個時候,李慕顏的情緒多少已經恢復過來了一些,她擦掉臉上的淚痕,憤怒的盯着對面的魔尊。“就算豁上性命我也要把師父救回來。”她握緊了手中的劍,也想要跟着我們一起攻向魔尊。

我有些擔心想要勸她留下,雖然她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這實在是太危險了,魔尊不是普通的敵人,隨隨便便的一招就有可能會要了她的性命。

“師姐,你和師兄還是先帶着白蘭退走吧,師父的事情就交給我們,我……”

“師弟,你就別勸我們了,身爲師父的弟子,又是你的師兄師姐,你要我們如何離開,今天我們都要並肩作戰,就算是死了也在所不惜。”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劉宇給打斷了,他也一臉堅定,緩緩的開口說道,也打算和我們一起。

要是以前,他沒失去修爲的時候我倒是不會擔心,但是現在他修爲還沒恢復,不得不叫人擔心。 逍遙流主 “師兄,怎麼連你也……要是你倆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我怎麼和師父交代?”我依舊不放心,擔心的說道。

“師弟,你要是在勸我倆,那我真的生氣了,就當沒有過你這個師弟。”李慕顏一臉認真,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樣子,她說得出做得到。

我十分爲難,猶豫着到底該怎麼辦,秦筱筱的聲音卻傳來了。“好,不愧是陳柏的弟子,都不是怕是的孬種,既然如此那便戰吧!”她露出讚賞的神色,點頭說道,對劉宇和李慕顏的態度十分滿意。

“行吧,那師兄師姐,你兩都要小心,實在不行就退開。”我也只能讓他們小心。

“你也一樣。”他兩回道。

這時候,對面的魔尊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罵了一句,便握着戰魔戟飛身攻了過來。“說完了沒有,說完了我便送你們上路。”他飛身過來,戰魔戟對着我們這裏猛的一斬。

一股可怕的氣息襲來,我們所有人慌忙閃身避開,轟隆一聲,地面炸開一個巨大的口子,塵土飛揚。

魔尊主動發起了攻擊,那麼左丘洋他們那邊也發起了對八尾妖狐的攻擊。水麒麟噴出水流,製造出了一個半圓形的水幕,把他們連同八尾妖狐一起困在了裏面,防止八尾妖狐出手干擾我們這邊的戰鬥。

水幕把他們完全籠罩住了,有着水幕的阻擋,裏面的狀況很模糊,我們根本看不清楚裏面。

“我先帶頭來會會傳說中的魔尊,唐思和我一起。”張烈大喊一聲,然後召喚出了餓鬼,帶着餓鬼衝向魔尊。唐思也從人我們之中飛身出去,緊跟在玩鬼老怪張烈的後面。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師徒兩人聯手,不知道兩人的聯手戰鬥威力如何。

餓鬼的外貌依舊可怕,它張開血盆大嘴怒吼了聲,然後揮起手中巨大的刀,一刀砍向下方的魔尊。魔尊擡手一推,一股無形的力量從他掌心噴出,直接把餓鬼砍下去的大刀給震退,連同餓鬼的整個身子也一同往後退了幾步。

“區區餓鬼也剛在我魔尊面前舞刀弄槍,不知死活。”魔尊冷哼一聲,眼中露出殺意,舉起戰魔戟對着餓鬼就要砍下去。

突然,張烈這時候大喊道:“唐思,趕緊!”

他話音剛落,就看到唐思放出了自己的頭髮絲異魂,頓時從唐思腳下的地面開始,黑如潮水的頭髮絲飛速的爬向魔尊,魔尊一時沒留意,轉眼就被頭髮絲異魂纏住了雙腳。很快他的雙手也被纏住了,保持着揮動戰魔戟的姿勢。

忽然,又是一陣金光亮起,接着便聽到迴盪在空氣中,誦唸佛經的聲音。我們往金光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善妙大師和虛雲大師兩人手裏拿着佛珠,嘴裏念着佛經。漸漸的,金光形成一尊巨大的金佛像,金佛面目慈祥,張開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對着被異魂纏住的魔尊就是一掌拍了下去。

轟的一聲,地面劇烈的震動起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印,而魔尊被拍得深深的陷進了手掌印之中。在金色巨掌拍中魔尊的瞬間,唐思的異魂就都已經退走了。

金色巨掌一直壓在地上,沒有要擡起來的意思,不過很快我們就聽到了一聲怒吼,然後一道月牙形的魔氣沖天而起,把金色巨掌給劈開了。同時善妙和虛雲兩位大師渾身一顫,口吐鮮血,跪倒在了地上,巨大的金色佛像也就此消失了。

砰的一聲,魔尊從巨大的手掌印中飛竄而出,漂浮在空中,渾身上下纏繞着滔天的魔氣。我們其他人也在這個時候衝了過去,秦筱筱手中的軟劍飛出,包裹着劍氣攻向魔尊。她又使出了御劍之術,而且劍的速度似乎比之前還要快。

魔尊握着戰魔戟不停的抵擋軟劍的攻擊,我也慌忙把內力注入獸璽,把獸璽對着魔尊打了出去。 發着光輝的獸璽被我一掌打向魔尊,此時他正在用戰魔戟和被秦筱筱用御劍之法控制的軟劍對抗,魔尊還是一副輕鬆的樣子,倒是秦筱筱已經滿頭大汗,臉色有些難看,御劍之法正在飛速的消耗她體內的內力。

獸璽旋轉着轟向了魔尊,獸璽上蘊含着很強的氣息,魔尊瞟了一眼轟向自己的獸璽,冷哼一聲,手上一用勁,把軟劍震退了。接着目光轉向獸璽,眼中露出了寒意。

他揮起手中的戰魔戟,對着獸璽狠狠的砍了下去。砰的一聲,戰魔戟和獸璽撞擊在了一起,造成一股很強大的勁浪,勁浪四散,下方的土地猛的炸裂開來。魔尊手中的戰魔戟就這樣和獸璽想低着,久久沒有分開,在兩個法器之間有殘留着一股很強的力量。

趁這個機會,秦筱筱控制着軟劍,再次朝魔尊刺去。魔尊沒有辦法,只能是怒吼一聲,渾身魔氣一運,手上在一使勁,兩個法器之間的力量被引爆了。又是一股強大的勁浪炸開,獸璽被震得飛退了回來,魔尊也握着戰魔戟退開了。

我動身上前,接住了飛退回來的獸璽,同時秦筱筱用御劍之法控制的軟劍也刺向了退回去的魔尊。

“魔氣滔滔。”魔尊眼神一沉,在軟劍即將刺到身前的時候,擡起手來大喝了一聲。只見他手掌之中噴出一大股黑色魔氣,魔氣滾滾而去纏住了刺向他的軟劍。

軟劍被那一大團魔氣纏住了,停在空中動彈不得,絲毫沒有往前刺去的動靜了。秦筱筱皺着眉頭,再次猛的一運氣,加強了對軟劍的控制,但結果還是沒用。雖然軟劍顫動着稍稍往前刺去了一小段距離,但還是掙脫不了那一團黑色魔氣的束縛。

大叔,離婚請放手 “怎麼,想收回劍?行,那我就還給你。”魔尊冷笑一聲,看着不斷消耗內力的秦筱筱,說道。

他手掌猛的一抓,然後對着秦筱筱一甩,軟劍連同黑色魔氣一起飛向了秦筱筱。秦筱筱大驚,慌忙收回運轉的內力,閃身避開了飛來的軟劍和黑色魔氣。

嘣的一聲,軟劍和黑氣落到了剛剛她站的位置,地面頓時炸開一個大坑,黑色魔氣漸漸消散了,而軟劍深深的刺進了地面之中。

我忙着注意剛剛秦筱筱那邊,沒有留意魔尊,見秦筱筱沒事剛想鬆口氣,就突然感覺到自己身前出現了魔尊的可怕氣息。我慌忙轉眼一看,果然是魔尊,他臉上帶着邪笑,一隻手已經向我抓了過來。

“戰鬥的時候注意力不放在敵人身上可不行,年輕人。”他冷冷開口說道,身上的魔氣不斷的向我涌來,渾身上下的寒毛瞬間都豎了起來,後背一陣發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