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怕我倆上去,明天樓上就多了三具屍體。”我拉着臉說。

這時候跑樓上去,我覺得太不理智了,柳青雲又沒在,要真遇上鬼了,那我和林子欣這樣兩個普通人,恐怕跑都跑不掉。

“那你不用去了,我去。”林子欣說着就一把推開了我,然後向外面走去,她這犟脾氣一上來攔都攔不住。

“你忘了上次自己瘋掉的事情了?”我在後面喊了一句。

林子欣一聽猛的轉過身來了,她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了起來,很顯然我這句話讓她想到了上一次在六樓的詭異經歷,她開始害怕了。

我一看這句話唬住林子欣了,連忙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說,“你是警察,又不是抓鬼大師,以前你不相信鬼,可以什麼都不用怕,但現在不一樣了,這棟樓裏面真的有鬼,而且你也經歷過,你應該知道的,那根本不是我們所能對抗的,咱今晚就不要出去了,明天再去樓上看看情況吧?”

“明天上去收屍嗎?”林子欣瞪着眼睛問我。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攤了攤雙手。

理論上我們確實該去樓看看,如果真有人的話,我們不管那明天就真的只能收屍了,但這時候我們跑上去,我覺得有很大的可能,明天會有人給我們收屍。

“你到底怎樣才肯上去看看?”林子欣過來盯着我的眼睛問我。

我一看林子欣是鐵了心了,就嘆了口氣說,“如果你非要上去看看的話,那我陪你去,但你看到什麼都不要太害怕,也不要魯莽,因爲我們上去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實的,就好像上次看到走廊裏吊的全是屍體,那都是幻覺,明白嗎?”

“明白。”

看林子欣點頭,我就從牀頭櫃裏面拿出了那把水果刀,攥在手裏,然後跟她一起走出了房間。

經過前幾次的事情,我確定了柳青雲給我的這把水果刀確實不一般,現在拿着它,我多少有點底氣。

我跟林子欣壓着腳步慢慢的向六樓抹去,很快我倆摸到了六樓的樓梯口,我直接就走了上去。

六樓傳來的那種聲音還在持續,到了這裏我聽得比較清楚了,感覺那種聲音並不像是撞牆自殺的聲音,倒像是打鬥的聲音。

林子欣這時候纔開始害怕了,雙手緊緊地抓着我的衣服,生怕我消失似的。

其實我還是挺佩服林子欣的,她一個女孩子,上次在六樓經歷了那樣詭異和恐怖的事情,現在她竟然還敢上去,我估計換了一般男的都不敢再上去了。

當然我也是一般人,這會嚇得要死,不過這種情況下真的不允許我後退,所以就算硬着頭皮,我也只能上了。

摸到上去六樓的那扇大鐵門跟前後,我連忙蹲下身子朝着上面的走廊看了看,走廊裏面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見,不過我能聽到聲音,好像有人在扭打似的。

過了一會,我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那種黑暗,隱隱約約我能看到走廊深處有兩個人影在扭打,那種沉悶的撞擊聲,是它們彼此把對方摔到牆上才傳來的。

雖然事先不夠清晰的緣故,我看不太清楚,但能感覺出來,這兩個人打得很激烈,由此可見這兩個人抗打能力都很強,力氣也很大,絕對不是一般人。

我還在想這種時候怎麼會有人跑六樓來打架呢?林子欣忽然就衝上去了,然後她不知道從哪裏搞得一個小手電,打開就照了過去,還喊了一句,“別動,警察。”

我一看就知道壞事了,連忙衝了上去,藉着林子欣手裏的小手電,我看清了那兩個剛纔打架的人,其中一個是老頭子,另一個則是長得和我一模一樣。

看到這裏我直接就僵住了,身上的汗毛也一根一根豎了起來,這兩傢伙可是陰屍啊,它們根本就是怪物。

老頭子和那個傢伙這時候也不打了,都停了下來,盯着我和林子欣看。

它們都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傷,兩個傢伙全身都是血,尤其是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陰屍,一條胳膊都已經被老頭子拽掉了,但看起來這兩傢伙就跟沒事一樣,身體受傷根本對他們造不成傷害。

再看這兩傢伙的眼神,死氣成成的,安全看不到生氣,但這種眼神又不像是呆滯,而是充滿智慧的那種,跟它們一對視我忍不住心裏發寒。

林子欣這時候也沒了反應,我估計她和我一樣僵住了,不過我沒敢回頭去看她,因爲我看到老頭子和那個傢伙根本就不敢挪開眼睛了,我生怕他們會衝過來。

僵持了不到五秒鐘,老頭子忽然一把抓了過去,冷不防之下那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陰屍,腦袋直接被抓到了,我看到老頭子的指甲鋒利的像刀子一樣,那麼長,直接就把那個傢伙的腦袋給抓爆了,紅的白的一股腦全撒了出來。

“啊。”林子欣失聲尖叫了起來,手電也掉在了地上。

我來不及去看老頭子把那個陰屍怎麼樣了,連忙抓住林子欣的手就拽着她轉身向樓下狂奔而去,現在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

在臨跑下樓梯口的那一瞬間,我回頭看了一下,那個被抓爆腦袋的傢伙已經倒下了去了,不過老頭子依舊沒有放過它,還在撕扯那具屍體,似乎只有將屍體撕成粉碎,它纔會安心。

我已經被嚇得亡魂皆冒了,看了一下就連忙拽着林子欣一路往樓下跑。

由於太過緊張,我和林子欣跑下去的時候摔了好幾次,有時候甚至就從樓梯上滾下去了,我腦袋都被磕破了,林子欣也被摔得滿身是傷,不過這時候我們都來不及去顧及傷口或者疼痛了,比起逃命來說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

下了樓之後我和林子欣就一路向着小區外面跑去,剛跑到小區門口,我就聽到後面傳來“嘭”的一聲,下意識的我回頭看了一下,老頭子竟然從樓上跳下來了,他已經追了上來。

我和林子欣都快被嚇死了,連忙不要命地跑了出去,然後我倆直接鑽進了林子欣的車裏面。

兩條腿肯定是跑不過老頭子,畢竟他現在是怪物,所以只能開車跑了。

車發動起來的時候,老頭子已經離我們很近了,眼看就要撲上來了,林子欣連忙拿出之前放在車裏的手槍,透過車窗就對着老頭子扣動了扳機。

林子欣估計是真的被嚇壞了,一扣扳機就不知道放手了,七發子彈全被她射了出去,子彈無一落空,都打在了老頭子的身上,不過也只是打的老頭子後退了幾步,根本殺不死他。

眼看着老頭子又要撲上來了,林子欣連忙一踩油門,車子直接就飈了出去,一個漂移之後,飛一般的衝上了馬路。

我回頭看了一下老頭子被遠遠的甩在了後面,這才徹底鬆了口氣,總算從他手裏逃出來了。

老頭子現在是陰屍,根本不能當人看,他給我的感覺比以前恐怖太多了,我根本不敢面對它。

現在估計只有柳青雲能對付老頭子了,它已經幹掉了另外兩個陰屍,並且吞噬了兩條魂魄,如今完整的鬼魂已經出現,加上老頭子是陰屍,我完全不敢想象他到底有多恐怖。

漸漸地車子開得遠離了那個小區,老頭子已經看不見了,林子欣就把車子速度放慢了下來,然後她一邊開車一邊問我,“你有沒有柳青雲的聯繫方式?快點找他回來吧,不然這東西一般人根本收拾不了,我怕會禍害普通人。”

林子欣這麼一說我纔想了起來,連忙掏出手機給柳青雲打了一個電話,誰知他電話竟然關機了。

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該不會是柳青雲知道最後沒法對付老頭子,所以提前跑路了吧?

林子欣看我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了起來,問我怎麼了?

逍遙醫少在都市 我揚了揚手機說電話打不通,柳青雲很有可能已經跑路了,我們被擺了一道。

“什麼?”林子欣聽到這裏忽然一個急剎車,然後她轉頭吃驚的看着我說,“不會吧?他跑路了誰來收拾那傢伙?”

“不知道。”我很茫然的搖了搖頭。

如果柳青雲真的跑路了,那我根本不用想,自己也只能跑路了,畢竟我是普通人,陰屍這種東西我以前聽都沒聽過,怎麼對付得了?

“要不先回警局想辦法吧?那裏應該安全一點。”林子欣轉頭問我。

“好。”我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林子欣當即就開動了車子,不過剛開起來,她忽然又一個急剎車把車子剎住了。

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以爲前面有人,誰知向前一看,我們竟然又回到了小區門口那裏,老頭子就在我們前面站着。 我頭皮直接就麻了,連忙衝林子欣大喊了一句,“倒車。”

被我這麼一喊林子欣終於反應過來了,連忙一踩油門就猛打方向盤,車子幾乎在原地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然後向着遠方衝去。

我到這時候都沒反應過來車子是怎麼跑這裏來的?林子欣不可能把車開回來吧?而且剛纔她一直跑的都是直線,根本沒有倒過車。

這種情況我們應該離這個小區越來越遠纔對,怎麼可能回到這裏?難道是鬼打牆?

我覺得這種可能也不是不存在,但老頭子是陰屍啊,他又不是鬼,怎麼可能這麼邪乎?

我還是不相信老頭子有這種能力,所以就很仔細的留意着外面的情況,也留意着林子欣開車的方向。

就這樣開了一會,讓我難以置信的是,我們竟然又回來了,車子在朝着小區的那個方向行駛,我也看到了等在那裏的老頭子,他遠遠地在對着我們笑。

我以爲林子欣會停車的,誰知她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接把油門踩到了底,徑直向着老頭子撞去。

“快停下,你撞不死他的。”我連忙大喊了起來,可是林子欣根本不理我,她緊盯着站在前面的老頭子,眼中放射着野性的光芒。

我是第一次在一個女孩子眼裏看到這種神色,那種眼神看得我心裏都冒冷氣,她是抱着決絕和必死的心態去撞老頭子的,不得不說林子欣比我冷靜,她知道這種情況下我們就算掉頭跑路,最後還是會回到這裏,所以她才選擇了孤注一擲。

可是老頭子能被撞死嗎?它是陰屍啊?

車子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極限,“彭。”

轉眼間車子撞在了老頭子身上,他都沒有躲避,直接被撞的飛出去五六米遠,車子前面的玻璃都被撞碎了,碎玻璃渣鋪天蓋地的飛射了進來,我和林子欣連忙低頭用手護住了臉,可是碎玻璃還是給我劃出了好幾道傷口,林子欣的胳膊上也被碎玻璃劃的鮮血淋漓。

車子直接失控了,衝上了旁邊的人行道,最後直接撞在了牆上,雖然林子欣踩了剎車,但這麼短的距離剎車根本沒起到多大作用,車頭前面都被撞的凹陷了進來。

那種震動根本不是人所能承受的,我只感覺腦袋裏面一片轟鳴,眼前盡是一閃一閃的光點,所有的景象都出現了出現了幻影,彷彿空間都開始重疊。

我伸手去抓了一下林子欣,竟然沒抓到,我有點看不真切距離了。

我連忙繼續向前抓了一下,終於抓到林子欣了的肩膀,她趴在放線盤上已經沒了反應。我鼓起全身的力氣扯了她一下,然後林子欣就後仰了過來,靠在了座位背靠上面。

她臉上全都血,人已經昏迷了,我晃了好幾下想叫醒她,誰知林子欣直接就倒了過來,趴在了我腿上。

我掙扎着用腳踹開了車門,然後費力的往外面爬,很快我出去了,可我根本站不住,直接是從車裏爬出去的,一下子就癱在了馬路上。

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轉,轉的我頭暈目眩,我根本爬不起來。

最後我扶着車門才勉強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我連忙探進車裏面去拽林子欣,這時候我腦袋還是清楚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送林子欣去醫院。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於把林子欣從車裏拽出來了,不過剛拽出來,我就僵住了,因爲我看到了老頭子,他好端端的,根本沒有被撞死,此時他就站在車的另一邊,看着我陰慘慘的笑。

我連忙一手扶着林子欣,一手從腰後把那把水果刀抽了出來,到了這種時候,我已經不能退縮了,雖然我知道幹不過老頭子,但我不能跑路,因爲有林子欣。

跟我對視了兩秒鐘之後,老頭子忽然一按車的頂部,然後直接就跳了過來。

眼看老頭子撲到我頭頂了了,我忍不住開始後退,不過剛退了一步,老頭子忽然就飛了出去,那樣子感覺好像是被什麼撞飛出去的一樣。

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竟然看到了柳青雲,他已經站在我身後了,剛纔就是他把老頭子移交給踹了出去。

這時候看到柳青雲我差點激動得哭了,就差給他跪下了,這傢伙真的是救星啊,關鍵時刻終於出現了。

柳青雲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交給我。”

我連忙點了點頭,不過還是忍不住抱怨了兩句,“你幹嘛去了?怎麼現在纔來?我差點就掛掉了。”

“我去我師傅那裏把祭刀請來了。”柳青雲說着從背後拿下來一把黝黑古樸的長刀,不過奇怪的是這刀竟然沒有刀鞘。

“你這刀很厲害麼?是不是可以殺鬼?”我下意識的問他。

“不光可以殺鬼,還能殺神。”柳青雲說完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後握着古刀就向老頭子走去。

我知道柳青雲在吹牛逼,不過看起來他手裏拿把古刀確實不一般。

老頭子已經翻身從地上起來了,他看柳青雲想他走過去,眼睛滴溜溜的開始轉了起來,我看到他的眼神一直在柳青雲手裏的那把古刀上面掃視。

我沒想到的是,最後老頭子竟然轉身跑了,不知道是被柳青雲嚇到了,還是他忌憚柳青雲手裏的拿把古刀。

柳青雲也沒有去追,看老頭子跑了他就轉身走了回來,然後問我,“怎麼樣?沒事吧?”

我說“我沒事,不過她有事了,要趕快送去醫院。”我說着看了看旁邊昏迷不醒的林子欣。

柳青雲點了點頭,剛想說什麼,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整個人忽然飛了出去,那樣子種感覺他好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擊飛出去的一樣,直接摔在了好幾米以外,手裏的古刀也掉在了一邊。

落地之後柳青雲直接就吐了一口血,我嚇得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老頭子已經跑了,是誰暗算了柳青雲?

我連忙放下林子欣就衝了過去,想看看柳青雲的情況,不過還沒衝到跟前,我整個人就僵住了,因爲在柳青雲的兩米以外的位置,我看到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小孩,不對,應該是一個嬰兒,看起來就像剛生出來的孩子一樣,身上還有血跡,光着身子,皮膚也是紅慘慘,而且皺皺巴巴的,看起來像是披着一張老樹皮。

我心臟直接就抽了,我不知道這傢伙是個什麼玩意,但我感覺它比鬼還要恐怖,那個樣子看一眼我就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這嬰兒雖然看起來跟正常人一樣,但它盯着我的那個眼神,還有詭異的笑容,無一不透着詭異,我根本沒法把它當人看待。

“這這是什麼東西?”我打着哆嗦問柳青雲。

“他把三魂聚齊了,我們都被老頭子擺了一道。”柳青雲扶着胸口臉色煞白的說。

“怎麼叫被他擺了一道?”我口乾舌燥的問柳青雲。

“這就是被人種在你身上的小鬼,老頭子想用它來對付我們。”柳青雲說着瞄了一眼那個嬰兒。

那小鬼似乎聽懂了,竟然笑了起來。

柳青雲忽然一個翻身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他雙手各自捏了一個訣竅,念動咒語就對着那小鬼一指。

小鬼忽然慘叫了一聲,莫名其妙的翻了一個跟頭,然後它一下子又跳到了起來,直接跳到了車頂上,開始對着柳青雲張牙舞爪了起來。

柳青雲連忙一把抄起了地上的古刀,然後握在手裏說,“小鬼就是嫩了點,雖然這傢伙很是邪異,不過它終究不夠聰明。”

我連忙問柳青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有人種在我身上的是這樣一個小鬼?它現在離開了我的身體會不會害我?”

“當然會。”柳青雲咬着牙說,“這種剛出生就死掉的嬰兒,怨氣最大,可以養成鬼嬰,而且它都已經種在你身上二十幾年了,現在被抽出來,它肯定會想辦法吞噬你的魂魄,然後佔據你的身體,這纔是給你種下小鬼的那個人最終的目的。”

“那他到底是準備養鬼還是養人啊?”我一臉鬱悶的問柳青雲。

“以己控鬼,以鬼控身,我想對方肯定不止在你一個人身上養了小鬼,這人絕對是奇人中的異類。”

柳青雲說完皺了皺眉頭,”我先收拾了這小鬼,到時候再找那人看看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說完柳青雲握着古刀就像那小鬼衝去了,那小鬼似乎同樣非常懼怕柳青雲手裏的古刀,它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然後一下子就從車上跳了下去,我再想找它的時候,卻已經找不到了,小鬼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女俠,放開那個長官 我和柳青雲連忙繞到車後邊去看,林子欣還靠在車上昏迷着,可是沒有小鬼的影子,最後趴下來把車底都看了一遍,還是沒找着,那小鬼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我看實在找不着就問柳青雲,“它是不是隱身了?鬼這東西不讓我們看見,我們就看不到了吧?”

“不應該啊?”柳青雲搖了搖頭說,“它在你身上二十幾年了,已經和你的身體產生了某種聯繫,就算別人看不到,你應該能看到啊?”

“可我真看不到,是不是走掉了?”我說着又四下看了看,確定那小鬼不見了。

就在我把視線收回來的時候,我忽然發現林子欣竟然睜開了眼睛,一激動我就把小鬼的事情拋在腦後了,連忙跑過去問林子欣,“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沒事吧?”

“別靠近她。”柳青雲在我身後大喊了一句。

我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回頭看了柳青雲一眼,發現他正瞪着眼睛,很緊張的看着林子欣。

下意識的我再次回頭看了林子欣一眼,這一回頭我才發現林子欣不對勁了,她竟然在看着我笑,而且那種笑容,相當詭異,怎麼看怎麼像剛纔那小鬼的眼神。

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連忙猛的向後退去,可惜還是晚了一步,林子欣已經伸出雙手抓住了我的脖子,她的力氣大的簡直讓我難以置信,我一下子就被她捏着脖子舉了起來。

我能聽見自己的脖子傳來“嘎巴嘎巴”的聲音,她手上的力度太大了,我脖子都快被捏斷了。

我連忙用雙手抓住了林子欣捏着我脖子的手,想把她的手掰開,可是她力氣太大了,我根本掰不開,加上脖子這麼被捏着,我一口一起上不來,腦袋都開始空白了,手上也使不出勁來了,只剩下雙腳懸在半空亂蹬亂舞。

柳青雲一看情況不妙,連忙跑過來救我,不過他還沒衝上來,我就被林子欣猛地甩了出去,直接砸在了柳青雲的身上。

我被摔了個暈頭轉向,柳青雲也被砸了個人仰馬翻,不過好在我總算逃離林子欣的魔抓了,不然剛纔那種情況,她分分秒就可以捏斷我的脖子。

我從地上爬起來就連忙問柳青雲,“小鬼怎麼上了林子欣的身了?現在可怎麼整?”

“不好整了。”柳青雲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臉色陰沉地說,“現在收拾它怎麼着都會傷了林子欣,而且那小鬼有了林子欣的身體做保護,一般的手段對它根本沒用。”

“那你快想辦法啊,總不能讓小鬼搶了林子欣的身體吧?實在不行我給她一刀。”我說着把手裏的水果刀揚了揚。

“你給她一刀也不行的。”柳青雲搖了搖頭說,“這小鬼可不是一般的孤魂野鬼能夠比的,它好歹吸收你的陽氣二十幾年了,而且本身就是怨念極大的鬼嬰,你的水果刀根本剋制不了它,還是我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