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伍員,念你這麼多年對我一直忠心耿耿的,這次我就不打算追究你的責任了,不過,昭雪狼騎必須解散!”

“大王……”

“大王……”

伍子胥和伯噽都想要說話,爭辯幾句,看來這兩個人對於夫差的這個決定都不是非常滿意,可是夫差揮了揮手:

“不要說了,就這樣決定了,伯噽,你馬上把圍攏在相國府的那些士卒給調回來,真是

胡鬧!”

伯噽這個時候心裏也感到自己好冤啊,好像是自己彙報給了夫差,說是伍子胥的家中藏了越國的奸黨,然後纔是夫差命令他去相國府搜查的,可是現在連搜查都沒有搜查,就讓他把人調回來。自己還無緣無故的被說成是胡鬧,這讓他感到無法接受。

不過,伯噽在夫差的身邊這麼長的時間了,而且能夠得到夫差的喜歡,也自然有他的可取之處。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的。只是把這個事兒記在了心裏,沒有繼續的爭辯,但是伍子胥可不幹了,讓他解除昭雪狼騎,簡直就如同是要了他的命一樣。

可是不管他如何求情,夫差只是再次丟下了一句:

“就這樣決定了!”

然後轉身走向了後面的宮殿中。伍子胥幾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到自己的府第的。只是當他到了大門口的時候,發現本來圍攏在周圍那些士卒已經不見了。

魏神通就站在門口等着伍子胥回來,他看到了伯噽忽然下令所有的人撤退,也感到摸不着頭腦,本來還以爲是因爲伍子胥在朝堂上和伯噽的爭論中獲得了勝利的緣故,但是當看到了伍子胥幾乎是已經丟了魂兒一樣的情景,覺得好像事情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將軍?”

魏神通連忙迎上前去,和伍子胥打着招呼,伍子胥好像是如夢初醒,剛剛知道自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家門口。

“孟先生和土豪金他們還在麼?”

魏神通沒想到伍子胥回到家中的第一句話竟然就是這個,愣了一下,但是還是規規矩矩的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指了指後面的院子:

“他們現在就在後面的院子,正在那裏說話呢!”

“唉!”

伍子胥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急急忙忙的向後面的院子走去,弄的魏神通奇怪的看着伍子胥的背影,低聲的自言自語:

“將軍這是怎麼了,找那兩個傢伙幹嘛?”

……

(本章完) 第2895章

反而是現在看著畫面中的墨九狸一直沒動,讓黑衣男子能這樣看著,也很滿足!

看著水晶球內的墨九狸熟悉又跟記憶中不同的面容,黑衣男子的眼神也越發的溫柔!

如果不是現在身不由己,如果不是擔心自己給九狸帶來危險,他可能早就去到九狸身邊,陪伴著她的成長了,也不至於這樣分明都知道,卻只能一次次錯過屬於九狸生命中,最為重要的許多場合!

想到九狸成親,生子的事情,自己只能通過鶴的描述,只能暗中看著,心中就滿是自責,他一生中最為重要的,剩下的唯一的親人,唯一的妹妹,他卻不能親自守護,讓他這個做哥哥的心裡很是愧疚!

「鶴,你明天收拾一下,前往九重天等待九狸,面的她回到九重天之後遇到她前世的舊人被傷害了!九狸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到達九重天,你可以先去魔界看看帝溟寒怎麼回事,然後再去九重天暗中保護九狸!」黑衣男子想了想說道。

「主子,現在你身邊也不安全,既然小姐還沒那麼快前往到達九重天,我還是先留下保護主子吧!」鶴聞言想了想說道。

「我沒事,你去保護好九狸就行了!」黑衣人聞言說道。

「知道了主子!」鶴聞言說道。

黑衣人又深深的看了眼水晶球上的畫面,然後起身離開了!

「主子,小姐她……」

「放心吧,九狸不會進入陣法的!」不等鶴說完,黑衣人直接說道。

鶴和另外一個手下聞言一愣,不明白主子為什麼肯定小姐不會進入陣法啊!

但是兩個人都沒有離開,因為他們都覺得墨九狸一定會進入陣法的,畢竟鶴可是很清楚墨九狸的陣法造詣也很強悍的,雖然跟主子沒法比,但是之前跟著墨九狸的時候,鶴覺得墨九狸並非是那種懼怕的人!

愛在盡頭,盡頭再愛 可是當兩人看到墨九狸的船返航,不再前進的時候,都是一愣,直到墨九狸的身影消失在水晶球的畫面中之後,水晶球也徹底關閉了!

雖然他們看著的時間很短,但是他們清楚墨九狸所在的地上實際上的時間已經是很久的,這個水晶球的畫面是快速播放的,因此墨九狸他們在那邊幾天幾月甚至幾年的事情,在水晶球裡面的畫面也會被壓縮成播放的正常速度播放的。

因此,他們從水晶球裡面看到的都是正常播放速度的畫面,但是畫面中墨九狸等人到底用了多久的時間,他們卻是不知情的!

鶴和另一個黑衣手下鳴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驚訝,原來真的被主子說中了,小姐真的沒有進入陣法,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兩人也不能多問!

鶴去準備離開的事情,鳴則回到了主子身邊!

——

驚天海域

墨九狸站在原地看著前方的幻陣,大概一整天的時間,熊子言都沒敢說話打擾墨九狸,直到天黑之後,墨九狸再看前方的幻陣時,最後嘗試了一次,神識進入幻陣內,想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 伍子胥忽然來到了後院中,孟落日和土豪金都沒有感到非常的意外,伍子胥能夠在朝堂上佔到伯噽的便宜纔怪呢。

伍子胥在夫差的心中現在已經成爲了一塊雞肋,如果不是因爲現在的吳國還處在不斷的戰事中,恐怕他早就被夫差像是一個垃圾袋一樣的丟出去了。

能夠完整的一個人回來,已經是讓他們感到有點奇怪了,土豪金甚至還在伍子胥的胳膊腿兒之類的地方尋找着,貌似在看看他從王宮中回來,是不是少了點什麼:

“先生救我!”

伍子胥的人還沒有走進院子,就已經高聲的喊出來,弄的好像後面有隻大狗在追他一樣。

孟落日呵呵一笑:

“伍將軍,怎麼了,被狗攆了麼?”

伍子胥已經着急的火冒三丈了,這兩個傢伙還有興致開玩笑,這讓跟在伍子胥身後衝進院子來的魏神通感到非常的不爽。

伍子胥已經不管那麼多了,再次重複着口中的話:

“先生救我!”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兒?”

“大王說了,要讓我解散昭雪狼騎!這次來看,大王已經是鐵了心了!”

聽到了伍子胥的話,魏神通的臉色立刻就變了。昭雪狼騎對於伍子胥的作用,所有人都是清楚的,就是對於魏神通來說,昭雪狼騎已經成了他的命一樣,現在聽說夫差要解散昭雪狼騎,對於魏神通來說,好像是在瞬間天塌下來了一樣。早就將之前對孟落日等人的不快拋到了九霄雲外。

守護甜心之羈絆薔薇 按照伍子胥的性格,如果他有一點辦法,或者保留昭雪狼騎的希望,都不會有如此失態的表現,看來伍子胥現在真的是無計可施了。而孟落日等人在魏神通等人的心中是無所不在知,也是無所不能的,也許他們真的是昭雪狼騎的最後的救命稻草。

“如果昭雪狼騎被解散了,估計你伍子胥也就離死不遠了。”

孟落日還真有神棍的樣子,挺直了身子。魏神通在旁邊撇了撇嘴巴,孟落日說

的就是廢話,如果不是因爲這個,或許他們已經不用這樣的着急了。

“如果想要保住昭雪狼騎,保住伍將軍全家的性命,只有一個辦法,離開吳國。”

“離開吳國?哼,開玩笑,而且,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效忠於越國!”

“誰讓你去越國了?”

孟落日呵呵一笑,聽到伍子胥只是說不會去越國,孟落日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了,就連剛剛從房間中走出來的妲己和褒姒的臉上都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伍將軍,你不用着急着下定論嘛,再說,我也不希望你去越國啊。”

伍子胥聽到了孟落日的話愣了一下,雖然他也從土豪金那裏知道了一些關於孟落日等一行人的身份,但是在他的心裏,還是認爲這些人和越國還是有着扯不斷的關係的。

“伍將軍,你是赫赫有名征戰疆場上的名流,怎麼到了這個時候,反而自亂陣腳了呢?”

伍子胥愣了一下,臉色也從之前的焦急慢慢的平穩了下來。畢竟伍子胥也不是泛泛之輩,只是之前得到的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所以纔會有那樣的表現。孟落日的話,好像是一記重錘一樣,讓他終於平靜了下來。

看到伍子胥能夠在這樣短的時間中穩定了心神,孟落日和土豪金都不由得暗自點頭,伍子胥穩穩當當的坐在了孟落日對面的椅子上,看着他現在沉穩的樣子,昔日縱橫殺場的大將風範盡顯,魏神通也不由得愣了一下。不知道在短短的這麼點時間中,怎麼伍子胥會發生這樣大的變化!

在伍子胥離開了大殿之後,伯噽是一臉的委屈的看着吳王夫差。就好像是一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

夫差笑眯眯的看着伯噽:

“你怎麼了,至於委屈成這個樣子麼?”

“大王,您覺得只是解散了伍子胥的昭雪狼騎,不是太便宜了麼,你看看現在的我……”

伯噽指着自己的臉上青紫的痕跡,和衣服上破開的大洞,這傢伙非常明顯的是要在夫差的面

前公報私仇了。

夫差呵呵一笑:

“沒有了昭雪狼騎,伍子胥這傢伙就不足爲懼了。何況,如果說他功高蓋主,想要謀反,我還真是有點不相信,他也說了嘛,當初本王曾經給了他半壁江山,他都不曾爲此而動心,現在說他想要勾結外邦謀反我還真的是無法相信。”

伯噽磕頭如同小雞吃米:

“大王啊,你怎麼能相信伍子胥自己的話呢,也許他當初根本就沒有把吳國的半壁江山放在眼中呢,他可能想的更多。否則他爲什麼和越國的奸佞勾結在一起?”

“這個……”

本來停留在夫差臉上的不屑已經完全的消失了,慢慢的開始變得凝重了起來。

不怕沒好事兒,就怕沒好人,本來在夫差的心中,對於伍子胥就有些忌憚,現在伯噽說出了這樣的事兒來,還真是觸到了夫差心中的痛處。他自己在心中也不禁開始懷疑了伍子胥的忠誠了。

“大王,估計伍子胥一定會對解散昭雪狼騎的事兒百般的拖延。您如果不派人去強制他解散昭雪狼騎,恐怕會夜長夢多。”

伯噽趁熱打鐵,就在這個時候,有外事官從外面跑了進來:

“報,大王,伍相國有事兒上書。”

“遞上來!”

夫差皺着眉頭,看着外事官送上來的竹簡,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鼻子裏發出了一聲冷哼,然後將竹簡扔在了地上:

“還真是讓愛卿說對了,伍子胥真的說要晚一段時間解散昭雪狼騎,看來他是想要用這段時間圖謀他自己的事情了!”

伯噽小心翼翼的從地上拾起了竹簡,看了一眼上面的內容,只是伍子胥說昭雪狼騎征戰四方,很多將士對他們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都有感情,所以希望大王能夠允許他帶着這些狼騎的成員最後一次在各國的邊境上巡視一下在進行解散。

這樣的理由實在是太牽強了,但是伍子胥只是讓人送竹簡過來,那分明就是告訴夫差,同意不同意隨便了……

(本章完) 第2896章

可是最後,墨九狸還是只能看到濃濃的白霧,其餘的什麼都看不到,墨九狸這一次神識在幻陣裡面逗留的時間也很久,她能感受到這個幻陣對於她來說是沒有危險的!

甚至還有著一點點的熟悉,可是墨九狸不知道為什麼,這莫名的一點熟悉,竟然讓她有些心慌,所以她的神識在白霧中,努力的想要看清些什麼,卻終究是無能為力!

墨九狸知道不是這個幻陣的關係,而是自己實力的關係,因為自己的實力太弱了,因此在陣法內什麼都看不到!

甚至連裡面是不是存在別的陣法,自己都找不到一點的痕迹,最後墨九狸的神識從幻陣內退了出來!

也在墨九狸神識退出來的瞬間,就讓墨九狸決定放棄了!

不過,墨九狸知道現在自己放棄了,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行,等到自己前往九重天實力恢復以後,找到自己的兩個女兒之後,她還是會再來驚天海域,一探眼前的陣法的!

「今晚休息一晚,明天我們就回去!」 狠心總裁我不要 墨九狸看向熊子言說道。

「主子,我們不繼續往前了嗎?」熊子言聞言一愣的問道。

「如果沒有前面的陣法,可能還有機會前往內海,但是現在前面的陣法,我也沒把握通過,想前往內海是不可能的!」墨九狸直接說道。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這樣的陣法,我們還是回去吧!」熊子言聞言說道。

對於墨九狸的陣法造詣,已經是他活了這麼久見過的,陣法最為強悍的,但是現在墨九狸都沒有辦法的陣法,可見多麼強悍了,他可不想去送死!

因此自然是要跟著墨九狸離開的,沒有想到這次的驚天海域之行,這麼快就結束了,不過對於熊子言而言,這次的驚天海域之行,絕對是他有史以來最輕鬆的一次了!

返程的時間,墨九狸和熊子言也沒有太著急,加上來時墨九狸的火焰震懾,讓他們回程的路上順利了很多,墨九狸和熊子言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船上修鍊!

偶爾墨九狸會撲捉一些海鮮來吃,快要到達驚天村莊岸邊的時候,墨九狸故意撈了不少的魚蝦等,全部都收了起來,有一些被墨九狸送入空間內養殖著,留著自己以後吃,還有一半被墨九狸放在空間戒指內,上岸後送給了之前他們借宿的兩位老者!

墨九狸和熊子言在那兩位老者的院子又借宿了一.夜,第二天將戒指留在墨九狸休息的屋子內,然後墨九狸和熊子言才離開了驚天村莊!

墨九狸讓熊子言離開驚天村莊之後,就直接來到附近一處山脈中,找了一個地方停了下來,然後墨九狸看向熊子言說道:「我準備在這裡休息幾天,然後渡劫離開八重天,你是打算跟我一起,還是另有安排?」

「主子,我跟你一起,我本來就已經是孤身一人,丹盟跟我交好的幾個人,也都在雷霆懸崖隕落了,現在我在八重天也毫無牽挂!」熊子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伍子胥威風凜凜的坐在高頭大馬上,在他的身後跟着土豪金和褒姒。十幾個健卒都整齊的騎在馬上,爲首的魏神通警惕的巡視着四周。

本來伍子胥是希望能夠讓孟落日陪着自己一起來邊境巡視的。土豪金的戰鬥力比孟落日強很多,但是如果論心機,土豪金還真的是遠遠比不上孟落日。

但是孟落日說了,現在在伍子胥的身邊需要的是高手的保護,而不是心機讓他直接就無語了。

“傻大個,你說我們真的會有危險?”

無奈之下,他只好回頭問土豪金,這傢伙如果不是主動問他,無論如何也甭想讓他主動說話。

“白日夢說過,現在夫差和伯噽的注意力只要都是集中在你的身上,他們也一定認爲你也會把昭雪狼騎都帶在你的身邊。因此現在你纔是焦點,所有人的視線都會集中在你這裏。”

後面的話沒有說,但是伍子胥自己也明白,當把他自己推到了風口浪巔上之後,將會給其他昭雪狼騎的成員更多的時間。

這次針對昭雪狼騎的遷徙,可不是像從前那樣的大家拍拍屁股走人的遷徙,而是拖家帶口子的逃亡。

很多狼騎的成員都有各自的家庭,想要讓他們安心,不只是要考慮他們個人的安全,還要讓他們的家屬也能夠有機會和他們一起離開,這個無論是對於孟落日,還是對於昭雪狼騎,都是一次不小的考驗。

一切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着,就在伍子胥等衆人在巡視的時候,忽然遠處塵土飛揚,魏神通的精神一震。連忙用手指着塵土飛揚的方向:

“快看!”

二百多匹戰馬出現在了衆人的視線中。馬上的士卒一個個氣勢洶洶的瞪着伍子胥等人。 小爺看上你了 爲首的正是伯噽。

“伍員,大王命令你馬上解散昭雪狼騎,你現在在這裏巡視算什麼意思?”

雙方已經是撕破了臉皮,因此伯噽對於伍子胥說話中絲毫也沒有客氣。

“我同意大王的決定啊,呵呵,只是我

的手下對於這些他們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頗有感情,所以過來看看而已。”

“胡說,我看你是要投敵賣國!”

伍子胥呵呵一笑:

“投敵賣國,哈哈,如果我是投敵賣國就把昭雪狼騎都帶來了,你看看我的身後,只有這幾個曾經的昭雪狼騎的頭領,你看我們像是要投敵賣國麼,呵呵,如果伯噽大人還不相信的話,可以和我們一起巡視嘛。”

“你這是狡辯!”

伯噽感到一陣的語塞,因爲他看看伍子胥的身後,還真的是隻有十幾個士卒。絲毫看不出伍子胥有謀反的跡象:

“大王說了,要讓你馬上解散昭雪狼騎,你這樣的推諉,分明就是想要違抗上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