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司徒玉鑫這次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他知道童言金剛降魔杵的厲害,所以並沒有讓破血斧與金剛降魔杵硬碰硬,而是用了一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

他沒有用破血斧迎擊童言的金剛降魔杵,反而一斧頭橫劈,直接砍向了童言的脖頸。

這要是被他一斧頭砍,童言估計當場得腦袋分家。

可他卻忘記了童言的善戰天賦,在這電光火石之間,童言迅速完成了變身,從原本的高大身軀,直接變成了一個小孩的體形。如此一來,司徒玉鑫原想橫劈童言的脖頸,現在卻連童言的頭皮都碰不着。

而童言呢?憑藉身體的矮小的優勢,一記金剛降魔杵,正好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司徒玉鑫的腰。

這一杵子威力可是不小,司徒玉鑫不僅聽到了自己的胯骨破碎的聲音,還感受到了錐心刺骨的劇痛。

而正當他揮斧下劈之時,童言已經使出了移形換位,直接繞到了他的另一側。與妖皇一同猛攻他的左邊身體。

這麼一來,司徒玉鑫立刻從原本的勢均力敵,變成了被動挨打的局面。

妖皇手握霸王槍猛攻司徒玉鑫的三路,而童言憑藉身材矮小的優勢,直接猛攻司徒玉鑫的下三路。

這麼一一下瘋狂攻擊,司徒玉鑫哪裏還能招架,僅僅一會兒工夫,已經身受重傷了。

但常言道,瘦死的駱駝馬大。算司徒玉鑫完全陷入了被動,可他並沒有因此放棄。

終於,他展示出了自己瘋狂的一面。

聽他猛地仰頭髮出一聲怒吼,身立刻劈啪作響起來。

他的身體在變大,而龐大的氣息也隨之向外擴散開來。不僅於此,他還使出了自己的領域能力,正是那無極領域。

無極領域雖然對童言無效,可對妖皇卻有着極大的影響。

身處無極領域之的妖皇明顯速度變得緩慢起來,刺出的長槍好像在慢鏡頭播放似的,已然對司徒玉鑫構不成威脅了。

而童言雖然無懼司徒玉鑫的無極領域,但對於司徒玉鑫那強大的氣息衝擊,他也有些力不從心。

無奈之下,他選擇了暫時退離,當即拉着妖皇迅速向後退開。

他們這邊後退,更可以直觀的看到司徒玉鑫身體的變化。

只見他的身材變得又高又壯,身竟還出現紅色的甲殼,好像一套紅色的鎧甲一般。除此之外,他原本身的傷口也在迅速癒合着,等他身體變化結束,他已經再無任何傷勢了。

他捨棄了之前雙頭四臂的模樣,重新變成了一頭雙臂,但他現在怎麼看都不像是人了。雖然有着四肢和頭顱,但他更像是一個人形的怪物。

遭到童言和妖皇的猛攻,他徹底地被激怒了,他死死地盯着童言和妖皇,即使沒有言語,那滿滿的殺意已經可以讓人清晰的感受到了。

童言看了一眼變身完成的司徒玉鑫,他知道真正的廝殺才剛剛開始。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妖皇怕是已經幫不了他什麼忙了,繼續留在這兒,反而會成爲他的負擔。

看清楚這一點後,他立刻向妖皇說道:“妖皇兄,你已經爲我做了很多。剩下的交給我吧!”

妖皇一聽此言,剛想反駁兩句,可一想到自己的身體狀況,他也只能慚愧的點了點頭。

實力的差距,領域的剋制,已經打擊到了妖皇,雖然他與司徒玉鑫的修爲相差不大,可是司徒玉鑫的無極領域實在太過強悍。在這領域之,他只有捱打的份,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他雖然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現實,可他還是得咬牙承認。

“童言兄弟,我這退離他的領域,剩下的靠你了。我堅信,你一定會贏。不要讓我們失望!”

童言瀟灑一笑道:“放心吧,我必勝,他必敗!” 足足等到妖皇平安的退出司徒玉鑫的領域範圍,童言這才深呼了一口氣,然後正面對了變身後的司徒玉鑫。

此刻的司徒玉鑫無疑是極其強大的存在,童言雖然變回原來的身高,可在司徒玉鑫的面前還是個小矮子。再加他們修爲的巨大懸殊,恐怕沒有人會認爲這場對決的勝利會屬於童言。

但這又能怎樣?這可嚇不倒童言,相反的,他竟有些渴望這場強強對決的到來。只有跟真正強大的敵人對戰,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強。

司徒玉鑫冷冷地看向童言,用低沉且沙啞的聲音說道:“天行者,你徹底激怒了我。是你讓我可以沒有任何保留,是你激起了我的鬥志。現在,你不會再有任何機會,我會親手將你撕得粉碎!”

童言聽此,雲淡風輕的笑道:“想撕碎我,可不能僅僅靠一張嘴。不要以爲你變得兇悍一些,贏定了。我能活到今天,可不是嚇大的。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還有什麼本事,千萬別被我打得滿地找牙纔好。哼……”

司徒玉鑫聞此,怒瞪雙眼,狠狠地道:“好,那我讓你領教領教。準備受死吧!”

話聲剛落,他身形一閃,已然手持索命環和破血斧撲向了童言。

童言雖然表面鎮定自若,可心裏也多少有些緊張。畢竟司徒玉鑫的實力是真的強,只不過他的身體恰好被混沌神木重塑了,所以纔可以不受到司徒玉鑫無極領域的束縛。

否則的話,恐怕司徒玉鑫一招足以要他的命了。

眼見司徒玉鑫強攻而來,他自然不會有任何保留。

手持金剛降魔杵,他當即口大喝道:“地藏破,滅妖伏魔!”

話聲剛落,金剛降魔杵之金光大放,他奮力一杵子掄出,似是凝聚千斤之力一般,直接砸向了攻來的司徒玉鑫。

超級兵王俏總裁 司徒玉鑫雖然看似陷入瘋狂之,可他一看童言的金剛降魔杵砸來,竟在瞬息之間作出了反應。什麼反應呢?他選擇的不是繼續硬碰硬,而是暫避鋒芒,從童言的弱側發動進攻。

這一切實在太快了,幾乎是電光火石之間,司徒玉鑫的高大身影便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童言心暗叫一聲“不好”,可金剛降魔杵已經掄出,根本由不得他及時收回。

在金剛降魔杵的巨大慣性之下,他的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向前傾斜。但這麼短暫的一瞬間,司徒玉鑫竟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緊接着,劇烈的疼痛感瞬間從他的後背襲遍全身,他忍不住的發出一聲嘶吼。

看到司徒玉鑫的破血斧重重的砍在了他的後背之,不僅鮮血四濺,那傷口更是令人觸目驚心。

也是童言身體強悍,若是換做旁人,這一斧頭下去,估計也一命嗚呼了。

劇烈的疼痛感讓童言意識到危險的來臨,他不得不竭盡全力的使出移形換位,希望藉此可以獲得喘息之機。

然而司徒玉鑫已經萌生殺意,又怎會讓他輕易逃脫?

在他使出移形換位,身體剛剛消失的一瞬間,司徒玉鑫的身體竟然也跟着消失了。

他本想退得遠一點,好可以用木星之力快速療傷一番,可厄運並沒有此遠離,反而窮追不捨。

看他的身體在遠處剛剛出現,一柄巨斧憑空出現在他的頭頂之。

這一斧子若是砍他的腦袋,估計算他有木星之力在身,恐怕也必死無疑了。

生死一瞬間,是生還是死?一切都要看他的造化了。

觀戰的妖皇已經攥緊了拳頭,爲童言祈禱着。而司徒玉鑫的手下則是開始了歡呼雀躍,彷彿童言已經是砧板的肉,難逃被狠剁的結局了。

而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童言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他不是待宰的羔羊,而是剛剛甦醒的猛虎。

只聽到“當”的一聲巨響,司徒玉鑫的破血斧重重砍下。

然而這號稱天下第一殺器的破血斧並沒有砍童言的腦袋,而是結結實實的砍在一柄金色的長棍之。

長棍固然被破血斧的強勁力道震得向下墜落,而那破血斧卻也因長棍的堅硬而被硬生生的震出了一個缺口。

爲何只看見了長棍,卻不見童言的蹤影呢?很簡單,那長棍正是童言與金剛降魔杵融爲一體所變,並因此而逃過一劫。

司徒玉鑫意圖通過猛攻,不給童言喘息之機,直接將其滅殺,但這卻激發了童言的戰鬥意識和敏銳的嗅覺。

童言猜到司徒玉鑫不會放過自己,更不會錯過難得的戰機。所以在他身體剛剛現身的一瞬間,他直接與金剛降魔杵完成了融合。

這倒不是他察覺到了頭頂的破血斧,而是他自我做出的預判。

也是他這精彩的預判,才讓他逃過一劫,得以與司徒玉鑫繼續作戰。

金剛降魔杵無疑是堅硬的,那無物不破的特性,使得它成爲了所有法器的剋星。而與金剛降魔杵融爲一體,可以爲童言帶來完美的防禦能力。

縱然那破血斧厲害,可想砍破金剛降魔杵,卻還是不可能辦到的。

可這意味着童言安全了嗎?當然沒有。這一次的重擊,雖然沒能要了他的性命,可在破血斧的強大沖擊力之下,他已經無法再維持與金剛降魔杵的融合。再加之前背遭到的一斧,現在的他已經頻臨昏厥的邊緣。

在下墜的過程,他的身體與金剛降魔杵分離,他變回了原樣,金剛降魔杵則是被他握在手。

他想讓自己平穩落地,可是現在,他猶如隕石一般,根本無法改變自己的墜落軌道。

聽到“嘭”的一聲巨響,他終於落地了。而因爲下墜的力量太強,讓他的身體整個的潛入了下方的積雪之。

司徒玉鑫仔細的看了看手破血斧的缺口,氣得表情有些猙獰,低頭看了一眼,他當即疾馳而下。

他知道童言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此時將是他對童言施展致命一擊的最佳時機。

童言陷入了絕境之,等待他的會是什麼呢? 眼看童言躲過了之前破血斧的斬頭之災,妖皇剛要放下心的擔憂,可是現在,他的神經又一次緊張起來。

因爲他看到了童言的墜落,看到了童言的無力和掙扎。

“童言兄弟,你一定要挺過來,你千萬不能放棄。戰勝他,你一定要戰勝他。”

他在心吶喊着,可除此之外,他什麼都做不了。

聽到“轟”的一聲巨響,手持破血斧的司徒玉鑫緊隨童言墜落的地方劈下重斧。

這一斧頭威力極強,不僅響聲震耳,更是將地劈出了一條足有五米之寬,深不見底的溝壑。這還不算完,司徒玉鑫又連續劈出了幾斧,只等那地已經溝壑重重,他這才停了手。

沒人知道童言現在怎麼樣了,沒人知道那溝壑之下是怎樣的一番景象。遭到如此重擊,算是天仙恐怕也必死無疑了吧。

司徒玉鑫低頭看了幾眼,猙獰的臉這才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仰頭哈哈大笑起來,一邊大笑一邊高聲喊道:“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我要成爲三界之主。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哈哈……哈哈……”

他的笑聲是那樣的刺耳,他的野心更是昭告天下。真的沒人可以阻止他了嗎?算是童言這個天行者也不行嗎?

天界的大軍爲何遲遲沒有降臨,難道他們也害怕了嗎?

司徒玉鑫這樣飄在半空,仰頭抒發自己的愉悅和得意,而這何嘗不是對天界的挑釁,對天界衆神的蔑視呢?

但即使這樣,天也沒有任何變化。烏雲還是那些烏雲,風還是不停的颳着。

好不容易擺脫了鬼兵鬼獸的糾纏,青冥和玄墨他們終於也來到了近處。

他們其實也目睹了童言遭到重創的一幕幕,但他們除了心憤怒,又能改變什麼呢?

不,他們也許可以做些什麼。他們可以飛蛾撲火,他們可以用生命來爲自己的兄弟報仇。

於是,看到青冥和玄墨一道,無所畏懼的飛身而起。

他們直接衝向了司徒玉鑫,但因爲無極領域的作用,他們才飛了一會兒,在距離司徒玉鑫約有百米距離的地方停下身來。

他們當然想繼續向前,但可惜,他們根本無法辦到。

玄墨的雙眼因爲憤怒已經變得血紅,他發狂一般的向司徒玉鑫大吼道:“畜生,你殺了我的父君,殺了我的族人,今天又害了我唯一的兄弟。放我過去,我要親手宰了你。”

他這邊說完,同樣憤怒到極點的青冥也大聲怒吼道:“殺我兄弟,此仇不共戴天。司徒玉鑫,我算粉身碎骨,也要爲我兄弟報仇雪恨。啊……啊……”

青冥大聲的怒吼着,因爲悲痛和憤怒,他的臉已經有些扭曲,一塊塊青色的鱗片更是已經佈滿他的全身。

這是青龍王的憤怒,這是爲了報仇,不惜一切代價的決心。

聽到玄墨和青冥的“挑釁”,司徒玉鑫終於扭頭看了過來。但他看着玄墨和青冥的眼神,除了輕蔑和不屑,還夾雜着嘲笑和諷刺。

“憑你們兩個沒用的東西,還敢叫囂着爲天行者報仇嗎?連本座的無極領域都無法突破,你們這樣的廢物還有何挑戰本座的資格?不過沒關係,既然你們想死,那本座成全你們。你們不是兄弟情深嗎?本座送你們一同路!”

話聲剛落,看他突然向前跨出一步。

這小小的舉動,卻對青冥和玄墨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無極領域瞬間將青冥和玄墨卷入其,在無極領域內,他們兩個難動分毫,除了憤怒的死死盯着司徒玉鑫,竟然什麼都做不了。

“哈哈……哈哈……現在知道本座的厲害了?你們兩個螻蟻,不是想爲天行者報仇嗎?來吧,先讓本座看看,你們是如何抵擋被碾壓致死的吧。哈哈……”

他一邊大笑着,一邊操縱無極領域開始對青冥和玄墨的擠壓。

在這巨大力量的擠壓之下,青冥和玄墨同時露出了痛苦之色,但即使如此,他們仍舊死死地盯着司徒玉鑫。算是死,他們也絕不會低頭,更不會後悔。

爲兄弟而死,爲正義而死,他們無所畏懼,他們死得其所。

他們與童言的兄弟情令人動容,他們兄弟之間的默契無人可。只是他們真的這麼死了,那該多麼可惜?

妖皇靜靜地看着,他突然好羨慕童言,能夠有像玄墨和青冥這樣同生共死的兄弟,那將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同時他又那麼的自責,他多想好好的幫童言一把,但是現在,他卻什麼都做不了。

無極領域繼續擠壓着青冥和玄墨,他們的身體彷彿都快要被擠扁了一般。窮他們怔怔的看着,都有些於心不忍起來。

除非出現跡,否則青冥和玄墨必死無疑。

只是跡真的會出現嗎?

只聽到一聲長嘯從地發出響徹雲間,緊接着,一個身材挺拔,樣貌清秀的男人從地面沖天而起。

這男人剛一出現,立刻身形連閃,幾乎是眨眼之間,已經來到了被無極領域瘋狂擠壓的青冥和玄墨身旁。

男人直接一手一個將他們抱起,飛快的退出了無極領域的籠罩之。

失去無極領域瘋狂擠壓的青冥和玄墨都努力的看向那個救了他們的男人,看過之後,他們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但很快也都陷入了昏迷之。

男人直接將他們放到了妖皇的身旁,這才向昏迷的他們說道:“青哥、玄墨,謝謝你們爲我的付出。今生能與你們做兄弟,是我莫大的榮幸。你們所受的傷不會白受,你們所流的血更不會白流。我一定會爲你報仇,更會讓那惡賊十倍償還。妖皇兄,勞煩你照顧他們,現在,該是我反擊的時候了。”

妖皇一聽此言,立刻說道:“放心吧,我一定盡力醫治他們。你也要多加小心!”

男人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麼,而是直接身形一閃,飛快的來到了司徒玉鑫的面前。

司徒玉鑫那原本一臉得意的臉,現在已經冷若冰霜,他瞪大雙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知怎麼,他的心竟生出一絲畏懼。

“童言你……你竟然還沒死?” 沒錯兒,站在司徒玉鑫面前的不是旁人,正是大難不死的童言。

童言現在不僅活着,而且傷勢也跡般的痊癒了。除此之外,他的身還散發出一種特殊的氣息,正是這股氣息的存在,讓一向狂妄自大、目無人的司徒玉鑫產生了些許畏懼。

wWW. ttκan. ¢ O

“怎麼會這樣?你明明受了那麼重的傷,絕不可能還活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看着一臉震驚的司徒玉鑫,童言冷冷地回道:“司徒玉鑫,難道你連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道理都不明白嗎?雖然你的實力確實夠強,可想殺我,你永遠都不可能辦到。我已經說過了,你的無極之道對我起不到任何作用。原因很簡單,因爲我是你永遠無法戰勝的剋星。只要有我在,你絕不可能成爲那所謂的三界之主。你險些害死我的兄長、兄弟,現在該是你償還的時候了。”

說到這裏,他直接擡起了自己的左手,緊接着,看到一縷灰色的氣體在他的左手掌心處迅速凝聚,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改變形態。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這縷灰色的氣體竟然勾勒出一個字,一個無人認得的字。或許說這是一個字,倒不如說它是個符號,或者是個印記。

司徒玉鑫凝神看向那個“字”,本有些猙獰的臉變得更加扭曲。

“不……這不可能,你……你怎麼會參悟天字?”

天字?不錯,童言手的這個“字”正是萬千天字之的一個。

局中局:甜蜜陷阱 童言雖然也不知道這個“字”如何讀,但他卻懂得這個“字”的含義,這個“字”的奧義是淨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