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換上這套試試。」

「嗯。」

不多時,姜南初換上衣服出來,焦糖色襯得她溫柔,純美。

「很適合你。」

「可是我覺得像是去見長輩的。」

「你說對了,就是見長輩。」

「走吧。」

一切準備妥當,由祝林開車送兩人前往錦都明家。

「今天去明家,明家這些年在錦都風頭並不盛,但實則勢力盤根交錯。」

「明家老爺子——明肅十分厲害,權離亭的父親,盛雲帆的父親,包括我父親,都是他的門徒。」

「他可真了不起,錦都能夠發展的這麼好,和他有很大的關係。」

「因為是他培養一代又一代的傑出政客。」姜南初雙手捧著臉,崇拜的說。

「所以我帶你去學習學習。」

姜南初聞言睜大眸子,露出抗拒的表情。

「我不要,他肯定很嚴肅,說不定還是戰錚樺初始版本!」

「到時候他教訓我,欺負我怎麼辦?」

「陸司寒,你怎麼這麼狠的心,還說帶我吃飯。」

「嚴肅又古板的老先生坐在我身邊,我能吃下飯嗎?」

陸司寒聞言笑出聲,姜南初就是他的小開心果。

「放心吧,明先生沒有你想的這麼難相處,他只對男生嚴厲,對女生很寵愛。」

說話間,汽車已經抵達明家大院。

不愧是文人墨客的居所,大院兩邊種滿樹木花草,一旁還有塊人造湖,小橋,假山,意境十足。

姜南初卻沒心思欣賞,苦著一張臉下車,面前出現一位溫婉的貴婦人以及管家。

「司寒,你終於來了。」

「明肅等你好長時間,想著一起下棋。」

貴婦人說完,將視線轉到姜南初身上。

「這位,這位就是南初吧!」

「生的真好看,我當初瞧電視里播出來,就知道這孩子是有福氣的。」

「瞧瞧她生的有鼻子有眼,一股機靈勁。」

年齡約莫五十多歲保養得宜的女人笑著說。

「南初,這位是江姨。」

「江阿姨好,您過獎了。」

姜南初緊張的情緒一下就去了一半。

「趕緊進屋,我煮了一大桌菜呢。」

三人進入裡屋暖和不少,在餐廳傳來嚴肅的聲音。

「陸司寒,從帝都回來大半年,你才知道見我,真是該罰!」

姜南初渾身抖了抖,這聲音的來源該不會就是大名鼎鼎的明肅吧?

果然從話語中就透出一股嚴厲,不好惹的感覺。

「師父,我這段時間為你找到一名小徒弟,你好指教指教。」

「陸司寒,你——」

姜南初氣的狠狠一把掐住他腰間的肉。

「我倒要看看是什麼學生?」

「要是愚笨,我手中的戒尺不饒人。」

說話間,五十多歲周身透著書生氣的大叔從廚房出來。

姜南初原本以為明肅應該是七十,八十歲的老人家,想不到還這麼年輕。

明肅見到姜南初微愣幾秒,隨後不自覺的紅了臉。

「司寒,我看你膽子越來越大,都敢戲弄老師了!」

「我才不收女學生!」

姜南初眨了眨眼睛,對於這句話有些不認同。

她自認為也是天賦不佳,但明肅的話中很明顯是在歧視女性。

「明先生,我很敬重你,但是身為學者,不是更應該開明嗎?」

「我認為您的話是對女性抱有偏見,如今社會女性的能力並不比男性差!」

「司寒,你帶來的小姑娘,一看就知道從沒了解過我。」

「什麼意思?我是說錯話了嗎?」

姜南初不解的望向陸司寒窘迫的問。

「我來解釋吧。」

「南初,這回是你誤會我老公了。」

「他的確不收女學生,但絕對不是看不起。」

「而是他,只會對男生髮火,對著女生半句狠話不敢說,還怎麼教訓?」

「所以才立下規矩,絕對不收女學生。」江姨替丈夫開口說道。

「沒錯,我從來不會看不起女性,女性地位的提高,才能顯示社會的進步。」

姜南初眨了眨眸子,發現她是被明肅一開始學者的形象嚇到,其實他明明很好說話的。

「好了,再討論下去,菜都快涼了,一邊說一邊吃吧。」

話音落眾人一起入座。

江姨是一位十分熱心腸的人,她擔心南初會拘謹,所以經常給她夾菜。

「謝謝江阿姨。」

「別這麼客氣,我就喜歡像你這麼可愛的女孩子。」

「可是偏偏司寒把你看的這麼緊,這麼久才讓我這個師娘只見一次面。」

「如果覺得我做菜還行,以後一定常來,好嗎?」

江安看向姜南初,透露出濃濃的母愛。

「這當然好,我就怕太麻煩您了。」

「絕對不會麻煩,反而是幸福。」

「如果當年我的女兒沒有出事,她也只比你小兩歲。」 聽到小八的話,那個小媳婦瞬間笑了,然後急急忙忙的說道:“我看你好像知道是什麼情況,能不能幫幫我?我家男人不在家,你們走了,我一個人害怕….”

小媳婦說着,臉上滿是惶恐的神色。

小八見了心裏嘿嘿一笑,然後又義正言辭的說道:“怎麼幫?!別人把你兒子打死了,你去討命,你讓我怎麼幫?再打死你?”

聽到這話,那個小媳婦沉默了…

蘇夢妍在一旁看着,心裏也不是個滋味。眼前這個小媳婦她並不認識,可能是這兩年才嫁過來的。但是,趴在地上的那個婦人她是認識的。從小看着她長大,給她童年留下了不少的回憶。

但見她今天這樣,蘇夢妍心裏也是十分焦灼。

蘇夢妍輕輕地拽了拽小八的衣角,眼神示意她看向那個婦人,眼神中滿含着渴望的神情。

“這樣不行啊!我幫他們有損陰德呀~”

小八朝着蘇夢妍低呼道。

蘇夢妍仍舊是一副祈求的樣子看着他。這時,小媳婦聽到小八這聲低呵瞬間來了精神,一下子跑到了蘇夢妍的身邊,抱住了她的胳膊,祈求的看着小八。

“小,小先生,您就幫幫我吧,我也不是故意的!要不是他們來偷我們家雞,我也不會打死它們。求求您,幫幫我吧!啊?”

小媳婦說着,並又祈求的看向蘇夢妍。

小八聽了,心中一陣煩氣。

但又見蘇夢妍那副祈求他的樣子,小八也是漸漸心軟了。

“好!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們家要記住,我幫你完全是看在夢妍的面子上,這種有損陰德的事兒換在以前我是打死都不會做的!你們家可得記住咯,以後好好侍奉着北屋的那家老太太!可不許有一天怠慢了!”

小八憤憤的指着北邊,看着小媳婦說道。

“好!好!”

小媳婦聽了連連答應,點頭哈腰,就差給小八跪下了。

小八見狀,又深深地打量了一眼那個婦人,然後喃喃自說自話道:“找三鬥黃米,一兩硃砂,四錢香油,三柱檀香,供臺、白蠟、白衣白褲侍候着。”

“好,好!我這就去準備!”

小媳婦聽了連忙轉身出去去尋找這些東西去了。

小八看着她的背影,心裏長長舒了一口氣不禁搖了搖頭。

這時,蘇夢妍一臉擔心的轉到了小八的面前,看着他,說道:“你打算怎麼做?”

小八聽了又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唉~沒辦法。打死它有損陰德,只能燒香供奉,祈求它的原諒了!”

蘇夢妍聽後也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小媳婦拎着一麻袋東西一臉興奮地跑了回來,身後還跟着七八個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全都像是爲了看熱鬧跟了過來。

“哎?夢妍?這不是蘇長江家的閨女嗎?”

來人驚呼。

“是啊!夢妍你怎麼回來了?”

“真的是夢妍,你爸回來了嗎?”

蜂擁來的村民全都對着蘇夢妍嘁嘁喳喳。

小八見了眉頭一皺,目光一轉逼看向了那個小媳婦。

見這個小媳婦發現小八在質問的看着她,又心虛的低下了頭。

什麼情況,小八已經清楚了。

看來真的如同蘇夢妍先前說的,這裏的人還真的都是大舌頭。這纔多久的功夫,他要做法的事情就已經經她的口讓這麼多人知道了。

這些趕來的村民,就是爲了看熱鬧的。

想到這兒,小八心裏一陣煩氣。小媳婦的舉措讓他很不開心。畢竟他是在做法事,而且自己還是一個學生身份。他並不想太暴露自己的本事。

但是有沒有辦法,消息已經傳達出去了。這個時候再把這些和蘇夢妍有故交的村民推出去,也沒什麼用,也確實不太禮貌。

沒辦法,小八隻能硬着頭皮來了。

他回憶着以前學過的把式,站西朝東,正對着那婦人的前方。

黃米在前,燭臺、香爐依次擺排在後。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將找來的兩套白衣白褲,給自己和那小媳婦都換了上。

將地上灑下硃砂,兩人並排的跪在了那香案前。

“黃大仙在上,弟子王小八攜帶罪民郭氏覲見。”

小八說着,小媳婦同小八一起擺到了過去。

一叩首,起身。

小八打點手勢,承“萬佛朝宗蓮花式”,嘴中唸唸有詞。

最終小八低喝一聲,仰天洪亮的喊道:“請黃大仙入位!”

聲音傳霄,院子裏的人全都驚愕住了。聽到黃大仙這三個字後,衆人又不住地向後推了推,心中充滿恐懼。

就在這時,空氣中霎時颳起了狂風,掀動着地面的塵土,院中頓時一片灰暗。

一陣狂風呼嘯,轉瞬過後,風又停了下來。

衆人這才擺弄着眼前的空氣,咳嗽着,再次朝小八那邊看去。

豪門地下情 並無變化。

經過這大風,那燭臺上燃燒着的紅蠟以及香爐中查下的檀香居然都沒有熄滅!

衆人心中都不覺產生一陣毛骨悚然的涼意。

然而這僅僅是開始。

就在這個時候,塵沙落定,見那趴在地上的老婦人居然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