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蘇言則露出爲難的神色,最後嘆了一口氣:“你說的是真的?”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那就由上官小姐作證,以後不得再提及蛋糕的事,還有,這本書如果有什麼問題,也不能來找我,它已經屬於你的了。”

“好! 我有一座恐怖屋 一言爲定!”

“一言爲定!” “對了,還有一件事,看你腦子靈活的份上,這份榮譽就交給你了。”兩女得到了好書,就要離開閉好好門參考時,古婧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這份榮譽不要行不?”蘇言一陣無語,剛不是說了兩清了嗎,怎麼還有附加的。

古婧一聽,立馬橫鼻子豎眼的:“一句話的事,婆婆媽媽的,你還是不是男人。”

“不是,我是男孩。”

“蘭姐姐,我上次被一個無賴給弄得暈倒,父王還問我來着,你說我該不該實話實說呢?”古婧突然轉身,看着上官蘭委屈道。

蘇言算是徹底的敗給這丫頭了:“第一,郡主,你這句話歧義太大了,很容易讓人誤解,第二,這次是真的兩清了,”蘇言嘆了一口氣,仔細想了想,還有沒有把柄落在他手裏,咦,好像真的沒有了。

古婧纔不管:“是這樣的,我這兩天回去,是因爲我表姐竟然回來了,我去看望去了,主要是,我表姐現在被一個男的追的有些厭煩了,家裏又催促結親,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那男的望而止步呢?”

蘇言還以爲是什麼事,多簡單的呀,沒想到最後一個交易反倒是自己佔便宜了。

шшш ▪тTk дn ▪C〇

“你只需讓你表姐問那男的一個問題就可以了。”蘇言一副運籌帷幄的表情,讓的古婧一下子看到了希望,表姐可是拜託了她想辦法呢,她原本只是假意試探一下的,沒想到這老王真的有,反正自己是想了兩天,都沒什麼頭緒的。

“什麼問題?”古婧急忙問道。

“如果我和你媽同時掉進水裏,你也筋疲力盡,只能救一個上來,你會先救誰?”蘇言嘿嘿一笑,雖說着這個讓無數廣大男同胞頭疼的問題,但他之前的女朋友,就因爲沒給她一個完美的答案,和自己鬧了好幾天彆扭,最後更是花了三個月的工資,買了一個包包,才勉強氣消的。

從此,她一旦沒什麼穿的,什麼戴的,都會問自己這麼一個問題,至今爲止,他還沒有一個好答案。

說到自己的女朋友,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自己都已經開始移情別戀了,她會不會還在等着自己?

“什麼意思?”古婧和上官蘭對視一眼,沒明白這個問題的含義。

蘇言無奈的搖搖頭,果然,如此刁鑽的問題放在現代跟個先是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一樣,而這裏,連一個女的都不明白,這要是針對在男的身上,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呀。

也不知道是哪家男的,被自己給坑了一把,抱歉呀兄弟,哥們對不起你了,希望你能想到一個好答案,也給我說說,我至今還沒走出這個問題圈子。

“如果先救她,不救他媽,那他就是一個不孝順的人,這樣心性薄涼的人,你還指望自己託付他一生嗎,如果先救他媽,那就是不愛她,這樣的人,還是儘早一腳蹬開吧。”蘇言聳了聳肩道。

兩女在聽聞蘇言的解釋後,瞬間震驚的不由張開了嘴,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竟然會隱藏如此毒辣的殺機,這根本就是一個無解的題啊,任誰都無法解釋呀。

古婧在短暫的遲鈍後,下意識的伸出大拇指,極爲佩服的點點頭:“毒,太毒了,老王,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連着上官蘭也是無語搖搖頭,深深的看了一眼蘇言,最後什麼也沒說,便和古婧離開了,這個問題,或許自己以後用得到。

【主播呀,你是怎麼想到這個問題的,我女朋友今早剛問過我的,還說給我一週的時間,給她一個完美的解釋。】

【這是迄今爲止,所有男同胞最頭疼的問題,直播間內有沒有大神,幫個忙呀,我害怕我以後有女朋友,她會這麼問我。】

【你們都把我們想成什麼了,我們之所以這麼問,還不是看看你們這羣嘴上說的和實際行動有差別的到底是怎樣愛我們的。】

【哇,樓上竟然是小姐姐,小姐姐小姐姐,我能弱弱的問一下,你到底希望聽到的答案是怎樣的?】

【哼,自個猜……】

【女人不能老問男人這種問題,這很傷感情的,完全還要根據現實情況決定的,比如誰處於相對安全的境地,誰會游泳誰不會等等。】

【樓上說的是沒錯,但是,關鍵她要講道理呀,打破砂鍋問到底,是女的天性。】

【哎,死扣,絕對的死扣,也不知道主播出這麼一個陰損的問題會害了那家男同胞,咱們提前默哀。】

【我小時候,我老媽就一直問我這麼個問題,她如果和我爸同時掉進水裏會先救誰,老媽在場救老媽,老爸在場救老爸,同時在場救老媽,老媽會給我做好吃的,還會給我零花錢,主要是我媽管錢。】

…………

蘇言聽着衆人開始議論起這個刁鑽的問題,嘆了一口氣道:“咱們解決不了的,只能寄託在古人身上,希望對方是個情商高的,一舉解決這個歷史遺留問題。”

【估計懸,夠嗆,我智商和情商是經過電腦測驗的,那麼高,都想不出來。】

【又是一個自戀狂,這個問題的關鍵其實看女的怎麼想,沒有正確答案的。】

【嘻嘻,我剛交了男朋友,還沒想起來問這個問題呢,謝謝主播小哥哥,下次約會我就問。】

【哎~~】

直播間內無數‘哎’飄過,絕對的全是男同胞,蘇言也是哎了一聲,又多了一個默哀的人,搞不好還要分手,這個敏感的問題,對於新戀人而言,是毒藥呀。

…………

距離蘇言的書被搶已經過去了兩天的時間了,換做是自己一目十行,半天時間就看完了,以前的網上小說,動不動就幾百萬字,還不是兩三天的事,區區一本《神鵰》一共纔多少字,而且還只有三分之一。

不過想想也是,自己等看的是故事,人家可是一字一句的去品味,估計連一個句號都不放過,七八天是看不完了,這樣也好,沒人打擾的日子是最好的。

盛寵1001次:喬少,深深愛 蘇言吃了兩份蛋糕,喝了一杯奶茶,打了一個飽嗝就再次開始午睡了,這樣整天除了睡睡了吃,纔是最美好的生活,反正任務已達標,等過幾天古婧的書看的差不多了,風聲也過去了,自己就去找郭浩定魂,三四天不回來。

蘇言原本以爲這樣的日子能再多享幾天,但沒想到,在他睡覺不久後,上官家大門外面,來了一個女的…… 江雨霏的到來,讓很多人都沒想到,依舊一身勁辣的紅衣勁裝,腰間掛着一串黑色的鞭子,此刻站在大門口,看着上官家的府邸沉默着,身後不在是那個跟屁蟲封玄奕,而是一大批藍衣甲士,和古婧的排場差不多。

沒辦法,江家是冀州的五大超級世家,公子小姐出門是必須的,哪怕你再不願也不行,這可是涉及到了世家的臉面和尊嚴問題上。

“表姐,你咋過來了?”

隨着府邸大門的打開,古婧一下子跑出來驚喜道,身後則跟着同樣滿臉微笑的上官蘭。

“好久不見呀,雨菲!”上官蘭笑着打着招呼。

“見過蘭姐,是有些日子沒過來了。”江雨霏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曾幾何時,這上官家就是她和古婧的避難之家,一旦有不開心的,開心的,都會跑來這裏和蘭姐說,可以說,這裏是她們童年的記憶。

五大家族也是默許年輕一輩相互走動的,聯絡聯絡感情,使得其危難時,可以相互扶持,老一輩的退居二線,新一輩上線時,大家都是熟識,彼此也能相互照應,一輩一輩就這麼而來,已有千年歷史了。

“死丫頭,讓你幫我想辦法,你想哪兒去了,這都快五天沒你人影了,害得我去了冀王府,問了姑姑才知道你在這裏。”江雨霏氣呼呼的說完就彈了古婧一個腦瓜崩兒。

看着兩位妹妹的裝扮,上官蘭掩嘴輕笑,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古婧如今的性子,絕對是受了雨菲的影響,早聽古婧說雨菲回來了,原本還想着去看一下的,沒想到這兩天被那本《神鵰俠侶》給吸引住,廢寢忘食的沉迷在書中的世界,倒將這茬給忘了。

“表姐,我錯了我錯了,倒是真的給忘了,不過,辦法我已經想出來了,咱們裏面說,絕對的好。”古婧連忙求饒,在別人面前可以強勢,但在江雨霏面前,古婧再厲害都得縮着,搞不好表姐真的會揍人,小時候,她可是當着父王的面不止一次揍她,父王雖疼愛自己,但還在一邊拍手叫好。

沒辦法,父王聽孃親的話,孃親又是表姐的親姑姑。

“算你還有點良心,不說了,這次回來給你們帶來了點江湖玩意兒,給你們看看,絕對的喜歡,看喜歡哪一種,隨便挑,只可惜還有一種,山高路遠的,帶不回來的。” 醫道芳華 江雨霏頓時高興了,連忙拉着兩女就往裏面走去。

“真的呀,什麼好東西,我上次來的時候你咋沒給我。”

“當時我正在受訓,滿肚子火氣,你試試?”

“嘿嘿,還是算了,現在也不晚,對了,我們也有好東西給你看,超好看,就是因爲它,我才忘了的……”

…………

蘇言只睡了一會兒,就被一泡尿給憋醒了,上完廁所後,反倒靈醒了許多,便踢着腿兒打開直播和大家互動了起來,現在只要能博得這羣老少爺們,小姐夫人們的歡笑,打賞絕對少不了,只要能再支撐一次許褚或者大師兄出場的費用,咱這就離開。

一覺睡醒來,總感覺有一股不安的感覺,這讓蘇言很不爽。

蛋頭鬼吏找到了蘇言,給了他一個類似死魂冊的黑色榜單,名爲陰鬼榜。

“這個本來是留給那些在中州堅持三個月以上,有一定對敵經驗的鬼差的,上面到如今爲止,共計鬼差十七萬八千多一些,每天不停有新進來的,也有老牌的退休或者死掉的,但大致一直維持在這個數字,中州太大了,需要的鬼差根本難以估計,但能將名字留在上面的,都是最優秀的佼佼者。”

“看見他們後面的紅色數字了嗎,那是獵殺血衣候的數量,對於很多新人來說,生存以及完成自個每個月的任務都是問題,更不用說還反殺血衣候了,我是看在你骨骼精奇,是萬中無一的奇才,更是能幸運的短短几天就殺掉一位血衣候,才提前給你的。”

蘇言一愣,不由嚥了一口唾沫,爲什麼這句話這麼熟悉,爲什麼感覺有個大坑在等着自己往下跳呢。

蘇言看了看上面榜單,只能看倒數五千個,每一個上面後面都是數字,一,最多的是二,也就是說,這五千個人,每個人都至少殺了一位血衣候,我滴個乖乖。

“爲什麼前面的我看不到,還要啥權限嗎?”蘇言刷新了半天,着實看不到,不由疑惑道。

щшш⊕ttκá n⊕C 〇

“還沒學會走呢就想着跑了,什麼身份進什麼圈子,等你哪天殺得血衣候超過這羣人時,就能看到排在你前面的兩千五百人和後面的兩千五百人了,將你的氣息輸入進去,然後將那日的血衣候的魂珠交給我,我給你上報上去,一天後,大概就能看到你的排名了。”

“排名越高,得到的好處越好,也代表着你的潛力越大,值得上面好好培養,委以重任,尤其是獎勵,更是豐厚,就像上個月,排在第七位的一位鬼差,申請了一頭坐騎雷暴麒麟,是兩位鬼帥親自自地府送來的,鬼帥呀,連着鬼使都沒這麼大的面子,你想想吧。”

聽着蛋頭的話,蘇言這次是真的震撼了,麒麟,我的天啊,這麼牛叉的嗎,那排在第一的豈不是要龍要鳳凰人家都要送上,蘇言頓時哈喇子就流出來了,他似乎已經看到,自己站在一頭霸氣側漏的青龍頭上,衣衫獵獵,拿着摺扇遨遊於九天之上。

不行,必須努力,這些他只在電視上的特效中見過,現實根本無處可尋,更別說收爲己用了。

【主播,必須拿下,我們也想見。】

【挺你。】

【幹他孃的血衣候,主播還等什麼呀,麒麟呀,神獸呀!】

蘇言想了想小黑,又想了想那頭龍,毫不猶豫的看向蛋頭,眼睛閃着小星星:“我該怎麼做?”

中州本就是一場煉獄,能從中活着的,未來的潛力不用說,這本就是兩場勢力之間的博弈,誰能勝出,就看彼此遊走在棋牌間的棋子孰強孰弱了。

“你有健忘症還是咋地,剛纔不是都說了嗎,輸入氣息,拿出魂珠!”蛋頭沒好氣的瞥了蘇言一眼,蘇言尷尬一笑,急忙照做。

“登記唄,會,我會。” “陰鬼榜是根據血衣候那邊的血衣榜針對性的制定出來的,你想知道,他們那邊排在後面的,每個人身上有幾條你們鬼差的命嗎?”蛋頭鬼吏再見到蘇言輸入自己的靈魂氣息後,這才笑呵呵道。

蘇言的臉頓時一僵,隨機急忙搖搖頭:“不想知道,您老也不別說,我怕打擊我的信心。”

“瞧你那點出息,老夫突然有些後悔提早拿出這榜單了,你小子還不知道能不能堅持三個月呢,忘了告訴你,現在你已經算是榜上有名的人了,而血衣候那邊,無名無姓的鬼差只是順手解決,如果碰上榜單上的鬼差,哪怕是最後一名,擊殺掉,拿回骨棒上交上去,獎勵可是普通鬼差的四到五倍,所以……”

蘇言頓時欲哭無淚,他就知道天上不會這麼容易掉餡餅,還砸在自己頭上,我就說一覺起來感覺怪怪的,一不小心就入坑了呀。

“前輩,我可是您旗下的新秀藝人,你不能這麼坑我呀,跟你聊了兩句話,被一個便宜給忽悠的就成了所有血衣候的目標和靶子了,我還想着在這混一段時間,就申請調回去呢,你不能這麼幹呀。”蘇言一下抓住蛋頭的胳膊,開始了認慫。

見到蘇言這般的猥瑣樣子,蛋頭氣的吹鬍子瞪眼,眼瞎了,將這麼一個機會給了這小子。

“晚了,你信息已經到了總部那裏了,你如果想撤銷,可以,徑直往前走,大概三五年就到了中部的大周皇朝了,總部就設在那裏,由三位殿主閻羅所駐守,你去告訴他們,看能不能將你的氣息給註銷掉。”蛋頭一甩衣袖,沒好氣道。

蘇言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坑爹呀!”

“你說什麼?”蛋頭眼睛頓時一眯,一股膽寒的氣息嚇得蘇言蹭的一下站起:“那個,我說,我說好,說好呢,”蘇言皺着一張比哭還難看的笑臉。

“將魂珠拿來,我找這一片的負責人給你上交上去,考覈排名估計明天出來,那魂珠對你我都是無用的,是血衣候的功法所凝練出來的,用他們的血氣才能操控,咱們拿在手裏只是一個廢品,跟你手上的點魂棒差不多,要之無用……”蛋頭說着說着就不說了,眼睛頓時瞪得老大,看着蘇言從百寶囊中取出了兩個,然後又是兩個,再兩個……

十二枚魂珠就這麼放在地上,一個個散發着幽光,蘇言感覺現在能召喚處神龍,立馬實現自己一個願望:“將時間倒流,我不會和這蛋頭多說一句話。”

“你哪兒撿的?”蛋頭一招手,十二枚魂珠滴溜溜的旋轉在掌心上方,上面是五位血衣候的氣息,還沒有徹底消散,也就是說,他們都是死去不久的,其中有三個,實力近乎到達鬼吏層次,絕對是青銅血衣候中的佼佼者。

青銅面具,對應鬼差層次,黑鐵面具,是鬼吏,金色面具,便是鬼使層次。

“不對,”蛋頭老者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急忙取出一方青色的印,此爲青木寶印,是專門用來檢測血衣候的血氣層次的。

蛋頭在魂珠上輕輕一抓,嘴裏不知道念着什麼咒文,很快,五縷顏色深淺不一樣的氣流便順着他的指引,沒入到青木寶印中,瞬間,其中有一道氣流頓時閃爍起青色的光芒,最後又漸漸消失不見。

“我滴個乖乖,這其中還有一個是血衣榜上的佼佼者,你是不是挖了他們家的墳,然後得到魂珠的。”蛋頭一臉的震驚。

這小子這麼辦到的,一下子拿出來五位血衣候的份,這怎麼看也不可能呀,你這速度,加上這吊兒郎當的樣,讓那些經常在生死間遊走的,待了七八年的老牌鬼差怎麼想,以蘇言的修爲,也搞不定對方呀。

別說,這段時間不見,他的氣息似乎又濃厚了許多,太奇怪了,許多從小地方來的新人,是會有一兩天的超乎常人的吸納速度,畢竟這裏是中州,天地靈氣要比那旮旯地方強太多。

新人初入此地,會有一個洗禮吸納的過程,大概一到兩天,很多天賦卓越的,甚至還會大突破,可是,這傢伙難道還沒飽和嗎,前段時間和今天所見,很明顯又有了大的轉變。

難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

“什麼撿的?至於挖墳,我還沒那癖好,都是我弄得,你信不?”蘇言一下子不幹了,這可是浪費了他不少魂星才得來的,自己更是以身犯險,辛苦着呢。

“不信!”蛋頭搖搖頭,我還沒老糊塗呢,騙鬼呢。

“好吧,我看見四個血衣候可能分贓不均,大打出手,一打三,硬是給來了一個團滅,然後就讓我順手撿走了所有裝備,這些應該也算我頭上吧。”能不先引起敵我雙方的察覺就別太高調,否則,這就是找死的行爲。

蘇言甚至有理由懷疑,血衣候那邊就有自己的人,甚至已經混到了高層,自己這邊也是,古往今來那個戰爭片沒有雙方的探子和臥底。

自己冒的太快,絕對是他們第一個下手的目標,蘇言不傻。

這個理由很牽強,但除此之外,蛋頭實在想不到別的解釋:“也算,倒是一個好運的小子,好好幹吧,爭取經常出去多撿幾個,我上交魂珠,臉上也有光,對我也有好處,記得明天,看看自己的排名,好好努力吧,少年!”蛋頭拍了拍蘇言的肩膀就弓着腰離開了,看樣子心情很不錯。

哎~~

蘇言長長嘆了一口氣,自己爲什麼會這麼優秀呢,想低調都不行,走哪裏都逼着自己發光。

【主播大大是迄今爲止,我見過最自戀的人。】

看着蘇言拿出一個小鏡子,拍拍左臉,拍拍右臉,越看越耐看,尤其是魂力的增長,使得周身髮膚都受到了滋養,這一彈,都能彈出魚尾紋來,呸呸呸,是彈出水來。

【主播呀,你還是趕緊想想以後的日子吧,這都上了必殺榜了,還有心情自戀。】

【處變不驚,主播大大心真大。】

蘇言收了小鏡子:“發生的已經發生了,我再着急也沒用,大不了我以後猥瑣發育,狀態不對,立馬撤退便是。”

蘇言想好了,上榜單有好處也有壞處,素來都是危機與機遇並存的,假如哪天排名靠前了,兌換出一頭神龍,然後藉助周擎大哥以及以前那三位鬼使大人的人情,回到現代應該沒什麼問題。

閒來無事,在泰山養條龍,光是收觀光費,都賺得盆滿鉢滿,日常生活絕對沒問題,至於百寶囊那裏一天一塊錢的,只能勉強買包辣條。

【我勒個去,主播,你猜我看見了什麼,你的大熟人呀!】

突然,直播間內有人尖叫道。 蘇言正坐在花叢旁邊的沿子上自己給自己寬心,因爲直播間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在看,他們比蘇言看的視覺更大,很快,一陣尖叫聲就嚷嚷起來。

【我去,還真是,他鄉遇故知呀,主播好運道。】

【主播還愣着幹什麼,你的小姐姐來了。】

【哇咔咔,我爲什麼感覺有一場好戲要看呢。】

【咦,大傻子呢,怎麼沒跟來?】

…………

直播間密密麻麻的‘大熟人’字樣飄過,讓蘇言有些懵圈,坐着的身子好奇的緩緩轉過頭,很快,冷汗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不遠處,上官蘭輕輕含笑,古婧上躥下跳,顯得很興奮,而跟在她們兩人身邊的,則是一個紅衣勁裝,使得一手好鞭子的女子,此刻正手舞足蹈的似乎在對她們講解着什麼。

不是江雨霏還能是誰。

冤家路窄,天下何其小,怎麼在這裏碰見她了呀,蘇言的小心肝呀,這一天兩次的膽戰心驚,他實在受不了。

【主播我說什麼來着,當初就讓你好好巴結人家,萬一以後遇到了還能幫助個呢,你就是不聽。】

【是呀是呀,看樣子,這小菲菲和郡主以及上官蘭兩人的關係似乎很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