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個時候小虎已經衝到了鱉王的身前,用力揮起砍刀向著鱉王的脖子砍了下來,鱉王碩大的腦袋立即縮回到身體里,小虎一刀砍空,馬上反手又是一刀,向著它的腹部劃了上來,「當」的一聲巨響后,鱉王的身體被小虎反手一刀砍出了三米多遠,可是龜殼去完好無損! 鱉王馬上又向著小虎沖了過來,小虎看到自已的一刀竟然沒有傷到這隻大五八,反正把自已的大手震的發麻,他立即轉身游到了金清石的身邊,金清石向著水上指了一指,小虎馬上向著水上衝去。

金清石拿出氧氣瓶扣在嘴上深吸了一口后,迎著鱉王沖了過去。

鱉王看到衝過來的金清石,立即張開大口向著金清石再一次咬了下來,金清石冷笑著將黑龍寶刀再一次向著鱉王嘴中插了過去。

鱉王大嘴一合「咔嚓」一聲,將黑龍寶刀緊緊咬住,可是就在它剛剛咬住的時侯,金清石將寶刀用力向右一揮,鋒利的刀刃立即切斷了鱉王一排鋼牙和腮部,一股濃濃的鮮血立即涌了出來。

鱉王立即將頭縮回到堅硬的龜殼裡,四隻大腳同時用力一蹬,身體快速的向著金清石撞了過來。

金清石沒有想到這隻鱉王竟然這麼兇猛,速度這麼快,眨眼間就衝到了他的身前,他連忙將身體向下一沉,將黑龍寶刀向著鱉王龜殼中間頭部縮進去的地方扎了過去。

黑龍寶刀「刷!」一下,扎進了鱉王的腦袋裡,金清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傳到手臂中,他趕緊用盡全身的力量雙手緊緊抓住刀柄,鱉王巨大的身體一直衝出了二十多米,速度才慢慢減了下來。

金清石雙手緊緊握著刀柄,身體緊緊貼在鱉王的腹部,雙臂的肌肉傳來了劇烈的疼痛,鱉王順間的衝擊拉傷了他的雙臂。

在鱉王身下的金清石,感覺到鱉王速度慢了下來,沉重的身體正向著湖底沉了下去,他立即默念了一聲:「收!」鱉王和黑龍寶刀立即進到了空間里,金清石深深吸了一口氧氣身體慢慢浮出了水面。

小虎正焦急的在岸上看著水面,當看到金清石浮上來,他馬上大叫著道:「哥哥!那隻大王八呢?」

「被我幹掉了!我手臂受傷了,你快過來幫我一下!」金清石苦笑著道。

小虎一聽哥哥受傷了,立即「撲通!」跳進了水,快速的向著金清石遊了過來。

兩個人回到岸上,金清石盤坐在地上,從空間里將那隻鱉王的屍體拿了出來,向著小虎笑了笑道:「這個大傢伙都成精了!看這體型至少活了五百年以上!」

「哥哥!這大王八的身體真是堅硬!我都劈不開它!還是哥哥厲害!」小虎看著鱉王道。

「你攻擊它最堅硬的地方當然不行了!攻擊任何東西一定要先到它的弱點!你把那把刀拔慢慢的拔出來,它的血可是好東西,千萬別浪費了!」金清石說完從空間里又出幾個帶蓋子的玻璃瓶子來遞給了小虎。

小虎將鱉王搬到一個大石頭上,然一手抓住刀柄,一手拿著瓶子,黑龍短刀慢慢的拔了出來,濃濃的鮮血散發著清香從鱉王的頭部里流了出來。

「好香啊!這血一定很好喝!」小虎拿著瓶子一邊接著鮮血一邊咽著口水道。

「這血怎麼沒有血腥味?小虎!你先不要喝它!萬一有毒就麻煩了!」金清石聞著鱉王血的清香立即嚴肅的道。

「哦!」小虎連忙點頭回答道。

在裝滿了三大瓶鮮血后,鱉王身體里的鮮血已經流幹了,小虎將瓶子蓋好放在了金清石的身前,笑著道:「哥哥!血不流了!要不要劈開它?」

「等晚上再處理它!到時候用我用藥材好好燉上一鍋好東西!我先看看血有沒有毒!」金清石說完拿出一個小勺子,在瓶子里輕輕舀了一勺鱉王血放在了嘴中。

鱉王血一入口頓時濃濃的香味布滿了口腔,金清石慢慢的將鱉王血咽到肚子里,一種炙熱、狂躁的能量迅速傳遍全身,跟自已第一次吃人蔘王的感覺一樣!這一次說不定可以衝破先天了!想到這他立即向著小虎道:「哥哥要練功!別讓任何東西和人打擾我!」

「好!」小虎說完立即拿起槍守在了金清石的身邊。

金清石雙腿盤坐在地上,運起九龍心經慢慢煉化著這股能量,丹田中的九條小龍立即動了起來,開始沿著經脈在身體里追吞噬著這股能量。

這個時候在丹田裡的小金龍突然張開大嘴用力一吸,這股能量瞬間被它吞噬得乾乾淨淨,金清石連忙又舀了一勺鱉王血放進了嘴中,可是這股能量還沒有散開,又被小金龍吸到了口中。

金清石連續喝了三十多勺鱉王血,全都被小金龍吞噬一空,悲劇啊!那有這樣搶生意的!我可是你的主人啊!你怎能只進不出呢?

金清石一咬牙默念了一聲:「現!」小金龍金光一閃,出現在了金清石的手中,金清石看著金龍苦笑著道:「金龍兄!你吃肉也要讓我喝點湯啊!你吃了那麼多該休息一下了!」

這個時候金光一閃,小金龍飛進了裝著鱉王血的大瓶子里,金清石剛想將小金龍收回體內,可是發現瓶子里的鮮血已經不見了,小金龍靜靜的爬在瓶子底下。

金清石看著小金龍氣得全身發抖,還好自已將另外兩瓶收到了空間里,要不然絕對是一個惡夢!如果不是小虎站在身邊,他一定會把小金龍大罵一頓,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金清石默念了一聲「收!」

金光一閃!小金龍回到了丹田裡,金清石看著丹田裡的小金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小金龍也許感覺到了主人的無奈,它突然張開大口噴出一大口乳白色的液體,這些液體立即化成了精純的能量,九條小龍立即撲了上去。

小龍將這些能量吸收一空后,身體更凝固了同顏色也增加了許多,金清石立即運氣九龍心經,九條小龍立即九九歸一,一條粗壯的真氣龍,開始一點一點擴張著身體里的經脈。

氣龍一路衝過身體內左右對稱的手太陰肺經,手陽明大腸經,足陽明胃經,足太陰脾經,手少陰心經,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陽膀胱經,足少陰腎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陽三焦經,足少陽膽經,足厥陰肝經、沖脈、陰維脈、陽維脈、陰蹻脈、陽蹻脈共三十四條經脈,最後衝到了任脈、督脈、帶脈里。

只要再打通這三條單一經脈,全身的三十七條經脈就全部擴張完了!先天就在眼前! 金清石驅動著氣龍向了任脈,他強忍著經脈擴張所帶來的鑽心疼痛,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落在了地上,身體就像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小虎一邊緊張的觀察著周圍,一邊看著金清石,看到哥哥臉色蒼白、大汗淋淋,他的心也提了起來。

三個小時候,金清石吐出了一口濁氣,任脈終於擴張完了,只剩下兩條督脈、帶脈。

現在的經脈已經從一條小溪變成了一條小河,身體可以容納更多的真氣,爆發力增加了一倍!戰鬥力增加了一倍!

金清石將一瓶鱉王血拿了出來,連續喝了兩大口,狂躁的能量立即向著經脈涌了進來,這次小金龍沒有再去坑主人,主人的經脈寬闊了,正需要這些能量來補充,小金龍再一次從龍嘴中吐出一口乳白色的液體,這精純的能量立即和鱉王血的能量融合在一起,開始填補著全身的經脈。

「這傢伙!總算是想起主人了!」金清石心中一喜,連忙將一部份能量注入到真氣化成的氣龍中,向著督脈衝了過去,身體在有了新能量的補充,半個小時后督脈順利完成了擴張,金清石立即一鼓作氣向著帶脈衝了過去。

帶脈橫行腰腹,繞身一周,陽氣之根本,真氣慢慢的注入到帶脈里,一點一點的將帶脈張開,這個時候大陽已躲在山後,峽谷里不時傳來了娃娃魚「唔哇!唔哇!」的叫聲!

一個小時過去了,金清石終於將全身三十七條筋脈全部擴張完畢,他慢慢的站起來,這個時侯從身體內傳來一陣「咔!咔!」爆響聲!

「哥哥!練完功了嗎?你練的是什麼功啊?好像很痛苦一樣!」小虎看到金清石站起身來連忙問道。

「哥哥練是一種叫九龍心經的內家功法!和你的外功不一樣!哥哥快要進入另一個境界了!我們吃點東西好好休息一下,到時候找個安全的地方哥哥就要突破了!」金清石開心的道。

「哥哥要到什麼境界啊?」小虎好奇的問道。

「先天!」

「啊?哥哥好厲害啊!我爺爺他在40歲的時候才突破到先天!」小虎吃驚的道。

「啊?你爺爺現在多大了?」金清石心裡一驚,這個人比師傅進入先天還早了五十年,如果不是有奇遇,那這個人一定是練武天才!

「爺爺從來不說他有多大,不過從我記事那天起,他的樣子就沒有變過!」小虎想了想道。

「你爺爺現在一定很厲害了吧?」

「他一會出現一會消失,走路沒有聲音!每次我一偷懶他就無聲無息出現在我的身後!一點都不好玩!」小虎苦笑著道。

金清石聽到小虎這麼說已經確定他的爺爺絕對是一個絕頂高手,至少也是先天高階以上!師傅這麼多年在這裡會不會有什麼奇遇,讓他功力大增呢?

金清石向著小虎笑著道:「小虎的肚子咕!咕!叫啦!哥哥馬上做飯給你吃!」

「哥哥!我不餓!你先休息一下吧!」小虎捂住咕!咕!叫的肚子,不好意思的搖著頭道。

「哦!原來是哥哥肚子在叫!看來是哥哥餓了!」金清石笑著道。

「不是哥哥的叫!是小虎的叫!」小虎立即解釋著道。

「呵!呵!呵!你先撿一些干木材回來,哥哥先去湖裡洗個澡,然後我們開始做飯!」金清石開心的笑著道。

「好的!」小虎馬上拎著砍山刀、背著槍向著不遠處的一棵枯樹走去。

金清石飛身跳到湖中,雙壁輕輕一用力,身體立即竄了出去,在水中的速度比以前增加近一倍!

他快速的游到發現巨鱉的地方,身體直接向下衝去,剩下的巨鱉已經全部逃走了,金清石站在大樹上,拿出黑龍向著一棵碗口粗的樹榦就是一刀,樹榦無聲的斷開了,在樹榦的斷口上一道道金線出現在了金清石的雙眼中。

「啊?這是古老的金絲楠木啊!在香港顧爺爺祖屋裡門窗和家私都是用這種木材!顧爺爺還專門和自已講過金絲楠木價值!這次又要發大了!」金清石驚喜的道。

自古以來金絲楠木就是皇家專用木材,歷史上金絲楠木專用於皇家宮殿、少數寺廟的建築和傢俱,古代封建帝王龍椅寶座都要選用優質楠木製作,民間如有人擅自使用,會因逾越禮制而獲罪。明清兩代均嚴格禁止除皇家以外的建築使用金絲楠木。

現在300樹齡的老料已經到了18萬一噸。像這種在水底的金絲楠陰沉木每立方至少也有8萬元。

金絲楠木高達60米是國家二級珍稀野生保護植物,金絲楠木紋中的結晶明顯多於普通楠木,在適當角度下觀看,可見強烈光線反射,光亮而璀璨,淡雅的香氣,看來那些巨鱉就是國為喜歡這種香氣才聚集在這裡!

金清石立即拿出氧氣瓶背在身上,沿著大樹向下游去。

一直游到了七十米深的時候才到了大樹根部,金清石看了看手中的五十厘米長的黑龍寶刀,再看看五米多粗的樹身,心裡這個鬱悶!怎麼才能將這些收到空間里呢?

「自已的空間能不能將這些樹連連根拔起收到空間里呢?」金清石突然想道。

金清石心裡默念著道:「小龍啊!小龍!你吃了我那麼多的好東西,這次該出點力氣了吧?」小金龍吞噬能量就是為了慢慢恢復著自已功能。

金清石將手貼在大樹上心中默念著道:「收!」,六十多米高、五米粗的金絲楠木立即消失在了金清石的眼前。

「啊?居然成功了?」金清石揉揉了眼睛,確定這棵大樹真的不見了之後,馬上將意念進入到了空間里,那顆大樹正豎立在那片水域里,大樹剛剛插在水裡,金清石就看到八隻巨鱉從水邊的草叢裡快速的跑了出來,直奔著金絲楠木遊了過去。

金清石馬上開始忙碌起來,這一片林區大約有120棵這樣的大樹,而且在湖底下還躺著幾十顆略小一些大樹,當把這些大樹全部收到空間里的時候,從水底的淤泥里突然竄出一隻只臉盆大的巨鱉,張著大口向著金清石沖了過來! 金清石看到二十多隻巨鱉向著自已包圍過來,他連忙雙腳一用力向著水上沖了出去,二十多隻巨鱉緊緊追在他的身後。

小金龍能力增加了,不知道能不能將這些巨鱉收到空間裡面,金清石一邊快速的游著一邊暗暗想道。

七十多米的距離金清石很快就衝到了水面上,可是那些巨鱉的速度絲毫不比金清石的速度差多少,金清石剛剛衝出水面,一隻個頭較大的巨鱉已經追到了他的腳下,張著大口向著金清石左腳咬了下來。

「靠!我雖然和你們有殺父之仇,但那也你父親先動手的啊!你再咬我,我真生氣啦!」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抬起右腳向著那隻巨鱉的鼻子上用力一蹬,那隻巨鱉立即被蹬到兩米遠。

那二十多隻巨鱉並沒有被金清石威脅到,它們的家被這個小怪物給拿走了,一定要咬死他!一隻只巨鱉不要命的沖了上來。

金清石手壁一揮,一艘白色遊艇出現在了湖面上,金清石用腳一蹬一隻巨鱉的腦袋,飛身從水中跳到船上,那二十多隻巨鱉看到小怪物跳到一個大怪物上,立即用牙齒開始咬著遊艇的鋼板,看到鋼板咬不動,它們立即轉身向外游出十米遠,然後將腦袋往龜殼裡一縮,四腳同時快速的揮舞著,向著船體狠狠的撞了過來!

「當!當!當!當!」遊艇的船身立即響起了密集的撞擊聲!

「暈!看著挺聰明的!怎麼現在拿雞蛋碰石頭!」金清石站在甲板上笑著道。

在撞擊了十多分鐘后,巨鱉看到這白色的大怪物毫髮無損,動也不動的停在那裡,它們慢慢的向著水下游下。

金清石嘆了口氣道:「都是好東西啊!可惜我有好生之德!等把你們養肥了再殺你們!」

小虎看到遊艇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船!船!哥哥我要坐船!」

「等有時間再做!現在吃飯!然後再去抓大白魚!我聽到不遠處有好多大白魚的叫聲!」金清石將船開到岸邊收到空間里后笑著道。

「哦!」小虎看著遊艇依依不捨的道。

金清石將三隻鱉王大腿砍了下來,切成一小塊放進了鍋里然後又加進了一些藥材,開始慢慢的燉了起來。

半個時候后濃郁的香味吸引了兩隻白色的狐狸和一隻100斤重的白色大狗熊跑了過來,兩隻白色的護理一直在遠處觀望著,那隻白色的大狗熊立即向著煮著鱉王肉的大鍋沖了過來。

小虎瞪著眼睛大吼道:「敢我搶吃的!你找死!」說完迎著大狗熊沖了過去。

大狗熊看到小虎向自沖了過來,兩隻前腳立即抬了起來,兩隻後腳同時一用力,張開大口向著小虎撲了過來。

小虎想也不想兩隻大手快速伸出,緊緊抓住兩隻撲來的熊掌,然後用力向邊一摔,大狗熊「撲通!」一聲摔到在地上,小虎一步跨到大狗熊的身上一隻手按住它的脖子,一隻揮起大拳頭向著腦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別打死!要活的!」金清石看到小虎憤怒的表情立即大叫著道。

小虎聽到哥哥的喊聲立即減輕了力度,拳頭「砰!」一聲砸在大狗熊腦袋上,大狗熊立即頭一歪暈了過去。

「哥哥!它搶我們吃的!為什麼不打死它?」小虎騎在大狗熊身上向著金清石道。

「養大了再殺啊!這樣肉也多點!吃起來也香!」金清石笑著道。

「哦!那也是哦!狗熊越大越好吃!」小虎點了點頭道。

「快過來喝湯吧!如果感覺身體燥熱,就按照你爺爺教你方法好好練功!」金清石提醒著道。

「哦!」小虎拎著100多斤的大白熊走到金清石跟前,金清石手一揮將白熊扔到空間里,然後從鍋里舀出大碗濃濃的白湯來遞給了小虎,小虎先是聞了一下,然後一邊吹一邊慢慢的喝了起來。

霸道皇叔該吃藥了 金清石一邊喝著湯一邊感受著身體的變化,濃湯一下到肚子里一股,一股溫和的能量開始融入到全身的骨骼和肌肉里,金清石明顯感覺到自已的細胞正在一點一點開始快速的分裂著,一個細胞一個細胞緊密的鏈接在一起,身體的密度增加了?那就是說自已的身體強度又提高了嗎?

小虎喝完一大碗湯后,馬上走到鍋前又舀出一大碗來,慢慢的喝著,臉上沒有出現什麼任何的變化,金清石一邊喝著湯一邊向著小虎問道:「小虎!你喝了這個湯,身體有什麼感覺?」

「暖暖的!挺舒服的!就是不抗餓!」小虎想了想道。

「你以前喝過這樣的湯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在我懂事的時候就開始喝,一直喝到了十四歲,爺爺說湯喝完了,開始吃肉了!我就天天開始吃肉了!」小虎想了想道。

「靠!你爺爺真變態!太奢侈了!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神農架果然神奇!植物、白色的動物!隱士高人!金清石對神農架之行充滿了期待!

兩個人將一大鍋湯和肉全部吃到了肚子里,金清石看著自已的身體滿意的點了點頭,現在身體的抗攻擊力大大的增強了,雖然還是擋不住子彈,可是卻能減少子彈的速度和傷害!

「哥哥!我們快去抓那些大白魚吧!多攢點好吃的!將來我們出了大山就吃不到了!」小虎認真的道。

「呵!呵!呵!這次我們分開抓!看誰抓得多!」金清石笑著道。

「死的算不?」小虎立即問道。

「算啊!不過兩條死的算一條活的!呵!呵!」

「哥哥這有點不公平啊!」

「哥哥就是鍛煉你對力量的控制力!收發由心!記住了!用心控手!用心控力!」金清石嚴肅的道。

「哦!」小虎用力點了點頭道。

兩個人向沿著小溪一路向著上遊走去,金清石打開天眼他驚喜的發現天眼的穿透力增強了好多,可以穿透一塊30厘米厚的石頭了!

金清石看到一塊石板下面一條六十厘米長的大娃娃魚正躲在那裡,金石直接將手慢慢的伸了進去,心中默念了一聲:「收!」娃娃魚立即進到了空間里。

兩個向上遊走了兩公里左右,來到了一處怪石嶙峋、雜草叢生的地方,金清石突然聽到前面不遠的方地傳來了兩聲沉悶的「唔哇!唔哇!」的叫聲!

他立即向著拉住身邊的小虎小聲的道:「前面好像有個大傢伙!」

「嗯!比我們家的大白魚叫得更難聽!」小虎點了點頭道。 「你們家的大白魚平時吃什麼東西啊?」金清石問道。

「吃肉啊!山洞裡有一種黑色的魚,它們最喜歡吃那個!我有時候會抓一些野兔、野雞給它們吃!」小虎小聲的回答道。

「靠!就不能有吃草的嗎!巨鱉也吃肉、娃娃魚也吃肉!我上那裡找那麼肉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哥哥!我們在水邊多抓一些青蛙,大白魚也喜歡吃這個!」

「對啊!」金清石一拍自已的腦袋道。小溪的水邊上,到處是黑黑一團一團的青蛙卵,這些東西還長得快!娃娃魚和巨鱉的糧食就有了啊!

金清石立即沿著溪水邊將一團一團的青蛙卵收到空間里,同時將一些怪石也收到空間裡面,可以做為娃娃魚生活的地方。

這個時侯前方傳來了一陣急促「啪!啪!嘩!嘩!」聲響,金清石立即向著小虎道:「我先過去看看!」說完雙腳一用力,身體立即躍出小溪,飛身跳在一塊兩米多高的怪石上,就看到在離他們五十米遠的一處二十多米寬的水面上,水花飛濺,一條十多厘米粗、兩米多長的白色東西正來回扭動著,剛才的聲音已經它身體拍打水面的聲音。

金清石立即連續兩個跳躍來到了白色東西的附近,他躲到一塊大石頭的後面,探出頭來打開天眼向著水面下看去,就看到一條長約兩米,一顆扁平的巨大腦袋的白色巨型娃娃魚正緊緊咬著一條白色的蟒蛇,向水下的一處洞穴里用力的拉著。

娃娃魚的捕食方式是「守株待兔」。它匿居在山溪的石隙間,洞穴位於水面以下,夜間靜守在灘口石堆中,一旦發現獵物經過時,便進行突然襲擊,因它口中的牙齒又尖又密,獵物進入口內后很難逃掉。它的牙齒不能咀嚼,只是張口將食物囫圇吞下,然後在胃中慢慢消化。

這條白蟒蛇看來這是送貨上門的食物,這條白蟒的頭被這條體型巨大的娃娃魚緊緊咬住,碩大的扁頭正用力的左右甩動著,四隻粗粗的大腳正用力向後拉著。

這條兩米多長的白蟒正拚命的反抗著,長長的身體被娃魚甩了幾次后,它的身體立即進入水中,纏繞住娃娃魚的身體,開始用力一圈一圈的收緊著。

「難道自已的運氣好得冒泡了嗎?還是在神農架到處都會遇見這樣的事情?巨大的白色娃娃魚、兩米長的白大蟒!要讓自已來一個魚蟒相爭石頭得利嗎?」金清石一邊看著它們搏鬥一邊暗暗想道。

過了二十多分鐘,白蟒纏著娃娃魚的身體一動不動的躺在水裡,這個時候小虎輕輕的走到金清石身邊小聲的道:「哥!你在偷偷的看什麼?」

「水裡有一個兩米長的大白魚和一條白蟒剛剛在打架,現在沒都沒反應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