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唐晨大大咧咧的喊了一聲。

「他能有什麼辦法啊?我覺得那小子剛才明顯就是裝出來的無所謂,現在估計早就已經跑掉了……」

趙亮笑呵呵的說道。

「哈哈哈……」

李陽周波等人在聽到這句話以後紛紛開始大笑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十分開心。

趙楚然看見這些人笑的這麼開心以後,也只不過就是狠狠的瞪了這些人一眼,但是並沒有說什麼,因為她根本就沒有心情搭理這些人。

……

另一邊,陳天在離開了凈水樓以後,直接奔著停車場的位置走去。

當陳天出現在停車場以後,雲白蘇跟雲北秋兩人連忙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

「主人!」

雲白蘇風情萬種的沖著陳天行了個禮,美眸當中布滿了對陳天的愛意。

而雲北秋就更加誇張了,咣當一聲直接跪在了陳天的面前,然後表情異常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陳公子,實在是太對不起了,剛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沒有認出您來,我不應該跟您說那些話的,您給我個機會饒過我這一次好不好?」

陳天低頭淡淡的看了雲北秋一眼,他知道當初雲北秋跟自己那麼說話其實也只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譽,所以陳天淡淡說道:「這樣的事情我希望不會在發生第二次,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明白了明白了……」

雲北秋想都不想連忙點了點頭。

「起來吧!」

陳天淡淡說道。

「謝謝陳公子,謝謝陳公子!」

雲北秋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如釋重負,沖著陳天的位置連續磕了兩個響頭,然後緩緩的站了起來。

「北秋,你去車裡面等我吧!」

雲白蘇看見雲北秋起來以後,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好……好的!」

雲北秋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轉身奔著遠處走去。

當雲北秋徹底消失以後,雲白蘇猶豫了一下,直接踩著高跟鞋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挽住了陳天的胳膊,嬌滴滴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您是什麼時候來我們西寧省的啊,您為什麼沒有提前告訴人家一聲呢?」

在很多人的眼中雲白蘇這個女人可能是個高高在上的女神,但是在陳天的面前,雲白蘇絲毫不會控制自己心中對陳天的愛意,恨不得直接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撲進陳天的懷中。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雲白蘇也是一臉的無奈,只不過他現在已經在雲白蘇的身上感覺不到一絲絲敵意了。

我早就告訴過你 …… 「陳公子,人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您了,你來西寧省竟然也不告訴人家……」

雲白蘇此時完全就是一個小女人的模樣,將自己那高聳柔軟頂在了陳天的手臂上面,撒嬌似得說道。

而陳天則伸手在雲白蘇那挺翹渾圓的香臀上面輕輕的拍了一下,低聲說道:「我是不是告訴過你,你最好把你的那些小心思收起來!」

「人家現在對陳公子您可沒有什麼小心思,我雲白蘇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

雲白蘇貼著陳天的耳朵吐氣如蘭的說道。

「行了,說點正經事吧,你把我喊出來幹什麼?」

陳天沒有心思跟雲白蘇在這裡廢話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雲白蘇問道。

雲白蘇看見自己勾引陳天沒有什麼效果以後無奈嘆了口氣,然後輕聲說道:「其實我喊陳公子您出來也沒有什麼事情,我只不過就是想見見您而已……」

「哦哦!」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今天包廂裡面的那些人是您的什麼人啊?」雲白蘇柔聲沖著陳天問道。

「是我的朋友,我這次是陪我的朋友過來玩的,沒想到這裡竟然是你們雲家的地盤!」陳天輕聲解釋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陳公子您不想讓我暴露您的身份,原來是不想讓您的朋友知道啊!」雲白蘇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陳公子,那有沒有什麼需要我為您做的?」

「現在還沒有什麼事情需要你去做……」

陳天淡淡說道。

「陳公子,您現在已經是我的主人了,您要是有什麼需要的話,千萬不要跟白蘇客氣,無論主人讓白蘇做什麼,白蘇都願意去做的……」

雲白蘇一臉嫵媚,語氣異常誘人的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聽到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輕聲問道:「你就這麼想成為我的女人?」

「當然了,這個世界上會有幾個女人會對陳公子您不動心呢?」

雲白蘇想都不想的回答道。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輕聲沖著雲白蘇說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成為我的女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現在的境界太低,對我沒有任何的幫助,我給你一本雙修的秘籍,你回去之後可以好好的看看,等到你什麼時候突破到煉虛境,我可以考慮跟你雙修!」

「主人,您想要跟我雙修?」

雲白蘇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興奮,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瞬間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恩,如果你能夠突破到煉虛境,我會考慮的!」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的主人,我會努力的!」

雲白蘇十分開心的喊了一聲。

「那要是沒有什麼事情你現在就可以走了,我的那些朋友還在等著我呢,如果我消失太長時間他們肯定會懷疑!」

陳天淡淡說道。

「好的!」

雲白蘇明白陳天的意思以後直接轉身離開。

而陳天看著雲白蘇的背影無奈一笑,雖然他對雲白蘇這個女人並不是很感興趣,但是他知道雲白蘇的武道天賦非常的驚人,如果讓這個女人跟自己雙修的話,會讓陳天的境界更加的穩固,這對於陳天來說也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前世的時候陳天其實就可以通過雙修的方式來穩固自己的境界,然後在渡天劫。

但是陳天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雙修之人,所以後來才會渡劫失敗。

陳天覺得雲白蘇是個非常不錯的選擇,只不過雲白蘇現在的境界太低,還不適合跟陳天雙修,如果雲白蘇能夠突破到煉虛境的話,那效果會非常的明顯。

片刻之後,雲白蘇消失在陳天的視線當中,而陳天則轉身奔著凈水樓走去。

「陳天,你是什麼人?」

但是就在陳天轉身的那一瞬間,一個女人從凈水樓裡面走了出來,表情凝重的沖著陳天問道。

「蔣薇薇?」

陳天看見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忍不住愣了一下。

剛才陳天出來以後,蔣薇薇也去了廁所補妝,但是當她準備離開衛生間的時候突然通過窗戶看見了停車場裡面發生的一切!

當蔣薇薇看見雲北秋給陳天跪下以後,她簡直沒辦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她實在是沒有辦法相信雲北秋那種級別的公子哥竟然會主動給陳天跪下!

然而這還不是最讓蔣薇薇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最讓蔣薇薇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事情是雲白蘇後來跟陳天竟然非常的親密,而且她知道是雲白蘇主動挽住了陳天的胳膊。

蔣薇薇本能的以為是自己因為距離比較遠看花了眼,所以特意從樓上跑了出來,但是當她看見站在停車場裡面的人真的是陳天以後,蔣薇薇都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自己的心情了,她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雲北秋會給他跪下求饒,雲白蘇為什麼會主動勾引他!

但是她也知道了,剛才陳天在包廂裡面說的那些話根本就不是玩笑,也不是陳天在吹牛,因為雲北秋確實不會把陳天怎麼樣。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剛才那是怎麼一回事?」

蔣薇薇上前一步低聲沖著陳天問道。

「我就是我!」

陳天看著蔣薇薇淡淡回了一句。

「我知道你是你,我現在問的是你跟雲家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你到底是什麼人?」

蔣薇薇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上下打量了蔣薇薇一眼,然後淡淡說道:「其實你現在已經猜出來了我的身份,你只不過就是不確定罷了!」

「你……你就是陳公子對不對?你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陳公子對不對?」

蔣薇薇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現在似乎只有這一個身份能夠解釋明白所有的事情。

「沒錯,就是我!」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蔣薇薇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已經震驚到了一個沒辦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地步。

她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的身份背景竟然會如此的恐怖,他也沒想到那個傳說中的陳公子原來就是陳天。

「你竟然是陳公子,怪不得你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原來……原來你就是個陳公子!」

蔣薇薇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說道。

「我隱藏自己的身份也只不過是想以平常的身份生活罷了,所以我不想人知道這件事,尤其是趙楚然,明白我的意思嗎?」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沖著蔣薇薇說道。

「……」

蔣薇薇看著陳天沒有說話。

「嘭!」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不遠處的一塊大石頭瞬間爆炸。

「我知道你可能有些身份背景,但是你的那些身份背景在我的面前什麼都算不上,因為整個西寧省都已經臣服在我的腳下了,所以我剛才說的那些話你聽明白了嗎?」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蔣薇薇問道。

「我……我聽明白了……」

蔣薇薇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結結巴巴的說道。

她非常的清楚,如果此時她敢說一個不字,那她的下場可能就會跟那塊大石頭一樣。

「回去吧,楚然他們還在等著呢!」

陳天彷彿恢復了之前那副平靜的模樣,語氣十分隨意的沖著蔣薇薇說道。

蔣薇薇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低聲沖著陳天問道:「楚然知道你的身份嗎?」

「不知道……」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你為什麼要欺騙她的感情,你明明已經有了女朋友,而且還有雲白蘇這樣的情人,你為什麼還要欺騙楚然?」蔣薇薇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異常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騙她?」

陳天聽到蔣薇薇的這句話無奈一笑,然後淡淡說道:「我覺得你可能是誤會了!」

一世之尊 「誤會了?我誤會什麼了?」

蔣薇薇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問道。

「我跟趙楚然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關係,我這次過來只不過假裝一下趙楚然的男朋友而已,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我欺騙她的感情這回事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包廂的位置走去。

蔣薇薇呆愣楞的站在原地,看著陳天的背影,眼神非常的複雜,因為她沒有想到原來鬧了半天,陳天壓根就不是趙楚然的男朋友,他這次過來也只不過就是假裝一下趙楚然的男朋友而已。

「雖然你覺得你是假裝的,但是楚然可能已經真的喜歡上了你!」

蔣薇薇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楚然啊,這次你可能是真的愛上了一個你不應該愛上的人……」

說完這句話以後,蔣薇薇也跟著陳天一塊回到了包廂裡面。

當眾人看見陳天再次回到包廂裡面以後,所有人都愣住了,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疑惑。

因為陳天剛才已經出去很長時間了,所有人都以為陳天是跑了,但是他們萬萬沒想到陳天這個時候竟然又回來了!

「陳天,你怎麼還在這裡啊?你沒有走嗎?」

趙楚然起身跑到了陳天的身邊語氣有些激動的沖著陳天問道。

「走?」

陳天聽到趙楚然的這句話淡淡一笑,然後輕聲說道:「我走去哪裡啊?」

「你剛才得罪了雲北秋那些人,雲北秋肯定會報復你的,你不走還留在這裡幹什麼啊?」趙楚然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十分不解的沖著陳天喊道。

而陳天聽到趙楚然的這句話以後無奈一笑,淡淡說道:「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雲北秋不會把我怎麼樣的,你就放心吧!」

「呵呵……」

唐晨看著陳天的位置冷笑了一聲,但是陳天竟然還能回來確實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因為如果這件事要是換成另外一個人,估計早就已經跑了。

「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蔣薇薇走進了包廂當中,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喊了一聲。

「好吧,確實也應該回去了!」

唐晨答應了一聲,然後起身奔著包廂外面走去,當他經過陳天身邊的時候,眼神十分挑釁的看了陳天一眼,笑呵呵的沖著陳天問道:「怎麼樣?這裡的飯菜好吃不好吃啊?你要是沒有吃夠的話,我可以讓服務員給你打包一點帶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