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數十個呼吸之後,天地間肆虐的風暴才慢慢的消散,眾人才能勉強看清楚天地間的景象。

可這一看,倒吸冷氣的聲音卻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所有人都是一臉的震驚,便是奎山道人自己都傻眼了,他竟然被跟林逸打了一個平分秋色。

林逸後退了三步。

而他,名震天下,成名多年的奎山道人竟然也後退了三步。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的腦海里都忍不住浮現了這麼一個想法。

二者根本就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人啊!

林逸怎麼可能跟奎山道人打的平分秋色呢?

這簡直有些違背常理了。

「血珀珠,你,你吞噬了血珀珠?」

突然,奎山道人眼睛一瞪,盯著林逸驚恐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也只有血珀珠才有如此逆天恐怖的能力,可以讓林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如此恐怖的進入,除此之外,奎山道人實在想不通,這世界上到底有什麼寶貝,能夠讓林逸的實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如此恐怖的提升。

氣血翻滾不休的林逸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擋住了,他竟然擋住了奎山道人的一擊。 那也就是說,今天奎山道人死定了。

他有神府這等逆天的至寶,可以修復傷勢,而奎山道人卻絕對不會有這麼逆天的寶貝,此消彼長下去,死的一定是奎山道人,這個想法簡直讓林逸整個人激動的都有些顫抖了。

「小紅,看到了嘛?老子要為你報仇了,哈哈,這個大塊頭,今天必須要死在這裡!」

林逸咬著槽牙,神情猙獰而瘋狂的看向了奎山道人,咧嘴殘忍的獰笑道:「你說的不錯,我的確是得到了血珀珠,只不過,你覺得我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煉化血珀珠嗎?」

奎山道人一聽,那如銅鈴一般的眸子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他完全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承認這件事兒,要知道,此時可不單單是他一個人在這裡啊!

周圍還有其他的強者,林逸現在承認血珀珠在他的手裡,那幾乎就等同於是同時要跟所有人宣戰了啊!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也會給他奎山帶來一絲麻煩,血珀珠的珍貴程度不言而喻,在場沒有一個人是不想要的,否則也不會冒著性命危險進入這七彩毒瘴之內了。

而且,奎山道人在無垠森林之內,只是超級強者並不是無敵的,。

一旦他斬了林逸得到了血珀珠,事後也定然會有不小的麻煩。

「這個奸詐的小子,真是該死啊!」

奎山道人咬著槽牙,一臉憤怒的咆哮道,隨後雙腳用力在地上一蹬,整個人再度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同時蒲扇大小的手掌,更是不斷的在空中拍打,帶起一道道勁風瞬間就把林逸鎖定。

這一次,奎山道人的實力沒有任何的保留了,雙掌揮動間,足足有一千五百萬斤的偉力在蕩漾。

這股恐怖的力量簡直能夠毀天滅地,當初,林逸不過區區三百萬斤的力量,便能夠取走宣花板斧,打爆一座小山,可現在,奎山道人爆發出來的力量卻足足超越了林逸五倍啊!

十五龍之力,瘋狂爆發,簡直比天河崩塌都要恐怖,那種威壓簡直無法用言喻來形容。

修為低於地仙之境的強者,此時一個個都忍不住雙腿開始瘋狂的打顫起來,宛如見到了天敵一般。

「天帝拳疊加!」

林逸口中爆喝,十二龍之力轟然爆發,宛如上萬頭野馬在天空之上狂奔一般,那種聲勢簡直浩瀚到了極致。

圍觀的強者為了避免遭受到胡家眾人的下場,一個個再度爆退了數千米,全部都站在兩千米之外的地方,緊張的觀斗。

「轟!!!」

驚天巨響,虛空顫抖。

林逸跟身材魁梧的奎山道人同時再度倒飛出去。

「呵呵,看來我猜測的果然沒錯啊!這奎山道人的力量果然弱小了一分。」

林逸感受著體內彭拜的力量,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而瘋狂的獰笑,隨後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再度朝著奎山道人沖了過去,根本沒有理會自己傷勢的意思。

「瑪德,我倒要看看你能夠擋我多少次!」

奎山道人一看也怒了,強悍如他,竟然沒能夠一擊殺了林逸,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當即再度瘋狂攻擊。

驚天巨響再度響起,這一次,兩人同時後退了不到百米的距離,可見在這種恐怖的對撞之下,兩人的力量都有了很大的消耗。

可兩人的神態卻截然不同,奎山道人面色陰沉如水,可林逸卻像是見到了大美女一樣激動,以天龍之境,戰超越地仙之境的強者,怎麼看都是他贏了啊!

「奎山,用點力氣,朝著我的臉上打,你這個樣子,我覺得你好像沒有吃飽飯一般,哈哈!」

林逸咧嘴冷冷的嘲諷道,同時,手臂一甩,幾十顆丹藥直接丟進了的嘴巴里,一臉冷漠的盯著奎山道人,雖然沒有說話,可是意思很明顯,今天老子跟你耗上了。

「那,那是龍虎丹,他,他剛剛吞食的是龍虎丹?」

突然有人指著林逸無比驚動顫抖的尖叫了起來。

「龍虎丹?」

眾人眉頭微微一皺,有些茫然。

可是下一秒。

在場所有人卻全部都是眼睛一瞪,驚呆了。

「龍虎丹?你剛剛說他吞食的那幾十顆都是龍虎丹?」

「不錯,我可以肯定,我,我曾經見過我爺爺吃過那東西啊!」

之前驚呼的強者,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林逸,激動的說道。

龍虎丹這種東西,能夠增強骨骼的強度,在這無垠森林之中也是十分珍貴的一種丹藥,因為體內蘊含有一絲妖獸血脈的原因,生存在無垠森林內的強者,他們更崇拜的是力量型的強者。

這也是為什麼奎山道人在無垠森林內會有如此恐怖威望的原因,平時一顆龍虎丹已經讓人驚為天人了,可現在,林逸竟然一下子吞下了幾十顆龍虎丹,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瑪德不行啊!這龍虎丹的藥性有點生猛,光是這樣服用的話,藥效恐怕發揮不出來,我再吃點玉露丸好了!」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不滿的嘟囔道,隨後一把最少有幾十顆的玉露丸便又直接被林逸吞入了腹中。

周圍的眾人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的驚悚啊!

龍虎丹已經讓他們震驚萬分了啊!

可現在,林逸眨眼間竟然又吞噬了幾十顆的玉露丸。

「小子,你不要再浪費這丹藥了,你把丹藥給老夫,老夫幫你收拾這奎山道人如何?」

一名身材矮小,頭髮亂糟糟的老者,站在人群中盯著林逸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怒吼道。

他雖然個頭不大,可是那蒼老的眸子里卻閃爍著可怕的精光,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周圍的強者一看到老者,紛紛急忙朝著一旁退開,那神情似乎生怕自己不小心得罪了對方一樣。

林逸聞言,不禁神情一怔,以前他也就是聽姚若天說這丹藥在無垠森林之中是何等的珍貴,能夠換取大量的靈草,至寶,倒是沒有想到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幾十顆丹藥竟然連一名超越地仙之境的強者都能夠請動。

當即林逸咧嘴盯著身材矮小的老者哈哈大笑道:「多謝前輩好意了,等會兒我如果需要前輩幫忙的時候,定然不會吝嗇丹藥,不過現在嘛……」

林逸抬頭不屑的看向了奎山道人。 「就憑這個廢物,他還真要不了我的命!」

林逸不屑的嘲諷道。

「什麼?廢物?」

眾人一聽,簡直驚呆了。

超越地仙之境的強者在林逸的眼中竟然成為了廢物,那他們這些人豈不是連廢物都不如?

奎山道人在這這一刻,那如銅鈴一般的眸子里更是有兩團可怕的火焰在跳躍,他奎山道人之名,天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可現在竟然被一名天龍之境的小子,當著眾人的面兒呵斥為廢物,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林逸,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奎山道人怒吼,隨後蒲扇一般巨大粗壯的手掌,猛的在儲物戒指上一拍,頓時,一根古樸的狼牙棒驟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狼羊棒大概有兩米左右,看起來到像是黃花梨拋光之後的樣子,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可是這棒子上卻帶有可怕的仙焰在跳動。

「仙器!這,這是仙器啊?」

驚駭至極的聲音驟然響起。

一名名老前輩激動的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實在是仙器太過稀少,在這無垠森林之內,很多地仙之境的強者都不曾見過仙器啊!

他們因為血脈的原因,並不想跟外界人接觸,常年住在無垠森林之中,哪裡有機會見到仙器呢?

「林逸,你雖死無憾,老子這件寶貝,可是真正的仙家寶貝,得自上古神明黃眉大王。」

奎山道人看著手裡這不起眼的狼牙棒,一臉不屑的嘲諷道,林逸的實力的確讓他震驚,甚至如果他不動用這上古仙器的話,還真沒有辦法輕易斬殺了林逸呀。

可現在卻不然了,他既然動用了這上古黃眉大王的至寶,那林逸便死定了。

「轟!!!」

周圍的人群再度炸開鍋了。

黃眉大王在無垠森林中的傳說可是多如牛毛,傳聞在上古時期,便是妖族的大聖見到了黃眉大王也不敢放肆,必須要以禮相待,而且黃眉大王的背景更是恐怖到了極致。

在很多人的潛意識中黃眉大王便是天上的神明,居住在九霄之上,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可現在,這黃眉大王的成名兵器狼牙棒竟然在奎山道人的手中,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這可是真正被神明使用過的仙器啊!它的威力簡直無法言喻。

林逸聞言,眉頭也微微一皺,他是從地球上過來的,對於黃眉大王的傳說也了解一些,知道這的確是一個恐怖到了極點的存在,而且這狼牙棒看似稀鬆平常,卻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甚至連他的皮膚在這一刻都本能的收緊了一些。

「仙器嘛?很了不起?」

林逸見狀,強行把心頭的凝重壓下,雙手之上悄然出現了一雙白色的手套,五彩仙焰也在這一刻猛的跳躍起來,赫然是他在礦坑之內得到的仙器手套。

「什麼?我的天啊!竟然又是一件仙器手套?」

驚呼聲此起彼伏。

這下便是奎山道人的眸子都變得熱切了起來,下意識的鎖定在了林逸的九龍戒指上,剛剛林逸拿出那麼多的丹藥,已經讓眾人驚為天人了,沒想到現在竟然連仙器都能夠拿出來。

眾人看向林逸的九龍戒指,簡直就像是肥豬看到了大白菜啊!如果不是顧忌奎山道人的實力,他們說不定早就衝上去把林逸拿下了。

「仙器有別,我倒要看看你的仙器能否擋住老子的一棒!」

奎山道人冷哼,身形一晃,宛如神明瞬間到了林逸的上方,猛的揮動手中的狼牙棒朝著林逸砸了下去。

「轟!!!」

虛空猛的一顫,一道巨大的幻影,足足有上百米,猶如崩倒銅山,咋開金鐃一般攜帶著驚天之威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這一下,不但攻擊力驚人,最可怕的是還自動的鎖定了林逸的氣息,也就是說,林逸想要逃走都不可能了,只能硬接這恐怖到了極致的狼牙棒。

站在山頭之上的林逸,抬頭看著那恐怖至極的幻影,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當即天帝拳瘋狂的疊加,力量在這一刻也爆發到了極致,揮拳朝著天空上的幻影砸了過去。

「轟!」

好似山崩地裂,又似天河崩塌一般轟然響起巨響。

而後。

林逸整個人就像是一顆棒球一般直接被打的倒飛了出去,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哪怕林逸也動用了仙器。

「砰!!!」

百米之外的一座山峰直接被林逸撞的炸開,無數的碎石,順著山坡滾落,宛如天雷一般不斷的在山谷內響起。

所有人神經再度一震。

之前林逸那可是能夠跟奎山道人勉強打成平手的存在啊!

可現在,在奎山道人換了仙器之後,差距竟然如此巨大?

「咳咳……」

一陣虛弱的咳嗽聲從林逸的口中傳出,隨手在自己的面前揮了揮,驅散了灰塵之後,他緩緩從廢墟之中站了起來。

不過此時卻是全身劇痛無比,特別是雙手,已經完全被這狼牙棒打的炸開,絲絲縷縷的血跡,染紅了手套。

「瑪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上古的仙器威力可以如此驚人?」

林逸神色凝重的盯著奎山道人手中的狼牙棒嘀咕道,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奎山道人力量的提升,最少都是五龍之力啊!也就是說在祭出這件仙器之後,奎山道人的力量增加了足足有五百萬斤。

這是何等可怕的一個數字啊!

宣花板斧的加持,已經讓他驚為天人了,可現在跟這狼牙棒相比,那差距可就大了去了啊!

「難道,上古仙人使用的都如此恐怖?」

突然,一個想法驟然在林逸的腦海中浮現。

「不錯,接我一擊竟然還不死。」

奎山道人看著緩緩站起來的林逸,咧嘴冷冷的嘲諷一句,整個人再度朝著林逸沖了過去,速度快到了極致。

林逸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就再度倒飛了出去。

「砰!!!」

又是一座山峰被砸出了一個深坑。

而後,奎山道人根本不給林逸喘息的機會,再度欺身而上,手中的狼牙棒不斷的揮舞,宛如驟雨一般不斷的落在林逸的身上。 「砰砰!!!」

悶響聲接連不斷的在眾人的耳邊響起,砸的山搖地動。

也多虧林逸體質異常特殊,否則的話,這種程度的攻擊,恐怕一擊都無法承受。

饒是如此,也打他的骨骼斷裂,體內氣血潰散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